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折腾!
rtermark{color: #f0fafe;}      第261、折腾!

欧阳霖一下子懵了,站在哪儿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赌气离开,还是应该大骂他一番后再离开。

他是奉命来邀请秦洛过去参加三大中医门派斗医大会的。秦洛去参加这个会议不仅仅是做为一名观礼嘉宾,最后还要涉及到一明一暗两个中医公会的归属和合并问题。

如果秦洛不去的话,那个重要问题还怎么谈?找谁谈?

难道,做为一名中医,他就不想去看看那神圣的斗医大会?难道他对三大中医门派就没有丝毫的好奇和敬仰之心?难道他不想去看看其它三门的绝技秘法?

可是,他就那么干净利落的拒绝了。没有丝毫的犹豫。

看到欧阳霖傻乎乎的站在哪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变幻着,张口欲辨却说不出话来的样子,秦洛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一个人之所以在别人面前表现的颐指气使,趾高气昂,证明这个人和其它人相比较,一定有着某种优势。可是我就奇怪了,你在我面前表现出来的那份优越感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你是钱比我多,还是权比我重?或者说,你年龄要比我大上几岁?”秦洛冷嘲热讽的问道。

他的性格就是这样,你要是好好和我说话,我自然也会对你客客气气的。大家心平气和和和美美。可是,如果你想耍泼放傲,盛气凌人,那就对不起了,爷不吃你这一套。

我没在你面前张狂,你也就别在我面前癫狂。

见到欧阳霖脸色铁青,激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秦洛得理不饶人的说道:“就算比拼长相,你也不如我吧?”

秦洛低下头看着趴在他怀里的贝贝,问道:“贝贝,你觉得秦洛哥哥和那个家伙谁更好看一些?”

“秦洛哥哥好看。”贝贝很天真无邪的回答道。这是孩子心中唯一的答案。就算那欧阳霖是貌比潘安世间少有的美男子,可能她仍然给出的是这个答案。

秦洛喜颜逐开,指着贝贝说道:“你看看,连四岁的小女孩儿都看出来了,我要比你好看一些。你还有哪一点儿比我强的?你凭什么在我面前表现的那么优越,好像我欠你好几百万似的?”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欧阳霖咬牙切齿的问道。

这个人当真是名中医吗?学中医的那有他这样的无耻?哪有他这样的无赖?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你到底想要怎么样?”秦洛冷笑着问道。

“我是来请你参加三家斗医大会的。”欧阳霖说道。

“请?你什么时候说过‘请’字了?”秦洛笑眯眯的看着他,问道。

“”

“我不欠你什么,也不求你什么,你也没资格用那种语气态度和我说话。”秦洛微嘲地说道。“好吧。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你可以离开了。”

“请----参加我们的斗医大会。”欧阳霖声音嘶哑的说道,脑袋微垂,眼睛瞄着地面,好像地上有什么好看的花纹似的。

“难道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你,和人说话的时候,正视着别人的眼睛代表着礼貌吗?”秦洛再次刻薄的说道。他准备好好的打磨打磨这家伙的锐气。

“请参加我们的斗医大会。”欧阳霖抬起头,眼神灼灼的盯着秦洛说道。倒有点儿赌气的性质。

“这才像话。”秦洛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我不太认同,但是,在一些人眼里,怎么说你们也代表着中医正统。别让人笑话我们这些学医的不懂礼节。我丢不起这人。”

“你----”欧阳霖心火一起,又想发飚。

“走吧。跟你去看看。”秦洛打断他的话说道。他唤来李嫂,把贝贝托付给她,又好好的安慰了一番这小姑娘,才跟着欧阳霖向外面走去。

小院门口停着一辆银色的宝马,看来是欧阳霖开过来的。

秦洛记得,第一次在神针王见到欧阳霖和欧阳闵叔侄时,两人都是长衫打扮。没想到现在他也会换上西装,开上宝马----他还以为穿长衫的人都像自己一样不会开车呢。

“我们去哪儿呢?”秦洛坐在宝马后座上,出声问道。

他虽然听说过鬼医派、正义门和菩萨门三大中医门派的赫赫威名,但是却不知道他们的总店设在哪儿。他们很少在公众视野露面,几乎与世隔绝一般。

“到了就知道了。”欧阳霖冷冷的说道。虽然他心里不敢过于得罪秦洛,但是,也不想和他说太多的话。

“先去一趟神针王。就是上次你们去的中医保健馆。”秦洛笑了笑,说道。

“去哪儿做什么?”欧阳霖不悦的问道。

“我答应过一个朋友,要带他一起过去见见世面。”秦洛说道。

“不行。我们只邀请了你一个人。只有你一个人有资格过去。其它人没有这个资格。”欧阳霖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

他当哪儿是连锁商店了?谁想进谁进?

“必须要过去。我答应过别人了。”秦洛丝毫不让的说道。

“那是你的事情。”欧阳霖说道。

秦洛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可惜,现在就成了你的事情了。如果你不去把我朋友接来,我就拒绝去当你们那什么狗屁嘉宾。”

欧阳霖脸上的肌肉抽搐着,额头青筋直跳,说道:“只有家父才有发放邀请函的资格。这件事儿我没有权利做主。”

秦洛摆手说道:“没关系。我可以回去等等。你先回去和你的家父沟通一下。等到你们沟通完毕,再过来接我。好吧?”

“”

“再说,就我一个人和你过去,我的安全怎么保证?”秦洛质疑的问道。“我总要带个人和我一起进去,有什么事儿的话,也有个人帮我打报警电话。”

“我们是中医公会,不是杀手组织。”欧阳霖努力的压抑着心中的怒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的柔和一些。

“谁说中医公会就不能杀人了?”

“”

如果不是怕把自己也撞死了,欧阳霖很想把车子狠狠的撞向路边的栏杆。

车子停在神针王门口的时候,接到秦洛电话的王养心已经等在了哪儿。

秦洛按下车窗对着他招招手,他赶紧笑着跑了过来。对秦洛说道:“我还以为你忘记我的事情了呢?”

又和前面的欧阳霖打了声招呼,对方只是冷哼一声,也不愿意推理。他也不在意,坐在秦洛身边,和他小声的交谈起来。

秦洛以为,像鬼医派、正义门、菩萨门这种有些类似于江湖门派的古老组织,它们的总部一定会设在山清水秀的山巅或者荒凉而风景优美的郊区。

可是,欧阳霖开着的宝马车一直没有驶出燕京城区,从一环开到二环,从二环开到建设路,又从建设路开到玄天路一直在市区打转。

终于,在跑了大半个钟头后,车子终于在位于城市边缘区域的一家大药房门口停了下来。

大药房的名字叫做苦济堂,是一幢古朴典雅的仿古建筑。高阶大门,红墙彩瓦,琉璃飞檐,门口还有两尊硕大无比的貔貅神兽。

这两只神兽精雕细刻,栩栩如生,龙头、马身、麟脚,额下有长须,两肋有翅膀,站起来一人多大,凶猛威武。

秦洛下车后仔细的欣赏了一番那双神物,问道:“药店门口摆着一对貔貅,不是把客人都吓跑了吗?”

欧阳霖冷哼一声,说道:“苦济堂是鬼医派在外面生意的总店,只负责店铺运营开张、货物和人员调度,并不为人施药治病。”

“鬼医派在外面也有产业?”秦洛诧异的问道。怎么以前都没有听人说过?

“废话。没有产业,我们吃什么?”

秦洛想想也是。如果鬼医派没有产业的话,欧阳霖哪里有钱穿名贵西装,开‘别摸我’名车?

可是,他们只是一心忙着赚钱,却忘记了先贤赋予给他们身上的历史使命,这是不是有些自私?

秦洛并不反对赚钱。因为他知道,人不为已,天诛地灭。

可是,有些责任,你是不是需要承担起来?

中医落魄至此,这些原本应该是拯救中医的超人上帝们却在忙着争名夺利,内斗不休。想起这个,秦洛对他们的观感就更加的恶劣了。

“既然你们做不好,那就让位给别人吧。”秦洛在心中再一次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所谓的中医正统,都见鬼去吧。

只要自己能够把中医发扬光大,那么,自己就代表着中医正统。不是只有你们这些岁数大一些,口号喊的响亮一些的家伙才能够代表中医。

欧阳霖带着秦洛他们跨上苦济堂的台阶,在进门的时候,突然间转身说道:“今天所受的耻辱,欧阳不敢稍忘。希望这几天有机会和你切磋一番医术。”

这也算耻辱吗?秦洛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叫你体会一番什么叫做真正的耻辱吧。

PS:第三更送到。红票。)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