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打痛!
18章、打痛!

主持人懵了。

现场观众懵了。

电视机前的观众也懵了。

以前说五月的天气就像是少女的脸,现在看来,更像是秦洛先生的脸怎么能说变就变呢?

刚才还好好的,一脸笑眯眯的和善表情。转眼间就翻脸向人挑战,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而且,这不是秦洛第一次站出来要向韩国的医林界挑战。

在他为了逼宫许缚站出来接受他的挑战时,就曾经以此为要胁。因为许缚站出来接受了他的挑战,这疯狂的计划才没有上演。现在,又来这么一招。难道他当真以为,韩国的医林界就豪无反抗之力,任其一次又一次的强奸吗?

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实在是欺人太甚!

有人高声叫骂,韩医协会的代表轰隆隆的全都站了起来,想要上台和秦洛切磋,还有人甚至往会场下面丢矿泉水瓶子

主持人也顾不上矜持和礼节了,她的脸上明显带有怒意,说道:“秦洛先生,我们不惧怕任何人的挑战。但是,我不明白的是,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你做出这样的决定?”

“我猜你们一定不愿意知道。”秦洛冷笑着说道。“我们不怕挑战。任何挑战都不怕。”许东林站起身说道。“但是,我们不想受到诬蔑。秦洛先生,这是韩国,你现在面对着无数宽容有礼的韩国民众----你完全可以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诉说你所遭遇到的委屈。”

秦洛看着许东林,说道:“我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就在今天下午,就在刚才,我们在外面和韩医高手进行友谊性切磋的队员再次遭到暴徒的攻击。这些人和上次一样,同样的年轻,同样的头扎韩国国旗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他们在我们的女性队员所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堆满人体排泻物和淫**秽海报

“我以为,一次愚蠢的教训就够了。没想到有人会一错再错。你们当真那么害怕挑战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还妄称什么发扬韩国传统医学?‘医学正统,世界第一’是自己关上门来喊喊口号就能够得到的吗?”

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有人都愣住了。

上次的韩国热血青年袭击华夏医学代表团事件让韩国成了众矢之的,所有韩国民众都有种难以抬头的耻辱感。

没想到上次的事件才刚刚平息,又闹了这么一出

那些人到底有没有长脑子啊?

许缚站了起来,看着秦洛说道:“在事情尚未查明之前,所有的传言都是虚假的。还请秦洛先生稍安勿燥,等待一个真实的结果才是。如果当真是我们的年轻人做错了事情,政府一定会还给你们公道的。就像上次的事情一样,我们仍然愿意向你和你的同伴表达我们诚挚的歉意。”

“我愿意接受你们的道歉。可是我不愿意看到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这是藐视和极端的不尊重。现在,我们有几名代表成员伤住进了医院,这一次次发生的流血事件,仅仅是道歉就能够解决的吗?”

“这是正规的比赛。我们不能乱了赛程。”许缚说道。他一边说话,一边给自己的孙子使眼色,让他赶紧出去打听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今天下午他们一直都在这体育馆里,手机也没有带在身上,都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许东林会意,快步走了出去。

“我也是很正式的向你们挑战。”秦洛说道。“为了抗议我们的代表团成员在韩国遭遇人身攻击事件,我们决定停止下面的比赛。”

罢赛,这种事情是对东道主国家极大的侮辱。如果事情真的恶劣到这种程度,将会把韩国政府推向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

一头狼入侵,你要用什么办法来就会它?

丢一块肉过去?那么等到它尝到甜头,而且觉得这肉来的如此容易,很可能会来第二次第三次

只有举起榔头把它打痛打残,它才不敢再来觊觎。

可惜,现在有很多人都选择了第一种方法。

逼宫。

再一次的逼宫。

秦洛这次是准备把人打伤打痛,把他们努力想要获取的尊严给狠狠的践踏在脚下,让他们心里对自己有着深深的恐惧和仇恨。

只有这样,他们在行鲁莽之事前才会好好的斟酌一番,才会考虑,他们能不能承受这样的后果

你不服?

我偏要让你屈服。

听到秦洛以罢赛威胁,在场的官员一下子就急了。

保健福利家庭部的崔景珉副部长一边吩咐身边的秘书,让他赶紧通知电视台停止现场直播,插入整容广告,一边快步向台上走过去。

“秦洛先生,我想请你慎重的考虑考虑。这场传统医学大赛是两国政府为了共同切磋优势互补才举办的,罢赛是一件严重伤害两国友谊的事情”

秦洛打断崔部长的话,说道:“抱歉,部长先生。我听不懂韩语。”

原来崔景珉一急之下,竟然忘记了秦洛不懂韩语的事实,而急急忙忙的对他说了一通。

旁边的主持人赶紧担任了义务翻译,把崔部长的话复述了一遍给秦洛听。

秦洛听了后,笑着说道:“崔部长,我也知道罢赛是伤害两国友谊的事情。可是,我觉得,前来韩国参加比赛的代表团成员遭到攻击重伤入院这才更是伤害两国感情的事情。”

“我们还在查。一定会给你们公道。只要抓到凶手,一定严惩不殆。”

“是吗?好一个严惩不殆。上次那些打人的青年好像都无罪释放了吧?”

“这他们是伤者,总不好入狱的。”

“崔部长,你是他们的部长,所以,你会为你们的国民讲话。可是,我是那些代表团成员的团长。我也有理由为他们说话。”

崔景珉怒了,说道:“比赛是由华夏官方决定的,你只是代表团的团长,怎么能够擅自做出这样难以理解的决定?我会和你的领导沟通的。他一定不会同意你这么做。”

崔景珉已经不想和秦洛这种小人物说话了,他觉得这个家伙已经狂妄到可药可救的地步了。他和无数的华夏人打过交道,从来没有遇到这么难说话的华夏人。

他知道华夏国的官场,上级对下级有着绝对的领导力和统制力。

他让人找了间安静的办公室,立即让秘书接通了华夏国卫生部副部长蔡公民的秘书电话。

“候秘书,你好,我是韩国保健福利家庭部崔景珉副部长的秘书李植源,崔景珉副部长有紧急事务想和蔡部长沟通。”秘书用华夏语说道。

“你好,李秘书,请问是什么事情?”候卫东知道是从韩国那边打来的电话,他就是负责韩国沟通协调事务的人之一。

“是这样的。因为贵国代表团成员遭到一些可疑人物的袭击,在事情并没有查明的情况下,华夏代表团的团长秦洛先生便以罢赛来威胁我方。崔景珉副部长对此事表示难以接受所以请蔡部长和代表团成员进行沟通,为了两国友谊,希望这场比赛能够在公平、公正、公开的状态下顺利进行。”

候卫东没想到出现了这么棘手的事情,稍微沉吟后,便说道:“好的。我已经知道了。我现在赶去和蔡部长做汇报。十分钟之内给您电话答复。”

“好的。我们等待着。”秘书说道。

“他们怎么说?”崔景珉问道。

“候秘书会和他们的领导汇报。十分钟之内会有结果。”秘书恭敬的回答道。

“哼,他们的官员作风我清楚。他们一定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崔景珉说道。

“是的。部长。”秘书讨好的说道。

五分钟的时候,秘书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候秘书你好,请问蔡部长如何答复?”李植源问道。

“李秘书你好,蔡部长说,在代表团出征韩国的时候,他便已经任命团长秦洛先生全权负责一切比赛事宜。”

“”

“什么?”崔景珉不可置信的问道。“他确实是这么说的?”

“是的。部长。”

“怎么能这样?”崔景珉一脸愤怒的说道。“难道那个家伙大有来头吗?”

“----部长,现在怎么办?”

“把朴成素找来,我要任命他全权负责此事。”

“是。部长。”

秦洛看着台下那些不断的辱骂着吆喝着,却就是没有人上台接受挑战的医生们,笑着说道:“如果这是场辩论赛的话,我早就被你们击败无数次了。”

这句话更毒,就是赤裸裸的讽刺这些人只懂骂人,不懂医术了。

这下子,可是捅了马蜂窝。

“我和你比。你想要比试什么?”

“你说比什么就比什么。我来。”

“诸位同仁,你们先上,我尿尿后就来----”

“我来。”

一个男人说道。

他一说话,全场寂静。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