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只要敢娶,我就敢嫁!
rtermark{color: #f0fafe;}      第245章、只要敢娶,我就敢嫁!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闻人牧月在接手闻人家族时,闻人家族已经是个庞然大物。可自从她接手后,闻人家族竟然能够保持高速增涨的势头。这就不得不让人惊讶诧异了。

要知道,从0做到1容易,从一百万做到五百万也容易。可是,要把一百亿做到两百亿那就不是常人所能做到的。

盛极必衰。无论是一家还是一国,都是如此。在它强盛到顶点时,如果没有人能够再带着它继续高速前进,就只会慢慢的滑落,无奈而悲哀的看着一个人竞争对手从自己身边飞掠而过。

所以,所有人都不满意闻人霆老爷子让闻人牧月这个小字辈接班。但是,闻人牧月所做出来的成绩却让他们只能紧紧的闭上嘴巴。

闻人空曾经含蓄的向父亲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说完全架空中间一代,把大权交给一个刚刚成年的小姑娘,实在是与礼不符。

闻人霆只是淡淡的撇了他一眼,说道:“谁觉得自己坐上这个位置能够比牧月做得更好的,可以随时来找我要求换人。”

于是,直到现在还没人有信心找过去。

闻人牧月是个聪明人,更是个高明的企业家。所以,她的心思也就格外的灵敏一些。

闻人照和秦洛不和,她是非常清楚的。闻人照不只一次的跑到自己办公室陈述秦洛的罪状,一幅与其势不两立的架势。而且,他和秦纵横关系密切,曾经不少次被秦纵横找来说情

上次秦洛还在这后园把他给训斥哭了,这次见面,他却突然站起来叫秦洛姐夫。事出反常必有妖,闻人牧月就不得不找出答案。

秦纵横指使弟弟当众揭穿秦洛和自己的关系,然后把秦洛一下子就推到了整个家族的对立面。以他对秦洛的性格了解,自然是清楚秦洛不可能和那些人和睦相处的。

同样出身豪门的秦纵横,施展这样的小手段实在是手到擒来。因为他清楚,以秦洛现在拥有的一切,更不可能通过家族考核。

与其让秦洛和自己这般的暧昧不明下去,还不如先借刀杀人,增加秦洛进入闻人家族的阻力。

其实,答案她已经了然于心。她心里气愤的是---为什么自己这傻弟弟就不能争些气,总是被人当做枪使?

可是,现在看来,情况好像有点儿变化。弟弟,好像真的很委屈呢。

看着闻人照哭的梨花带雨的小脸,真是我见犹怜。

秦洛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上次还说让你像个男人一样怎么又哭了?哪个男人像你这么爱哭的?”

“谁让她冤枉我?”闻人照气愤的说道。却是用力的用手背擦拭着眼泪珠子。“妈妈很早就不在了,爸爸也不管我们虽然我之前很讨厌他。可是,人总会变的嘛。而且,他上次让我保护你,我觉得他说的很对啊我是男人,本来就应该保护姐姐。他除了长得丑了点儿,做姐夫有什么不好?”

前面几句话,秦洛还听的爽歪歪。心想这可怜的孩子不仅仅缺少母爱,也同样缺少父爱。

自己很男人的教训了他一番,让他像个男人一样的反击。于是,他就从自己的身上找到了那份久违的父爱可是,他后面说的是什么?那是人话吗?

“我很丑吗?”秦洛盯着闻人照,压抑着心中的怒气问道。

闻人照水灵灵的大眼睛在秦洛的脸上认真的看了看,小心翼翼的说道:“也不是----太丑。”

站在闻人照的立场上,他确实有资本说这句话。谁让人家长得跟一朵花似的?

“你觉得呢?”秦洛笑眯眯的看着闻人牧月问道。女人的欣赏眼光和男人是不一样的。

“一般丑吧。”闻人牧月说道。

“”

感情,这姐弟俩是想合着伙儿欺负自己了。

闻人雅歌站在园子门口,看着站在一起小声说话的三人,眼里有着别样的意味,喊道:“秦洛。有人找你。”

“谁找我?”秦洛问道。

“自然是秦家人喽。你来了不就知道了?”闻人雅歌不悦的说道。她也是一个绝色的小美女,杏眼桃腮、唇红齿白,可是和闻人牧月那种没有瑕疵的美丽相比,还是相差甚远。

更重要的是,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气质才是最重要的。有人不好看,但是气质出众,仍然引人瞩目。有人五官精致,但是气质庸俗,言行举止穿衣打扮跟一菜市场大妈似的,也仍然没办法获得别人的好感。

闻人牧月身上那种骄傲的、冷艳的、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气质,那种进入任何影视剧都能够成为女主角的强大气场,实在是太罕见。闻人家族出产俊男美女,但是,除了一个闻人牧月,秦洛还真没有在其它人身上找到这种傲视群芳的感觉。

“我很忙。”秦洛说道。连邀请自己的人是谁都不说,就想把自己给召唤去,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闻人老爷子请来的客人,不是闻人家族的奴才。

而且,他们好像搞错了一个问题自己并没有渴望进入闻人家族当上门女婿。所以,也根本用不着要奉承讨好那一位。

大不了,以后不来了不成?

“你”闻人雅歌大怒。她没想到秦洛竟然这么和自己说话,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就是秦纵横来家里拜访时,对自己也是客客气气的。

秦纵横是什么人,他秦洛能比的吗?

“是三叔找你。”闻人雅歌虽然不愿意,但还是说出了要见秦洛的人物是谁。

“我爸?”闻人照疑惑的说道。

“你爸?”秦洛看着闻人牧月。

闻人牧月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算了,我去看看。丑女婿总是要见岳父的嘛。”秦洛打趣着说道。

羞涩的表情一闪而逝,闻人牧月的脸上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在闻人雅歌的带领下,秦洛穿过一条长廊,然后在一间偏厅门口停了下来。说道:“你自己进去吧。不侍候了。”

说完,便转身闪人了。

秦洛笑笑,知道这些闻人家族的人对自己不感冒----更确切的说,他们是对闻人牧月没有好感,所以,恨乌及屋,便把自己也讨厌上了。

棕色的真皮沙发上,坐着那个秦洛刚才在大厅见过一面的男人。从面相上看起来是三十多岁的年龄,但是既然是闻人牧月的老爹,实际岁数肯定要比这个大。穿着黑色的毛料西装,黑色的休闲长裤,欧版需要系鞋带式的皮鞋。走在大街上,也是能够引起小姑娘尖叫的类型。

他正坐在哪儿泡功夫茶,专心致心的样子,听到秦洛走过来,连头都没有抬起来。

秦洛走过去,笑着说道:“叔叔,你找我?”

“嗯。坐吧。”闻人捷仍然没有抬头。直到完成了手上的工序,分别为自己和秦洛倒了一杯茶后,才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洛,说道:“你就是秦洛?”

“是我。”秦洛点头。本来想回答如假包换的,但是觉得这样太儿戏了,也不见得他能听懂自己的幽默。

“你和牧月的事情,我知道。”闻人捷开门见山的说道。

“什么事?”秦洛问道。

闻人捷微不可闻的皱起了眉头,对秦洛的明知故问表示厌恶。小口的品着杯子里的铁观音,漫不经心的说道:“自然是你和牧月指腹为婚的事情。”

秦洛一愣。心想,自己早就跑上门来退婚了,做为闻人牧月的父亲竟然不知道这件事情?

难怪闻人照埋怨父亲不关心自己,看来一点儿都不假啊。儿女在他心目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位置。

“那你的意思是?”秦洛故意问道。想探探这个中年大叔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我不喜欢你。”闻人捷说道。“和牧月的其它追求者相比,你并没有让人喜欢的地方。”

闻人捷心想,就拿你刚才对众人的傲慢态度,也没人会喜欢上你。

“所以呢?”秦洛继续问道,脸上仍然是那幅笑眯眯的表情。

闻人捷又是一阵厌烦,他这张笑脸实在是有够讨厌。他以为不气不躁,就是传说中的养气功夫到家了吗?

“所以----你应该明白自己要做些什么。”闻人捷含蓄的说道。

“要努力的讨好你,好让你喜欢?”秦洛故意问道。

“你----”闻人捷大怒。放下手里的黑瓷茶杯,说道:“你应该知难而退。”

“这是你的意见?”秦洛笑着问道。

“是。”

“你是牧月的父亲?”

“不错。”

“那你觉得牧月会听你的吗?”

“”闻人捷脸上的肌肉抽了抽,说道:“这也是她几个伯伯的意见。”

闻人捷之所以跑来找秦洛谈心,也是刚才在大厅被那几个兄长挤兑了一番,逼着他过来表个态的。

“闻人家的意见?”秦洛冷笑。“你觉得----牧月会听那几个所谓伯伯的意见?”

闻人捷被秦洛这个小辈连续逼问,而且每一个问题都像根刺似的扎在心里,煽的他脸上火辣辣的疼痛。终于忍不住了。一巴掌拍在茶几上,说道:“这是整个闻人家族的意见。”

“哪个闻人家庭的意见?是谁允许你代表闻人家说话的?你凭什么代表闻人家说话?在这个家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闻人霆老爷子站在门口,冷喝着问道。“闻人捷,我告诉你。只要秦洛敢娶,我就敢嫁。”

秦洛一头冷汗。心想,自己哪里有这么邪恶的胃口?就算你敢嫁,我也不敢娶啊。我娶一老头儿做什么?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