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背后有鬼(下)!
04章、背后有鬼(下)!

许东林的眼里终于闪现出一抹厉色,如银针,不磅礴猛烈,却能刺入人心。

“你是在侮辱一位值得尊重的老人吗?”许东林说道。“我只尊重两个人,一个是他,一个是你。”

“每个人都会苍老,这是宿命。”秦洛眯着眼睛微笑。“我们也是。我来韩国的主要目的就是与其一战。只是,他的状态让我很遗憾,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你不应该这么说他,因为这会降低你在我心中的地位。”

“我不能因为你尊重我,原本应该说的话就憋在心里不说,原本应该做的事就停下来不做。如果你们能够承担起这恶性*事件的责任,我会对你们表示尊重如果不能,我们只能自己采取行动了。”秦洛声音严厉的说道。“我们的血不能白流。”

“你是不是搞错一个问题?是韩国人在流血才对吧?”

“那是他们活该。”

“”

许东林笑了起来。

很张狂很肆无忌惮的笑。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许东林说道。“那么,我们就要各出手段了。据我所知,你们的代表团成员和那些年轻人发生冲突的时候,还有不少媒体记者在场。他们拍下了很多华夏医生施暴的画面甚至还有一名记者拍下了一位叫做欧阳闵先生一拳打破一位年轻人眼球的血腥照片这样的照片如果见诸报端,对你们的影响实在太过恶劣了吧?到时候,所有韩国民众都会被调动起来,韩国政府也不会坐视不理----”

“颠倒黑白是你们所擅长的。”秦洛说道。“我们也会以自己的方式让公众知道真相。不仅仅是华夏国人,还有你们韩国人”

“韩国人只会听我们的。”

“这可不一定。”

许东林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们的沟通就此结束吧。虽然不尽人意,但是大家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

“不送。”

许东林对着秦洛点头,又很有礼貌的和苏子微笑打招呼,这才转身向门口走去。

伸手握住门柄准备开门的时候,他却停住了步伐,说道:“爷爷虽然不会出来和你比赛,但是我会接受你的挑战。”

“但愿你不会让人失望。”

“一定不会。”

砰!

当房间门再次轻轻的响了一声后,许东林才离开他们的房间。

“他好像生气了。”苏子看着房间门锁上挂着还在轻微摇晃着的‘请勿打扰’牌子,轻声说道。

“我也生气了。”秦洛笑着说道。

“你准备做什么?”

“挑战。”秦洛眯着眼睛,嘴角微微上扬,说道:“继续挑战。他们不愿意我们做什么,我就偏偏要做什么。这是我的自由。”

“我支持你。”苏子说道。“我会让木香他们扩大挑战范围的。如果能够让华夏的一些媒体跟踪报道,就更加热闹了。”

“是啊。不能让韩国媒体一面倒的报道。我会和国内联系,让国内的一些媒体驻外机构参与这次事件的报道。”秦洛想了想,说道:“要让她们注意安全。”

“你不要小看我们女儿家。”苏子一脸骄傲的说道。“她们很早就被我放出去接触世界,处事能力极强。而且她们本身的实力自保是绰绰有余的。”

“那好吧。”秦洛笑了起来,像那头刚刚骗了乌鸦嘴上肥肉的狡猾狐狸。“韩国媒体抹黑她们,说她们靠美色取胜,想必她们心里也憋着口气。那就更加疯狂一些吧。用自己的实力让他们闭嘴。”

“我会转达的。”

《触目惊心,华夏医生当街行凶伤人》

《大明医院证明:韩更二眼球破灭左眼失明》

《严惩凶手,血债血偿》

《太学学生示威游行,请求政府拘捕打人者----》

一个个煽动性的标题,一个个血腥、残忍、委屈、让人义愤填膺却又催人泪下的故事。

不仅仅是韩国的一些小报,连他们的主流媒体都对华夏中医殴打抗议青年的事情进行了轰炸式的报道。这一篇报道旁边,还搭配一张张很有说服力的照片来证明这个故事的真实性。

其中,使用最频繁的就是欧阳闵一拳打碎韩更二左眼眼球的照片。

鲜血淋淋,血水四溅。

欧阳闵行凶时狰狞的面孔和韩更二痛苦的表情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韩国民众的心、肝、肺和情感。

欧阳闵也成了韩国家喻户晓的人物,有人举着他的照片在大街上焚烧,有人把做成为了草人,任由国人免费扎针,玩具店的老板也把‘气枪打气球’这个游戏的游戏道具气球上面印着欧阳闵的图像,生意一下子比平时火爆了十几倍屠夫、疯狗、野蛮人等等一个又一个凶恶难听的外号也被强加在他的身上。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韩国大学的学生,他们立即组织了大规模的游行。接着,这游行的队伍越来越壮大,几个时辰之内就达到了数十万人之多。

其它人也嗅到了此次事件的商机。韩国非著名影星何智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愤怒的说道:“如果不严惩打人凶手,我将拒绝去华夏拍戏演出。我愿意放弃华夏市场来表明我的态度。”

当然,也有很多韩国知名歌星泪流满面,说道:“请给我们的年轻人一个公道,他们是无辜的。韩国青年如此善良,他们只是表达了自己的一点点想法----这没有错。他们不应该受到这样的伤害。”

韩国一些官员也公开宣布,他们对此事件很生气很愤怒,他们请求政府给予国民一个交代。

韩国官方也站出来召开记者发布会,说已经和华夏大使馆进行沟通,会严格处理打人凶手,不会因为他们是我们的友邦而姑息减罪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更何况这次的事件原本就不小,已经引起了韩国民众的广泛关注。就连那些居住在韩国乡下的老太太也会一边俺制泡菜,一边骂一声‘天杀的华夏人’。

事情越演越烈,韩国方面频繁出招,华夏人却陷入了沉默。

好像,他们当真是因为理亏而不敢出声反驳似的。

事情真是如此吗?

秦洛知道答案,大使馆方面也知道答案。

他们在等待着。

等待着这场风雨来的更加猛烈,他们也将从这次事件中得到更大的利益。

激昂的鼓点,高亢真挚的情感,带有古典味道的英国军乐,让这幢颇具王室气息的别墅里弥漫着一股肃杀硬朗的味道。

屋子里的门窗紧闭,房间里黑沉沉的,只有从红木制的窗棂缝隙间投射进来的明媚光线让人知道现在还是白天。

一个女人斜靠在沙发上,嘴里叼着根粗大的雪茄。烟火忽明忽暗的时候,映照出她娇艳性感的紫色嘴唇。

她的指甲修长,但是全部都涂染成了纯黑色。那黑色和这屋子里的黑色融合在一起,犹如鬼魅般的消失了一截。

紫色的华夏式开叉旗袍,开叉处在大腿中部,在她坐下来时,那上面遮掩的半块布料就滑了下来,露出她光溜溜的大腿,她的右手就放在大腿上,跟着军乐团的演奏而有节奏的打着拍子。

手指跳跃的弧度很大,也很激促,显然,她很享受这样的音乐带给她的快感。

嘎!

房间的木门被人推开,一个金发碧眼,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长的很英俊,英国标准的传统帅哥脸颊。不苟言笑,脸上不见有任何表情。

“夫人。”男人恭敬的站在女人面前,低声说道。

女人挥手制止,然后继续享受这场视觉盛宴。

当这首曲子嘎然而止,女人闭上眼睛仔细的回味着它的余韵。

“戴谱?你觉得怎么样?这是伊丽莎白女王最喜欢听的一首曲子。”女人抬起头问道,说话的时候,又吐出一口雪茄烟的浓香烟雾。

“很不错。夫人。”男人面无表情的说道。虽然是在赞美,但是那幅表情----实在过于严肃了些。

“说吧,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女人问道。

“第一步计划已经成功。韩国人和华夏人已经因为那场冲突事件而斗的不可开交他们都在指责对方的过错,却没有任何一方愿意承担责任。事情正朝着我们预期的方向发展。”男人简洁的回答道。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一个喜欢听人说废话的主。

“既然这样,你来做什么?”女人斜着身子看着男人,问道。

“那个韩国人----我们要不要杀掉?”戴谱说道。“他是这次冲突事件的组织者,是个关键人物。”

“杀掉?”女人摇了摇头。说道:“那样只会打草惊蛇。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是一起阴谋事件,至少,现在我还不想站出去和他们正面对抗。那样会影响我的计划。”

女人像是个烟鬼似的,又凶狠的抽了一口雪茄后,猛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身高腿长,金发摇曳,有股高贵典雅的气质。

“我想,你不会愚蠢的告诉了他很多事情吧?”

“没有。我没有和他接触过。只是让下面的棋子鼓动他带人出去闹事。”男人赶紧否认。“当然,我为此次计划提供了一部份佣金。”

“他们还有两支队伍在四处挑战,是吗?”

“是的。”

“盛怒之下的韩国人无论做出什么样的报复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

“夫人,我明白怎么做了。”

“下去吧。”女人摆了摆手,说道。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