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痴情的男人!
18章、痴情的男人!

秦洛的双手包裹着纱布不能使力,只好劳烦赵子龙帮忙举着喇叭,将喇叭放在他的嘴边。

秦洛扫视了全场一番,视线从前面的众多同胞脸上一一掠过。顿了顿,说道:“很小的时候,我得了一种怪病。我很怕死,所以,我就跟着爷爷学医。”

秦洛的表情温和,一点儿也没有刚刚经过灾难应有的颓废模样。脸上带着羞涩的笑意,像是在给大家讲自己的初恋故事似的。

“你们看,我实在不是一个多么伟大多么无私的人。我学医,仅仅是因为我不想死。”

秦洛的坦白,引来人群发出善意的笑声。

“没有谁一生出来就想着要行侠仗义打抱不平,要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秦洛看着那些同胞,说道:“如果在你们心中,我是一个英雄的话那么,我这个英雄也是被他们逼出来的。”

“没有欺负人的恶霸,又怎么会有救人的英雄?大家说对不对?”秦洛笑着问道。

“对。”无数的人应答道。

有人大声喊道:“谁喜欢没事找事啊?如果不是他们禁止中医药的使用,我们为什么要游行?”

“他们就是欺负我们华夏人法国人游行,他们客客气气的劝慰,努力的解决他们提出来的要求----华夏人游行就要挨打,这算是什么民主国家?”

“别再标榜自己了。先向我们的同胞道歉吧。”

秦洛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笑着说道:“英雄和狗熊的区别,只是后者在挨打时求饶,前者在挨打时反击。仅此而已。”

“我反击了,我是英雄。你们陪我一起反击,你们都是英雄。英雄和性别无关、和年龄无关、和样貌无关,和气质钱财身份地位都没有关系只和一样东西有关系:行动。”

秦洛微笑着看向站在广场上的众多华夏同胞,充满感情的说道:“我刚刚醒来的时候,听说你们还站在这儿从昨天晚上六点,到今天下午四点足足站了二十多个钟头。中间还遭遇过大批不良警察的暴力袭击和殴打心里即觉得心酸,又为你们感到骄傲。”

“有人说华夏人懦弱,我不信。有人说华夏人自私,我不信。有人说华夏人没有牺牲精神,我也不信。有人说华夏人是一盘散沙你们能够站在这儿,就是最好的证明。”

秦洛的声音不高,也没有刻意的去煽动大家的情绪。他的脸上笑眯眯的,像是在和人说着些家常里短似的。

可是,所有人都在认真的看着,认真的听着,认真的想着。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吵闹,每个人的情绪都情不自禁的被他感染。

“大家都知道,我们之所以站在这儿,目的只有一个:请求法国解除对中医药的禁制。给华夏人一个合理合法使用中医药的权利。”

笑了笑,秦洛说道:“当然,现在变成了两个目的。”

“第一,我们要求法国解除对中医药的禁制。第二,要求法国政府就昨天晚上巴黎警察的暴力行径向我们道歉,严惩涉事警察,并且对于我们所受到的各种伤害给予赔偿。”

秦洛说道:“就是这两个要求。也只有这两个要求。他们如果拒绝任何一个要求的话我就坐在这儿,一步不离。”

“我们也站在这儿陪你,一步不离。”大胡子喊道。

“对。坚持到底。”

“我们要中医药合法我们要严惩打人警察”

秦洛的话引起了大家强烈的共鸣,无数的人喊出自己心中的决定:要和秦洛共进退。

“我不说感谢。这两个字太轻。”秦洛笑着说道。“中医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我相信我们这么做是值得的。”

秦洛把喇叭交给赵子龙,然后坐在哪儿闭目养神,不运动,也不说离开。一幅老僧入定的模样。

“秦洛先生。”莱丽看着秦洛说道:“你不应该再煽动同胞的敌视情绪这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帮助。只会给他们带来灾难”

秦洛扫了她一眼,说道:“灾难昨天晚上就已经发生了。如果他们仍然不知道自己的仇人是谁,甚至都没想过要报复的话他们就彻底的没救了。”

“你们要怎么报复?”莱丽不悦的问道。“把伤害你们的人痛打一顿?”

秦洛笑了笑,说道:“你坦白的告诉我,我们的行为会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不错。但是”

“只要能够给你们带来麻烦。我们就会坚持做下去。”

“”

“你不明白。华夏人虽然饱经磨难和欺凌,但是他们的骨子里是傲气的,是不易屈服的。我们的伤不能白受,我们的血不能白流。总会有法国人为这件事情负责的。我们一定要等到结果。”

“疯子。”莱丽骂道。

秦洛笑笑,不做回应。

要想成功,必须发疯。为了中医药在欧洲的合法地位,自己就疯魔一回吧。

我要的。你有的。必须给。

因为秦洛的镇守,市府广场的游行群众不再喧哗吵闹。但是,这种坚守的沉默更让人感觉到压力。

正在这时,西南角的市府大道上,在两辆黑色奔驰一前一后的簇拥下,一辆豪华之极的劳斯莱斯房车缓缓驶了过来。

车子在市府广场的边角处停下来,奔驰车车门快速被人推开,然后从前后两辆奔驰车里面各跑出四个身手敏捷的黑衣男人,四人负责把守四面方位,另有四人都聚集在劳斯莱斯的车门门口,像是众星捧月的迎接着他们的主人。

车门被人拉开,最先走出来的便是银色头发身穿燕尾服脖子上系着蝴蝶结的仆人卡莱。他出来之后,也和其它的保镖一样,侍立在旁边,面向车门等待着。

接着,英俊不凡的菲利普王子才走了出来。他身穿一身黑色西装,白色的衬衣上面系着一根同样的黑色领带。这让他给人的感觉即肃穆庄重,又成熟大方。

“王子殿下,我们的人已经确定了厉小姐的位置。”卡莱躬身说道:“她在队伍的最前端。”

“哦。那我们就过去吧。”菲利普点头说道。

“只是那边围拢了大批记者。如果王子殿下过去的话可能会引起记者的围困。”卡莱细心的提醒道。

“这样最好不过。”菲利普温和的笑着“我就可以把那件好消息通过记者的笔给传播出去了。这样的话,算不算是帮他们撕裂开第一道口子?”

“是的。只是王子殿下的牺牲太大了些。”卡莱说道。

“不。卡莱。这算不得牺牲。”菲利普正色说道。他指着广场上游行的人群,说道:“他们这才算是牺牲。我所做的只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应该做的事情。我想,我把我的请求发到国内,王室里的那些人一定很慎重的考虑过利弊吧。他们既然答应了,那便证明这样做对王室是有利的华夏国的经济强势崛起,那个沉睡多年的国家在日益强大或许,我们需要他们的友谊。”

“但是,王子殿下的初衷不是这样。”

“这有什么区别吗?”菲利普反问道。“走吧。我们去看看厉小姐。这些粗陋的家伙,怎么能够让她受伤呢?”

“王子殿下,请注意你的措词。这有可能会引起外交风暴。”

“不用紧张。卡莱。我说的很小声,只有你可以听见。”菲利普潇洒的耸耸肩膀,笑着说道。

果然,菲利普带着其华丽的保镖队伍刚刚出现在游行队伍的前沿,便被发现新大陆似的记者们给围拢的里三层外三层。他们没办法采访到这次的另外一个主人公秦洛,早就憋着口气。没想到却让他们等到了一个王子,这件消息一经刊登,更能够吸引公众的眼球。

要知道,一个王子出现在这儿,已经不是普通的游行示威事件,可能还具备了国际影响力。

“菲利普王子,你为什么会恰好出现在市府广场?你来有什么事情要办理吗?”

“菲利普王子,你对华夏人聚集在市府广场游行有何看法?”

“瑞典同为欧盟成员国,菲利普王子认为中医药有可能在欧洲获得合法地位吗?”

“菲利普王”

不得不说,菲利普久经考验,见惯了这样的大场面,被近百记者围困也丝毫不显慌乱。他仍然保持着翩翩风度和良好的形象,淡然笑道:“我来看望我的好友厉倾城。她在这次的游行事件中受伤,我非常难过。”

厉倾城?谁是厉倾城?

所有的记者心里都飞快的寻找这个答案。

被王子看中的女人,她已经不再是普通的女人。

PS:抱歉,感冒了。天气寒冷,大家都要注意身体。)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