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你们作弊!
15章、你们作弊!

一个出针简单利落,如‘落地芝麻’,转眼间便在铜人像上针刺了无数的小孔。

另外一个繁琐快速,如绣花,如舞蹈,丝丝缕缕,不见停歇。

即便不懂针灸的人也能够看出来,这两个都是用针的顶级高手。

强强相争,谁才是胜利者?

摄影机的镜头拉近,现场观众能够通过大屏幕看到,铜人像上布满了无数的红黑两种小点。密密麻麻的,布满全身。

主持人站在秦洛所在的正面看了一番,又转到许缚所处的背面看了一番,笑着说道:“短短一分钟之间,这两位选手几乎就针刺完了他们所处位置的全部穴位。实在是太让人惊叹了。一方执红,一方执黑,谁才是胜利者呢?这不是下棋,我们没办法从棋面上看出结果。所以,现在由我们的工作人员上前统计数字。”

主持人看着秦洛,笑着说道:“为了保证统计数字的准确性,华夏代表团可选出一名监督人监督统计结果的公正性。”

王修身点了点苏灿,苏灿便快速的走到大厅中央。

虽然身体微微有些紧张,可是心里却满是喜悦。他喜欢这样的场面,也希望能够像他的偶像秦洛一般,受到无数人的观注。

短暂一生,白云苍驹。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可以让人爱,让人恨。但是,不能让人无视。

苏灿走到秦洛面前,秦洛对着他笑笑。看到秦洛坦然镇定的笑容,他心里的紧张情绪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也并不比自己大上多少,就已经有一代宗师的范儿。难道自己就差到如此地步吗?

内心安宁,便容易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他走到那名正在计数的工作人员背后,自己开始清数铜人像上的红黑两种点数。

韩国人的话能信吗?显然不能。自己数的才算数。

“黑孔一百六十四针。”工作人员报告道。

哗啦啦

掌声如雷,全场轰动。

一分钟的时间,准确的针出一百六十四针。这已经是非人速度。

而且,扎针的时候还被蒙上了眼睛。属于更为高明更为艰难的盲针。

也就是说,在扎针以前,你要先找准穴位。这找穴原本也应该是一件极其耗费时间的事情。

这个结果一出来,那些韩国民众都沸腾了。他们为许缚欢呼着、叫嚣着,鼓掌赞美着。而现场观战为数不多的华夏民众却脸色严肃,一脸担忧的等待着红方的结果。

就连坐在比赛区域的华夏国医疗代表团的成员也都个个脸色阴沉,他们是这方面的专家,更能够清楚这个数字代表着什么。

要知道,一分钟之内针一百针,或许有不少人能够做到。针一百一十针,有三分之一的人能够做到。针一百二十针,只有寥寥几人能够做到。如果要是让你做一百三十针,可能只有王修身一个人能够做到针一百六十针,那已经进入了另外的一个级别。

而且,越是往后,每多加一针,都会成倍数的增加困难度。

许缚能够做到这种地步,证明他确实是个很有实力的医生。也确实值得韩国民众把他当做神仙一般的供奉着。

他是一杆旗标,不败的神话。

听到这个数字后,许缚显然也很满意。他对着秦洛笑了笑,然后向四方拱手,感谢民众们对他取得成绩的支持。

这一拱手,现场的气氛再次推向了高潮。

“请华夏国代表再次确认数字。”主持人看着苏灿说道,眼里带着一丝戏谑的神采。

主持人是韩国人,她自然是希望自己国家的选手能够取得胜利的。

“确实是一百六十四针。”苏灿说道。他很仔细的数过,甚至数了两遍。可是,这一百六十四针一针不多,也一针不少。



全场再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毕竟,这个结果已经得到了竞争对手的认可了嘛。

“现在请工作人员仔细统计红色针孔。”主持人笑着说道。“因为针孔细小,所以,请工作人员务必要认真谨慎。千万不要有遗漏错误问题出现。那样的话,是对我们的选手不够尊重。”

那两名工作人员点了点头,又开始去清查红色针孔的数量了。

数了一阵子后,两名工作人员对视了一眼,然后再次埋头数了起来。

一遍之后,两人再次对视一眼,眼里都有惊讶和震惊的神色。于是,他们再次埋头数了起来。

第一次的时候,主持人和现场观众都以为他们是为了统计出详细准确的结果,才再次复查的。

可是,当他们第三次清查的时候,大家终于发现了异常。

“两位,有什么问题吗?”主持人拿着话筒问道。

“没有问题。”一名工作人员抬起头看了眼秦洛,说道。“我们只是想统计出最准确的数字。”

“辛苦你们了。”主持人说道。“请问,什么时间能够统计好?现场和电视机前有无数的观众朋友在等待结果呢。”

主持人笑了笑,自以为幽默的补充了一句:“现在,奇迹将要从你们的手里创造。他们的胜负,就由你们一言而定了。请务必不要作弊哦。”

“不会的。”工作人员尴尬的笑笑,又埋头趴下去清数红色小孔了。

苏灿数了一遍后,又数了一遍,然后站在一边笑而不语。

许缚注意到他的表情,心里咯噔了一下。

难道说,他的数字已经超过了自己?

他自小学针的时候,便是以快针王的‘落地芝麻’绝技来苦练的。如果说比速度,恐怕整个韩国的擅针者都不是他的对手。即便是以地大物博的华夏,能够超过自己的也寥寥无几。

经过这数十年的侵淫练习,他的速度只有增涨,没有减慢。他对此战志在必得。

这也是他提出要和秦洛比盲针,并且愿意拿这针灸铜人做饵的原因。

韩国连续受挫,他将于此一役重振国人志气。

当秦洛答应下这场比赛的时候,他的心里极其喜悦。年轻人还是太张扬了些,不知道扬长避短,让人钻了空子。

他才多少岁?他学针又能有多少年?难道会比自己更快?

两名工作人员再次停下手头上的工作,彼此对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后,才由一名工作人员说道:“统计结果出来了。”

主持人一脸欣喜,举着话筒面向观众,无比煽情的说道:“观众朋友们,激动人心的时刻即将来临。两位顶级高手的巅峰对决----一位是我们韩国最受人尊敬的许缚老先生。许缚老先生是我们的医圣许浚先生的后人,也是一位天才的从医者。另外一位是来自华夏的年轻俊杰秦洛先生,他在华夏鼎鼎有名,他的实力连许缚老先生都另眼相看,足以证明他的厉害了----”

“而且,在这场比赛之前,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许缚老先生和秦洛先生为了这场比赛各自押上了一件宝贝。许缚老先生押上的是屹立在我们面前的这尊价值不凡的针灸铜人像。虽然外界并不清楚秦洛先生作为赌注的宝贝是什么,但是想来一定非常昂贵----针灸铜人花落谁家?那家神秘的宝贝又能否被许缚先生收入室中----答案,现在就为你揭晓。”

主持人把手里的话筒递向那名工作人员,笑着说道:“说出你的答案。面对我们无数的现场观众和电视观众,大声的说出你的答案。”

工作人员看了主持人一眼,咽了咽口水,嘴唇蠕动,却没有发出声音。

“不要紧张。大声一些。大声的说出你的答案。”主持人笑着说道。她突然间有了些不妙的预感。因为这两名工作人员的脸色实在是有些----沮丧。

“红孔一百七十六针。”工作人员再次清了清嗓子,咬牙说道。

静。

全场死一般的安静。

所有的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包括中央大厅的主持人和许缚。

“什么?”主持人不确定的问道。“你说的是----一百七十六针吗?”

“是的。”工作人员明显豁出去了。“红色小孔是一百七十六针。”



全场哗然,却没有人鼓掌,没有人欢呼叫好。所有人都被这个数字给震惊了。

“一百七十六针?”许缚惊讶的看向秦洛,他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不敢相信这个年轻人能够快得过自己。

“不是。”秦洛摇头。“他们数错了。”

“什么?”主持人问道:“数错了?怎么会错呢?工作人员已经很仔细的清查了。应该不会出错才对。不过,如果是错了的话,我们可以重新统计。”

说心里话,主持人也希望这个数字是错误的。这个年纪轻轻的家伙,怎么可能快得过他们的老神仙嘛?

“应该是一百七十七针。”秦洛笑着说道,打破了他们心中的幻想。

“是一百七十六针。”韩国方面的工作人员争辩着说道。他们第一遍得到这个数字后,便不甘心的再次数了第二遍,第三遍结果,仍然是一百七十六针。

“你确定?”秦洛问道。

“我以我的尊严担保,非常的确定。是一百七十六针。”工作人员说道。

“你们作弊。”秦洛说道。

“”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