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愤怒会传染!
13章、愤怒会传染!

秦洛全球粉丝后援会的贴吧里有人转载了有关华夏人在巴黎游行的报道,还有人上传了华夏人被那些不良警察殴打的视频。

一个网名叫做‘天才魔术师’的网友发布了一个贴子:我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猜测别人。我是一个崇尚民主和自由的人。我和你们中的很多人一样,把巴黎视为世界上最美丽最浪漫的城市之一,我甚至天真的想,我要到哪儿去邂逅我的新娘。

可是,发生的这件事破坏了我美好的幻想。

看到华夏人巴黎游行被打这则新闻的时候,我哭了。看到秦洛一次又一次的举手反击的时候,我哭的泣不成声。不要怀疑,我一个近三十岁的老男人坐在办公室里哭得像是个孩子。

没有同事笑话我。他们看过那段视频后,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抹眼泪和沉默。

秦洛是我的偶像,一直都是。他又不仅仅是偶像,因为他带给我的,除了视觉上的享受之外,还带给了我一种精神。一种我没有,我们整个民族也在慢慢遗失的精神。

他一次次的举起手来,虽然微弱,但是,他没有屈服,他一直在反击。

是的,他一直在反击。没有气俀,直到和那个禽兽警察同归于尽。

他伤痕累累。他没赢,但是,在我心中,他也没输。

他不会输

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我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发泄自己的愤怒。

我打字的手在颤抖着,心也在颤抖着,回忆着他举手迎击的画面,竟然感觉到心在痛。

第一次懂得心痛。心痛的对象是一个男人。

谁能告诉我,现在怎么办?

这个贴子一发上来,立即就被贴吧的吧主给加精置顶。这样的贴子在众多发贴者中脱颖而出,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二楼有人回答道:你心痛他,证明你爱上了他。爱他就告诉他,爱他就给他。

三楼回答道:自古二楼出傻逼。这个时候你不开玩笑会死啊?楼主问的是如何发泄心中的愤怒说实话,我现在的感觉和楼主一样。我们应该怎么办?

后面有人跟贴道:既然我们自诩为秦洛的粉丝,我们就应该为秦洛做点儿事情。

是的。我建议大家集体抵制法国货。

黑他们网站。在他们的政府官方网站上插上我们的国旗。

他们不是不许我们游行吗?他们不是打我们的同胞吗?有没有人和我一起,明天去家家福门口堵着。不进去,也不出去,更不买任何东西我们就堵在哪儿。让他们的客人进不来。

原本这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提议,发贴的人也不是贴吧的管理者和高贡献会员。

可是,他的建议一下子就得到了无数人的拥护和认可。

于是,贴吧的吧主‘飘泊的一生’和‘穷得喝白开水’立即增设了投票贴,结果,有十七万人同意去家家福门口示威。

说干就干,吧主下达指令,当天晚上七时,家家福营业高峰期的时候,所有的粉丝在当地的家家福门口聚合。

虽然贴吧有数十万的注册会员,近百万的在线人数。可是,真正的分布到各座城市的时候,人还是少得可怜。

明海。一座南方小城。

家家福门口,十几个举着抵制法国货广告牌的人站在一起。他们人数太少,他们的力量是微弱的,他们不足以撼动家家福的地位,也没能力阻挡那些进去购物的同胞。

他们能做的,只是坚挺的站着,一遍遍的喊着口号。其中,还有家家福的保安来驱逐,有华夏警察过来劝阻。

可是,他们不为所动。也不离开。现在正是全世界的秦洛粉丝开始行动的时候,他们怎么可以提前退场呢?

一个叫蛊惑的漂亮女孩儿不断的给路过的行人发传单,详细的给他们讲解华夏人在巴黎的遭遇

经过他们的努力,十几个人变成了二十几人。二十几人变成了四十多人。

愤怒是可以传染的!

当人数超过一百的时候,便有了聚集人群的效果。他们不用再主动去追着赶着给别人介绍,而是有很多人主动走过来询问情况。

于是,有下班了携手购物的情侣加入了他们,有给孩子买奶粉的年轻妈妈加入了他们,有买菜的大叔大伯加入了他们,还有出门散步两鬓斑白的爷爷奶奶加入了他们

人多力量大,家家福门口真的被堵住了。

门口广场上聚拢的人越来越多,可是大家都站在外面,没有人进去购物。那些之前不听劝阻强行进去购物的人,在他们满载而归想出门回家的时候,发现门口被堵得死死的,根本就走不出去。

燕京告捷。

天浔告捷。

羊城告捷。

不断的有人在贴吧报告好消息,各地家家福门口人满为患。

营业额:零。

不仅仅是法国人开的超市遭遇冷遇,在一些大一些的繁华都市,他们的奢侈品品牌店也遇到麻烦。

有人在他们的门口拉条幅,有人唾骂那些进店选购的有钱人,还有个小男孩儿跑到AV专卖店里面撒了泡尿----完事之后,他的父母拖着他就跑。

显然,他们是有意的。

秦洛全球后援会的行动得到了无数人的响应和支持,像是滚雪球似的,这股浪潮越卷越大,一下子就让法国外汇出口和税收降到历史新低。

————

————

燕京。首都医科大学。

教室里静可罗雀。所有的人都呆呆的坐着。

“不行。我们必须要做点儿什么。不然我要憋疯了。”

“我真想提把刀冲到法国谁他妈敢欺负秦老师,我和他拼命。”

“九九姐,你说句话啊。平时有什么事儿都是你的主意最多,你说个建议,我们都支持你”

王九九像是没有听到似的,呆滞的坐着,眼睛还死死的盯着教室墙上的电视机。

那段视频早就播放完了,现在屏幕上是不断闪烁的雪花。可是,她仍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像是灵魂被抽空了似的,她的躯体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

可是,为什么心会这么痛?

一滴泪珠滴落出来。然后是第二滴,第三滴

所有人都见证了这一幕,他们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姐头王九九,像是个小女人似的抹眼泪

以前,他们哪敢把她当女人啊?就算认为她是女人,也认为她不是个普通女人。

“九九姐。你不要难过秦老师不会有事的。”小花拉着王九九的手,声音低沉的喊道。

以前,她也暗恋过秦洛。但是,她知道她和秦洛是不可能的。就主动的自觉的退出了。

当她知道王九九喜欢上秦洛的时候,虽然难过,仍然鼓励她努力争取。后来,她收获了自己的爱情,可是那种朦胧的情愫却是怎么也忘记不了的。

就算排除这方面的感情,仅仅是一个老师的身份来讲,秦洛仍然赢得了所有学生的爱戴。

王九九抹了把眼泪,说道:“是啊。有什么好哭的?真是太没骨气了。”

“九九姐,我们现在怎么办?”

“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王九九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

“那你呢?”

“我去巴黎。”王九九说道。“要是有两个人陪在他身边的话,他就不会被人打”

王九九说着说着,声音又哽咽了。

想到那个法警一棍棍的砸下去的场面,王九九就有种痛得死去活来的剜心感觉。

“可是”

“没有可是。”王九九干脆的说道:“我说过。我不再说爱他。但是,我一定要看到他。”

“那还是爱。”小花小声说道。

王九九提包离开,假装没有听到。

————

————

咚咚

办公室的房间门被人敲响,等待了一分钟左右,不待任何人回应,房间门便被人推开。

黑衣黑镜黑色丝袜的马悦走了进来,将手里的文件夹送到办公桌上,恭敬的汇报道:“小姐,这儿有秦洛先生在巴黎的一些近况你还是看一看吧。”

“出去。”闻人牧月说道。她坐在办公转椅上,背向着外面,正通过办公室的落地大窗欣赏外面的世界。

马悦一声不吭,转过身便准备离开。

当她的手抓住了门把,准备开门的时候,又听到一句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回来”。

马悦再次退了回来,依然恭敬的站在办公桌前。

“我很生气。”闻人牧月没有转过身,声音平静的说道。

“我知道。”马悦说道。心想,看来自己又晚了一步,小姐已经知道了有关他的消息。

只要是有关他的事情,小姐总是第一个知道。甚至比他们智脑小组的信息汇总能力还要快。

“这样对吗?”

“不对。”马悦狠心说道。

“为什么?”

“小姐是闻人集团的大脑。你不能被任何情绪左右我们和欧州特别是法国方面有很多重要业务。”

“你觉得我是机器人吗?”闻人牧月问道。

马悦一愣,说道:“不是。”

闻人牧月说道:“取消所有和法国方面的业务往来。拒绝法国德赛集团董事长的来访,拒绝LULEI公司的股份收购”

“是。”马悦虽然知道主人的这些命令是极不合理的,会让公司损失惨重。可是,她能做的只有从命。

“我不是机器人。”闻人牧月说道:“我会生气。”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