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章、私奔(中)!
9章、私奔(中)!

明月高悬,风和气暧。道路两旁的路灯就是最好的指路针,两人也不知道前方会通向哪里,只是这么漫无目的的往下山的方向走着。

莲花山的轮廓在夜色里若隐若现,像是一只蠢蠢欲动的怪兽,不远处就是如一面黑色镜子的辽阔大海,能够听到那此起彼落的海潮拍岸的声音。

没有名车,没有佣人、没有红酒和蓝调音乐,也没有唯美的风景和热闹的人群没有一切能够被人称为美好的事物。

闻人牧月在前面走着,秦洛落后一步帮她提着身后的长裙裙摆。高跟鞋走起路上艰难无比,但是她的脸上却带着欢愉的表情。两人都不说话,高跟鞋叩击地面的‘咯咯’响声传到很远的地方。

心若安宁,即便身陷阿鼻地狱也仿若天堂般美好。恶鬼残魂油锅剐心,数年后想起来,那样的风景竟然是让人贪恋的。

大多数时候,美在心里,不在眼前。

“我们要走到天亮了。”秦洛看着前面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明亮路灯,笑着说道。

“不要说话。”闻人牧月说道。

“要不要找辆车?”

“随你。”

秦洛仔细瞄了圈四周,还是放弃了这样的打算。不是他要假装浪漫的想和闻人牧月这般的走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而是因为这条路上根本就找不到出租车。

“你的助手应该很快就发现我们离开了。如果我们还找不到车离开的话,可能很快就要被他们追上。”秦洛笑着说道。

闻人牧月顿了顿,然后沉默着继续前行。

秦洛笑笑,快步跟上。

这时,一道亮光从后面打来。

两人心里一紧,同时转身。

当他们看到是一辆黑色的跑车后,这才放下心来。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是马悦带人追来的话,一定不会开这么一辆跑车出来。

秦洛跑到马路中间,对着跑车挥手。

嘎!

跑车猛然在秦洛面前刹车停住,一个年轻的男人站了起来,对着秦洛骂道:“你要死啊?半夜三更的挡在马路中间?撞死你也活该。”

“搭个便车。”秦洛笑着说道。

“我凭什么栽你?神经病。”男人说着,就钻了回去,准备开车闪人。

“载我们一程。”闻人牧月提着裙摆走过来,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有病----没有?”男人看到如月神仙子一般站在自己面前的闻人牧月,愣是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月色明亮,这个女人的脸怎么比月色还要明亮三分?

“载我们一程。”闻人牧月再次说道。不像是请求,也不像是命令。就像是一种交易。

“好。没问题。”男人连连点头。“可是,这车只能载一个人怎么办?”

秦洛看着那单排座跑车,也觉得有些头疼。这些人干吗要买跑车呢?又浪费钱,还不实用。连三个人都载不了。太麻烦了。

“没关系。我坐他怀里。”闻人牧月说道。

然后,两个男人同时瞪大眼睛看向她那张在外人面前又变的冷漠的脸。

“这是唯一的办法。”闻人牧月对秦洛说道。

“我没意见。”秦洛笑着说道。如果自己再说什么的话,倒反而显得自己心怀不轨了。

剃着短寸的跑车男心里一阵郁闷,心想,要是自己和这个家伙换个角色多好。

给他十万块,不知道他同不同意交换?

于是,秦洛先上车坐在了副驾驶座上,闻人牧月再上车靠在秦洛怀里。温香软玉入怀,两人的肌肤隔着层薄薄的衣服紧紧贴在一起,秦洛开始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她的身体那么柔那么软那么轻薄芳香,靠在秦洛怀里,像是没有重量的花絮一般。

当然,这个时候秦洛也没有心思考虑这个问题。

跑车男心头酸酸的看着这紧紧依偎的两人,说道:“幸好你们俩都不胖,不然还真没办法塞得下去。坐好了吧?我可要开车了。我先说好,我在路口的地方把你们放下来,然后你们自己做TAXI去自己想去的地方。我可不敢这样载着你们招摇过市。”

“好的。谢谢。”秦洛笑着说道。虽然他心里对这个家伙重色轻男有些不忿,但还是对他愿意搭载他们而怀有感激的。

跑车再次风驰电掣的跑了起来,很快的就在通往市区的路口停了下来。

秦洛和闻人牧月两人下车,稍微等待,就拦截到一辆出租车。

“去哪儿?”司机用台语问道。

“师父,请讲华夏语好吗?我们听不懂台语。”秦洛笑着说道。

“大陆来的吧?”司机果然转换了口音。“你们要去哪里?”

“随便。”秦洛说道。

“随便?那是哪里?”

秦洛想了想,说道:“你就带我去你们这儿最热闹的地方吧。”

“没问题。我送你们去西门町。”司机说着,便发动了车子。

当出租车在闹市区穿棱,眼前的人越来越多,车越来越多,汽车的喇叭声和人流的嘈杂声通过车窗玻璃刺进耳朵里时,秦洛知道他们已经到了闹市区。

“我们就在这儿停。”秦洛出声喊道,反正他们也没有具体的目的地,哪儿人多就在哪儿逛吧。

司机把车停下,秦洛付了车资后,拉着闻人牧月就朝人多的地方走去。



闻人牧月惊呼一声,身体突然间往前栽过去。

秦洛眼明手快,身体前伸,双手一揽,一把把闻人牧月给搂进了怀里。

“怎么了?”秦洛担心的问道。

“脚扭了。”闻人牧月皱着眉头说道。

秦洛抱着闻人牧月到了路边,让她坐在台阶上面,然后蹲下身体查看她的脚伤。

她今天穿的是一双亮银色的高跟鞋,为了衬托身上的这套人鱼装,所以鞋跟就特别加高。她的小脚嫩白如玉,脚腕处有一小块儿紫红色的痕迹,那是被高跟鞋给擦伤的部位。

秦洛把她的鞋子脱下来,然后细心的帮她按摩着脚裸。

“还疼吗?”秦洛问道。

“不疼。”闻人牧月看着秦洛认真帮自己按摩的样子,心头微漾。

“一会儿就好了。”秦洛笑着说道。“要相信我的手艺。”

几分钟后,那紫红色的淤血就散了。闻人牧月试了试,可以正常走路了,而且还感觉不到任何疼痛。秦洛的推拿手艺确实有独到之处。

“没事儿了吧?”

“没事了。”闻人牧月点头。

秦洛站在台阶上四处扫了一眼,然后拉着闻人牧月的手,说道:“走。我们去对面商场。。”

“去商场做什么?”闻人牧月出声问道。

“买衣服。”秦洛说道。

这是一家商场,名字叫做金玉百货。秦洛拉着闻人牧月的手,在无数人的眼神注视和惊呼下,快步往商场里面走去。

一楼是食品百货区,秦洛直接忽略。然后两人坐了电梯上到二楼。

“你有特别喜欢的品牌吗?”秦洛问道。

“我的衣服都是找设计师定做的。”闻人牧月说道。

“那就听我安排吧。”秦洛说道。

他看到前面有家李维斯牛仔裤店,然后拉着闻人牧月就进去了。

店里的服务员看到来了这样两个客人都有些不知所措,特别是那个女客人,美艳冠绝就不说了,身上穿着仿若公主一般的长尾礼服,脖子上戴着湛蓝湛蓝的蓝色宝石,一看就价值不菲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小姐,给她挑一条牛仔裤。”秦洛指着闻人牧月说道。

“先生,我们”服务小姐一脸为难的说道。

“怎么了?”秦洛问道。

“可能我们这儿的衣服价格不太适合你们。要不,你们去前面商场的香奈尔专卖看看?”服务小姐苦笑着说道。人生第一次,她做出主动把客人往外赶的傻事儿。

“没关系。合身就好。”秦洛说道。“最好再找一件休闲一些的衬衣。”

几名服务小姐彼此对视一眼,费尽心思的在店里找了两件相比较而言较昂贵质量也最好的裤子和上衣送了过来。

牛仔裤简约大方,布料也很舒适,秦洛非常满意。衬衣是棉料的,软软的、带有蓝色的条纹格子。秦洛还从来没有看到过闻人牧月穿这样的衣服。

“可以吗?”秦洛问闻人牧月。

“可以。”闻人牧月接过衣服,便进了换衣间。

等到她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变成另外一种风格的女人。

紧身的牛仔裤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蓝色的棉料格子衬衣稍显宽松,却给人时尚可爱的感觉。这个时候的闻人牧月不再像高高在上让人不可触及的女皇,而像一个实实在在的看得见摸得着的邻家女孩子。

这样的闻人牧月很新鲜,也很暧心。它是自然随意的,不再受那些华服名钻的约束而潜意识里觉得哪件事情是可以做的那些事情是不可能做的。

用一个卫生巾品牌的广告词来形容此时的感觉就是:想动就动,坐没坐相

“有一点儿不好。”秦洛摇头说道。

“什么?”闻人牧月低下头打量着自己身上的衣服,问道。

秦洛走上前去,把她头顶上的发髻摘下,任满头黑发披散下来,说道:“这样更好。”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