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意外惊喜!
09、意外惊喜!

今天晚上的天空有些阴沉,没有月亮,只有几颗星星稀落的点缀在其间。也没有风,树叶一动也不动,空气潮湿沉闷,仿佛身体被一股黏稠的薄膜给包裹着,非常的难受。

四周是高耸入云的树林,坐在树林中间的一小块空地上看着巴掌大的天空,仿若童话故事中那只坐井观天的蛤蟆。

秦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劫后余生的喜悦并不能完全驱逐他心中的愤怒。

他跑到王九九面前,生气的说道:“谁让你下来的?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

“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刚才可是我救了你哦。”王九九从地上爬起来,带上带着欢喜的笑意,亮晶晶的眸子盯着秦洛说道。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许只是唐僧。但是,无论是王子还是唐僧,只要他能够在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出现在身边,他就是自己的英雄。

很明显,秦洛无疑符合了这一条件。

“你还真是个麻烦。”秦洛气愤的说道。

王九九的脸色一黯,小声说道:“我说过,我来是要和你在一起的。如果你遭遇什么不测,我怎么可以独活?这些话,并不是随口说说而已。”

秦洛沉默的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后,问道:“有没有伤着?”

“不知道。”王九九摇头。她的全身都像是散了架似的,身体的每一处都痛,仿佛所有的部位都受过伤一般。

也就是说,大伤没有,小伤----全都是。

秦洛看着她被荆棘划破的小脸,以及身上破烂的衣服,心中一阵怜惜,说道:“我说过,你不应该来这种地方。你不用过这样的生活。如果你遭遇什么不测,我怎么回去和你家人交代?”

王九九看着秦洛,问道:“如果我不这样,你会选择我吗?”

秦洛摇头。

他已经有了林浣溪。他们已经有了那层实质性的关系。他会牵着她的手走进教堂,然后把象征着承诺和幸福的戒指戴在她的手上。

他怎么能再选择王九九?

“是啊。如果我不来,就永远不会有机会。”王九九苦笑着说道。“有人说,在爱情的战场上,唯一获胜的秘诀是逃跑。我逃跑过,可是我又跑回来了。”

“在我找到王乐向她讲我们的事的时候,我就已经猜测到了你的反应。我知道你会生气,甚至会因此讨厌。可是我仍然这么做了。就像你一次次的把我推开,我又一次次的给自己鼓劲儿再次靠近一样。我对自己说,王九九,再坚持一次,这是最后一次----可是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最后一次。”

秦洛轻轻叹息,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是啊。由始至终,都是王九九单方面的在主动。

她错在喜欢上自己,而自己却先一步喜欢上了别人。

如果她不主动呢,情况会是怎么样?

或许,自己待王九九和其它学生一般,会把自己的知识倾馕相授,却不会交心。会点头微笑,却不会喝她带的龙井戴她织的手套,会擦肩而过,却不会产生这么多的交际

他们认识,却不了解。他们熟悉,却不深知。他们不是陌生人,却很陌生。

这才是他们正常的关系,应有的状态。可是,这是自己所需要的吗?

自己说她是个‘麻烦’,把一切责任都推到这个执着勇敢的女孩子身上。可是,她做错了什么呢?

她就像是一个顽强勇敢的奥特曼,每当她被自己这只大怪兽给一拳打飞出去的时候,只要给她一点点儿阳光,有一点点儿力气,就会再一次爬起来,冲过来

一个把自己的智慧用在情场上的女人,和阴谋诡计无关。和善恶道德无关。她所图的,无非是一个圆满而已。

自己是喜欢她的。不然不会在知道她有危险的时候,会那么担心。自己是喜欢她的,不然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穿过密林来杀熊。自己是喜欢她的,不然不然也不会没有严厉的拒绝她而一直这么暧昧纠缠。

原来,罪愧祸首是自己。

“你骂我吧。”王九九无力的往地上一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说道。“反正我知道,你找到我一定会骂我的。”

“我骂你干什么?”

“我把我们的事儿向读者透露了啊。”王九九疑惑的看着秦洛,说道。

“那不是事实吗?”

“可”王九九惊讶的看着秦洛,有些猜不透这个男人的想法了。

在她的预想中,他应该很生气甚至把自己赶走才对啊?

“我身上没药,也没办法帮你处理伤口。”秦洛把王九九从地上拉起来,两人并肩坐在这黑色的土地上。“天色晚了,来时走过的痕迹也看不到了。这个时候走出去的话,可能更加危险。我们需要在这边住上一夜。我看到你刚才爬上去的那块大石头位置不错。我们就在哪上边呆一晚吧。”

“好。”王九九笑着说道。只要和秦洛在一起,她心里都是开心的。就算只是一个夜晚,她也可以开心一个晚上。

秦洛打量了一圈周围的状况,说道:“这儿是什么地方,怎么有股怪怪的味道?”

“我也不知道呢。你看哪湖水----都是黑色的。跟墨汁是的。刚跑来的时候,我非常害怕。好在你来了。要是让我一个人在那石山上睡上一晚,非要吓死不可。”王九九指着湖水对秦洛说道。

秦洛这才注意到湖水的颜色,说道:“奇怪,怎么会是这样?”

“不知道。连咱们屁股下面的泥土都是黑色的呢。”王九九说道。

秦洛伸手抓了一把,放在眼前仔细的瞧了瞧,还真是黑色。

无尽的黑色夜空,好几眼也望不到边的森林,疲惫的男女,破肛而死的黑熊,黑色的湖水,黑色的土地还有那古怪的气味。这一切,构成了一幅阴森恐怖的画面。

秦洛想了想,说道:“我们先去大石上。”

大石还挺高的,除了两块大石中间的缝隙,从其它地方还真不好爬上去。

秦洛先把王九九推上去,然后自己再爬上去。上面挺平整的,坐在上面也不会咯屁股。

“我累了。”王九九说道。

“我也累。”秦洛说道。为了救王九九,秦洛穿过森林,越过草地,还做掉了一只大黑熊,能不累吗?

感情王子天生就是受苦的命。

王九九笑了笑,说道:“那我的肩膀借给你靠靠?”

你看,聪明的女人总是能够为自己的要求找到借口。

一个女人都能够这么大无私,做为一个男人,秦洛怎么可以那么小气?

他伸手搂着王九九的身体,让她把脑袋靠在自己肩上。

王九九找了个舒适的姿势,说道:“我饿了。”

王九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秦洛也觉得自己的肚子咕咕直叫了。

“这个我也没有办法。”秦洛说道。他没有工具,打不到猎物。湖水又是这样的墨色,就算运气好能够从里面捞到鱼啊虾啊什么的,你敢吃吗?

“熊肉能吃吗?”王九九吞咽着口水,看着小湖对面那只庞大肥胖的黑熊尸体,说道。

“我不会做。”秦洛苦笑着说道。“再说,就算我们能把它给切开,可是也没办法清洗啊。这儿连水源也没有。”

“也是。血淋淋的是不能吃。”王九九说道。“不过,它刚才想吃我的肉,我现在想吃它的肉也不为过吧?我这人就是这样,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谁对我我,我就加倍待他好。谁对我不好,我就无数倍对他不好。”

想了想,又对秦洛说道:“不过你例外。”

秦洛笑笑,没有说话。

王九九便也不再说话,两个人的身体拥抱在一起,静静的看着这并不辽阔也不闪亮的天空。

耳。没有喧闹。

眼。没有缤纷。

唇。安静不语。

当嘴巴休息的时候,便是心灵开始沟通的时候。

突然,王九九出声说道:“奇怪,怎么没有蚊子?”

秦洛一愣,想道,对啊,怎么没有蚊子?

按道理讲,在这荒郊野外茂密树林里,应该是蚊子肆虐的地方才对。

可是,两人坐在这儿抒情了大半天,竟然连一只蚊子都没有看到。

难道那些蚊子也被他们彼此拥抱的唯美画面所倾倒,所以选择不在这个时候来骚扰?

“你有没有闻到,那股奇怪的味道越来越浓了?”秦洛也出声说道。

“对哦。好像----就是从咱们身上传出来的一样。”王九九松开秦洛的腰,趴在岩石壁上闻了闻,说道:“好像那味道就是这两块大石头中间传出来的。那些蚊子不会就是害怕这种气味,所以不敢来吧?”

秦洛想了想,然后心头狂喜。

他捧着王九九的脑袋,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道:“王九九,你太可爱了。”

“刚才还说我是麻烦来着。”王九九‘记仇’的说道。

“你带来的幸运和惹的麻烦一样多。”秦洛笑着说道,然后从大石上跳了下去。

PS:第三更送到。求支持。)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