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奉我的名义:让你死亡!
36章、奉我的名义:让你死亡!

生性凶残好斗———

能够擒狼搏虎———

十只凶猛的藏獒围攻也不是它的对手———

如果《奇兽异鸟集》上面记载的内容都是真实的话,这些话足够形容鬼面獒的特点和恐怖。

可是,秦洛却将要独自面对这只怪物的攻击。

秦洛=狼=虎=十只凶猛藏獒吗?

厉倾城和王九九虽然躲在车厢里面,却清晰的听到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

所以,在她们的脑海里都情不自禁的出现这样的一道算术公式。

当她们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后,便开始为秦洛的安全问题担心起来。

“厉姐姐,现在怎么办啊?那个怪物看起来好厉害。秦洛有危险怎么办?”王九九的脑袋趴在玻璃上,努力的向外面看着。

厉倾城也忧心重重,只是比王九九更加的镇定。她的视线同样的注意着外面的情况,说道:“我的腿受伤了,比你还更不济事———赶紧给武勇秀打电话,让大使馆的人过来帮忙。”

王九九慌忙掏出手机去拨打武勇秀的电话。武勇秀得到秦洛遇险的消息真是大吃一惊,说是立即向大使汇报,带人过来帮忙营救。

挂断电话,王九九恼怒的说道:“要是在华夏就好了,我一枪把那个鬼东西给做掉。”

人在法国巴黎,王大小姐自然是没有持枪来防身自保的特权。

厉倾城说道:“我们现在的位置偏远,和大使馆有些距离。而且现在又是下班的人潮高峰期,他们就算能够及时赶过来,在路上肯定是需要耽搁一些时间。”

“那我们报警?让附近的警察局派人过来?”

厉倾城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刚刚和巴黎政府发生矛盾,和警方的关系更是糟糕透顶。这次被人拦截,即便不是他们做的,也难逃干系——我们打电话过去,只会让他们做出一些对我们不利的事情。他们随便找个借口,就能够拖延一两个钟头。那个时候,即便赶过来,也晚了——”

王九九心情郁闷,却又无处发泄。第一次体会到人在异乡的心酸和无可奈何。

在华夏国的时候,那个人敢让王大小姐吃憋啊?王大小姐想要办的事情,哪有办不成功的啊?

“我下去帮他打那只恶狗。”王九九说道。“秦洛的手受伤了。他一个人太危险。”

这就是王九九,王九九式的行事风格。鲁莽,却真情实意。

“不要下去。”厉倾城拉着她说道。“你下去会让他分心。”

这是厉倾城。她的选择有些冷酷,有些绝情,却总是最符合大局的。

“可是——”

“没有可是。”厉倾城说道。“他不会有事的。”

“你怎么知道?”

“猜的。”

“——”

————

————

是的。秦洛不能等于狼不能等于虎也不能等于十只藏獒。更糟糕的是,他的手受伤了,还包裹着重重的纱布。

这样一个伤员如何斗得过强过虎狼和藏獒的爱丽丝?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对手。

可是,这个时候的秦洛别无选择。

他退出,便让戈尔面临前后受击的场面。

虽说戈尔是自己的保镖,但是经过一段日子的相处,大家的关系还是非常不错的。他不希望自己身边的人无故被人杀害。更不希望那些人是因自己而死。

再说,现在他还能退得出去吗?

他唯一的倚仗,便是希望大头赶紧出手了。至少,他还藏于暗处。

得到了攻击的命令后,鬼面獒并没有立即攻击。

像是一个武林高手似的,它竟然沿着秦洛开始打转起来。

秦洛的眼睛盯着它矮小的身体,而它的那两只深陷下去像是一对窟窿的眼睛也一眨不眨的盯着秦洛。

它转,秦洛也转。

于是,这一人一狗便一直保持着面对面眼对眼的状态。

突地,那只鬼面獒失去了耐心。

它开始奔跑起来,以秦洛为圆心绕着圈的奔跑。

这只怪物果然是天生擅斗。不仅仅攻击凶猛,还懂得寻找时机。

而耶稣想必也对它进行针对性的训练过,让它的各种行为像是一个有模有样的绝世高手一般。

秦洛这次没有再跟着它的节奏打转了,不然的话,不用被她扑倒,他自己就晕头转向的摔倒。

秦洛站在原地不动,仔细的倾听着鬼面獒的移动位置。

一圈,两圈,三圈

嗖!

没有任何预兆的,鬼面獒突然间跳起,从秦洛的左侧跳起来,小小的躯体卷起了一团。像是个大刺猬似的,张开那只阔嘴,露出那锋利的獠牙,狠狠的扑向秦洛的脖子。

显然,它知道哪儿是人体的死穴。一旦咬破喉管,对手便必死无疑。

如果它前扑,秦洛可用的双腿可以前踢。后扑,秦洛的双腿也能够后踢抗敌。

但是,它从侧面扑

秦洛真怀疑这只牲口是不是长了一个人脑袋,不然的话,它怎么就知道人的双腿不能往两边踢呢?

十分火急的时候,秦洛的身体向前跨了一步。

很巧妙的,他躲开了这一扑。

毕竟,这牲口虽然厉害,却不能像那些真正的高手一样做出半空中变招的动作。

所以,它只能从秦洛的身后直直的扑了过去。从左侧跳到了右侧。

嗷嗷嗷———

它伸长舌头露出尖利的牙齿愤怒的嘶吼着。口水滴嗒,看起来很是恶心。

嗷——

这一次,它从正面扑向了秦洛。

————

————

“拒绝神的邀请,必将会祸及亲友家人。”耶稣看到鬼面獒把秦洛扑的狼狈不堪,毫无还手之力,很是得意的说道:“你的朋友正在接受神的惩罚。难道你不想去帮忙吗?”

戈尔没有回答耶稣的话。

他不是不想去救秦洛。而是他清楚,只要自己一转身,这个一脸笑意的男人就会在背后给自己一记狠的。

这个满嘴主啊神啊救赎啊惩罚啊之类的伪神棍,并不像他所说的那么虔诚。

“想必你的朋友已经报了警,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耶稣说道。他看着戈尔手上闪发出寒光的刀子,说道:“既然你喜欢用刀子。那么,我也用这个奉陪吧。”

他伸手入腰间,然后从皮囊里抽出一把怪异的匕首出来。这种锋齿极不规则能够对人体皮肉做出最大破坏度的武器一直大规模的投放在特种兵和雇佣军人身上。

“神爱世人。”

他喊出这句缄言的时候,突然间向前冲去,身体摇摇晃晃的,像是一个不会走路的婴儿似的,扑向自己的家人怀里。

只是,和婴儿走路不同的是,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两三米的距离,一下子就被他拉近。

还没来得及眨一下眼睛的功夫,他便已经到了戈尔的面前。

没有繁琐的招式,没有好看的弧度,也没有虚招和残影。

他就那样的举着军刺,狠狠的扎向戈尔的脖子。

难怪鬼面獒一扑上来就咬人的脖子,原来是跟自己的主人学到的这一招。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匕首挟带着风声,一往无前,勇不可挡的扎了下来。

戈尔微缩的瞳孔一下子瞪圆,他能够感觉到这一刀所蕴涵的力量。

什么线距离最近?

直线。

所以,当耶稣手里的匕首扎向他的脖子时,他唯一的反击就是----举刀前迎。

其它的任何反击都是来不及的。在自己伤害到他的时候,他会先一步的切开自己的喉咙。

铛!

戈尔的匕首和耶稣的匕首触碰在一起,发出金铁交鸣时发出的清脆响声。

甚至,还有火花飞溅出来。那是匕首的尖端在刀面上划出了新鲜的凹槽。

戈尔的匕首也非凡品,挡下耶稣这大力一击,竟然没有折断。

耶稣没有把匕首往下死压,而是右手一抖,匕首便向一侧滑去,离开了刀身的表面,再次往下扎去。

十厘米。

十厘米的位置,便是戈尔的喉咙。

“你们所有辛苦劳碌、担子沉重的人啊,到我这里来吧,我要叫你们安舒。”耶稣那张英俊的面孔一脸安静慈祥,即便他就要把匕首扎进别人的脖子里,还一幅亲密朋友的语气和人说话。“奉我的名义,让你死亡。”

说完,他的右手突然间使力。

像是长江大河奔流不息的洪水,又像是山体爆发坠落而下的大石,一股让人难以抗拒的力气突然间从耶稣的手臂涌出,一下子就让戈尔难以招架。

三厘米。

二厘米。

一厘米。

戈尔甚至能够感觉到喉管被那尖锐的物体所触碰,一股冰冷的寒意由内而外,让人如坠冰窟。

死亡,是如此接近!

PS:春节结束。明天开始努力码字。好久没三更了。大家想要不?想要就说嘛,不说我怎么知道好吧。你们不说我也知道。哈哈,大家伙儿把红票顶上来吧。)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