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章、聪明人的游戏!
1章、聪明人的游戏!

白破局已经领教过这个笑起来一脸腼腆像是谁家农村亲戚的孩子骨子里却什么无耻事情都能够干得出来的家伙,笑着说道:“我明白。或许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

“你呢?不跟我们一起走?”秦洛问道。

白破局指了指地下躺着奄奄一息的白残谱,说道:“这边一片狼藉,总要有人留下来处理一下。放心吧,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

“好吧。那我们先走了。白大哥注意安全。”秦洛感激的说道。

“去吧。过几天约你出来喝酒。”白破局笑呵呵的说道。

等到秦洛带着一群人离开后,白破局对着白残谱那些保镖说道:“你们都出去吧。”

那些保镖面面相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要是他们走了,这个家伙把自己老板给做了怎么办?

“滚。”白破局猛地出声喝道。

保镖们不再敢反抗,只得懦懦的退了出去。转眼间,便走了个干净。连那些躺倒在地上没办法动弹的家伙和中枪的光头也被他们给拖走了。

白破局走过去把木门关上,然后走到白残谱面前,毫不顾忌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毯上。在身上摸索了一阵,也没找到香烟,看到茶几上不知道是谁丢下来的半盒小熊猫,摸过来抽出一根叼在嘴上,又在茶几下面找了一盒火柴,把香烟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后,才说道:“怎么样?”

趴在地上的白残谱抬起脑袋看了他一眼,冷笑着说道:“白破局,你在怕什么?你在怕什么?难道你是怕那个女人?”

“我不怕那个女人。我怕那个女人和秦纵横合作。”白破局坦白的说道。“你明明知道我的处境,为什么还这么固执?”

“这不正是你愿意看到的?”白残谱吐出一口血水,说道。

白破局摇了摇头,说道:“他不是个蠢人,所以,你以后也不要再自作聪明。而且,你没有发现这件事情的疑点吗?”

“什么疑点?”白残谱忍受着身体的疼痛,一点点的爬了起来。也摸过烟盒抽了根烟叼在嘴上,点燃后抽了一口后,便被那烟气给呛的剧烈咳嗽起来。

“你只是借机行事。但是,这场戏却不是你导演的。对不对?你想想,你是什么时候才开始入场的?”白破局看着浑身伤痕累累的白残谱,问道。

“我是在大小乔激怒客人,他的朋友出手伤人后出现的。”白残谱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大小乔有可能是故意激怒客人?”

“不错。”白破局说道。

“不可能。她们是我一手捧起来的。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每个人都是有价格的。只要有人出得起这个价格,她们就卖了。”白破局冷笑。“难道,你相信忠诚这玩意儿?”

“是秦纵横?”白残谱阴沉着脸说道。

“我不能确定。只是猜测。”白破局笑着说道。“一切,都是猜测。所以,大小乔,你还得让她们活着。而且,活的比以前更好。”

“我明白怎么做。”白残谱阴沉着脸,声音嘶哑的说道。

繁星点点,圆月高悬,即便不用明亮的灯光,小院里也亮如昼日。

秦纵横站在窗前,月光将他的影子拉到院外,显得无限修长。他的脸俊朗如玉,脸上一直带着和蔼温柔的笑容。他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倾听。很快的,便挂断了电话。

“都结束了。”他说道。

一个头发仿佛倒扣在脑袋上的鸡窝,嘴里叼着根烟的男人走过来,笑着说道:“看来结果并不如意?”

“白破局出现了。”秦纵横说道。“他们兄弟不和,他不应该出现的。”

“如果他不出现的话,以疯狗的性格,必然会和秦洛发生冲突。如果疯狗伤了他或者更干脆一些杀了他闻人牧月必然会靠近大少。无论是情感上,还是商业上。”

秦纵横脸上仍然是那幅云淡风清的笑意,好像并不意外自己的这个朋友会看穿自己的计划。说道:“难道白破局知道什么吗?”

“有可能。他会不会告诉秦洛?”

“不会。如果他这么做的话,他就没资格做我的对手了。”秦纵横一脸肯定的说道。“这样,只会让秦洛怀疑他在推卸责任。”

“大小乔危险了。”田螺说道。

“不。她们不会有事儿。白破局是一个聪明人,在他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切的时候,大小乔还会活着。只是----我担心的是另外一枚棋子。”

“我要不要出去一趟?”田螺笑着问道。如果他出去一趟,有些人就永远的闭嘴了。

“不用了。已经晚了。”秦纵横摇头。

接着,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脸苦笑着问道:“你说,他的运气会不会太好了些?怎么总是死不掉呢?”

田螺也觉得有趣,笑着说道:“恐怕,经过今天晚上的事情之后,他的名声要震动整个燕京了。从疯狗手里抢人,还把疯狗给揍的半死他想不出名都难了。”

“他是龙息的人?”

“好像是这样。而且,好像还是龙息里面很重要的人物。”田螺苦笑。“大少,你不会让我去做掉他吧?龙息的人都是群怪物,我惹不起啊。”

王九九的宝马跑车一马当先,人妖他们的车队紧跟其后。一路风驰电掣,直到快要进入市区的时候,车队才停了下来。

秦洛推开车门走了下来,很快的,孙仁耀便从后面的车子里出来,向秦洛这边走来。

“怎么样?要不要找个地方坐坐?”秦洛笑着问道。

“不用了。”孙仁耀笑着摇头。看了一眼坐在驾驶室的王九九,说道:“我不是一个不识趣的人,就不在这个时候打扰你们了。你们该干什么就该什么去。明天,我打电话给你。今天晚上我还有些事情要办。”

他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儿向秦洛道谢,因为他清楚,秦洛不需要这个。

“注意安全。”秦洛点了点头。

“没事儿的。”人妖一脸妩媚的笑着说道。“我知道怎么做。”

秦洛对着他们摆摆手,然后钻进王九九的宝马跑车。很快的,这妖艳的红色跑车鬼魅一般的消失在他们的视野。

孙仁耀没有上车,只是站在这空旷的野外。他的那些朋友们自然以他为中心,见到他站在外面,也都下车走到他身边来。

“孙少,我们接着去哪儿活动?”一个戴着眼镜,身材微胖的年轻男人出声问道。

“张聪,今天晚上的活动都是你安排的。接下来去哪儿,自然还是由你来安排啊。现在时间还这么早,你不会打算让我回去抱着枕头睡觉吧?”孙仁耀看着张聪,咯咯笑着说道。

“自然不会。”张聪笑着说道。“我知道一个地方,哪儿的女人绝对是绝色。我打电话给孙少安排两个雏儿,给大少压压惊。”

“压惊倒不错。”孙仁耀笑着说道。“但是,她们不会嫌弃我是个娘娘腔吧?”

“这----孙少,她们不敢。”张聪额头布满冷汗。一脸尴尬的笑着。

“怎么不敢?那两个婊子不就这么做了吗?”孙仁耀冷笑着说道,那张精致的小脸也变的有些恐怖阴森。

“孙少,这次我一定提前安排好。不会再出现这样的问题。”张聪颤声说道。

“这次安排好?那上次怎么不安排好?”孙仁耀冷喝。当他生气的时候,声音就越发变的尖锐起来。这不是他故意这样,而是天生使然。正如秦洛每次爱爱前要洗冷水澡一样,不是他所能控制的。

“张聪,为什么他们之前说要去羊城会所和京华的时候,你会提出来要去铜雀台?”

“孙少----我真的不知道后面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张聪苦着脸说道。“我提出来去铜雀台,只是觉得这边的节目不错。而且我也是那边的会员----”

“那----既然是你安排的地方,为什么你没有告诉那些婊子我的禁忌?难道你是第一次出来玩,不懂规矩?”

张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急声解释道:“孙少,是我该死。是我疏忽。我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儿我没想到那两个贱人那么不懂规矩。孙少,我真的没有出卖你。后面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孙少----”

“你起来吧。”孙仁耀说道。“我并没有说你出卖我。我只是有几个问题想不明白而已。”

“孙少,你要相信我----”张聪哭喊着说道。

“我相信你。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孙仁耀笑着说道。“起来吧。大家都是朋友。你跪在我面前像什么?”

张聪的小腿肚子直打颤,但还是听话的爬了起来。

“下次,再把事情处理的圆满一些。好吗?我不喜欢被一些无聊的事情影响心情。”孙仁耀看着张聪认真的叮嘱道。

“我会的。我一定会的。孙少把晚上的安排交给我,一定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张聪点头说道。

“好吧。你去安排吧。”孙仁耀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

张聪感激涕澪,掏出手机开始翻找电话号码。

砰!

他的动作突然间停顿,然后身体直直的栽倒在地上。

在他的后脑勺处,出现了一个血洞。红的白的黏稠液体正从哪儿流敞出来,像是一条欢快的小溪。

PS:◆近卫军团◆于10月4日凌晨正式成立!!进驻CF南方电信,喜欢老柳,懂老柳,同时又是CF迷的你,我们热烈欢迎~官方YY:60225;QQ群:123488186!)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