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龙在华夏!
16章、龙在华夏!

疯了。

工作人员疯了。

主持人疯了。

韩国人都要疯了。

你都已经赢了,还说人家作弊。如果作弊的话,会是这样的结果吗?

“我数了四遍。不会有任何错误。”负责统计的工作人员说道。“我也很想知道,错在什么地方。”

“是啊秦洛先生,我相信我们的公务人员的工作态度。如果你觉得哪儿有错误的话,可以给我们指出来。如果当真是我们出错的话,我们愿意向你道歉。”主持人脸色不愉的说道。

做为一名主持比赛的主持人,原本应该要做到不偏不倚的,可是,任谁被指责作弊心里恐怕都不会好受。

“我自然会指出来的。”秦洛说道。

秦洛指了指针灸铜人跨部原本应该安装一根小弟弟的部位,一个非常隐蔽的位置,说道:“哪儿还有一针。一百七十七针。我自己扎的,我比你们所有人都清楚。”

摄影机的镜头接近。

于是,在场所有观众都看到让人啼笑皆非的一幕。

在针灸铜人的下体处,靠近大腿根部左侧的位置,一个很容易被人视线忽略的小点上,有一个小小的红点儿。

“这一处穴位你们数过吗?”秦洛一脸认真的问道。

“我”那名工作人员哑口无言。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家伙会猥琐到这种程度。还有别的穴位他不去扎,却偏偏在哪儿扎了一针。

那个地方那么狭窄,他是怎么扎进去的呢?

主持人也一脸尴尬,打着圆场说道:“秦洛先生,这确实是我们的工作人员疏忽。可是他们也没有想到你会针在那个位置上面去。”

“证明他们认穴不精。”秦洛得理不饶人的说道。“地宫穴是人体大穴,这儿是针者必学的穴位。怎么可以忽略?”

“是的。以后他们会加强这方面的学习。”主持人心里恨得死去活来,却还得强撑着笑脸敷衍。

“那个华夏棒子,他这是在欺负人----”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啊?让他去死吧。让他死吧。”

“打华夏,我捐一个月的薪水。打这货,我捐一年的薪水----”

看台上的那些观众狠得牙痒痒,如果不是有警察制止,都有人想要冲上来和秦洛大战三百回合。

“现在比赛的结果是不是已经出来了?”秦洛问道。他一改刚才的低调内敛,行事风格开始变的张扬起来。

他走到铜人旁边,用手仔细的抚摸着面前的针灸铜人,一脸爱惜的说道:“是我们的,终究是我们的。它终于可以回去了。”

原本这是用来装逼的一句话。可是一经他说出来,无数的华夏人都得到了共鸣。就连他自己的心里也感觉酸酸的,像是有什么暧流在心间荡漾。

“这”主持人一脸为难的看向许缚,不知道如何把这样的比赛结果向全国的电视观众宣布。

“是我输了。”许缚说道。

他一说话,现场立即就安静了起来。

所有人都沉默的看着他,看着这个被他们当做神一样崇拜的老人。

他们的神竟然也失败了?

神怎么会失败呢?那个男人当真是不可阻挡的吗?

许缚没有笑,更没有哭。他的表情一直很平静。自从工作人员说出秦洛的扎针次数后,他便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形态。

他向前迈了两步,每一步都像是力道千钧,每一步都像是踩在现场无数的观众心口,踩在无数守护在电视机前观看直播的韩国民众心口。

他从主持人手里接过话筒,声音低沉的说道:“现在,由我来宣布这场比赛的结果。许缚----输了。”

说到‘输了’这两个字眼的时候,他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异样。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眉头也紧紧的皱了皱。这一切都非常的短暂,很快他又恢复了平静。

“我输了。但是韩国还没输。希望我辈继续努力。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取得佳绩。”

他把话筒还给主持人,并且小声的对她说了谢谢。

然后他整理头冠和身上的韩服,让原本整洁的衣服更加的正式正统一些。

接着,他对着正前方深深的拜了下去。

然后直起腰来,再次向他左边的观众拜下去。

再次直起腰来,对着他左边的观众拜下去。

他每朝一个方向拜去,那个方向的观众席上坐着的韩国民众都会赶紧起身向他还礼。他们受不得老神仙这一拜。

三拜结束,观众席有大半的观众站了起来。

“韩国还没输。韩国不会输的。”

“我们不会输的。我们不可能输。”

“韩医,我支持你们”

无数的人吆喝着,呐喊着,他们的眼里饱含着激动和屈辱的泪水。

坐在韩国选手代表席上的众多韩医也都站了起来,对着许缚行礼。

许东林独自坐在哪儿,有些突兀,有些失礼。而且,他在笑。笑得妖艳而冷峻。

他的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眼睛直视着秦洛。他未来的对手。

这个男人,还是击败了爷爷。击败了自己的信仰。

今天,对韩国来说,注定是个难忘的日子,注定是个悲伤的日子。

一代医神战败,一代旗杆陨落。

这是国殇!

国之殇!

“唉。”王修身重重的叹息。“许缚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

“是啊。他确实厉害。一百六十四针。这已经是大师级别了。却碰上了一个小变态----”

“他虽然输了,但还是赢得了民心。大家对他的拥护不减啊。”

“可惜啊。可惜。”

“我们可以尊重他,但是不能同情他。同情对手,就是对自己和他人最大的羞辱。”苏子柔声柔气的说话,内容却带有铮铮之音。“他们输不起,我们同样输不起。如果此时战败的是我们,想必大家的心里更不好受吧。这不是一个人的事儿,而是整个民族都将跟着我们受辱。”

这些老家伙有些诧异的看了苏子一眼,然后便不再说话。

幽暗阴森的房间里,一个赤裸着身体的女人斜靠在沙发上。

她的身体一丝不挂,丰满的胸、翘挺的臀、纤细妖娆的腰肢、精致妩媚的脸蛋。满头金发凌乱的飘散着,一张紫色娇唇有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她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根粗壮的雪茄,那指甲漆黑如墨,摄人心魄。

此时,她的视线正投放在房间里的那台大号的液晶电视机上面。

电视开着,上面正在播放的是华夏和韩国的传统医学大赛的节目。

当她看到许缚认输的场面时,轻轻的吐出一口烟沫。

“原本对他寄予厚望呢。原来许缚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接着,他的视线转移到秦洛那张清秀,因刚刚大胜一场所以显得格外意气风发的俊脸上,柔声说道:“小家伙,你又赢了。看来,龙在华夏了。”

她伸手捉过茶几上的一只银色手机,拨了个号后,说道:“屠龙计划可以开始了。”

许缚走到秦洛面前,无限深情的看了一眼这和他朝夕相伴数十年的针灸铜人,对秦洛说道:“这是你的了。你可以把它带回华夏。”

“恐怕不好运。”秦洛有些为难的说道。

赢了许缚,也只是在自己的履历上再添上重重一笔。

许缚不是普通人,而是医圣。不是华夏人,而是韩国人

就凭这两个因素,国内媒体就有可能大炒特炒。这种扬我国威的事情,怎么能不与万民同庆呢?

秦洛的心里并不平静。他很开心。

不是因为他赢了,而是因为他没有输。

没有输,他便给自己带来了荣誉。没有输,他便给国人带来了荣誉。没有输,他所做的一切都具有了意义和生命。没有输,那些伤者的委屈没有白受,鲜血没有白流

当以后的韩国人再说什么什么是他们发明的时候,华夏上能够顶上一句:既然你说是你们发明的,为什么你们的医圣还不如我们秦洛?

那样的话,他们的表情一定很丰富多彩吧?

还有,这次韩国之行,能够把这尊失踪百年的天圣针灸铜人带回去,秦洛的心里也无限欣慰。

这种即打掉韩医威风,又有大号奖品拿的好事,实在是让人难以拒绝。自己国家的宝贝在别的国家藏着,心里总归是有些不舒服的。

“这儿,是属于你的了。”许缚说道。他对着秦洛点了点头,然后向台下走过去。

他广袖宽袍,脚步轻飘,犹如神仙人物。

可是,他像是一下子失去了精气神似的,人也失去了生命应有的光彩。

他的脸色晦暗,眼睛呆滞,视线也没有了焦点。所有的人都把他当神,其它他是有着七情六欲的神。他渴望成功,厌恶失败。

而且,可以看出,这次的失败给他的打击还是非常大的。

直到这一刻,韩国民众才发现,医神老了。

直到这一刻,许东林才知道,原来爷爷真的老了。

英雄迟暮,不过如此。

老的英雄退出舞台,新的偶像横空出世。

“现在,有请我们的获胜者秦洛先生发表感言。”主持人咬牙切齿的说道,恨不得冲上去啃秦洛几口。

秦洛笑了笑,大步向主持人站立的方向走过去。

今天,可是个大舞台呢,他可不愿意错过这样的表演机会。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