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龙之怒!(中)
58章、龙之怒!(中)

一前一后两辆车子又不知道行了多少里路,才终于在一处位于大山深处的疗养院门口停下。

秦洛的手机被他们搜走,又没有戴手表的习惯,以他的猜测,他们大概在路上急行了四个多钟头。

四个钟头,足够从一座城市转移到另外一座城市了。燕京龙蛇混杂之地,各方势力交错,做起事来有诸多不便。

门口有持枪荷弹的军人把守,戒备森严。这不像是一个疗养院,更像是一个军工研究所或者军事管理区。

进行过简单的交接后,车子再次发动起来。敞开大门的疗养所像是一只安静的潜伏在黑暗中的巨型怪兽,张开大口等待着猎物自投罗网。

二三分钟后,车子在一幢还亮着灯光的小楼门前停了下来。

这幢小楼位于疗养院的边角位置,很不引人注意。它的墙体有些剥落,窗户上的玻璃破了甚至都没有人想到去安装上去。周围林树荫荫,杂草丛里虫鸣和唱,像是恐怖电影里的鬼宅似的。

秦洛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每一个暴力机关里都会有这么一处地方。

以前叫刑场,现在叫审训室。

两个守候在秦洛身边的黑衣人率先拉开车门跳了下去,然后对秦洛喊道:“下车。”

秦洛也跟着下车,然后抬眼打量着这周围的环境。

月亮已经落下,星星稀疏暗淡。有风扬起,吹的树叶沙沙作响。大片大片的黑云开始向头顶涌来,世界一下子变的阴暗诡异起来。空气里都充满了潮湿的味道。

要下雨了!

“我叫郑撼。”那个和秦洛路上有过交谈的大块头男人走了过来,看着秦洛说道。

秦洛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不用自我介绍了吧?”

“不用。”男人说道。他从怀里摸出烟盒,问道:“你抽烟吗?”

“不抽。”

“那就进去吧。”郑撼抽出支烟叼在自己嘴上,点燃抽了一口后,说道。

哐当

正在这时,小楼的铁门大开。一群身穿军绿制服的男人快步迎了出来。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身材瘦高,五官清秀,原本算是一个颇有女人缘的男人。可是,鼻子和嘴唇的中间部位却长了一块黑痣,痣上有几根毛发,严重的破坏了这张脸给人的美感。像是影视作品中总是乱点鸳鸯谱的媒婆。

媒婆男人扫了眼秦洛,然后笑哈哈的看着郑撼说道:“郑处,劳烦你亲自送人。实在是愧不敢当。今天不能走,我们兄弟好好亲热亲热。”

“放心。我不会走的。”郑撼面无表情的说道。“死的是我们的人。我要等待结果。”

“行。你要结果。我就给你结果。一定给你满意的结果。”媒婆男人不怀好意的笑着。转过身看着秦洛,说道:“怎么没拷起来?”

“不用拷。我不会跑。”秦洛笑着说道。

“这是你识趣。要是我,我也不逃。怎么着?请进去吧?咱们俩好好谈谈。”

“走。”他身后两个身穿军绿制服的男人扑过来,用枪口指着秦洛,示意他进入小楼。

秦洛笑笑,举步进入。

郑撼也要跟上去,媒婆男人拦截道:“郑处,你是从京里下来的。呆会儿会有些少儿不宜的节目,你看着不合适吧?照我说,前面的小楼有酒有肉还有美女,兄弟们长途跋涉,郑处不如就先带诸位兄弟去哪儿稍做等待。你不是要结果吗?我负责帮你把结果要回来。”

郑撼想了想,带着他的人转身离开。

在军绿制服的男人引导下,秦洛进入了一间空旷的房间。

这间房间很大,但是光光溜溜的。只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惨白的白炽灯在灯线的牵引下轻轻摇晃,给屋子里造成一块又一块大片的阴影部落。

桌子靠墙的椅子上,坐着一男一女。而他们对立一面的椅子还空着,显然是给秦洛准备的。

“坐吧。”媒婆男人走到那一男一女身边坐着,还伸手对秦洛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怎么不拷上?”那个脸如橘子皮一般的老女人声音不悦的说道。

“就是。到这个地儿的,还从来没有不戴刑具的。”另外一个秃顶男人也对此很有意见。秦洛就这么气定神闲的走进来,跟是旅游参观似的,让他们很没有安全感。

“兰亭的郑处没有让他戴。我们也不能太小家子气。”媒婆男人说道。“到了石岭,他还能跑了?除非他会飞。”

“那就赶紧开始吧。审完了回去睡觉。”女人催促着说道。她翻开面前桌子上的案宗,问道:“叫什么名字?”

“秦洛。”

“哪里人?”

“羊城。”

“做什么的?”

“医生。”

“你认识程建军吗?”

“不认识。今天才知道谁是程建军。”

“程建军遭到暴力袭击伤害致死。你是直接的参与者。对此,你有什么意见?”

秦洛笑笑,说道:“我只是旁观者。”

“意思就是说,你不愿意坦白了?”

“我已经坦白了。”

“狡辩。”女人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气冲冲的说道。

“只是你们想要的那种‘坦白’,恕我没办法坦白。”秦洛笑着说道。

“用刑。给他用刑。”女人指着秦洛骂道。“这混蛋太嚣张了。不给他吃点儿苦头,他是不会说实话的。”

秦洛无奈。自己每一句都是实话。只是,因为他们不相信,这实话也就不是‘实话’了。

什么叫做实话?其实取决于听众的态度。他们信,那便是实话。他们不信,那就是谎言。

媒婆男人和秃头男人对视一眼,然后媒婆男人点头说道:“用刑。”

于是,守在角落里的两个军绿大汉立即冲上来拖拽秦洛。

“龙王。”唐装老人站在龙王的竹椅前,身体微微鞠躬,恭敬的说道。

龙王像是睡熟了似的,眼皮子低垂,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哪儿。

离在旁边削着苹果,垂在半空中却不断裂的果皮齐齐整整,像是被机器撕扯下来似的。

“听说龙王的身体康复的很好,我们这些老跟班听了都很高兴。”唐装老人一点儿也不对龙王的态度感觉到意外,笑着说道。

龙王仍然没有任何回应。像是根本不知道面前站着一个大活人在和他讲话似的。

“兰亭信息处一级干事人员程建军奉命办案的时候,被离和秦洛拦截下来暴力殴打,直至昏迷。现场有无数观众目睹了这一幕虽然及时的送到医院治疗,但是,因为受伤过重,抢救无效死亡。军部对此很是气愤,无论如何,这也是同根同种的事儿,用得着下这么重的狠手吗?有什么话是不能摆在台面上说的?”

“所以呢?”龙王出声问道。他仍然闭着眼睛,嘴唇像是都没有翻动过。但是,任谁都清楚,这声音也确实是从他嘴里传出来的。

即便只是一句问话,都让人的心里产生巨大的压力。

“所以,离需要跟我们走一趟。”唐装老人说道。想了想,又补充道:“龙王放心。我们也只是负责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们绝对不会为难她的。”

离冷笑一声,却没有说话。只是一口咬下半块苹果,放在嘴里细细咀嚼着。汁水四溢,很是香甜。

“离是我干女儿。”龙王说道。

“我明白。”唐装老人点头说道。“这件事,大家都明白。怎么说,我当年也是从龙息里面出去的。”

“既然知道她是我女儿,你们还要把她抓去?”

“龙王,我也是奉命办差。死了一个人,总要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调查清楚吧?”唐装老人一脸为难的说道。

“那么秦洛呢?你们也把他抓了?”

“他在石岭。”老人回答道。

“石岭。”龙王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很好。石岭。那儿有个外号吧?”

“鬼渊。”

“是啊。鬼渊。有进无回,一直到现在,还保持着没有人能够活着走出来的记录。你们当真要杀掉他吗?”龙王问道。

“怎么会?”唐装老人尴尬的笑着。“只是调查问题而已。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一定会完好送还的。”

啪!

龙王一巴掌拍在龙椅上,他这一掌使足了力气,竟把那特别打造的竹椅给拍散了。

喀嚓喀嚓

一阵肢体解散般的响声后,椅脚终于难以支撑龙王的重量。

哐!

椅子瘫废成一堆竹片,龙王的身体也陷入了竹片里面。

佣人和特护惊呼着跑来,等在外面的乔木和几名卫队成员也快步往里面冲去。

可是,不待他们冲进。龙王双手往地上一拍,平躺在地上的身体竟然就直立站起。

他的两只手里各撑着两根拐杖,横眉冷目,长飞向后飘散。他怒视着唐装老人,大声吼道:“一个是我的干女儿,一个是我的徒弟他想做什么?你回去问问皇千重,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他想让我无子无后,断子绝孙吗?”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