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我不后悔爱上你!
92章、我不后悔爱上你!

在一些玄幻小说中,男主角出生时都是金光大闪血光猛闪红光闪了又闪,再不济也要有个七星连珠电闪雷鸣。

你要是安安静静从娘肚子里爬出来,风和日丽微风习习,天地间没有任何异像为你的到来助阵,以后出门都没脸和人打招呼。

秦洛出生在一个初夏的下午,那天的天气不算热,更不会冷。那天实在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就和一年中其它很多个普普通通的日子一样。

如果非要找出一点儿不同来衬托秦洛同学的不凡,就是在中午的时候下了一阵子雨,不过半个钟头后雨势减小,开始出现耀眼的太阳。

嗯,就是太阳雨。

秦洛是顺产出来的,闭着眼睛,两只小手紧紧的捏在一起,被护士检查过全身后,也没有在手心发现避孕药一类的危险物品。更不会大喊一声‘小样,想杀死我,没那么容易’之类的混帐话。

当然,秦洛的父亲秦贺也很少使用那种会对女性身体有极大危害的化学药剂来避孕。

当助产护士抱着秦洛的时候,满脸的惊喜,指着秦洛两条腿中间的一点儿小东西,对守在旁边的秦贺说道:秦先生,恭喜你,是个儿子。

那个时候,秦贺并没有发现儿子的异常。等到秦铮抱起小孙子的时候,才发现了一点点儿异样。

“孩子的肤色怎么这么红?”秦铮问道。是啊,秦洛刚刚出生时,身上光溜溜的,皮肤的颜色红扑扑的,像是烤熟了的小*乳猪似的。

“可能是黑吧。”秦贺说道。虽然出身中医世家,但是秦贺对他父亲那一套玩艺儿实在是没什么兴趣。倒是占他老爷子的光,做起了药材批发和药品的合成加工等生意。那个时候,药材批发是暴利行业,国家对这一块儿监控的也不严格。只要是个正常人,投入这个行业都能够赚钱。

“放屁。我还没老到连红和黑都分不清楚。”秦铮怒骂道。“让你多学一点儿中医知识,你却一窍不通。连自己儿子都照顾不好,算是什么父亲?”

那个时候,秦洛还没有长大继承秦铮的衣钵,而秦贺又不愿意接班。老爷子一直对此耿耿于怀。

虽然秦铮发现了孙子的异样,但是经过他的一番详细的检查后,并没有发现秦洛的体质有任何变化。

因为秦铮老爷子的格外重视,又是自己的第一个重孙出世。秦老爷子甚至担心自己会不会诊断失误,又让医院利用各种仪器检查了一番,结果仍然没检查出任何问题。

不过,也发现了一点儿缺陷。就是,秦洛不好哭,不好动,体质看起来比较弱。

体质弱算什么?秦家是中医世家,秦贺又是搞药材批发的,百年的灵芝千年的人参都有不少库藏,孙子完全可以把它当做白萝卜啃。

既然投生在秦家,总是不会让他受了什么委屈的。

可是,这一补就是好几年。秦洛的体质不仅没有增强,反而越来越弱,阳盛阴虚,体质属于旺火属性。

受此烈火吞噬,体内的各种器官出现衰弱和罢工的趋势。而且,他的脉像更是奇特。遇热便混乱不堪,遇冷才能中正平和。

秦铮是一代‘药王’,一生医人无数。可是,在面对自己孙子的病情时,竟然束手无策。那种无能为力的痛心感,实在是让这个老人很受挫折和打击。

幸好秦洛得遇高人,得到了两本古书《道家十二段锦》和《引体术》。一筑基,一炼体,相辅相成,才让秦洛的一条小命延续至今。

秦洛搂着林浣溪,轻声的向她讲述着自己的故事。林浣溪也入神的听着,没想到让自己再次动情的这个小男人竟然会遭遇如此大劫,命运如此多艰。甚至还差点为儿英年早逝。

“这种病异于常人,百年难遇。我随爷爷去拜访名医时,曾经听过一位老人说过,在满清时有一个旗人得过这种病。他是世袭的贝勒,家境条件算是不错的。可是,他没能活过十八岁。”

秦洛深情的看着林浣溪,说道:“这种病只能暂时压制,却无药可解。也就是说,我随时都可能----唔,你捂我嘴干什么?我们都是学医的,生生死死的见得太多,你还没有看开啊?”

“我看开了别人的,看不开你的。”林浣溪说道。

虽然这话听着有些自私,却也是女人家的心里话。

医院里每天都有人出生,也每天都有人离开。你看到有几个人会因为别人的生死而悲痛异常,哭的死去活来?

可是,当灾难降临到自己头上时,那种心酸和疼痛,也只有自己才能够体会。才会理解到《唐山大地震》中徐帆说的那句‘没了,才知道什么叫没了’的绝望心情。

“因为有这种病情,所以我一直都不敢和任何女人有过深的纠缠。你看,我也算是个帅哥吧?我们家有奔驰,有别墅,还有工厂,应该是女孩子比较喜欢的类型。除了你也不是没有其它的女人喜欢。可是,我都很郑重的拒绝了她们。”反正吹牛又不用交税,秦洛也能够做出厚着脸皮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事情。

“其实,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爷爷就给我订了一门亲事。我这次去燕京,也是为了这门亲事去的。”秦洛说道。“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可能会连累到别人。而且,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面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了。我就去把这门亲事给退了。”

脑海中浮现闻人牧月那张惊艳冷傲的脸,以及她面无表情的说‘我是机器人’时的可爱模样,秦洛的心中荡漾起一丝丝的涟渏。

要有怎样的才华和家世,才能够和那个女人相匹配?

秦纵横?

白破局?

秦洛想,或许,燕京还真是找不到第四个可以和她站在一起而不会惶恐自卑的男人。

当然,秦洛是第三个。

“她一定很漂亮。”林浣溪柔声说道。

“是啊。很漂亮。和你一样漂亮。”秦洛点头。“原本,我以为只要有医术来陪我就好了。我可以留在燕京做老师,或者去做一名医生我把我会的东西教给学生,去治疗更多被病痛折磨的人。可是,我没有做到这一点儿。”

秦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的眸子转移了过来,眼里盛满了化不开的深情,说道:“没想到,我遇到了浣溪。所以,我注定要沦陷。”

有人说,每一个男孩儿都是在天上快乐打麻将的天使。当他们爱上了一个女孩儿时,就会折断自己的翅膀来到人间。

所以,女孩儿要爱惜属于你的天使,呵护他、照顾他,不要骂他,更不要咬他或者扯他的耳朵。给他做饭,给他洗衣服,给他捶肩按摩,为他生一个男孩儿像他女孩儿像你的宝宝

这是秦洛第一次主动向林浣溪表白,而且是这么赤裸裸的。以前,即便他们已经突破了男女之间的最后一层关系,秦洛也没有向她说过一句‘我爱你’。

没有女人能够拒绝得了‘我爱你’这三个字,如果这三个字是从你深爱的男人嘴里说出来的,更是有着无可抗拒的魅力。

虽然秦洛没有说出那三个字,但是他那深情的话语,他那火热的眼神,都已经表露出来了他此时的真实想法。

这一刻,林浣溪的心里有些感动,更多的是那满满的满满的幸福和甜蜜。

顾不得矜持。或者说,她想到了,但是,这个时候,她只想做一个渴望爱情的小女人。

林姐姐抬起头,主动的吻上了秦洛不是太香的嘴唇。

先是在秦洛的嘴唇外面轻轻的舔着,等到得到秦洛的回应后,她也开始变得热情起来,伸出不着片缕的手臂,搂着秦洛的脖子舌吻起来。

不得不说,林浣溪学东西还是很快的。前段时间她的技术很是生涩,两人在接吻时经常会出现牙齿磕碰在一起的不和谐画面。

可是,在秦洛的悉心引导和多次亲身教学下,现在她已经熟能生巧,有时候还会出现一些小小的花样来刺激秦洛的感官。

当两人再次气喘吁吁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刚刚偷吃禁果的年轻男女,总是渴望能够更多的时间黏在一起。

“这种病,没办法治疗吗?”林浣溪问道。

“也有。不过这种治疗方法没有经过任何人实践,不知道是不是有用。而且,做药引的东西也世间罕见。没有缘分的话,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秦洛说道。

“是什么?”林浣溪眼睛发亮的问道。只要有一线机会,他们都不应该放弃。

“因为我的体质属于天阳之脉,所以,需要能够找到至阴之物来进行中和。至阴之物就是天生凉性的动物或者其它的物品。极少现世。”秦洛苦恼的说道。

其实,那个藏医告诉爷爷解救秘方的时候,还说了另外一种办法,就是找到至阴之体的女性媾和。但是,天下之大,怀有这种体质的女人更是少之又少。

而且,秦洛担心的是,如果真有这样的女人,但是,她是一面丑人糙的中年大妈或者老年奶奶,难道自己也要献身不成?

荒谬之极!

林浣溪握着秦洛的手,说道:“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找到那种东西的。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行。”

秦洛苦笑:“如果找不到呢?”

“就算找不到,也没有关系。”林浣溪勇敢的迎接着秦洛的目光,说道:“我想,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都不会后悔爱上你。”

秦洛没想到自己的坦诚相对换来林姐姐的真情告白。坦露心声的女人,这一瞬间的美丽让人目眩。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