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带上道具去京城!(第二更!)
rtermark{color: #f0fafe;}      第237章、带上道具去京城!

当仇家的车子停在秦家门口,秦洛正准备出门时,离站起身说道:“我也去。”

她不擅长交谈,又不知道如何和秦洛的家人打交道。别人问一句她回答一句,这种滋味实在是太痛苦了。所以,她觉得还不如出去放松放松。

“浣溪,你要不要过去看看?”秦洛笑着问道。他这么做是为了表明自己和离的清白。刚才离说要跟着过去时,很明显的,秦家人看着他们俩的眼神都有些怪异。

离的性子虽然冷了些,但终究是一风华正貌的小姑娘,自己带着她跑来跑去的是怎么回事儿?

“我不去了。”浣溪淡淡说道。“我在家里照顾贝贝吧。”

现在,林浣溪是典型的贤妻良母了。只要让她和贝贝在一起,她就会觉得很开心。

“那我们走了。”秦洛走过去捏了捏贝贝的小脸,说道:“要听浣溪姐姐的话。不许调皮。”

贝贝也学着大人的模样,说道:“你也要听浣溪姐姐的话。不许调皮。”

在一群家子人的哄笑声中,秦洛带着离出门。

“浣溪,怎么不跟秦洛一起出去玩玩?”秦洛奶奶走到林浣溪面前,笑着问道。

同样都是女人,自然对这种事情比较敏感。离看起来对秦洛黏得很紧,她这做奶奶的,不得不为这未来的孙媳妇担心。

毕竟,林浣溪在秦家的表现非常不错,赢得了每一个秦家成员的喜欢。

“没关系的。”林浣溪智慧不凡,自然听出爷爷的言外之意。心里很是感激,安慰着说道。

“哈哈,也是。我们家秦洛啊从小就害羞,和女孩子说话都脸红。以前在家的时候,贺家的那个孙女倒是整天跑来找他,他连面都不肯见总是吓着躲得远远的。”秦洛奶奶一脸骄傲的说道。

她哪里知道,那个时候的贺月月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胖妞,秦洛就算对她有什么想法人家也未成年啊?

一个未成年的小屁孩儿整天满脸崇拜仰慕的看着你,你是什么样的想法?

林浣溪笑笑,没有说话。

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看。如果不是见到他眼神清澈,不含情*欲的话,她根本就不会让他进门。

但是,再怎么看,他也和‘害羞,和女孩子说话都脸红’的男人沾不上边吧?

“和我家人坐在一起很痛苦吧?”秦洛笑着问道。

“只是不知道应该和他们说些什么。”离躺在座椅上,面无表情的说道。

“丑媳妇都是要见公婆的。以后你要是去婆家怎么办?”

“我没准备结婚。”

“是吗?是谁说如果我治好龙王,她就嫁给我的?”秦洛打趣着说道。

“现在并不需要了。”

“如果我说需要呢?”

“我就答应你。”

“真的?”

“然后再去告你重婚罪。”

“”

两人一路争吵,又先是恢复了以前在燕京时的那种生活状态。

救回了贝贝、离也安全回来,秦洛的心里还是很欢喜的。虽然心里还有些隐患,但是人活着总是要多想些快乐的事情不是?

到了镜海仇家,仇烟媚已经得到消息等在门口。

看到跟在秦洛身后下车的离,笑着说道:“在你身边,总是能够见识各种各样的美女。这位小姐是?”

“离。我的朋友。”秦洛笑着介绍。

又给离介绍仇烟媚,离有些惊讶这个女人的风韵气质。但也只是和她点了点头,说了声你好。

“仇老爷子呢?”秦洛问道。

“已经安静下来。玑在在房间里和戴维斯先生聊天。”仇烟媚一边引着秦洛和离往后院走,一边解释着说道。

“和戴维斯聊天?他不认为他是蓝眼睛妖怪了?”秦洛疑惑的问道。

“爷爷不发病的时候----还是正常的。”仇烟媚苦笑着说道。

怎么说戴维斯也是美国著名的精神病治疗专家,在精神疾病领域,在世界上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没想到在他嘴里也就是一蓝眼睛妖怪。

到了后宅,就听到戴维斯正在用英语说着什么。接着,便是仇仲谋在后边的翻译声音。

“爷爷,戴维斯先生问你以前有没有特别不喜欢的人?”

“很多。”

“他们现在还是否健在?”

“有的在。有的不在。”

“你有没有想过要攻击报复他们?或者说,你已经攻击报复过他们?”

“他问这些干什么?”仇老爷子的声音明显有些不耐烦。

“爷爷,戴维斯先生是有名的精神领域专家。他想和你彻底的谈谈了解一些你心底的真实想法和恐惧的来源。”仇仲谋笑着解释。

“我没有恐惧。这个问题我也不想回答。”仇老爷子板着张脸说道。

“爷爷。你要配合戴维斯先生。这样我们才能尽快治疗好你的身体。”

“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好了。我累了。你们走吧。把这外国人也带走。我看着烦。都问得是一些什么怪问题?问问题就能治病了?”仇老爷子满脸怒气的说道。

秦洛嘴角浮起温柔的笑意,对这些身居高位,心里藏着无数秘密的老人来说,他们宁愿死,也不会把自己的心事透露出去的。

他们怎能容忍一个外人把他们的内心世界扒得赤裸裸的?

仇烟媚快步走了进去,笑着说道:“爷爷,仲谋也是为你好。”

“为我好?找了个老外话都不会讲,还要人翻译。这怎么沟通嘛?问的问题也是莫名其妙。我没办法回答。”仇老爷子显然对自己的这个孙女还是比较喜欢的,说话的态度也温和了不少。

当他的视线放到秦洛脸上的时候,眉头露出了思索的表情。说道:“我怎么觉得你有些面熟?”

仇烟媚大喜,说道:“爷爷,你还记得他?”

要知道,爷爷以前患病后,等到他清醒过来,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记不住了。而秦洛上次来的时候爷爷正处于发病期,他离开的时候爷爷又睡着了,根本就没在爷爷清醒的状态下见过面。

没想到爷爷竟然对他还有印象。这算不算是治疗的契机呢?

仇老爷子摇了摇头,说道:“不记得。只是有点儿面熟。”

秦洛给仇烟媚打了个眼神,示意她不要说出自己给仇老爷子治病时的情景。笑着说道:“我前段时间来拜访过仇老。可能仇老爷子不记得了。”

“是吗?难怪我看着亲切。”仇老爷子信以为真,笑着说道。他总觉得对秦洛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仇仲谋原本将视线放在秦洛的身上,等到他无意间发现站在门口的离后,视线再也难以挪开了。

他牵扯出自己认为最好看的笑脸,在和离的视线相对时,对着离笑了笑。离像是没有看到似的,面无表情的把视线转移开来。

仇仲谋笑笑,却是若有所思的低下了头。

“爷爷,秦洛是个很厉害的中医。我专门把他请来给你看病的。让他给你看看好不好?”仇烟媚笑着说道。

“秦洛?也姓秦。”仇老爷子没有多想,说道:“好吧。就让他来看看。还是中医靠谱些。望、闻、问、切,再开几幅中药我还就是信任中医。”

“老爷子,我来给你把把脉。”秦洛笑着说道。听到这老爷子是中医的铁杆粉丝,秦洛心里也很高兴。

“把吧。”仇老爷子很配合的把手伸了过来。

这让站在旁边的戴维斯很是羡慕,自己问几个问题对方都不配合,这个中医一来,病人就这么热心配合。

要知道,如果病人不愿意配合的话,医生是很难有施展医术的办法的。

戴维斯是西医,主张心理和躯体的双重治疗。可是,他都没办法和老爷子沟通,又怎么能够治疗他的心理?

看来,这个病人自己只能放弃了。虽然要放弃那天价的就诊费用有些可惜。

想到这个,戴维斯就一脸歉意的对仇仲谋说道:“先生,对于你父亲的疾病,我很抱歉。你也看到了,我们没办法形成有效果的沟通。所以----我想还是应该交给更合适的人手里。比如我面前的这位中医先生。”

“什么?戴维斯先生?你要走?至少,你要先等到我父亲的病情稳定下来。今天真是抱歉,我一定会努力劝说他配合你的治疗的。”仇仲谋挽留着说道。

“怎么了?”秦洛一边帮老爷子把脉,一边问道。

“戴维斯先生要离开。”仇烟媚说道。

“不行。”秦洛着急的说道。“万万不行。一定要把他留下来。”

“为什么?你需要他的帮助吗?”仇烟媚说道。

“是的。”秦洛说道。“他是最好的道具了。我还准备把他也带到京城呢。”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