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渴望一战!
rtermark{color: #f0fafe;}      第264、渴望一战!

如果没有蔡公民赶到医院的提醒,秦洛或许还真的会考虑双方合作的可能性。

可是,他们暗地里捅了刀子,然后又光明正大的要来吞噬自己的中医公会,这就不是秦洛所能容忍的事情了。

虽然蔡公民没有告诉秦洛,内部的压力是如何的大。但是,既然蔡公民以部长之尊屡次提及此事,便知道这些人在里面施加了多大的压力。没有压力的话,蔡公民犯得着总提这些破事吗?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蔡公民竟然如此的看重秦洛,以一已之力硬扛所有的流言非议,态度强硬鲜明的支持着他,根本就不见有放弃的意思。

他们知道利用体制的大棒把秦洛打趴下的愿望是不可能的,只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希望秦洛为了中医大局着想,牺牲小我,成全大我。

秦洛不是个聪明人,论起玩弄阴谋诡计,他还是个初入此道的小学生。

但是,他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一个道理:枪杆子里才能出政权。谁的拳头硬,谁才有说话的资格。

如果自己把中医公会给了他们,自己算什么?还有谁会把自己当回事儿?

那个时候,就算自己后悔,想重新搞一个什么公会,也是不可能的了?

他又怎么能够确定,还会有蔡公民这样的强权人物会如此死心塌地的支持自己?那些被自己伤害过的支持者,还会相信自己吗?

所以,他的态度就是如此。合并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们的那个没有牌照的中医公会要合半进我的中医公会里面去。

一切,由我说了算!

欧阳命的眉毛拧了起来,那胖脸上的肥肉颤了两下后,终归又恢复了平静。他看着秦洛,说道:“你有信心拯救中医?”

“这不是有没有信心的问题。而是要不要做的问题。中医已经落魄至此,我自然要努力拼搏一回的。”秦洛说道。

“你对自己的医术也足够自信?”

“当然。”

欧阳命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有些苦恼的看着眼前这个自信心极度爆满的年轻人,不知道应该和他说些什么。

“你应该明白,两家合二为一,才最能发挥作用发挥能力。”欧阳命仰起脸看着秦洛,声音里带着些疲惫之气。劝说了这么大半天,好像根本就没有任何效果。

“所以我让你们开价。”秦洛眯着眼睛点头。

王养心脸上也带着笑,对自己这个大师兄实在是佩服不已。

其它的人听到这鬼医派的名头,怕是都吓的腿软。就算是以自己爷爷那样身份的人,在知道这些人的身份来历后,也表现的谦虚有礼。甚至还建议秦洛找个借口取消这次的观礼,避免和他们发生正面冲突。

他们的强大在人们的骨子里根深蒂固,像是不可反抗的一般。

可是,秦洛显然没把他们放在心里嘛?

不仅仅没有把他们放在心里,甚至都没有放在眼里。用他才成立几天的中医公会要去收购人家屹立千百年不倒的中医公会,这份胆量和气魄,普通人身上可见不到。

“开价?你有多少钱?你能买的起?”欧阳霖冷笑着说道。“我要一千亿,你有没有?”

“一千万吧。”秦洛还价道。“我觉得就值这么多。”

他这一还价,几乎把人家的中医公会变成打折的保健品了。

“你----你”欧阳霖脸红脖子粗,气的话都说不出来,恨不得冲上来和秦洛大战三百回合。但是知道这是父亲所不允许的,只能自己憋的内伤。

欧阳命看到儿子的表现,心里微微叹息。看来,他和眼前这个年轻人相比,还相差甚远啊。

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冲动。对秦洛说道:“这样吧。我们打个赌如何?”

“什么赌?赌什么?”秦洛问道。

“斗医大会,你大可旁观。如果你觉得自己的医术不如一派二门,就将你的那个中医公会合并过来。”

“如果我觉得你们不如我呢?”

欧阳霖大怒,又想出声,被他父亲扫了一眼,气的一拳打在旁边的柜子上。柜子上的一只上面绣着桃花的花瓶掉落地上,在铺着厚厚的地毯上滚了一圈后,撞在椅子腿上摔的粉碎。

欧阳霖大惊,偷偷掠了父亲一眼。果然,他正一脸怒意的看过来。

欧阳霖低垂着脑袋,假装没有看到。

“如果你当真这么认为的话,双方大可比试一番。你倘若胜了,我们这一派二门理应受你差遣。”欧阳命笑着说道。

这个赌注看似公正,实际上对秦洛却极其不公平。

他说的比试一番,是让秦洛和一个人比试,还是和他们一派两门的所有优秀者比试?

再说,欧阳命怎么也不会愿意相信,一派两门当中没有一人能够胜过秦洛。大不了找几个老家伙出场好了。

“不赌。”秦洛说道。

“”

“无论是我胜了,还是输了。我都不会把中医公会给你们。”秦洛说道。“不过,如果我当真输了,可以配合你们做一些事情。只要你们让我做的事情是为了拯救中医,我一楖不会推辞。如果我赢了,你们也不需要把你们那个中医公会合并给我,这么多大爷,我侍候不了。只是在我有需要的时候,你们站出来援助就好了。”

“好。一言为定。”欧阳命答应着说道。

“还有。我会参加你们的斗医大赛。不是以观礼嘉宾的身份参加,而是以比赛选手的身份参加。”秦洛笑着说道。

见技心痒,能够和这些侵淫中医百年的高手同场切磋,他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我会安排。”欧阳命说道。他转过脸看着不敢正视自己的儿子,说道:“欧阳霖,带秦洛先生和他的朋友下去休息。”

“是。派主。”欧阳霖能够逃离父亲的视野,自然十分乐意。

等到三个年轻人都走了,屋子里只剩下欧阳闵和欧阳命兄弟后,欧阳闵才皱着眉头说道:“大哥,你当真要和他赌?”

“怎么?你怕输?”欧阳命笑着问道。身体舒适的靠在红木椅上,右手无意识的抚摸着手指间的红宝石戒指。

“不是。”欧阳闵说道。“以我一派二门之力,怎么着也不会输给一个年轻人。只是,他已经拒绝了合并的要求,坚持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欧阳命苦笑,说道:“我有什么办法?我们对上这小子是老鼠拉龟,无处着手。看来,我们给他的压力还不够啊。”

“大哥是准备在斗医大会上让他吃些苦头?”

欧阳命笑着点头,说道:“年轻人的胆识是好的,冲劲儿也不错,人也足够聪明可是啊,阅历太浅。我们,终究是要把那个中医公会拿到手的。如果当真让他成功,他又不受我们控制,给我们带来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到时候,别人会忘记我们中医正统的地位。二弟啊,到时候可能还是需要你出手的。”

“我明白了。”欧阳闵郑重说道。

欧阳霖安排了秦洛和王养心的房间,交淡一声不许乱走后,便转身离开了。被秦洛连续刺激,他都不愿意多看他一眼。只准备斗医大会正式开始后,自己狠狠的羞辱他一番,以报今日之耻。

等到欧阳霖离开后,秦洛开始四处打量着房间,又在几个关键的部位和一些墙壁死角瞄来瞄去的。

“师兄找什么?”王养心满脸好奇的问道。

“看看有没有监视器。”秦洛笑着说道。这也是离教给他的一些基础知识。他也相当的喜欢学习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你想啊,要是你光着屁股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或者在沐浴间洗澡的时候,有个摄像头对着你,那不是太难堪了?

要是别人拿着你的裸照来威胁你,你是从还是不从?

秦洛不介意脱衣服给女人看,但是,他很介意脱光衣服给所有人看。

“你还懂看这个?”王养心很是吃惊的问道。

“仔细无大错。总比被人偷拍了要好。”秦洛笑着说道。“看来他们还算守规矩。没有发现什么小东西。我们出去走走?”

“他不是说不许随便乱走吗?”王养心笑着说道。

“总不能让人在这房间里傻坐。”秦洛有些郁闷的说道。这鬼医派太小气了,竟然让两个大男人同住一个房间。

好在一张床有两张床,两人可以各睡一张。要是需要同床共枕,那可真是让人难以接受。

两人都是胆肥的家伙,更不会把欧阳霖临走的时候交代的话放在眼里。

锁了房间,两人就向楼下跑去。到了一楼,穿过来时经过的那个大院。看到大院左侧有一个小池子,池子中间架着一条石制长桥,好像连接着什么地方。

像是有什么东西召唤似的,两人相视一眼,便向那石桥跑过去。

PS:《近身保镖》简体第一册和第二册已经上市,当当网有售。做的还挺精致的,大家伙可以买来看看。)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