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击杀!
73章、击杀!

‘骑士’杰克走到房间门口靠墙站着,一边仔细的倾听走廊里的动静,一边笑眯眯的欣赏着红龙的动作。

红龙显然是武器方面的专家,那一大堆看起来没有规则的零件和筒状物体在他的快速组合下,慢慢的初具雏形:一枝军绿色的RPG火箭筒。

我们看《黑鹰堕落》之类的好莱坞大片的时候,都会看到这样一幕:当正在拼命射击的美国大兵,看到对面的武装份子抄起一根‘长管子’放在肩膀上对准自己的时候,往往会惊恐地大喊一声‘RPG’,然后马上躲避到另外一边去。

而这个时候往往一个黑糊糊的家伙就会带着尖利的呼啸扑面而来,然后击中目标以后,就会响起一声不大但是却沉闷的爆炸声

RPG是各种战争电影中跑龙套最频繁的家伙,好像所有的导演都偏爱它。当然,这也充分说明这种武器深受各类人士的喜爱。

想想看,任何地方都可以保证在十五分钟之内,教会一个从来没有用过枪的老太太将AK47步枪拆解成零件,然后带走,到了地方以后再将零件复原装上子弹射击,这样的枪你不会选择吗?而RPG火箭筒则是比AK47更加简单的东西。

又经过精准的调试,然后红龙对着骑士点了点头。

杰克从箱子里拿出望远镜,窜到阳台看了看公路上的动静,说道:“装在房间里吧。阳台太容易暴露。”

红龙点了点头,扛着这东西进了房间。用刀片划破了一块玻璃,把玻璃的碎片小心翼翼的放进垃圾桶,然后把火箭筒的炮口用枕套裹着伸到外面。

红龙再次绘测距离和调试精准度,又计算过风度和光线都影响因素后,这才对骑士杰克说道:“OK。”

骑士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很好。我们就耐心等待吧用华夏语怎么说?守猪待兔?哦,这还真是够麻烦的。我只是可惜这只兔美人儿。真他妈的漂亮,比我遇到的所有女人都漂亮。”

骑士说话的时候,再次拿着手里的那张二寸照片欣赏着。

叮当

突兀的,房间里响起了门铃声。

这又正安心做事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红龙‘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间门,避免有人进来看到房间里面的布置。而骑士则从腰间抽出一把军刺,鞋尖在地上点了两点,便窜到了房间门口。

“谁?”骑士出声问道。

“先生,我是酒店的工作人员。有位客人的戒指掉了,她说可能掉在了洗手间或者别的什么地方我能进去帮她寻找一下吗?”外面传来一个温婉好听的女人声音。

杰克通过猫眼看过去,果然看到一个穿着酒店黑色制服的漂亮女人站在门口。

她的头发盘在头顶,标准的职业装扮。淡妆、红唇,精致的眉眼,脸上带着温润亲善的笑意,一看就知道受过良好的笑容培训。

骑士的视线停留在她高耸的胸部上,那上面有一枚酒店的胸牌:编号:02266姓名:李钥。

咔啪!

骑士拉开房间门,展示出最迷人的笑容,说道:“进来吧。”

“谢谢。”女人对骑士道谢,然后反手关上了房间门。

嗖!

一道银光闪烁,刚才还笑脸迎人的骑士突然间出刀划向女服务员的脖子。

这个时候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只有冷洌的杀意以及手里锋利的刀子。

没有人会怀疑,他手里的那把双刃军刺会很容易划破这个看起来有些文弱的酒店女服务人员。

可是,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女服务员甚至都没有回头,她的身体前伸,恰好让脑袋躲开这一击袭击,然后穿着高跟鞋的右腿后踢,直击骑士的下盘。

脑袋前伸,双脚后踢,这动作在一瞬间完成。这个动作像极了小天鹅舞里面的一个动作,曲线优美,充满张力。

骑士身体‘噌噌’连退两步,然后手里的军刺收回,换割为刺,狠狠的捅向女服务员的大小腿关节处的腿窝。

女服务员这个时候前伸的上半身整个往下弯去,然后双手撑地,一个三十六十度的空翻,她的身体便飞出了一米开外----然后顺手操起身边的一把椅子,轮起来往紧追而来的骑士丢了过去。

哐!

骑士侧身闪开,椅子砸在了墙壁上摔得粉碎。

女服务员进屋不足三十秒钟,两个人却已经快速的交手了好几个回合以及破坏椅子一张。真可谓电光火石,快若闪电。

“你是谁?”骑士没有立即攻击,而是盯着这个穿着金龙酒店女服务员制服身手却厉害至斯的女人问道。

他知道,他们被盯哨了。正如他们暗地里盯哨着别人一样。

可是,糟糕的是,他们竟然不知道这个女人的来历,上家是谁竟然有人敢破坏他们魔鬼雇佣兵的生意,还真是要钱不要命啊。

女人把外面套着的小西装外套脱掉丢在地上,太过紧身却又没有拉伸弹性的衣服实在影响她的发挥。不过,这么一来,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衣的她更显身材妖娆性感。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

她妩媚一笑,没有回答骑士的问题,而是身体突然间崩紧,然后快步的向骑士冲了过去。

骑士有种受到忽视的愤怒,就凭他好不容易长出来的俊脸,这个女人也应该回答他的问题才对

他倒扣军刺,以森林战中常用的潜行方式俯身前冲。他们像是两头发怒的公牛似的,准备用尖角狠狠的把对方给撞翻在地上。

距离快速的拉近。

在即将擦身而过的时候,女人的左脚右跨了一步,骑士的右脚左跨了一步

他们从彼此的身边穿了过去,女人的手上有一把双刃军刺,军刺的一边锋刃正一滴一滴的滴落着还带有温热气息的鲜血。

骑士手上的军刺消失了,而是双手紧紧的捂着肚子的部位。

殷红的血液从手指缝里溢出,很快就染红了地毯。

他想转身,想看看身后的那个女人

可是,他的努力是徒劳的。

咚!

他的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双手摊开,那被他紧紧捂着的肠子以及一些红白物体流了一地

在擦身而过的时候,他手里的军刺被夺,他的肚子被自己的武器剖开,连肚子里面的肠子都割断了。肠子和肠子里面的储藏物一起泄了出来。

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一名帅哥。

女人没有多看骑士一眼,而是提刀窜到了房间门口。

耳朵贴近墙壁听了听,里面没有任何动静,连人的呼吸声都听不到。

外面发生打斗事件,里面的人早就做足了准备。

哐!

女人猛的跳起,一脚踹向那支紧闭的房间门。

砰----嗵

房间门锁被撞毁,房门撞在墙上,然后墙壁反弹的那股力道又把它弹出来

也就是在门板开合的这一瞬间,一颗子弹奇快的飞了过来。

女人身体快速旋转,又躲到了房门的另外一边。

啾!

弹的声音尖锐却不响亮,证明他在枪管上安装了消声器。他们,也同样不希望别人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里面有个高手。而且是个玩枪的高手。

无端的笑了笑,她把手里的军刺丢在地上,从腰间拔出一支看起来很大型号的黑色手枪。

艳丽的女人却握着这种威猛异常阳刚味十足的手枪,更显得彪悍性感。

拉开保险栓,然后身体像是只陀螺似的再次旋转到房门正中间,举枪就往房间里面连续打出了两发子弹。

这两发子弹一发打向右边窗台的位置,另外一枪打向洗手间关闭的房门。

窗台的玻璃碎了,碎片四散飞溅。洗手间的玻璃门也碎了,玻璃碎片像一支支匕首般的崩飞开来。

可是,却没有见到目标的身影。

而那只安装好的RPG还放在窗台,正虎视眈眈的瞄准着酒店门前的那条主干道公路。

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可以通过瞄准器打翻行驶在公路上的任何一辆汽车。

总统套房的房间非常大,也尽显豪华。可是,一切装饰仍然在人的视线范围之内。

啾!

一颗子弹从脚底下打来,原来红龙在开枪的时候,就已经钻到了床底下。

女人发现目标,没有躲闪,反而飞快的往床边跑去。在即将靠近的时候,雄鹰一般的跃起,然后整个人跳到了床铺上。

砰!

她举枪就往床板下面射击,而床板下面,也不断的有子弹飞上来

隔着一张大床,他们不知道双方各自所在的位置。但是,她知道他在下面,他知道她在上面。

这就够了!

女人枪里的子弹打完了,双手一拉一提,就把准备好的另外一个备用的弹匣给塞了进去。

砰!

啾!

砰!

啾!

啾声突然间消失,像是床底下的枪手突然间哑火。

女人等了一会儿,便看到有鲜血从床下流出来。

“白痴。难道不知道躺着比站着受袭击面更广?”女人跳下床铺,不屑的说道。

PS:近卫军,上膛,开火----话说,红票藏着掖着是生不出来小红票的撒。期待你们的荣耀。)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