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人比动物凶猛(中)!
98、人比动物凶猛(中)!

云帆市卫生局的局长李海一脸尴尬的对明浩说道:“明秘书,实在是抱歉。这边的条件实在是太差了。太差了。我们有心想招待的周到一些都没办法做到。”

“没关系。我们是来救人的,不是来享受的。”明浩摆手说道。“食宿问题能解决吧?”

“这个能解决。这个一定要解决。”李海保证似的说道。“原本我们想腾置几间村屋给大家伙儿住。但是我们考虑到,不能让各位专家和村民接触的太近。不然的话,不小心受到感染怎么办?毕竟,那些受感染的患者全都聚集在哪一块儿。”

还有一个原因李海没有说。那些村屋大多是土墙,屋里又潮又湿,即便是白天,也有一股子霉味。这些从大城市里下来的专家,怎么可能住的习惯?

“所以,我们市里提前派人过来在高地搭建了很多帐篷。如果十人一间的话,足够医疗组的同志使用。食物也送来了不少,还专门安排了两个酒店的大厨过来做饭。今天的晚饭大概已经准备好了。”

明浩摆摆手,说道:“吃饱肚子就行了。不要再让无关的人进入村子。要是不小心被人面蚊叮了一口怎么办?”

“是。这个我们省得。省得。”李海连连点头。

明浩看了一眼站在路口疲惫不堪的救援队人员,大声说道:“各位,地方政府已经给我们安排了居住的帐篷。十人一屋,大家可以自由组配。现在,大家先去安放好自己的行李。然后我们开饭。”

走了大半天,每个人都饿的前心贴后背了。听到有东西吃,众人脸上的表情才稍微活跃了一些。在那些军人的带领下,分别去住宿的地方去寻找帐篷去了。

搭建帐篷的位置在一处平坦的高台,这处高地要远远高于村子里的其它屋子。而且,只是单面环山,另外三边都是密林。这也给人少了一些压抑感。如果发生泥石流一类的天灾,他们也能够快速逃生。

政府使用的是大型的民用帐篷,有一道小门,门口还装有布帘,空间足够的大,原本是容纳二十人的,现在住十个人进来,还有不少剩余的地方。

秦洛带领着中医分队住进了一座,那些西医如何分配,就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了。想必,他们也不乐意和自己这些人共住在一起。

稍微收拾,大家便赶到伙食房门口集合。

很快的,大家就分到了各自的餐具,然后一个个的排队打饭。

晚饭是土豆牛肉和西红柿鸡蛋,算不得什么好菜。或许,平时这些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专家教授们都不会看上一眼。可是,这一刻,他们抱着塑料饭盒狼吞虎咽,吃的特别香甜。

秦洛正捧着个盒盖上面画着只蜡笔小新的饭盒吃饭时,听到耳朵边有‘嗡嗡嗡’的声音由远及近,飞快的向自己靠近。

秦洛侧耳听了听,然后闪电般的出手。

接着,他右手上握的筷子中间就夹着一只小飞蚊。

尖尾宽额,正是他们此行要扑灭的对象人面蚊。

“啊。人面蚊。”有人看到秦洛手里的蚊子,惊呼出声。

接着,惊呼声便此起彼伙。除了王养心、欧阳霖、林栋以及明浩这几人,原本和秦洛蹲成一排的家伙都飞快的闪到一边去了。

“天啊。他竟然用筷子夹住了一只人面蚊。”

“这----还是活的呢。是不是更有研究价值?”

“这是功夫吧?太神奇了,和《乌龙院》里面的吴孟达一样。”

秦洛举着蚊子问道:“什么是乌龙院?”

王养心笑了笑,说道:“是吴孟达和郝邵文演的一部电影。里面的吴孟达是一个和尚,吃饭的时候,能够用筷子夹住苍蝇并且喜欢吃苍蝇肉你是怎么做到的?怎么能够夹住蚊子呢?资料上写着,这种人面蚊的速度是其它普通蚊子的一点五倍左右。”

“快。准。稳。”秦洛笑着说道。这是离教他功夫的时候再三要求的。所以,他做到了。

王瑜端着饭盒走到秦洛身边,说道:“能不能把这只人面蚊送给我?”

“当然可以。”秦洛笑着点头。他知道王瑜是昆虫学家,对昆虫的习性更加的了解。蚊子交给她也更有价值。自己收藏着这蚊子也没有什么用。还是去现场看看那些感染患者更好一些。

王瑜说了感谢,然后再次严谨的戴上皮手套,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玻璃小瓶,打开瓶盖,让秦洛把蚊子给丢进玻璃瓶子里面后,她又快速的把瓶盖给盖上。

饭间发生了这件逸事,大家也都有了谈资。于是,继中途滴血救人后,秦洛再一次成了众人的焦点。

不过,这种转变是积极的。大家觉得,一个人伸伸筷子就把一只他们避之如蛇蝎的人面蚊给夹住,实在是太了不起了。而且,这人面蚊好像也不是不可战胜的嘛?

有了这样的想法,救援组成员的心境才轻松了一些,从那个红衣女孩儿受袭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饭后,在村长和村干部的带领下,专家组的数十名成员开始分批去探访那些受害者。

秦洛带领的中医小队探访的患者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两鬓斑白,面黄肌瘦,脸上的皱纹重重叠叠,那是长年累月操劳的痕迹。

他像是发高烧一般,浑浑噩噩的躺在床上。眼神呆滞,嘴唇干裂出血。有一个老妇不断的在旁边喂水,可是丝毫不能减缓他的寒热症状。

秦洛要伸手去给他把脉的时候,那老妇人大声喊叫起来。

这老妇人讲的话乡音太浓,而且又急又快,秦洛根本就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

村长拉了拉秦洛的衣服,在旁边解释着说道:“她说让你别碰。会传染。”

秦洛心里暗自感动。

在自己的丈夫病成这样的时候,她们还在为别人的安危考虑着。

既然她心里认为会传染,为什么自己又不离不弃的守候在身边?

这些人的心灵是如此的善良纯朴。或许,那些城市人迷失的灵魂和品质,能够从这些人身上找到。

秦洛对着她笑笑,说道:“没关系。我是医生。知道怎么做。”

村长把秦洛的话给解释了,老妇人这才沉默的退到一边。

秦洛伸手搭在患者的手腕上,仔细的为他把起脉来。

人面蚊的毒性很容易就能够看出来。它所叮咬的位置都会留下痕迹。据受害者家人说,刚刚开始只是一个小硬块,大家也没有注意。可是,第二天后,那硬块就变成紫黑色。第三天,硬块变软,开始腐烂。第四天,病人躺在床上便不能动弹,什么时候死亡,也只能依靠各人的身体抵抗能力来决定了。有的三天,最长的也不过一个星期。

秦洛把完脉,对其它的医生说道:“你们也来看看。注意安全。尽量不要触碰到病人的伤口。”

那些中医会意,也分别上来就患者的问题或切脉或望诊。用自己所擅长的手法去检查患者的身体。

等到所有的医生都看过,秦洛问道:“大家有没有什么办法?”

“病人脉像轻浮,肝肺两宫极热。我们是否先考虑着救火?”

“生机若有若无。好像是毒素侵入心肺的问题。要找到办法清毒才行。”

“这人面蚊有毒,那些西医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甚至什么毒我们都知道。可是,就是没有救法。”王养心苦笑着说道。

是的,他们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问题。

他们知道是什么原因中毒,知道毒素发作时的症状,可是,就是找不到解毒的办法。

这就像一个绝世高手的挑衅。你知道他是谁,你知道他擅长的剑法,你知道他会怎么样出剑。可是,当他挥剑的时候,你还是没有办法躲开。

“那么多人,不可能不如一只蚊子。”秦洛鼓动着说道。“走吧。我们回去再讨论讨论。总是能想到办法的。或许,西医那边有什么进展也说不定。”

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好的办法,只能先回去商讨。

一群人刚刚走出这家感染患者的小院门口,就听到前面的黑暗树林里突然间传来一声厉喝。

大家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那声音就接着响了起来。

作神仙神仙好

自由自在乐消遥

啊哎呀哎子唷

啊哎呀哎子唷

啊哎呀哎子唷

哎呀哎子唷~~

纵酒放歌睡大觉

是不是神仙自己才知道

“谁在大半夜的唱歌?”秦洛问道。

村长像是觉得自己村子有这种人物很丢脸似的,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是赵二狗,一个羊倌子。疯疯颠颠的----嘿嘿----”

秦洛点了点头。走了几步后,随口问道:“他有没有被人面蚊咬过?”

“他没有。他身上那种燥味,山那边的人都闻的到。平时都没有人敢靠近他。蚊子哪里会叮他哟。”村长摇头说道。

秦洛的脚步顿了顿,说道:“你能不能把他带到我帐篷里面?”

“他?”村长愣住了。“可是,他身上那味----”

“没关系。你照我说的去办就行了。”秦洛笑着说道。

心想,村长同志。怕是你也好长时间没洗澡了吧?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