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秒杀!
19章、秒杀!

站出来的是许缚。

也只能是许缚。

只有他才能有这样的实力,也只有他才能有这样的魄力。

他大步出列,再次走到中央大厅的主持人旁边,对着秦洛说道:“你若挑战,我便应战。我们可以输,但是我们不会认输。上次,我是用医圣后人的身份来和你比赛。这一次,我是以一个普通从医者的身份来接受你的挑战。秦洛先生,你想要比些什么?”

一方不愿意认输,一方想让人屈服,这确实是一个难以调和的矛盾。

第一场,许缚和秦洛比盲针,以许缚落败而结束。但是,这盲针刺的是针灸铜人,而不是人之身体。比的是认穴准确出针速度快慢,却不是治病救人

严格意义上来讲,这有些偏离了比赛的内容范畴。

这一次,许缚再次站出来,为的就是和秦洛切磋医术。

真正的医术!

不过,这个时候的他锐气已挫,攻击不足,说话都先弱了几分气势,只能守城。

“许缚先生,你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为了表示对你的尊重,我会再击败你一次。”秦洛笑着说道。“比赛什么内容,仍由你选。”

“不。由你选。上次我就已经选了。也输了。”许缚坦然说道。上次要和秦洛比赛盲针铜人像就是他最先提议出来,秦洛首肯的。现在,他把主动权推到了秦洛的身上。

从某些方面来讲,他确实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

“我看得出来,你在银针上造诣颇深。那么,我们就再次比赛针灸吧。”秦洛笑着说道。

“我接受。”许缚点头。

“两位要再次比赛针灸吗?”主持人终于打开了话筒,看着两人问道。“我们之前的赛程里面有关于针灸的比赛,也有评分的标准。你们是自行选择考题,还是使用大赛组委会规定的考题呢。”

许缚没有回答,把眼睛看向秦洛,意思是说由秦洛决定。

秦洛想了想,说道:“我们就用大赛组委会规定的考题吧。这样是不是更正规一些?”

“我同意。”许缚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要出题了。”主持人说道。她走过去和大赛组委会的工作人员商量了一番,然后拿了张小纸片过来。

“原本今天下午只安排了许缚老先生和秦洛先生的比赛,正式比赛要等到明天正式开始。但是现在两位要把比赛提前,我们的准备工作就稍有不足针灸的考题是,参赛双方各选一位患者进行针灸,效果最佳者为胜。但是,现在我们的病患不能及时到场,所以,我们需要在现场随机抽取一位进行针灸两位有意见吗?”

“没有。”许缚和秦洛同时回答道。

“那么”主持人的视线转向现场观众,笑着说道:“现场的观众朋友们,你们现在遇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如果有哪位的身体有所不适,可以上场来由我们的杏林高手许缚先生和秦洛先生亲自医治。如果有身体不好的观众朋友,可以站起来向我们示意”

哗啦啦

观众席上一下子站起来数百位观众,接着,还不断的有人起立

现代社会,又有几个人的身体是完完全全健康的?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小毛病。

再说,在场众人见识过两位高手的比赛后,谁不想上台来让这两位给诊断医治一下?

就像是主持人说的那般,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就连那些外国人在看到大屏幕上翻译出来的英文字幕后,也很积极的站了起来。

主持人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愿意给他们俩当‘小白鼠’,一边在心里感叹现在最吃香的职业大概就是医生了,一边对着观众说道:“热情观众实在太多,如果全部都要医治的话,会把我们的许缚先生和秦洛先生累坏不可。所以,我们只能从中选择两位还请各位多多理解。谢谢。”

“两位,你们准备如何选择自己的医治对象?”主持人转过身,把这个棘手的问题推给了两个医生。

“选号吧。”秦洛说道。“我和许缚先生各自叫一个座位号。如果叫到座位号的那位不需要医治,那么就重新叫一次,直到选中患者。”

“我赞成这个方法。”许缚说道。

这样的话,谁也不知道自己将会选中那位患者,更谈不上有作弊的可能性。

“好的。”主持人再次把规则复述了一遍,说道:“现场的观众朋友们,你们要注意到自己所坐的位置。如果恰好叫到你的话,请站起来向我们示意。”

观众给予了热烈的欢呼和掌声。

“十三排一号。”许缚喊道。

一个身体微肥的男人站了起来,一脸兴奋的对着众人示意。然后又对着镜头丢飞吻,是一个很活泼的中年男人。

“十三排一号,请这位先生走到场地中央。谢谢。”主持人喊道。

胖子对着观众席挥了挥手,然后大步向场地中央跑来。

“九排一号。”秦洛喊道。

“九排一号哦,是位金发美女。秦洛先生的审美观是非常让人钦佩的。这一点,已经经过无数次的证明。”

“”

九排一号位置站起来的是个身材火辣的金发美女,她看到屏幕上打出自己的座位号后,便尖叫着和自己的同伴们拥抱在一起,不待主持人招呼便跑上了场地中央,然后一把把秦洛给搂在怀里,对着他的脸亲啊亲的

“美国真是个好地方。”秦洛想道。

就算是彼此互不相识的两个人,第一次见面也能够搂抱在一起,你能亲我老婆的脸,我也能亲你老婆的手

秦洛想,是不是美国之行要提前了?

“这位先生,如何称呼?”主持人看着中年男子问道。

“宋国超。”中年男子回答道。

“哦。韩国人吗?”

“是的。韩国人。能够让许缚老先生给我治病,我很激动许缚先生,你是我的偶像,我们韩国国民为你感到骄傲。”宋国超明显是狂热的许缚迷,一脸激动的对着许缚说道。

“谢谢你们的支持。”许缚对着中年男子点了点头。

“宋国超先生,你的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你也看到了。我是胖子。胖子的话,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我坐在电脑前的时间太久了,缺乏运动,腰间有骨质增生。去看过医生,医生说我需要减肥三十斤才能做手术。不然的话,就有可能瘫痪我希望这不会让许缚先生为难。”

许缚摇了摇头,说道:“我会尽力。”

“好了。那么这位漂亮的小姐如何称呼?”主持人问金发小妞。

“我是露丝。来自美国。”女孩子微笑着看着秦洛。“我喜欢他。没想到他恰好又点到了我。哦,上帝,这就像是丘比特的箭一样神奇我想,我要陷入爱河了。”

“那么,请问你是来求爱的,还是来请求医生帮你治疗的呢?”

“都有。”露丝笑道。“不过,我知道这是比赛。所以,就先请他为我治疗吧。”

“你身体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呢?”

露丝指了指自己露在外面平坦性感的小腹,说道:“我的肚子痛。每次来那个怎么说?经期?每次经期的时候,都会很痛。让人难以忍受。”

主持人有些为难,说道:“这样的话,两位患者的病情根本就不对等。许缚先生要医治的病情实在太麻烦了些这样的话,如何评判比赛结果呢?”

许缚看着主持人,说道:“我们自己会评判的。”

“那好吧。”主持人点头。“现在,请两位选手选择自己所需要的用针。”

许缚选了长一寸六分的员针,而秦洛却一连选择了两根银针,一根员利针,一根毫针。将两根针分别消毒后,然后两只手各持一根夹在手指间。

“开始。”主持人喊道。

许缚让中年男子解开上半身衣服,身体横趴在一张椅子上,然后手持银针,以‘旋螺式’将银针一点点儿的插入他腰间的穴位。

秦洛左手持员利针右手持毫针,左手的员利针在轻微的抖动着,划出一道道肉眼难辨的残影,而右手的毫针纹丝不动,却有嗡嗡的响声传出。

接着,他蹲了下来,在露丝裸露出来的肚脐两侧分别扎针。一针深,一针浅,一针快,一针缓。一针轻提轻放,一针直入肉里

看得懂的人知道,他同时向人们展示了两种绝技。

而且,两种杂技同时施展,它的难度实在要比一样样展示出来要困难十倍百倍。

就像是拳法一般,你一套套的打下去,只要体力足够,能够连续打好几十套拳法。可是,你能够同时左手打一套拳法,右手打另一套拳法吗?

就连黄蓉那么聪明的女人,也没办法学会周伯通的左右互博术呢。

许缚将银针留在中年男人的腰间后,便仔细的留意秦洛的动作。

当他看到秦洛持针的方式后,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当他接着看到秦洛的扎针方法以及那两针以不同的方式提、转、入后,面如死灰。

秒杀!

他是故意以高明的针法和绝顶的实力来秒杀。

许缚的嘴唇蠕动了一番,叹道:“我又输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