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针罚!
88章、针罚!

《风声》?

管绪愣了。宁碎碎愣了。连一脸冷酷的火枪都露出愕然的表情。

这都什么时辰了,他还有心思和人谈电影?

“很巧。我还确实看过。”管绪说道。想笑,可是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还是没能笑出声来。

双手和双脚连中数枪,这样的惩罚如果施加在普通人身上,恐怕早就承受不住了。

“那就好。”秦洛点头说道。“希望你能承受的住。”

秦洛说话的时候,已经从袖子里取出一根两寸多长的细长银针。

管绪心神一震,便明白了秦洛要做些什么。

《风声》是秦洛所看过的为数不多的电影之一。而且,这部电影是他的爷爷秦铮特意打电话让他留意的。

之前秦洛不明白,为何爷爷会推荐他看这样一部电影。因为他知道,爷爷都很少接触电子设备一类的东西,更不用提要他看电影了。

当他看完这部电影后,便明白了爷爷的用意。

在谍战电影《风声》里有这样一段让人记忆深刻的镜头:强硬的吴大队长被绑在刑架上,皮开肉绽,满身鲜血。为了逼出内奸‘老枪’的身份和下落,伪军开始摇动手柄,动用电击酷刑。

‘嗞嗞’的电流声让人毛骨悚然,吴大队长浑身颤抖,腮帮子直打哆嗦,伴着凄厉的惨叫。但是,惨叫声落,没事,吴大队长挺过来了。

伪军特务处长阴森森地露着白牙,说道:“吴大队长身子骨硬,不怕电!”

于是,秦洛同学的同行,江湖郎中六爷这时出场了。

六爷把小箱子打开,轻巧地拿出一根小小银针,蘸了点药水,冲着吴大队长脚后跟就去了。

一声更惨的叫声,吴大队长开始抽搐。再来一针,扎在太阳穴,吴大队长咝咝吸气。最恐怖的一针扎在胸口,吴大队长口喷鲜血如瀑布,昏死过去。

江湖传言,六爷三针下去,认罪的认罪,画押的画押。从来没有一个能够熬得过去的。

这部电影热映后,有一个问题引起了民众的广泛关注:针灸真的有这么神奇吗?

秦洛可以肯定的告诉你,针灸之妙,远比电影中演的还要神奇。

不得不说,古人对人体的了解是非常深刻的。他们通过无数次的身体实验,对人体的某个穴位的功用都了如指掌。

甚至,他们还能把这些分门归类。

秦洛丰富的医学知识一方面是因为爷爷亲传以及吸收了《太乙神针》的营养。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方面,是因为他博览群书的缘故。

小时候身体不好,别的孩子去学校念书的时候,他在书房里面看书。别的孩子出去玩电动打游戏的时候,他还是在看书别的孩子长大成人,牵着小女朋友的手去花前月下或者花钱日下的时候,他还在看书

秦家是医学世家,书库里面的藏书量非常大。各种医学杂锦前人笔记偏方秘本数不胜数。

秦洛虽然长的清清秀秀的,看起来一幅温顺善良的模样,可是骨子里却对那些诡异的东西很是偏爱。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从书库里偷了《玉*房秘技》自己藏起来。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在库房里发现了一本《针罚》。

《针罚》就是这样一本书,详细的介绍如何用一根小小银针来惩罚别人,如何在看不到伤痕的情况下给人最大的伤害。

《风声》里面那个六爷扎的三针确实是《针罚》里面介绍过的,名为‘湿三针’。所谓的‘湿三针’就是需要借助液体药物的辅助来扎针。

而秦洛没有携带药物,所以,他所要施展的便是‘旱三针’。

如果说‘湿三针’是入门级针罚的话,那么‘旱三针’便是中等级别的考核级了。还有‘火三针’和‘冰三针’,前者是将银针烧烫,后者是将银针用冰块冷冻这两者属于高等级针罚,受针者死。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看到管绪的紧张表情,秦洛笑着说道。笑容有些腼腆,有些羞涩。像是他很为自己呆会儿做的事情感觉到不好意思似的。

“我只是很好奇。”管绪说道。“人类总是对自己所未知的东西感到疑惑。或许真正经历过后才发现,不过如此。我们有太多这样的经验和教训了。”

“我尽量不让你失望。”秦洛说道。“不然的话,就是丢了前辈们的脸面了。”

秦洛提着银针就往管绪走过去,也没有给银针消毒的意思谁管他会不会感染发炎?

“我没有太多的时间了。”秦洛说道。看了眼墙上的钟表,说道:“五分钟。五分钟之内,你一定要告诉我解药。”

“如果你----再说话的话,可能就只剩四分钟了----”管绪冷笑。“时间越短,我越有可能挺过去。”

“三分钟足够了。”秦洛自信的说道。

他走到管绪面前,一针扎向他的手指头。

然后旋转着,让大半截银针缓缓的进入他的手指。

“十指连心。只有心痛,你才会真正的感觉到疼痛。”秦洛笑着解释道。

“我”管绪刚说出一个‘字’,便怎么也说不出话了。

痛!

刺骨的痛!

撕裂般的痛!生不如死的痛

这痛感一下子袭来,像是原本风平浪静的海面突然间翻起了惊涛巨浪

仅仅是第一下子的冲击,就差点儿把管绪的神经给冲跨。

“嗯嗯嗯”管绪鼻子里传来闷哼的声音,咬着牙,憋着气,身体紧紧的崩着。

他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太阳穴的位置不断的凸起下陷,像是两个鼓起又泄掉的气球,额头上的汗珠越流越急,汗如雨下,身上的伤口疼痛像是放大了无数倍,流血的速度也在加快

“这一针叫做剜心。意思就说是,把心一块块的给割掉。”秦洛站在旁边解释着说道。“书上说从来没有人能够扛过去。或许你可以打破这个记录。抱歉,我实在没有时间去让你体验其它的手法了。”

管绪的眼眶湿润了,然后大颗大颗的流眼泪。刚刚开始那眼泪还是晶莹的,接着,就越来越浑浊。然后变黄、变淡红,红的像血

再接着,哭出来的眼泪便是鲜血了。

不仅仅是眼睛,他的鼻子、嘴巴、耳朵都有血水渗出来。

这就是我们经常提到的七窍流血。

管绪的身体拼命的挣扎,拼命的扭动,想伸手把那根扎进手指里面的银针给拔掉,想咬舌头自尽----可是,他的身体像是被人点了穴似的,根本就没办法动弹。

“不要想着挣扎。在我的银针没有拔出来的时候,你的身体根本就动不了。”秦洛看穿了他的想法,笑着说道。

“”

秦洛看了看表,说道:“不错,你已经坚持了四十五秒,还有三分钟十五秒。”

那一刻,管绪觉得自己生不如死。

他已经觉得如一个世纪般那么漫长,原来只是坚持了四十五秒?

还有三分钟十五秒?还有三分钟十五秒?还有

脑海里存着这样的念头,管绪就有种崩溃的感觉。他如何才能坚持这三分钟十五秒?这每一秒都如一个世纪般漫长的三分钟十五秒?

宁碎碎也看过《风声》,她没想到世间还真有这样的刑罚。

看到管绪这个时候的惨状,她有种不忍目睹的感觉。一向温文尔雅的管绪,没想到也会落迫到如此悲惨的境地。

昔日的朋友变成今天这样的敌对位置,还真是一件让人痛苦的事情。

火药则对这个非常感兴趣,他已经从门口移步到秦洛的身边,近距离的观看欣赏着,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还有两分钟了。”秦洛说道。“如果坚持不住的话就眨眼睛。那样的话,我就拔掉你手指上的银针,让你立即解除这样的痛苦。”

两分钟,也就是一百二十秒----要在平时,这很短暂,转眼即过。

可是,对此时受刑的管绪来说,那完全是让人放在油锅里炸放火上烤一般的痛苦。不,要比那个还要痛苦百倍千倍。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心里霍然倒地一般,他拼命的眨动着眼睛。

秦洛快速出手,一把拔掉那根施刑的银针,喊道:“解药呢?给我解药。”

“杯子。”管绪虚弱的说道。

“杯子?”秦洛扫向茶几上的红茶杯,端起杯子里的茶水就给凌笑灌了进去。

“各位,再见。”管绪看着几人慌乱的围向凌笑,在心里轻轻说道。

火药看着他释然的表情,闪电般的出枪射击。

砰!

弹打在他的胸口,发出刺耳的响声。

可是仍然晚了一步,管绪已经咬碎了一颗牙齿。



一声闷响传来。管绪的嘴角溢出大量黏稠的黑色鲜血。

火药跑过去探了探他的鼻息,对看过来的秦洛说道:“死了。他的体内装有生物炸弹,内脏都炸碎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