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章、私奔!
8章、私奔!

她的声音很柔,她脸上的笑容很淡,但是因为她前面给人的感觉太过寡言太过冷傲,两相一比较,所以这柔这淡也仍然让人觉得夺目焕彩。

闻人牧月就跟画上那脑袋四周镶着一圈金边的佛祖似的,她俏生生的站在哪儿,于是,秦洛便被她的光彩所笼罩,也一下子成为了全场瞩目的存在。

没有人能够想到,为什么闻人牧月会主动追着一个男人来到角落,并且向她展示今天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笑容。

更没有人想到,她追逐的是一个之前都被大家所忽略的小人物。

要知道,刚才是在何爵士的引领介绍下,她才淡淡的和众人打了个招呼。现在,她为何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

那么这个男人的身份是不是值得琢磨一番?

那些身家不菲,对闻人牧月颇有好感的年轻公子们的心都碎了。这还没进入战斗状态呢,就莫名其妙的败了?

言承欢的心碎了再碎,最好化为灰烬。自己看中的女人不喜欢自己,这也罢了。可是她却追向那个刚才才被自己冷言冷语侮辱了一番,还准备‘教他怎么做人’的对手,这不是当众被人打脸吗?

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眼睛里的灼热不在,倒开始变得阴狠怨毒起来。

“是啊。”秦洛笑着点了点头。他乡遇知己,也是人生一大快事。“看到你出现在台上,我才知道你来台湾。什么时候到的?”

“今天才到。”闻人牧月答道。眼睛不经意间从陈思璇挽着秦洛手臂的部位掠过,陈思璇就像是触了电似的,赶紧把手抽了回来。

直到现在,她才真正的记起这个女人的身份。

上次燕京之行,她曾经在倾城国际看到过她一次。只是那时她不着粉黛,冷艳高贵,又有漂亮的助手和厉倾城陪同围绕在身后,急急忙忙的就进了贵宾包厢。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那匆匆一瞥自己只记住了她无与伦比的气质和让人心生挫败感觉的强大气场,却忘记了她那张如用电脑特技描绘出来的漂亮脸蛋。

却没想到她会来台湾,更没想到,她会以一身美人鱼装扮隆重出场----这样的对手,还真是让人生不起一丝竞争之心啊。

陈思璇也是直到此刻才明白,为何何若愚这样的大人物会亲自给自己打电话过去。要是以前,他几曾把她们这些圈子里面的女孩子看在眼里?

“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秦洛问道。问完之后,才发现自己的问题有多么的弱智。

被这么多人盯着,却说这么毫无营养的话题,到底有多以无聊啊?

怎么着也应该谈谈国际新闻经济政治之类的话题,再不济也要谈谈萧邦莫扎特凡高毕加索塞尚幸好自己没有问‘你吃饭了没有’这样的愚蠢问题。

“你呢?”

“我可能还要在台湾呆两天。”

“嗯。我们大概可以一起回去。”

“是吗?太好了。”秦洛惊喜的说道。“你有没有乘专机过来?那我回去的时候就不用买机票了?”

“”

“你好,请问是秦洛先生吧?”一双大手主动伸了过来。

秦洛抬起头来,就看到一个身穿高大挺拔面相英俊的一蹋糊涂的帅哥站在旁边,一脸温和笑意的看着自己。

“是我。”秦洛点头。还是伸出手和他握了握。从他的笑容上看过去,不像是个坏人。至少,第一眼看上去不让人反感。

“我是何若愚。很荣幸认识你。”何若愚笑着说道。

秦洛这才把这个邀请自己过来参加酒会,一路上被陈思璇很是褒奖了一番的台湾年轻俊杰对得上号。

“谢谢你的邀请。”秦洛笑着说道。

“不要客气。应该是我要向你道歉才对。”何若愚说道。“如果不是牧月小姐提醒,我都不知道秦先生来到台湾。”

说话的时候,何若愚已经递上来自己的名片,说道:“秦先生下次来台湾,一定要给我电话。让若愚略尽地主之谊。”

“好的。麻烦了。”秦洛接过名片道谢。

“很好。这样才对嘛?你们都是年轻人。有机会多在一起坐坐。聊聊天喝喝茶。多一个朋友就多一条路。多认识一个人也就多了解了一个人的人生。”何爵士在旁边笑着说道。

言承欢站在旁边,看着和何爵士何若愚以及一群政商名流相谈甚欢的秦洛,心里百感交际。

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自己一眼,甚至,自己连上前插句话的勇气都没有。自己站在哪儿,就跟个透明人差不多。

他刚才逼问秦洛‘你知道你在和谁讲话吗?你知道你在哪儿和我讲话吗’这样的问题,这个时候回想起来,脸上有种火辣辣的刺痛感。

一个成功的人,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就是被人无视。

这时,会场的音乐响了起来。

开始有一对对的男女牵着手步入舞池,闻人牧月拒绝了几个人的邀请,看着秦洛问道:“你会跳舞吗?”

“不会。”秦洛摇头。他从来没有学过这个。而且,他身上的这身长袍也实在不适合跑上场卖弄风骚。

“我们出去走走吧。”闻人牧月主动出声邀请。

“你们去吧。我去找朋友聊天。”陈思璇知趣的说道。和闻人牧月打了声招呼,便阿娜多姿的快步离开。

两人出了大厅,径直往一侧的小园走去。那儿宁静清幽,是一个适合散步聊天的地方。

“小姐,有什么需要吗?”幽灵般的,马悦和几名黑衣保镖出现了。

“不用。”闻人牧月摆手说道。

“是。小姐。”马悦答应着,却远远的跟在闻人牧月的身后,而那四名黑衣保镖则拉开距离,分别守住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秦洛叹了口气,说道:“真像只被囚禁的金丝雀。”

“我不喜欢这个比喻。”闻人牧月说道。她怎么会是金丝雀呢?她能像雄鹰一样翱翔九天之外,她能像巨龙一样翻掌为云覆手为雨她能做的太多太多,怎么可能是金丝雀?

“那你觉得用什么比喻才好?”秦洛问道。

“我就是我。”闻人牧月声音坚定的说道。“我要做的,便要做到。”

“”秦洛看着闻人牧月好看的侧脸,心想,这个女人的性格还真是够强势的。把它比作金丝雀的话还真是不太适合。

“你的事,我知道了。需要我做什么吗?”闻人牧月看到秦洛不说话,出声问道。

“不用了。我自己能够处理好。”秦洛说道。

闻人牧月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

台湾的天气睛朗,气候温润。走在这空气清新的园林中,身边有美女陪伴,还真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

当然,假如没有身边那些人盯梢的话。

有时候,善意的保护,其实对人生也是一种伤害。短暂一生,你将要错过太多的人太多的风景太多的小吃以及太多的生活体验

这是人生最大的遗憾了。

突然,秦洛猛地站定,看着闻人牧月的眼睛,问道:“你想不想出去看看?”

“现在?”

“现在?”

“去哪儿?”

“随便去哪儿。”

“我们?”

“是的。只有我们。”秦洛肯定的说道。他突然间很想带着这个人生被禁锢诅咒的女孩子出去走一走看一看。

在燕京,他肯定没有这样的机会。但是在台湾,他能够做到。

闻人牧月有短暂的犹豫,接着,便点头说道:“好。”

秦洛看到,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准备干坏事儿的小女孩儿。

这才对嘛。女人,要学会做女人。

两人都不是优柔寡断的人物,更不喜欢拖泥带水。既然已经决定要私奔,首先要做的事情便是甩掉身边的保镖和助手。

如果让闻人牧月亲自给他们下命令,他们肯定不会离开。就是马悦也不敢就这么放任小姐走出这座守卫森严的豪宅。

秦洛一把搂住闻人牧月,两人的身体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接着,两人的动作开始升级。在阴暗的光影中,秦洛对着闻人牧月的嘴唇狂吻过去。

马悦呆滞了瞬间,然后赶紧打手势,让那些守在四周的保镖们退后再退后,给他们英明伟大的小姐一点儿亲热的空间。

秦洛瞄到马悦的动作,然后搂着闻人牧月就往阴谋部落里面走去。像是个迫不及待急着解决欲望的色狼似的。

果然,马悦这次没有靠近。

于是,秦洛也不再做戏,他弯腰提起闻人牧月的裙摆,在树丛的掩护下,拉着她的手就从侧路小道往前门跑去。

两人一口气跑到大门,这才放缓脚步停下。闻人牧月挽着秦洛的手,两人端庄儒雅风度翩翩的从门口的那些守卫面前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只是让那些保镖奇怪的是,为什么这两位客人连车都没开?难道他们准备就这么走下山吗?

他们的视线转向闻人牧月那身后长长的裙摆时,眼里竟然有无限的同情。

“七仙女下人间的时候,是不是也和你现在的心情一样?”秦洛笑着问道。

“什么样的心情?”

“解脱的心情。”秦洛说道。“走吧。我带你去体验另一种生活。”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