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暂时没死!
52章、暂时没死!

这一幕就发生在人行道边沿,不少路人顿足旁观,看的目瞪口呆。

这女娃是谁家的孩子啊,怎么这么野蛮呢?那汉子也忒不经打,一个大老爷们的被一个小女娃打成这样,还有脸没脸啊?

这一幕发生的过于快速,也过于刺激,大家都沉溺在这场视觉盛宴中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想要拿出手机对着离拍照,离像是有了感应似的,一眼扫过去,那些人惊慌转身,差点儿把手机也给摔掉在地上。

“走。”离拉着秦洛就钻进悍马车里,快速的发动了车子,转眼间就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直到这个时候,大家看到那个瘫软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黑衣男人,才想起报警这回事儿。之前,他们都没有想到要把打人凶手给拦截下来。甚至,都没有人有这种想法。

那样的女人,谁敢上去拦啊?不是吃饱了撑着吗?

秦洛的心里除了激动就是激动,除了钦佩就是钦佩,除了膜拜就是膜拜,除了----离还是离。

这才是爷们。这才是纯爷们。

一句话不说,先把你饱揍一顿。而且她揍人的姿势是那么的----那么的有型。

太酷了。

酷毙了。

因为过于激动,秦洛都没办法找到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

如果看过韩剧的话,他一定能够想到眼冒红心双手捧胸的花痴表情。

“他是军人?”秦洛问道。

“可能。”离回答道。

“你知道他是军人还要打他?”

“打他的时候不知道。”

“可是他拿出证件后,你还打了他一拳----”秦洛说道。也正是那最后一拳把那黑衣男人给打晕过去的。

“我并不确定他是军人。”离说道。

“为什么不确认他的身份?”

当那名黑衣男人掏出证件后,离没有检查证件的真假,反而拉着他离开。这也是秦洛想不明白的地方。

“没必要。”离说道。“既然他会在这种时刻取出证件,就证明了证件的真实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兰亭的人。”

“太子?”秦洛冷笑。“看来他很不甘心啊。”

“要是你,你甘心吗?”离反问。

“”

原本是想玩鹰的,却没想到被一只小雏鹰给琢伤了眼睛。他怎么能够咽得下这口恶气?

“可惜了,不是那个杀手。”秦洛即是庆幸,又是遗憾。有离在身边的时候,那个杀手若敢现身,肯定会难以逃脱。那样的话,自己就解决了一桩心事。

想起这个,秦洛才发现,自己竟然荒谬的把生命安全寄托在一个女人身上。

不过,想起离刚才打人时的英姿。秦洛觉得,这种想法并不过份。

她是一个能够给人安全感的女人。当然,前提是你别招惹她。

安左赫是名杀手。或许,他不叫安左赫,叫安右喝,安旭在,安成功。什么都有可能。

从他被组织收留的那一天起,他就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当然,还有那个名字上承载着的一切。

安左赫是为了执行这次任务组织给他取的名字。包括身份证、护照、信用卡以及安左赫这个旅游摄影师近几年的生活经历和婚姻情况,组织都帮他安排好了。

为这样有着庞大实力的组织工作,实在是省却了许多麻烦。

他也在离和那名黑衣男人冲突的现场,只不过,他没有跟在后面,而是将车子开到前面的路口,通过后视镜观察着这一切。

当他看到离的出手后,表情不由得严肃起来。

这个女人,是个很高明的对手呢。

他按了后视镜上面安装着的北极星系统拍照按钮,悄无声息的拍下离的几张照片后,立即发给了基地。

很快的,基地便传来了信息回馈:查无此人。

查无此人?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没办法获取她的有效资料?

杀手的知觉告诉他,今天不是一个动手的好日子。于是,他在离的悍马车离开三分钟后,这才发动了车子,往旁边的另外一条大道驶过去。

这个位置会驶向位于郊区的温都水城,他藏匿的地方。

市区的车子堵的水泄不通,但是驶往郊区的道路却非常畅通。他加快了速度,想要尽快赶回自己的房间。

只有躲在一个人的屋子里,他才会有安全感。在这空旷的野外,他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暴露。

这就是杀手恐惧症。

是的,杀手也有恐惧的东西。杀手也是人,也会生病。

突然,他从后视镜里面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子。

悍马。

军绿色的悍马。

在华夏国的首都,像悍马这种级别的车子并不少见。不少富家子弟或者有点儿身份背景的年轻人喜欢这款充满霸气和征服感的代步者。开它出门,即便是个生活中的矮子,也会给人高大威猛的感觉。

可是,杀手的出色记忆却使他发现,这辆车子的车牌号和他之前跟踪的那辆悍马的车牌号一模一样。

而且,那辆车子正如灵活的箭鱼一般向他飞速追来。它的速度奇快,那么笨重的车子,竟然能够开出这种轻灵缥缈的感觉。不得不说,开车的司机是把好手。

“他们发现自己了?”

安左赫脑海里第一时间出现了这样的疑问。他们怎么会发现自己的?是在追踪自己,还是恰好----他们和自己走着同样的方向?

他很快就排斥了第二种可能性。即便真的如此,做为一名杀手,他也不能这样的冒险。

于是,他猛地踩上油门,开始把车子飚的飞快。

“他发现我们了。”秦洛说道。“离,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你怎么就能够发现他是第二名跟踪者呢?那辆车好像一直驶在我们的前面,我都没想过还有这样的跟踪方法----”

“你没想到是正常的。”离面无表情的说道。她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面的车子,正不断的操纵着这辆悍马车的方向盘。

于是,他们屁股底下的这件大玩具便左转右转蹦蹦跳跳的向前面冲过去。一骑绝尘,犹如下山猛虎捕食猎豹。

“你来开车。”离突然说道。

“什么?”秦洛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来开车。”离再次重复。

秦洛满脸诧异,说道:“我不会开车啊。”

“我知道。”离说道。“我已经设置好了。你只需要把着方向盘掌握方向就好了。”

“我不需要踩油门吗?”

“不用。这已经是最快速度。”

“要是你叫刹车呢?”想起上次在台湾时的惨痛经历,秦洛不确定的问道。

“我不会叫你刹车。”离说话的时候,一把推开了车门。然后,她的身体一窜,人便到了车顶。而主驾驶室的座位已经空着了。

秦洛哪敢懈怠,赶紧移了过去,把着方向盘,避免这悍马车和迎面驶过来的车子发生碰撞。

砰!

一颗子弹打在车窗外,在上面划了一道白色的裂痕。

“离。他在开枪。”秦洛喊道。

“我知道。”离的声音从上面传过来。“把车子向他靠过去。”

“他太快了。”秦洛说道。

话音刚落,只见‘砰’的一声,前面那辆银色的现代车一只车胎突然间瘪了下来。

砰!

又是一声枪响,后车厢另外的一只车轮胎也瘪了下来。

嘎!

现代车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声,然后往前滑了一段,艰难的停了下来。

“啊----”

秦洛尖叫。

因为现代车停了,而他驾驶的车子还在飞速奔跑,正直直的往现代车撞过去。

眼见着,他们就要撞上去了。

嘎!

一声刺耳的声音传来,悍马车在离现代不足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而秦洛的怀里,已经多了一个女人。

是离。她及时的出现。在来不及赶走秦洛的情况下,跳进了他的怀里。一脚踩在刹车上,把悍马车给刹停了。

砰!

现代车的副驾驶车门猛的推开,安左赫在地上连续两个翻滚,然后一枪打向坐在驾驶室上的离和秦洛。

砰!

砰!

两颗子弹连续打在车窗上,竟然没能打碎这车窗玻璃。

安左赫瞪大了眼睛,知道这辆车可能是特制的,想狙杀他们是不可能的了。

于是,他能做的事就是转身就跑。

往公路中间跑。想用急速驶来的车子做人墙,把后面的追兵给隔开。

砰!

离再次开枪。

安左赫的膝盖一软,便踉跄着扑倒在地上。

离敏捷的跳下车,把他从马路中间给擒了回来。

这一系列动作只是转眼间完成,离捉拿一个杀手简直是手到擒来,毫不费力。就像老膺抓鸡一般,那只在地上奔跑的小鸡根本就没办法反抗。

这难道就是实力的差距?

“他怎么样?”秦洛问道。

“暂时没死。”

“小心他咬舌----”秦洛提醒道。

离伸手一把掐住他的下巴,逼迫他张开嘴巴。另外一只手从腰间抽出匕首,将匕首伸进他的嘴巴里一通搅和,听到一阵让人全身起鸡皮疙瘩的咔啪咔啪响声。

接着,一拳打在他的胸口。

离的动作很熟练。看的出来,她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

于是,安左赫便弯腰狂吐。

吐的不仅有血水和肮脏物体,还有一颗颗沾血的牙齿。他的牙齿,被离全部给削掉了。

PS:让亲爱的们久等,真是很抱歉。突然降温,大家注意保暧。尽量早些休息吧。海口也冷了。真是要命啊。)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