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用我们的下等马去赌他这头上等马!
46章、用我们的下等马去赌他这头上等马!

“我没有道歉的必要。”太子骄傲的说道。“同样,我也不习惯道歉。”

“那么说,你是摆明了要欺负人啊?”秦洛感叹着说道。“可是,我也不习惯受人委屈。”

太子眼睛上的睫毛眨啊眨的,认真的看着秦洛,说道:“那你想怎么做呢?”

“我要为自己讨回公道。”秦洛笑着说道。

“然后呢?”太子冷笑。“你要在这儿动手?论人数和实力,你并不占任何优势。”

确实,秦洛根本一点优势都没有。

自己这边只有自己和学过几招军中博击术的王九九,宁碎碎完全没有战斗力,至于雷耀阳或许他连宁碎碎都不如。

而对方呢?

先不说实力非浅的太子,单是那四个黑衣保镖和站在旁边虎视眈眈的郑存景就让人头痛。在自己对付太子的时候,王九九能够一人独挑五个猛男?

就这么放弃,秦洛实在心有不甘。

自己没招谁惹谁的带着个小妹妹逛树林,却被群流氓给搅和了,知道了幕后主使者竟然不能报复,这种滋味实在过于难受。

为什么不能报复呢?秦洛想道。

因为他是太子。

太子是谁?----对啊,太子是谁?

秦洛现在才想明白,他根本就不知道太子是谁。就因为他有两个狗头军师,王九九好像对他有些顾忌,他也刻意摆着一幅淡定从容高深莫测的嘴脸,所以,自己就得把他当做是大人物?受他欺负也得忍着憋着?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拼了。

于是,秦洛掏出了枪。

那把小黑,火药送给他的礼物。

原本他是担心遇到那个一路紧跟的杀手,所以才把他带在身上防身。却没想到,杀手没碰着,却遇到几个小丑

秦洛打开了保险栓,枪口指着太子的脑袋,说道:“我说过,你欠我一个道歉。现在,立即给我。”

秦洛的反应实在是出人意料。

太子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异样的情绪,他一脸错愕的盯着秦洛,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愚蠢到这种程度。

兰亭用枪?他还想不想活了?

蔡联和郑存景一脸阴笑,一幅等待看好戏的模样。

宁碎碎满脸着急,想上前来劝说几句,可是又觉得这个时候还是不要上去打扰秦洛才好。要是坏人趁此机会把枪抢走,秦洛失去了主动权,他们有可能直接开枪那个时候,他们就属于正当防卫了。毕竟,率先用枪的人可是秦洛。

王九九倒是表情淡定,像是一点儿也不奇怪秦洛会做出这种事情的模样,可是心里也是苦笑不已。这家伙,难道真的一点儿都不懂畏惧为何物吗?

有些人,是不能拿枪指着脑袋的。

“你为什么敢这么做呢?”太子眼神灼灼的盯着秦洛,说道:“你当真以为,有了龙息的那块牌子,他们就能够保得住你?”

“我敢这么做和龙息无关。因为我有枪。你没有。”秦洛笑着说道。他说这句话时的得意表情能够让人想到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儿对着另外一个二三岁的小女孩儿说道‘我有鸟,你没有’的喜剧画面。

“我知道,你肯定怀疑我不敢开枪。不过,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既然我已经把枪取出来了,就一定要得到我想要的结果。道歉。现在。”

“你准备打在哪儿?”太子问道。“脑袋?这个你不敢。也不会。因为你认为你的命比我的命值钱。一命赔一命,你不会做这种蠢事。”

“胸口?这儿很可能伤及内脏,致人于死。所以,你也不会选择。”

“大腿?肩膀?还是----脚?”太子并没有因为秦洛用枪指着而气势减弱,相反,他反而一步步的分析秦洛有可能的开枪部位,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不错。他在逼迫秦洛开枪。

他知道,对手做了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从他把枪掏出来的那一瞬间,这第二局他就输定了。

不懂得利用敌人犯错的对手,不是个好对手。

只要秦洛敢扣动扳机,他就能够有办法抹去他现有的一切光环。他连个普通人都没办法做到,他会成为----罪犯。

王九九对着秦洛摇头,示意他千万不要乱来。

兰亭是军事管理区,无论谁在这里开枪,都会有难以洗脱的麻烦。

“还没考虑好吗?”太子看到了秦洛眼里的犹豫和迟疑,催道:“要不要我给你一个合理建议?”

“说来听听。”秦洛点头。

“打小腿吧。既没有生命危险,又可以让人没办法走路躺个十天半月是必须的,关键还能够打掉敌人的锐气,大大的提升自己的威信。”太子说道,好像他不是那个被黑漆漆的枪口指着的男人。

“好吧。就听你的。”秦洛把枪口下移,瞄准了太子的小腿。

还真打?

蔡联傻了。郑存景也傻了。

难道这货听不懂反话吗?要是一般人,听到太子说的这些,早就把手里的那烫手山芋给丢得远远的了。

“秦洛。等我一分钟。”王九九说道。

王九九拉过雷耀阳,在他耳朵边说了一句话。雷耀阳双眼圆睁,一脸惊讶的张大着嘴巴。他根本就没办法相信自己刚才所听到的。

“去?还--是--不--去?”王九九一字一顿的问道,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

雷耀阳看了太子一眼,然后拼命的摇头。他的脸色苍白,额头冷汗嗖嗖,像是刚刚做过什么剧烈运动似的。

“我保你不死。”王九九说道。“而且,你下半辈子会比以前活得有尊严。”

雷耀阳还是摇头。这个要求,是他没办法接受的。

王九九叹了口气,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以后王家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她无意瞟了太子一眼,说道:“你今天才背叛了他----准备着接受他的报复吧。他的性格,你知道。”

“表妹,你”雷耀阳哭丧着脸喊道。

“我是王九九。”王九九纠正他的称呼。“我再问你一遍。去?还是不去?”

“”

“最后一遍。去?还是不去?”

“我我”雷耀阳快疯了。他没想到,自己今天竟然要面临这么艰难的选择。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是希望自己从来没有出现在兰亭,从来都没认识过这间屋子里面的所有人。

雷耀阳的上下牙齿咯嘣咯嘣的碰撞着,双手握起又松开,小腿也在剧烈的抖动着。跟全身肌肉抽搐似的,身体摇摇欲坠。

“去吧。”王九九拍拍雷耀阳的肩膀,柔声说道:“表哥,这是证明自己的机会。以后,你会是王系的核心。”

终于,雷耀阳点了点头,用力的吞咽了几口口水,说道:“九九,这是我第一次相信女人。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放心吧。”王九九点头。

雷耀阳猛地转身,快速的走到秦洛面前,从他手里接过小黑,枪口指着太子,结结巴巴的说道:“太,不要逼我。他只是----需要一个道歉。给他----给他我就不开枪。”

“雷耀阳,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郑存景厉声吼道。“你是不是想死?”

“我不想死。可是,我不这么做的话我死定了。”雷耀阳表情狰狞的说道。“我不答应,你们两家都让我死。我答应至少,王家会保我。”

“雷耀阳,你还有的选择。”郑存景说道。“放下枪。或者转移枪口太子会保你富贵。”

“没用了。已经走到这一步没的选了。”雷耀阳摇头说道。当他做出选择后,反而比之前犹豫不决的时候更加镇定一些。“太子,道歉吧。不要逼我。”

“你知道,做条狗最基本的条件是什么吗?”太了看着雷耀阳问道。

“要会咬人。”雷耀阳冷笑着说道。

“不错。但是比会咬人更重要的是忠诚。”太子眼神凌厉的盯着雷耀阳,先是要刺穿他的身体。“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我知道太子的手段,所以我才不得不答应。”雷耀阳说道。“太子,我不想开枪。真的不想。你别逼我----”

太子不再看他,转过脸看着王九九,说道:“好手段。”

“没什么,是向古人学的。”王九九谦虚的说道。

“古人有过这样的手段吗?”太子疑惑的问道。

“你小时候肯定没有好好读书,不然的话,怎么连田忌赛马的故事都不知道?”王九九心情畅快的讥讽着说道。

“这个自然是知道的。”太子说道。

齐国的大将田忌很喜欢赛马。有一回他和齐威王约定,进行一次比赛。

他们把各自的马分成上、中、下三等。比赛的时候,上等马对上等马,中等马对中等马,下等马对下等马。由于齐威王每个等级都比田忌的强,三场比下来,田忌都失败了。田忌觉得很扫兴,垂头丧气地准备离开赛马场。

这时,田忌的好朋友孙膑给他出了个主意:让田忌先用下等马对齐威王的上等马,第一场输了。接着进行第二场比赛。孙膑让田忌拿上等马对齐威王的中等马,胜了第二场。第三场,田忌拿中等马对齐威王的下等马,又胜了一场。比赛结果,田忌胜两场输一场,赢了齐威王。

还是原来的马,只调换了一下出场顺序,就可以转败为胜

“我只是拿我的下等马去换你这头上等马----你不会赌的。对吗?”

“”

“你赢了。”太子看着秦洛说道。

“我要的是道歉。”秦洛说道。

太子的眼情眯了起来,像是在寻找说出那句话的能量。

良久,才声音低沉的说道:“对不起。”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