第543章、吃了大亏!
43章、吃了大亏!

王九九的脑袋低垂,不敢直视秦洛的脸。

她的双手并不灵活的解着秦洛的钮扣,因为心跳加速的缘故,有时候好几次还没能解开那紧紧缠绕在一起的布扣。

即便她平时表现的多么张扬大胆,可是,她终归是个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的小女人。像是给男人洗澡这回事儿,更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这个敢爱敢恨敢做敢当异常彪悍的小妞难得露出女儿家的羞态,倒是极其惹人怜爱。

解开了外袍,又去解他里面的白色打底衣。

当秦洛上身赤裸的站在他面前时,王九九不由得愣了愣。有种无从下手的紧张感。

“要不。裤子我自己脱吧。”秦洛看到王九九的表情,以为她是不好意思给自己脱裤子。于是主动‘排忧解难’的说道。

他这么一说,反而打消了王九九的矜持,激怒了王九九骨子里的傲气。

王大小姐眉毛一挑,说道:“不就是脱个裤子吗?也就是那么点儿东西,姑奶奶又不是没见过——”

说完,蹲下身体,一把就扯掉了秦洛的裤子。

“我——”

王九九抬起头正要说话的时候,一下子就懵了。

因为——因为——

她这么一用力,把秦洛的内裤也给扯下来了。

秦洛的裤子是不系皮带的,倒是有些像运动裤的样式。用的是橡皮筋,只要用力就能够很容易的拉扯下来。

而且他的体质属火,春夏秋冬四季都是里面一条内裤外面一条裤子,自小就没有穿打底*裤的习惯。

众所周知,内裤也是不用系皮带的。

现在的情况就是,秦洛身无寸缕的站在她的面前。

更糟糕的是,她此时正好蹲在地上。她的脸她的嘴她的鼻子她的眼睛她的眉毛正好对着秦洛那无端翘起来的男阳之物——

这真不是秦洛色狼或者流氓,他只是太敏感了些。

当他的宝贝遭遇冷空气的侵袭,肆无忌惮没有任何遮掩的呈现在外面,而他的面前又蹲着一个绝色美少女,而且她还张大着嘴巴——

好吧。秦洛也知道她的嘴巴张开的那么大那么可爱是因为她此时的心情很惊讶。可是,你能让一个生理和心理都发育正常的男人没有任何臆想和猜测的空间吗?

YY无罪!

惊诧!

大羞!

气愤!

王九九同学终于做出了正当的反应。

她举起了纤纤玉手,然后一巴掌煽在那根昂首挺立蠢蠢欲动的小弟弟上,怒声说道:“你怎么把裤子脱了?”

秦洛吃痛不已,捂着宝贝说道:“是你脱的。”

“我说的内裤。”

“也是你脱的。”秦洛说道。

“我——”王九九吱吱唔唔了半天,说道:“就算是我脱的。你也提醒一声。”

“我发现的时候,你已经看到了。”秦洛真是欲哭无泪,觉得自己经窦娥还怨啊。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故意想看的?”王九九瞪着大眼睛说道,长长的睫毛眨啊眨的,煞是可爱。

“我没有这种意思。”秦洛连忙否认。就算心里是这么想的,也不敢说出来啊。

这女人,不是一直以来都对自己的身体图谋不轨吗?

“我就有这种意思。”王九九突然间大雨转睛,嫣然一笑着说道。

“———”这个转变太大,也太快。秦洛完全没能反应过来。

看到秦洛一脸呆滞的看着自己,王九九拍了秦洛的屁股一巴掌,说道:“你当你是大卫呢?还光着屁股傻站在哪儿?快进去洗澡啊。”

“别动手动脚。”秦洛一只手捂着屁股,一只手捂着前面的小弟弟说道。

“我就要动手动脚怎么了?”王九九很流氓的在秦洛的胸口摸了一把。“我就要动手动脚怎么了?”

“你——”秦洛很生气。“你再对我动手动脚。我就要对你动手动脚了。”

“好啊。你来吧。”王九九故意挺着胸脯说道。蓝色睡衣里一阵波涛荡漾,有段日子没见,这丫头倒是越来越有料了。

秦洛也想学着王九九对待自己的方式抓一抓她的胸口,终究还是放弃了。

俗话说的好:好男不跟女斗,君子不乱摸人家胸部。

“哼。”王九九冷哼道。“快进去洗澡吧。不然水就要凉了。还有,小心把纱布打湿了。不然里面的药膏就白白浪费了。纱布干不了,你的手也会被泡肿。”

秦洛想,就算不把纱布打湿,自己的手也是肿的。

“那我洗澡怎么办?”秦洛说道。自己总不能跳进去泡一泡就站起来吧?

“我帮你洗。”王九九挽起袖子说道。

“这样——不好吧?”秦洛有些不好意思。让一个不是妻子的小女孩儿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的——好吧,他承认,自己很享受这种快感。可是,接下来怎么办?

是当禽兽还是禽兽不如?是禽兽不如这个小人战胜了禽兽小人?还是禽兽这个小人一刀阴死了禽兽不如?

秦洛内心很痛苦。很纠结。

心想,还不如留在厉倾城哪儿不回来的好。那样的话,就不用面临这么艰难的选择了。

“有什么不好的?”王九九说道。“只许你摸别人,就不许别人摸你一下?”

“我什么时候——我那是迫不得已。”秦洛辩解道。

“切。如果你的手好好的,我会抢着要来帮你洗澡?”

于是,很无奈的,裸奔小受男秦洛被王九九给推进了浴缸,并且很顺从的躺了下去。

“可以开始了。”秦洛闭着眼睛说道。他的身体在颤抖,有些紧张。

毕竟,这是他的第一次。

——第一次让王九九给他洗澡。

甚至,连林浣溪都没有这么的给他洗过澡。和王九九或者厉倾城相比,林浣溪是个非常被动非常保守的女人。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她都谨守规矩,从不逾越。

有时候,秦洛甚至会想,如果自己不主动去洗冷水澡的话,是不是他和林浣溪好几年都不会有性*生活?

“等等。我还没准备好呢。”王九九说道。

她正往手上倒沐浴露,准备用那个来清洗秦洛的身体。

接着,秦洛就觉得胸口一凉。整个身体都哆嗦了一下子。

那是沐浴露擦拭到胸膛上的感觉。冰冰的,滑滑的,带着少女手掌的柔和和暧意,让人心旷神怡起来。

真的走到这一步,秦洛反而放开了。

他舒展着四肢,两手捂着自己最隐私的部位,一脸享受的感受着王九九的温柔按摩。

王九九的手停顿了下来,轻轻的抚摸着他肩膀上的一条伤痕。那是今天和鬼面獒战斗时,被它的利爪给拉伤的。

伤口又深又长,直到现在还会渗出淡淡的血丝。

“痛吗?”王九九问道。

“不痛。”秦洛笑着摇头。他说风雨中这点儿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女人。

“我痛。”王九九说道。“很小的时候,我就是个野孩子。上山打鸟下水摸鱼和院子里的男孩子打架,每次都是伤痕累累,但是我从来不觉得痛。在我刚刚过完十六岁生日时,我爸送我去军队里锻炼,我也觉得那些训练项目算不得什么。可是,为什么我看到你身上破了点皮多了条口子什么的,我就会那么难过呢?”

秦洛睁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王九九。

在燕京的时候,王九九曾经说过,她以后不会再说‘我爱你’这三个字。

可是,这样的表白比说出那三个字更加的有力度。更加的让人难以承受。

“最难消受美人恩。古人诚不欺我啊。”秦洛在心里感叹着。

“是不是又让你为难了?”王九九抿嘴笑了笑,问道。

“没有。”秦洛摇头。

“我知道,你没有准备好。”王九九说道。

不待秦洛说话,她又接着说道:“我也是。我不知道怎么样才算准备好。反正我就是忍不住的想向你靠近,忍不住的想对你非礼——就算什么都不做。只要让我看到你。我就会觉得很开心。”

“———”

“你在担心我的家庭是吗?你担心王家会逼迫你放弃她和我结婚,你怕我妈会找你麻烦,你怕我以后会死皮赖脸的缠着你——对不对?”

“———”

今天晚上的王九九有些咄咄逼人。每一个问题都这么的直白犀利,直指秦洛的内心。让他没有办法回答。

王九九蹲在浴缸的旁边,手里沾满沐浴露的泡泡,她眨巴着看起来天真无邪的大眼睛,一脸认真的问秦洛:“你说,现在还有处女吗?”

“——应该有吧。”秦洛吞吞吐吐的说道。他不明白王九九怎么会突然间问出这样的怪异问题。这思维跳跃能力也太夸张了些吧?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王九九追问道。

“有。但是不多。”想起在报纸和网络上看到的一些新闻,秦洛给出了比较肯定的答案。

“可我还是处女耶。”王九九说道。“凭什么别的女人嫁人之前都可以不是处女?凭什么她们可以和自己喜欢的男人上床?这样的话,我不是很吃亏吗?”

PS:抱歉。家里来了客人。更新实在是太晚了些。)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