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好色!
90章、好色!

“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凌笑双眼赤红,恶狠狠地盯着秦洛说道。

虽然身体没有力气动弹,但是嘴巴还能够说话。

仇恨、怨毒、冷血、疯狂。她的眼神,让秦洛想起《动物世界》里面看到的狼。

“她真是恨极了自己啊。”秦洛想道。

这个没长胸部也没长大脑的女人,她吃东西的营养都被什么地方吸收了?

“笑笑。你不要怪秦洛。你听我解释----我一定原原本本的把事情告诉你。如果我有一字隐瞒,让我万劫加身你知道令西是怎么死的吗?是被管绪杀的。”

“不可能。怎么可能?”凌笑显然不相信宁碎碎的话。“令西和管绪的朋友,他为什么要杀他?”

“因为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但是他确实杀了令西。而且,他自己也承认了。”宁碎碎说道。“你再想想你自己?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你为什么会突然间晕倒?”

凌笑一下子就愣住了。

是啊。自己知道为什么出现在这儿。可是,她为什么会晕倒呢?

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只是喝了两口管绪的奶茶。怎么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她还准备表白的啊?怎么能睡着呢?

“还有。你可以给你哥哥打个电话问问。他不会骗你。”秦洛把手机丢给凌笑,说道:“上面有你哥哥的号码。”

凌笑抬起头看了秦洛一眼,眼眶里有晶莹的泪水滑落。

难道,连哥哥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我不打。你们都是骗我的。你们都在骗我----”她捂脸痛哭起来。

她已经相信了他们的话。可是,她没办法面对这样的结果。

这么多年的一帆风顺,让她对这种突发性的事情有些不知所措。

管绪死了,她们的爱情还没有开始。以后,她还要爱谁啊?

“笑笑,我也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现实。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管绪和令西也是可是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如果不是你哥哥给我打电话,我根本就不会怀疑管绪会害你----我们来了之后,你已经晕倒了----她用你的安全来威胁你哥哥----”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凌笑捂着耳朵说道。

“笑笑,我们走吧。我们回去休息。你睡一觉就好了----明天起床,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宁碎碎和秦洛对视一眼,想把凌笑给带走,免得管绪的尸体会再次刺激凌笑。

凌笑听话的站了起来,可还是忍不住看了眼管绪躺倒的地方。

只是一眼,眼泪又一次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

“你们先回去吧。我留下来处理。”秦洛说道。这边出了这样的事情,总是需要一个人留下来向警察交代的。

秦洛再次感叹,好在有龙息的牌子在,不然的话,就凭自己处于这样的事件现场,就很有可能被当做凶手给抓起来。

宁碎碎扶起凌笑,刚刚走了两步,没想到凌笑又一次往地上趴去。

“啊----笑笑----”宁碎碎惊呼出声。

秦洛这次学聪明了。没有傻乎乎的跑去探她的鼻息,而是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

这样的话,即能够诊断她的身体情况,又避免被她偷袭咬到手指。

“脉博正常。”秦洛说道。“起来吧。不要再装了。”

凌笑像是没有听到似的,身体一动也不动,没有任何反应。

“拉她起来。”秦洛说道。这个疯女人有完没完啊?难道她以为一个愚蠢的方法能够骗一个男人两次吗?

“笑笑。起来吧。我们回去。你也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宁碎碎信以为真,拉着凌笑的手臂喊道。

仍然没有动静。

秦洛再次伸手扣住她的手腕,诊断出来的结果仍然是脉博正常。

“咦。有酒味。”宁碎碎说道。“怎么又有酒味了?”

秦洛凑过去闻了闻,果然发现,凌笑均匀的呼吸中,确实带着一股浓厚的酒气。

秦洛脸色一沉,说道:“糟糕。我们中计了。”

“什么?”宁碎碎问道。

“管绪说的解药只能解她一时。一个小时过去了,她又再次醉倒了。这次一种复杂毒性,可能需要连续服用几次解药或者服用几种解药才能把它解掉。”

“那怎么办?”宁碎碎也急了。“一个小时以后,我们没有解药怎么办?她会不会出事啊?”

身边的朋友都一个个的出事儿,宁碎碎也接连受到打击。她实在不想再失去凌笑这个闺密死党了。

凌笑虽然盛气凌人,脾气也不太好。可是,那都是针对别人。她在自己面前一直像是个小妹妹一样,乖巧懂事,自己说的话她也都会放在心上。

“不会。”秦洛说道。“管绪不是说了吗?只是昏睡而已。最坏就是成为植物人。”

古堡。壁炉。燃烧的火焰和摇曳的烛光。

长条形的餐桌四周坐满了人。这些人有男人,也有女性。男人穿着得体的西装或者燕尾服,女性也穿着长裙或者晚礼服。

他们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似的,虽然面前的食物和美酒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可是,却没有人动一动盘子上面摆放着的金黄色刀叉。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微笑,也没有音乐。好像这些人都是蜡做的一般。

房间里没有电灯,昏黄的灯光映照在他们古板僵硬的脸上,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噔噔噔

木制的旋转楼梯上,传来一个人空寂响亮的脚步声。

声音很慢,像是隔了很久才响一次。从脚步声就可以听出来,这个人是个慢性子,每走一步都像是需要思考良久似的。

哗!

餐桌四周的人都站了起来,全部都看向楼梯的方向。

“女士们,先生们,很抱歉让你们久等了。”一个身穿黑色的燕尾服,白衬衣上系着一块黑色的领结,面相英俊头发梳得一丝不拘的老人走了下来。

他伸手往下按了按,示意大家都坐下来。然后自己走到主席位坐下,说道:“很抱歉我来晚了。在我们做祷告之前,请先允许我给大家讲述一件让人伤心的事情。这样,大家在祷告的时候,就可以向我主祈祷请求获得它的宽容和谅解,并且保佑我们下次的任务能够成功。”

没有人讲话,所有人都安静而虔诚的看着他。

“刚刚得到消息,华夏的计划失败了。”老人端起面前的红酒抿了一口,说道:“那些狡猾奸诈的东方人,他们果然是不值得信任的。我们派过去的执行组全军覆灭,监督组的主官也去见上帝了----一号种子是我认为最有希望完成任务的人选,没想到他竟然失败了。该死的,你们不想说些什么吗?”

“失败的原因是什么?”一个同样苍老的男人问道。他坐在刚才说话那位老人的下首,位置尊贵,却保持着必要的谦卑。

“这个,需要碧丝小姐来给我们答案了。她负责信息收集工作。”老人看向坐在下首的一位棕发碧眼的漂亮女人,出声说道。

“会长,根据我所获得的情报,任务失败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一个叫做秦洛的华夏人参与阻拦。我一直让信息组对他的资料特别关注。我希望在座各位能够看一看这个表现优秀的年轻人。”女人说话的时候,站起身,将面前的一叠资料分别分放到在座的每一位成员面前。

每个人都认真的看了起来。他们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让任务失败。又是什么样的人物能够获得碧丝小姐的如此称誉。

碧丝外号‘毒舌’,这个称呼有褒奖也有贬义。贬义是说她的舌功了得,和会长保持着亲密的友谊。而褒奖则是说她说话犀利直接,极少赞美别人。

会长合上资料,问道:“那么,有谁能告诉我,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吗?”

“我们需要他的缺点。”一个光头男人说道。“如果能够知道他的缺点,我们监督组就能够对症下药。用最快的速度把他抹掉。”

“忠诚、勇敢、身手不凡、医术高明----碧丝,你用了那么多优秀的字眼来形容他。为何没有找一些能够形容他缺点的词语呢?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当然,除了我们信仰的上帝。”会长出声说道。

“他有缺点。”碧丝说道。

“哦。这是个好消息。我很乐意听到这些。”会长说道。

“他善良。容易被人蒙蔽。犹豫,不能最快做出决断。最重要的是他好色。”碧丝说道。

“好色?”所有人都诧异的看向碧丝,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是的。他好色。在他的周围,围绕着五个以上的优秀女性。”碧丝肯定的说道。

“好色怎么了?拿破仑也好色呢。”会长说道。“很好。既然他喜欢女人,那么我们就给他送我们最漂亮的女人过去。”

“会长,你的意思是说----下一任执行组主官选择一位女性?”

“不。”会长摇头。“是选择一位漂亮有魅力的女性。”

“会长,你的意思是说让她过去?”

“不错。难道你们有更好的人选吗?”

PS:再来一章。汗,熬到四点多钟写出来的。)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