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流氓都做不好,你还能做什么?
69章、流氓都做不好,你还能做什么?

如果三星等人给予秦洛足够的重视,或许秦洛也不容易这么快就翻盘。

可是,他的那张脸长的实在太有欺骗性了。清清秀秀的,文文弱弱的,穿着宽大古董的长袍,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教书先生。让人无法想象他会在袖子里面银针藏毒,更让人想不到他还能够玩近身博击从上往下看从下往上看从后往前看,都没办法让人相信这货练习过近身博击术。

最重要的是,他说话不算数,简直比流氓还要可恨。做为一个资深流氓,三星很早的时候就明白一个道理:出来混,一定要讲信用的好吧?

秦洛没想到言承欢也被绑架了,一把从三星手里抢过手机,喊道:“喂----喂,我是秦洛,是那位绑架了言承欢?”

话筒那边一阵嘈杂,好像是电话正在空中转移着。接着,就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秦洛?是你吗秦洛?”

“你是----何若愚?”秦洛不确定的问道。他想不明白,为何堂堂的何家大公子怎么干起了绑架这种下流勾当?

“哈哈。是我。”何若愚爽朗的笑了起来,说道:“秦洛,你没事儿就好。没事就好啊。你在哪儿?等等,牧月要和你讲话。”

声音消失了几秒,接着,话筒里就传来闻人牧月愉悦的声音:“你没事?”

“没事儿。”秦洛笑着说道。

“在哪儿?”

“明港码头。”秦洛回答道。

“保护好自己。我让人去接你回来。”

“嗯。”秦洛温柔乖巧的点头。

“”

接着,电话再次易手。又到了何若愚手里。“秦洛,你现在在明港码头?他们有几个人?你暂时有没有危险?你告诉他们,言承欢在我们手里,让他们不要乱来我现在就过去接你。”

“好的。谢谢何大哥。放心吧,我不会有危险的。”秦洛笑着说道。

挂断电话,秦洛笑着对三星说道:“你都听明白了吧?”

“明白。大哥,我这毒你老就行行好,先帮我治了吧。”

“等我安全了再给你治。不然你乱来怎么办?”秦洛拒绝着说道。

“大哥,我都这样了还怎么乱来啊?”三星快要急哭了。

“放心吧。死不了。”秦洛笑着说道。他警惕的看着围在四周的那些持枪匪徒,说道:“把库房门打开。把枪都丢到我脚边。”

那些人都看着三星,等待着他下达命令。

“妈的。打开啊。脑袋都烧坏了?我和少爷都被绑了,现在是别人说的算靠,连流氓都做不好,你他妈还能做什么?”

看着三星在哪儿大骂自己的小弟,秦洛差点儿笑出声来。没想到这个歌手青年还蛮有搞笑细胞的嘛。

那个把秦洛绑架过来的滑板少年最先反应过来,跑过去把库房大门给打开。

现在已经是夜晚,有月光照耀大地,所以并不让人觉得黑暗。荒凉的大地上铺泄着一层金光,脱离危险的秦洛突然间听到不远处波涛拍岸的声音。

活着,真好!

秦洛担心自己松懈下来,会再次被这群家伙劫持。到时候他们拿自己去换言承欢,自己这边也实在是太吃亏了。

所以,他一直保持警惕的心态,死死的把三星掌握在手里。不让他们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这一会儿的功夫,三星的整个身体已经有大半变成了紫黑色,模样十分的恐怖。还有一些地方会有骚*痒的感觉,好多次三星想要伸手去抓,都被秦洛给制止住。

这种毒素确实是他从人面蚊身体里面提取出来的。当时他只是想留着看看是否有研究价值。后来发现这东西和一种叫做烧仙子的草药配在一起,就能够发挥出更大的毒性。于是便把它归类到毒药类了。

他袖子里藏着一根沾有人面蚊病毒的这种银针,在被人劫持后,他就把这根针给夹在了手心。

银针就是有这样的好处。容易隐藏,而且不容易被人搜身发现。再说,别人就算发现了,也不会认为一根银针会对自己有多么大的伤害。

小李飞刀用一把飞刀闯天下,叶秋用几块小石头游走都市,秦洛一根银针纵意花丛再微不足道的物体如果放在合适的人手里,都能发挥出异想不到的作用。

还好,秦洛他们没有久等。

很快的,外面就响起了汽车的轰鸣声。接着,更远处又传来警车的喇叭声。

嘎!

整齐划一的停车声音传来,接着便是砰砰的开门关门声音。

“秦洛。秦洛你没事儿吧?”有人出声喊道。

“我没事。”秦洛大声回答道。

手电筒的光线传了过来,把这阴森潮湿的库房照的亮如昼日。

一群人快步跑了过来,看到里面的情况后,有人掏出手枪指着那些包围着秦洛的手,厉声喊道:“别动。别动。蹲在地上,抱头”

这些人都知道言承欢被人绑架,也看到三星被人反绑架两个头头都失去了人身自由,他们的反抗也是多余的。所以,他们按照那些人的吩咐,很听话的抱头蹲在了地上。

“秦洛,你怎么样?”何若愚走到秦洛面前,关心的问道。看到秦洛没事儿,他长舒了一口气。要是这小子真在台湾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以那女人的性格,天知道会把事情闹到什么地步。到时候,怕是他们何家也要被牵连其中无法自拔吧。

“我没事儿。谢谢。”秦洛笑着说道。

他这才松开三星,把他交给了何若愚带来的保镖。

“大哥。哥解药啊。快给我解药。”三星怕秦洛走了,着急的喊道。

“解药?什么解药?”

“解毒的解药啊。解我身上毒的大哥,你不会说话又不算数吧?这一次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放心吧。等我研究出来就会给你的。”秦洛说道。

“好的。那我研究出来?”三星翻了翻白眼,很干脆的晕了过去。

“他怎么了?”何若愚看着脸如黑包公似的三星,笑着问道。

“中毒了。”秦洛说道。

“有救吗?”

“有的。只是解药很难调配。可能需要些时间。”秦洛说道。

“会不会拖的太久?台湾这边如果他死了,可能你会有麻烦。”

“放心吧。不会的。我这些日子一直在研究这个病毒。虽然还没有太多的临床经验。可是,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那就好。”何若愚说道。“你报警了?警车就在我们后面,警察很快就要赶来了。”

“不是你们带来的?”

“不是。”何若愚笑着说道。“如果不报警的话,这件事情可以私了。现在看来,只能交由警方处理了。我只是想着,要怎么向警方解释言承欢的事情。”

“可能是米紫安报的警。”秦洛笑着说道。他不相信米紫安就自己跑了,连个报警电话都不打。

言承欢涉嫌绑架,他们又把言承欢给绑了到时候不好向警方解释啊。

“哦。米紫安小姐。”何若愚点了点头。“她在台湾很有名气。怕是这件事要闹的全城皆知了。”

警车也很快就开车了,米紫安从第一辆警车上跳下来,飞快的往前跑着。当她远远的看到站在库房门口的秦洛后,眼泪一下子就夺眶而出。

看到他安然无事,她真的很开心。

我们说男人间最深厚的情谊来源是: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赃。那么,男人和女人间的感情来自于何处?

一起被人绑架过?

“你没事吧?”

“没事儿。”秦洛笑着说道。伸手擦掉她脸上的泪痕,说道:“你是明星,要注意形象。”

“谢谢你让我先走。”米紫安感激的说道。一直以来,她以为只有影视中才会出现这样的画面。没想到这个一直被自己误会的男人,还有着这样的宽广胸怀。

“你不走我也走不了啊。”秦洛笑着说道。

“”

竟然当自己是累赘?枉自己当初还一门心思的想着怎么样把他救出去。

米紫安抹了把眼泪,想出声骂人。

这个男人,还是那么讨厌。

外面的一辆黑色奔驰车里,两个漂亮精致的女人安静的坐着。

马悦看到秦洛帮米紫安擦拭眼泪,脸色微怒,说道:“小姐,值得吗?”

虽然知道他已经有了末婚妻,但是,看到这一幕,马悦还是有些生气。她总是站在自己家小姐的立场上考虑的。

闻人牧月透过车窗看着秦洛的笑脸,轻声说道:“我没有考虑这样的问题。我喜欢,就做了。”

PS:人家要红票啦!)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