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两百零九米高空上的鸳鸯!
01章、两百零九米高空上的鸳鸯!

有颗流星划过天际,像是上帝从高空点燃的烟火。一条优美的弧线被无限拉伸,照亮了无数夜归人的眼睛。

可是,楼顶上的两人都没有被这颗昙花一现的美景所吸引。因为在他们眼里,他们面前的彼此更有吸引力。

秦洛盯着厉倾城的脸,厉倾城也盯着秦洛的眼睛。

厉倾城的脸上带着淡然恬静的笑意,秦洛却是一脸的严肃认真。

“我是开玩笑的。”厉倾城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笑着说道。楼顶上的风太大,使皮肤表层的水份蒸发的极快。他们都感觉脸上紧崩崩的。

“你不是。”秦洛说道。

“我是。”厉倾城说道。“你哪里是王子啊?王子哪有你这样的?不精通外语,不懂得餐桌礼仪,说不出红酒的产地和年份,还没有绅士风度----你怎么会是王子呢?”

“是不是王子,和这些没有关系。”秦洛纠正道。你觉得他是,他不是也是。你觉得他不是,他是也不是。

厉倾城看到秦洛的执拗,也沉默了。两人再次眼神对视,却都没有说出话来。

“你在逼我。”厉倾城说道。

“你也在逼我。”秦洛说道。

“好吧。我承认。你是王子。那又怎么样?”厉倾城笑着问道,有种释然的感觉。

“王子可以吻公主吧?”秦洛问道。他不是一个多么擅长表达的男人,很多时候,他说不出来那么煽情的话和让女人欣喜若狂的甜言蜜语。可是,和厉倾城在一起的时候,这个女人总是能够轻易点燃他体内潜藏的潜情和闷骚。

他觉得,就应该这么疯狂一回才对。

“我不是公主。”厉倾城摇头:“我是女王。是王子他妈你想吻你妈吗?”

“随便。”秦洛伸手搂着厉倾城,伸过脑袋轻轻的触碰着她的嘴唇。

干燥,薄凉,却有成熟女性特有的柔软和香气。

这不是秦洛第一次亲吻厉倾城,但却是第一次不带有任何情*欲的去亲吻她。

很多时候,她总是让自己处于一个挑逗者的位置。她让面前的这个小男人的脑海里充满欲望,让他的身体热血沸腾不能自已她给了男人一切美好的幻想。但是,她却不给男人思考的空间。

她攻势十足,逼的男人节节后退溃不成军。于是,男人也就忘记了思考他们之间真正的关系。

“乖儿子。吻的你老妈好舒服。”厉倾城的脑袋往后仰了仰,和秦洛的嘴巴拉开一条缝隙,笑哧哧的说道。

秦洛猛地搂握了双手,把她的身体狠狠的按在怀里,拼命的亲吻着她的嘴巴。

厉倾城也终于情动,激烈的还迎着。

两百零九米的高空,在能够俯窥整座巴黎的大厦楼顶,一对鸳鸯正在尽情的欢唱。

啪啪啪

突然间,身后响来热烈的鼓掌声。

“在两百多米的高空亲吻,太浪漫了。”

“我也要。我们呆会儿也来可以拍照留念”

“哈哈,你们继续。继续华夏人吧?咱们是同胞。”

原来,在两人激情接触的时候,另外一队想要登高望远欣赏夜巴黎风景的旅游小队上来了。而且,正加巧妙的是,他们竟然也是华夏人。

人在异国遇同乡,自然是要亲热一些。

厉倾城挣脱秦洛的怀抱,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早知道他们来了吧?”

因为秦洛是面对着电梯口的,有人过来,他不可能没有发现。

“我看到你正投入,就没有出声打扰。”秦洛笑着说道。

“越来越流氓了。”厉倾城说道:“你还记得刚来燕京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吗?别人一和你说话你就脸红,就害怕那群女人吃你的豆腐现在她们见到你,估计轮到你去吃她们的豆腐了。”

厉倾城很遗憾的叹息着,说道:“唉,没以前好玩了。”

好玩?

秦洛很是郁闷。感情自己在这女人心中也就是这两个字的评价啊。

楼顶上来了其它的客人,两人也就找不到那种独处的和谐和浪漫。和那群华夏同胞闲聊了几句,两人便告辞离开。把这个适合接吻不适合野战的高地留给了下一拨观众。

“懂得装傻的男人最聪明。你以前也挺聪明的为什么现在突然笨了呢?”坐在回程的出租车里,厉倾城眯着眼睛笑着,看着秦洛问道。

“一直装傻,那就是真傻。”秦洛说道。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厉倾城问道。

“”秦洛一时语塞,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人力有限,精力有限,体力也有限啊。

厉倾城知道秦洛为难,嫣然笑道:“放心吧。我没想过做王妃,也没想过要做王后等我赚到了足够多的钱,把想做的事情做完了,我就去一个谁也不认识我的小岛上去养老。读言情小说,不喝咖啡喝红茶,坐在草坪晒太阳如果那天心情大好,再去勾搭个老年帅哥。这就是我想要的人生啊。”

“你可以泡我。”

“嗯?”厉倾城诧异的看着秦洛。

“我就算老了应该也很帅。”秦洛认真的说道。

扑哧

司机大叔再也憋不住了,张开大嘴狂笑起来。

“你听的懂华夏语?”秦洛问道。

“听得懂。俺老家就是华夏人俺小孩儿在这边工作,俺就来开车。”司机大叔用标准的家乡话和秦洛交流。

“”

————

————

暴躁的鼓点,热血澎湃的歌词,激昂有力的唱腔,在这间极具贵族气息的房间里响起有些不合时宜。

一个全身赤裸着的女人张*开双*腿舒适的躺在沙发上,她的左手端着满满一杯红酒,右手的手指头随着音乐的节奏快速的打着节拍。眼睛紧闭,一幅很是陶醉的模样。

当这首法国流传甚广的军乐落下最后一个音符的时候,女人睁开眼睛,一口气把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长长的叹息,有种无比满足的感觉。

咚咚咚

白色厚实的大门口响起了敲门声,三长一短,不轻不重,像是一种特别的暗号。

“进来。”女人说道。

她随身扯了沙发角落的一条大红色的丝绸长袍盖在身上,露出一小截小腿和和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漂亮小腿,宛若一只蹁迁起舞的蝴蝶似的锁骨肆无忌惮的裸露出来,挑逗着男人们的眼球。

可是,推门而入的这个男人像是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似的,他的身体微恭,脑袋低垂,声音呆板的说道:“夫人,他去了1933,并且和瑞典王子菲利普有过交际。具体事务,我们没办法探知。”

“菲利普王子?那个被称为王室典范的家伙?”女人声音沙哑的说道。

“是的。”男人回答道。

女人皱了皱眉,说道:“难道菲利普会帮他吗?他是个欧洲人。他和我们应该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是的。”男人顺从的回答道:“只是,听参加聚会的人说,菲利普王子对一个叫厉倾城的女人很有好感。”

“是她?”

“夫人知道她?”

“是的。”女人伸出玉臂出去,打开面前茶几上的一只木制烟盒,从里面掏出一支粗壮的雪茄,然后拿起雪茄剪细心的修剪着。“她是个很优秀的女人。我很早就注意到她了。原本我想再等几年,等到她更加成熟一些,把她拉进我们的组织担任星级执事官。现在看来我晚了一步。”

男人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如此推崇一个女人,即便那些身份尊贵的王室公主和排在富豪榜上的女富豪们,她也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而那个女人她甚至都没有站在公众的视野里,也没有取得能够让人信服的成绩。可是,夫人却说想要推荐她进入组织,并且让她成为一名高贵的执事官。

“菲利普王子和巴黎市长贝特朗关系密切。如果他当真喜欢那个女人的话,那么他很有可能会促进中医药在巴黎的合法地位。我们好不容易才促成的欧盟封锁线便会发生动摇。巴黎可是这个条例制定的领导者他们如果松懈下来,中医又有了死灰复燃的机会。”

“真是个让人讨厌的对手。”夫人将雪茄点燃,狠狠地抽了一口。说道:“这盘大棋,或许真的被他一个人给下活了呢。我们好不容易在华夏国内取得的战果被他吞噬,现在又想瓦解欧洲战线看来,屠龙计划的步伐实在是太慢了。”

“夫人。请指示。”男人声音低沉的说道。

“去找贝特朗。如果他不听,就找能够弹劾贝特朗下台的议员先生们”女人顿了顿,说道:“还有,中医复苏,那些靠抗生素发财的家伙难道还能坐得住吗?防患于未然,他们也应该站出来活动活动了。长时间不动,身体会生绣的。”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