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有些人,欠揍!
09章、有些人,欠揍!

清晨。林家别墅。

林浣溪刚刚下楼,就听到爷爷爽朗的笑声。

他正乐呵呵的和小贝贝在说着什么,这一老一小正谈的热火朝天,看起来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看到林浣溪下楼,贝贝立即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喊道:“姐姐,姐姐,哥哥又上报纸了。”

说话的时候,把手里的报纸递给林浣溪。

林浣溪捏捏贝贝可爱的脸蛋,把她从地上抱起来,安放在餐桌旁边的椅子上坐好,这才坐在爷爷的对面,翻开报纸看了起来。

“这小子啊,到哪儿都能捣鼓点事出来。之前都没看出来,他不像是个能折腾的主啊。”林清源满脸笑意,语气里不无为这个孙女婿骄傲的意味。

林浣溪看着报纸上秦洛一脸坚毅的站在讲台上,那股冷洌和隐而不发的怒意仿佛从纸张上渗透出来一般,心里有些温暖,又有些怜惜。

那个时候,他一定很生气吧?

他原本可以做个衣食无忧的富家公子,开名车,住豪宅,行走于名媛巨阀之间,接受他们的赞美和讨好。心情好时才出手治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板着脸拒绝

这样的生活,他探手可得。

可是,他却给自己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暗礁遍布,荆棘丛生,甚至不乏冲突和流血。

现在的男人,有很多连自己在家庭里的责任都不愿意承担。而他却扛下了原本就不属于他的社会责任和国家责任。

做为一个女人,林浣溪觉得欣慰。

做为她的女人,林浣溪很心疼。

林浣溪合上报纸,把爷爷和贝贝的碗里盛上香喷喷的米粥,说道:“我们吃饭吧。”

她做不了太多,但是她会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譬如管理好中医公会,再譬如----照顾好家里的老人和孩子。

风姿卓越。

任何人见到厉倾城,脑海里会立即浮现出这样的词语。

无论任何时候见到她,工作时或者休闲时,笑时或者不笑时,正统的职业套装或者时尚性感的休闲装,穿衣服时或者不穿衣服时

她都像妖精一般,蛊惑着男人身体内的每一个活跃的细胞。

看着电脑上那段名叫《一个人,一个国家》的视频,厉倾城笑的前仰后合,胸前的一对肥嘟嘟的兔子也跟着花枝乱颤。

“太好笑了。太好玩了。这个小家伙生气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恐怕又得勾引不少小妹妹芳心骚动了吧----唉,真是个让人难以放心的家伙----”

都医科大学。窗明几净的教室。

现在正是下课时间,第一节课刚刚结束,第二节课还没有开始。嘈杂的响声仿若清晨的菜市场或者傍晚时分的超级市场,所有的学生都满脸潮红,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王刚,看完了没有?快拿来给我看看。”

“等等。我还没看完呢。”

“啊啊啊----帅死了。我们秦老师真是帅死了。”

“好想秦老师啊。好长时间没看到他了----”

“找九九嘛。让九九给秦老师打个电话,问他什么时候能回来给咱们上课。听了他的课,其它老师的课听着都没味道啊----”

教室的第一排,穿着红色帽衫的王九九耳朵上戴着耳机,手里也同样拿着一份今天新鲜出炉的《华夏日报》。

不过,她和别人不同的是,别人在看报纸上记者所撰写的故事,而她却在看着秦洛的照片发呆。

熟悉的眼,熟悉的眉、有过亲密接触的温润嘴唇,还有在所有男人身上都寻找不到的那股独一无二的气质。

“九九。”小花在旁边喊道。

王九九仍然痴痴的看着,没有反应。

“九九。”小花再次喊道。不过,这一次她接下了王九九的耳机。

“啊?什么?”王九九一脸茫然的回头。

“又在想秦老师了?”小花戏谑的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昨天约你逛街,你跑去和谁去约会了?我就想不明白了,你怎么会喜欢上李猛那只大狗熊的?”

“嘻嘻。大狗熊抱着暧和啊。你还要不要逛街?今天晚上陪你好不好?”小花亲昵的拉着王九九的手臂说道。

“不去了。”王九九说道。

“怎么?你又有什么心事?”小花看着王九九说道。“你不会是想去韩国吧?好啊好啊。支持你去。到时候我们又可以看到最浪漫的故事了。《战地危情》想想就要醉了。”

王九九摇了摇头,说道:“小花。问你一个问题。”

“嗯?”

“你说,爱情是守候,还是追求?”

“这”小花哑口无言。

在爱情的战场上,你是做攻,还是做受?

黑色职业套装。黑色丝袜。黑色的眼镜。

马悦站在门口,轻轻的扣了扣办公室房间门后,不待里面有应答的声音,便推门而入。她知道,小姐不喜欢说‘请进’这两个字。

“小姐,这是今天的工作日志。”马悦把手里的一叠报表放在大办公桌上。

“知道了。”闻人牧月点头说道。

“秦洛先生----”

“我知道了。”

马悦诧异的看了小姐一眼,说道:“影视公司的段经理说《少年医王》的前期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只是男主角的角色扮演者没办法定下来。他送上来一份名单,请小姐做出选择。”

因为这部戏是集团总裁办公室亲自打电话签下来的,而且传闻那个男人和总裁有着一些暧昧不明的关系。做为公司下属,他们可不敢擅自做出主张。

所以,就出现了这样一件有些荒谬的事情:闻人牧月的案头上竟然出现了一份下级子公司将要筹拍新戏的选角报告。

搁在以前,她哪里会关注这样的问题?最多会关心一些公司的运营情况和利润率是否达标。

闻人牧月闻言,接过马悦递过来的那份厚厚的名册,一页页的翻看着。

这份名册是一些男影星的资料,有照片,有代表作品,甚至还有一些获奖经历和为人处事的风格介绍。

闻人牧月很快就看完了,然后把名册丢在桌子上。

“小姐,请做出选择。”

“感觉不对。”

“小姐觉得那位明星合适,我们可以去约他的档期。”

“没有合适的明星。”

“那----我们应该找谁出演这个角色呢?”

“我不知道。”

“”

马悦有些抓狂了。怎么一遇到跟这个男人有关的事情,小姐的智商就跟蹦极似的下坠那么厉害呢?

做为一个领导者,怎么可以给出这么不负责任的答案?

还有无数的人在关注着秦洛,关注着华夏医生在韩国受怨刑拘事件。有认识他的,有原本不认识他的。

‘秦洛’这个名字,再一次响彻华夏。

而呼吁韩国警方放人的呼声却不绝于耳,并且有越演越烈的架势。

可是,在这个时候,韩国民众却集体失声。

那段视频不仅仅在华夏和其它的国家传播,在韩国的各大门户网站和视频网站也有人上传。

打脸啊。

这是赤裸裸的打脸。

每一个之前激烈抗议过强烈谴责过的民众,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当然,仍然有些极端份子认为华夏医生的行为过于狂妄,这些年轻人去教训他们一下也是应该的。但是,大部份的韩国民众在看到这份视频后就沉默了。

那些出来抗议的韩国学生结束了流行,那些说以放弃华夏市场来表明自己立场的明星说应该严惩凶手,给我们亲密的华夏朋友一个交代

事件真相曝光,韩国方面也终于做出了反应。

韩国警方在第二日上午的九点钟,便将他们逮捕了不足二十四小时的鬼医派众人给释放了。并且,为此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为他们之前所做出的错误决定向被捕人员道歉。

欧阳闵和欧阳霖等人走出警察局的时候,受到了自发前来迎接的华夏民众热情的欢呼。

李源朝早就预料到这样的结局,这些在异国他乡遭遇委屈的不幸者又很幸运的成了华夏人民心目中的英雄。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欧阳闵对着面前数不清的中外记者说道:“我不后悔我做的每一件事,我不后悔我打出的每一记拳头。有些人,欠揍。”

虽然他这句话霸道十足,又影射意味明显。可是,在这个时候,没有人再站出来说些什么了。

他们之前过于激动,过于指责,所以,他们现在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鬼医派众人没有去济州岛去见秦洛,因为他们接到了新的任务。

挑战,还将继续!

在同一天,许东林接受记者采访,向全韩国的民众宣布:他的爷爷许缚先生正式接受秦洛先生的挑战。

韩国一代医圣对上华夏最耀眼的年轻医生,谁将是最后的胜利者?

狭路相逢,勇者胜!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