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造势(上)!
86章、造势(上)!

秦洛知道她是个女流氓,但是不知道她竟然流氓到这种程度。虽然大家已经比较熟了,可是,你也不能一上来就问这么赤裸裸的问题吧?

怎么着也应该先试探一下,然后再喝喝茶调调情抚摸,亲吻,最后才到达那关键一步。

她怎么就一步到位了?

秦洛的小腿颤抖表情抽搐,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心里有两个小人在做着激烈的战斗。

这两个小人一个叫做‘禽兽‘,一个叫做‘禽兽不如’,禽兽说‘人家女人都主动提出来了,拒绝别人的话不是太不给人面子了吗’,禽兽不如说‘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不能那么做我们只是朋友’。禽兽又说了‘是接受给她爱还是拒绝给她伤害,难道很难选择吗不要再犹豫了,上吧兄弟’,禽兽不如说‘我有了末婚妻我不能给她承诺我没办法对她的婚姻负责我们的关系不应该走到这样一步’,禽兽生气的喊道‘他妈的,你就说吧,你想不想上’,禽兽不如认真的想了想,正要说话,被禽兽一刀给捅死了

于是,禽兽这个小人就战胜了禽兽不如这个小人。

禽兽不如死不瞑目,他咽气的时候吐着血沫说道‘我认真的想了想,我确实想上她。我没办法骗我自己禽兽,我操*你*妈。’

秦洛的身体站在原地没动,脖子慢慢的转过来,以自己最温柔的笑容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厉倾城扯了个抱枕垫在脖子下面,让她横躺的身体出现一个起伏幅度。粉脸微仰,凤眼含春,饱满丰硕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黑色的长筒丝袜紧紧的包裹着她丰谀结实的大腿,尖细的鞋跟像是凶器,没有给人危险的感觉,反而给人一种痛并快乐着的极致诱惑。

她轻启樱唇,声音沙哑的说道:“你想干吗?”

又这么问又这么问又这么问。。。

太讨厌了太讨厌了太讨厌了。。。

秦洛只觉得丹田火起,然后那原本微弱的火苗以燎原之势向全身蔓延,从而一发不可收势。喉咙干渴,五智不清,全身的血脉都将跟着沸腾起来。

“想。”秦洛说道。

“什么?”厉倾城疑惑的看着秦洛:“想什么?”

“想干----什么?”秦洛张了张嘴巴,说道。

厉倾城‘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说道:“这是我问你的问题,你又问我做什么?”

“我说想啊。”秦洛说道。刚才吃饭的时候还觉得这女人聪明伶俐智比天高呢,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成了弱智儿童了?自己的回答已经很坦诚了,她难道还没听明白吗?

“我问你想干吗,你说想想什么啊?你”厉倾城说着说着突然间愣住了,然后她双眼发愣的盯着秦洛。

“我是不是听错什么了?”秦洛心虚的问道。

“”

“我想,这是个美好的误会----”

“”

秦洛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红着脸说道:“很晚了,你好好休息我也回房间了。”

说完,这男人狼狈而逃。

“啊哈哈”

在他合上门的瞬间,身后传来一个女人张狂尖利的笑声。

回到自己的房间,秦洛钻进沐浴间,打开水笼头,双手捧着水滴拼命的往自己脸上泼过去。水花四溅,砸在他厚实的脸皮上撞击出霹雳啪啦的响声。

这种行为即是给自己降温,也是为了惩罚自己想当禽兽的这种不良想法。

良久,他才停止了这种自虐。

从镜子中看着自己湿淋淋的脸,一声声的念道:

“你想----干----吗?”

“你想干----吗?”

“你----想干吗?”

“你想干吗?”

每一次停顿,都会给人另外的一种截然相反的歧义。

秦洛一拳砸在镜子上,怒道:“这什么女人啊?说话都不讲清楚。你要是说你要干嘛去,我怎么可能误会文盲。”

越想越羞,秦洛跑到床上抱着枕头痛哭。

出了这种乌龙事,叫人家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啊?

清晨,秦洛还睡得正香的时候,床头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哇。哪位?”秦洛抓起话筒问道。

“亲爱的,是我啊,起床了没?”厉倾城娇滴滴的声音通过电波传了过来。

“我----就准备起床了。”秦洛一紧张,连自己现在所处的状态所忘记了。他怕厉倾城会突然间提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懒猪。快起来吧。我们等你吃早餐。”厉倾城说道。

“好。”秦洛答应着,急急忙忙挂断了电话。

吃饭的餐厅就在酒店的三楼,秦洛赶过去的时候,厉倾城、苏灿和戈尔都已经等在哪儿了。张博、赵子龙和武勇秀三人都没有过来,他们今天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时间非常急迫。

“早。”秦洛主动和三人打招呼。

“昨晚睡得还好吧?”厉倾城一边吃着盘子里的食物,一边问道。

秦洛偷偷瞄了瞄她的表情,还算正常,没有偷笑。

“还好。”秦洛说道。“你呢?”

“我睡得不好。”

“为什么?”秦洛问道。

厉倾城侧过身体,附在秦洛耳朵边小声说道:“我问你干吗你却以为我问你干嘛你这么拒绝一个人在异乡春心荡漾的老女人,于心何忍?”

“”

难道自己没有听错?难道自己没有误会?禽兽不如小人白死了。

秦洛欲哭无泪。

美国有条著名的唐人街,巴黎也有一条小唐人街。不过,它的原名叫做旺普斯大道,只是因为大多华人在此聚集,整条街上开的都是华人商店和餐馆,所以,又被人称为‘唐人街’。

汪氏中医大药房的门口,赵子龙和武勇秀正站在门口等候,还有一个身穿藏青色长袍的中年男人陪伴在一侧。

“老赵,你说的是真的?可不能骗我。”长袍老人出声说道。

“老汪,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真的是秦洛来了就是我们经常说起的那个秦洛他的视频你不也看过了吗?等他过来,你自己好好鉴别鉴别----”

“嘿嘿,我是太激动了些。我辈楷模啊。咱们这些学中医用中医的----哪个不想见他一面?”

“老汪。你岁数也不小了,还怎么经不住事。”赵子龙一本正经的批评着他的多年老友,完全忘记了他昨天见到秦洛时的失礼表现。

“你能比我强多少?”赵汪笑着说道:“像我们这年纪的人,也不兴追捧什么偶像什么这星那星的我看着也没什么感觉。可是这秦洛他不同啊。他和其它人不同。”

“来了。”武勇秀出声说道,然后向前跨了两步。

老汪抬眼看过去,见到一辆黑色的标志车往这边驶过来。开车的正是去接人的张博,可是坐在副驾驶室上的却是一个老汪很是陌生的男人。

张博刚刚把车停稳,武勇秀便走过去,拉开了后车厢的车门。

老汪迎上去想要自我介绍,没想到先走出来的是一个艳光四射的漂亮女人。

“这”老汪回过头看着赵子龙。这是不是搞错了?

“汪医生你好,我是秦洛先生的助手厉倾城。”厉倾城知道老汪的心思,主动微笑着向他伸出手。

“啊。你好你好。欢迎秦先生和厉小姐来巴黎。”老汪笑哈哈的说道。

这时,秦洛才从车子里钻了出来。走到老汪面前,主动向他伸出手,笑着说道:“汪老,我是秦洛。多有麻烦,还请多多见谅。”

“别。叫我老汪就成了,这汪老----我当不起啊。”老汪激动的看着秦洛。“总算是见着了。总算是见着了。”

秦洛理解老汪的心情。他见到自己喜欢的偶像时也是这样的表现。

他又和老汪聊了几句,然后问武勇秀,说道:“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吗?”

“做好了。我们已经让人通知了唐人街的华人,而且,今天上午华语频道也会插播一条你来巴黎免费义诊的新闻在网络上也有我们的宣传人员。到时候,前来就诊的患者应该不会太少。”武勇秀出声说道。

秦洛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道:“还有半个钟头义诊时间就到了。我们先准备准备吧。”

“已经都准备好了。”老汪笑着说道。“桌椅板凳,文房四宝,茶水点心都齐了。你还需要什么,我让人准备。”

“有劳了。”秦洛客气的说道。

于是,一行人便耐心等待。等待着第一个客人登门。

三十分钟

二十五分钟

十分钟

五分钟

一分钟

一直到最后一秒,仍然没有出现在台湾那种众人围观人山人海的局面。甚至,一直到现在,还没有人过来找秦洛就诊。

唯一一个进药店的女人还是来找老汪的,目的是为她儿子开一些消炎去火的药。

秦洛坐在哪儿都快冻感冒了。

这些人,还真是不把村长当干部啊。..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