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猫鼠游戏!
虽然没上过大学,没受过正规的文化教育。但是,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非常斯文有素养的好男人。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轻易和人动手的。

可是,这个光头男的可恶程度已经超过了他的承受范围。

在刚才他通过玻璃橱窗看过来的时候,这个光头佬正在掐贝贝的小脸。

一个大人欺负小孩子就已经让人很难以接受了,更何况这个混蛋的动作又是那么猥琐。

他不是在掐,其实更应该说是在抚摸。而且那淫邪的眼神让人看着实在是怒火中烧。

贝贝虽然长相可爱,可是她才三岁零三个月,还不到四岁。这个男人竟然就下得了手。天知道,怎么会有这么禽兽的男人。

秦洛跑过来的时候,又听到他在对着林浣溪说着些下流的话儿。他终于忍无可忍,一出手就给他来了个狠的。

光头男的整支手臂被秦洛扯断,锥心的痛感袭来。他那只完好的手捂着胳膊,在地上翻滚哀嚎,声音凄历,状况惨不忍睹。

那个刚才还哭的死去活来的小胖男孩儿这个时候反而停止了啼哭,小嘴微张,眼睛瞪圆,口水顺着下巴流出来,一幅呆滞不可思议的表情。

林浣溪把贝杯抱在怀里细心呵护着,从口袋里掏出湿巾擦拭她小脸被掐过的红紫处。

小孩子肉嫩,林浣溪这么一擦不要紧,那红紫的淤痕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更加的显眼。贝贝白嫩白嫩的小脸上多了这些脏痕,像是只小花猫似的。

林浣溪越看越是心痛,看着躺在地上的光头男一点儿也不同情,反而觉得非常的解恨。

秦洛走过去把贝贝接过来,小女孩儿也不说话,只是沉默的趴在他的肩膀上,可怜兮兮的模样。

“贝贝,怎么了?他为什么要掐贝贝啊?”秦洛抚摸着她的脑袋,轻声问道。

“我正在‘打螃蟹’,那个胖子来扯我的辫子。我不让他扯,他不听。我就用锤子打他的脑袋。”贝贝一脸委屈的说道。眼圈又红了,小脸眩然欲泣的模样。

秦洛看了一眼那小男孩儿,小孩儿看到秦洛在看他,吓得往后退去。站立不稳,一屁股就坐倒在地上。然后再次哇哇大哭起来。

秦洛一阵郁闷。

我不是你爹,干不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儿。

虽然事情是因为那个小男孩儿引起的,但是,秦洛还真是没想过要把他拉着痛揍一顿。小男孩儿不学好,是大人的教育问题。

有这样的父亲,这个男孩儿长大以后会成为什么样子?秦洛对这小男孩儿没有恼怒,只有同情。

“贝贝不哭。”秦洛心疼的说道。

“嗯。贝贝不哭。他掐的好痛,贝贝都没有哭。妈妈说,贝贝要是爱哭的话,爸爸就再也不会回来了。”贝贝用胖乎乎的手背去抹眼泪,却还在告诉秦洛她根本就没有哭。

在贝贝还没出生的时候,姑姑就和丈夫离婚了。贝贝甚至连她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秦家的人都觉得贝贝可怜。对她都是非常的疼爱。贝贝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但是小孩子心性,对父爱还是极度渴望的。于是,比她大二十岁的秦洛就是她最好的依赖对象了。

她和秦洛也最是有缘,在她还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的时候,是不许别人抱她的。别人抱她就放声大哭。但是,只要秦洛一伸出双手,她就嘤嘤呀呀的要爬过去,高兴的手舞足蹈。

可以说,一直以来,秦洛完全是把她当做女儿养的。她和秦洛也亲近,只要有秦洛在的时候,就不让其它任何人抱。

这也是林浣溪一直想要抱她,她还很委屈的规定只让人抱三分钟的原因。

听了贝贝说的话,秦洛即是心痛,又是心酸,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扎了似的。

林浣溪更是触景生情,眼圈泛红,在旁边偷偷的抹眼泪。

她虽然刚刚来秦家一天,但是对姑姑秦岚的事情也有一些了解。知道贝贝和她一样,也是单亲家庭。她比贝贝还要好些,至少,是到了中学时父母才感情破裂离异,而贝贝还这么小就要经历这样的痛苦。

“贝贝这么听话,爸爸一定会回来的。”秦洛笑着说道。

“嗯。”贝贝点了点头。“可是,爸爸怎么知道我很听话呢?他又看不到我。”

“”

这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早就引起了人群的围观。

那些小孩子尖叫着哭啼着去寻找自己的父母,神采飞扬的工作人员也跑了过来,看着此时的情况也不知道应该要如何处理,只能打电话报警和通知商场的安保人员。

很快的,商场的安保人员就赶了过来。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男人蹲下身子看了看光头的情况后,说道:“他的手断了。在场的各位请都不要离开,我们要等警察过来处理这事儿。”

“等你*妈的警察。”大冬天的,光头男痛得一头冷汗。

他的左手伸向裤子口袋里一阵摸索,然后掏出一个手机。当着众人的面,他就当场拨了个电话号码。电话很快接通。

“喂,光哥,有什么事情关照?”话筒里面传来一个男人带着奉承味道的声音。

光头大骂道:“关照你妈啊。我在天河城八楼被人砍了,赶紧带人带家伙过来。”

“光哥,那地方人多眼杂,带家伙”

“十分钟不来,以后就不用见我了。”

“是是。光哥,十分钟赶到。”那人赶紧改口。

林浣溪担忧的看向秦洛,秦洛摇了摇头,示意她不用担心。

神采飞扬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这要是让光头带人带家伙过来,这店还用开下去吗?

“先生,呆会儿警察就来了。我相信他们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我们先送你去医院好吗?”那个安保人员蹲下身体劝道。

因为光头的胳膊断了,所以他们不敢轻易碰到他的身体。怕加深他的病情,后面的事情就没办法说清楚了。

“警察有个屁用?我就是要做了他们。”光头恶狠狠的说道。又是一阵猛烈的痛感袭来,他再次哀叫出声。

秦洛一脸冷笑,看来,这个光头在羊城走得太顺了,没有吃过什么亏。不然不会这么凶恶跋扈。

这天河城是羊城人流量最大的场所,也是羊城市的标志性建筑。他竟然敢让人带人带家伙过来闹事,可以想象他嚣张到何种程度。

秦洛把贝贝交到林浣溪手上,然后也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走到角落里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然后,秦洛又走了回去。贝贝伸手要秦洛抱,秦洛笑着说道:“贝贝,让姐姐先抱一会儿。哥哥还有事要做。”

他怕光头叫来的人提前赶来了,如果抱着贝贝的话,动起身来可能要伤到她。

秦洛走到那个保安队长面前,笑着说道:“人是我伤的,我会在这儿等着警察过来。让这些围观者先离开吧。他们都带着孩子,呆会儿要是出现什么暴力场面,对孩子的影响不好。”

保安队长迟疑了一会儿,大声喊道:“带着孩子的家长可以先离开。没有带小孩儿的,还请留下来给我们做个人证。”

接着,又对秦洛说道:“这事情怕是不好善了。我再催一催警察,让他们快点儿过来。”

他担心光头男叫来的人先到,到时候围着这年轻人一顿猛揍,他们这些保安人员也不好交待啊。

如果阻拦的话,势必会和光头男的人发生冲突。

话音刚落,围观的人都一下子散得没有影子了。

鬼才愿意给你做人证呢。这年头,谁愿意惹事上身?

不过,他们也并没有走远。而是围在门口,等待着事情的后续处理结果。

“散开散开。”

“都他妈散开。围在这儿干什么?”

门口一阵骚动,还有人在大声的吆喝着让人散开。接着,就见到一群身体壮实的男人冲了进来。一脸张狂凶恶的样子。

不过,好在他们还算有所顾忌,并没有真的带着什么武器过来。至少,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

为首的是个小*平头,扫了一眼,看到地上的光头,赶紧跑过去想把光头扶起来,问道:“光哥,你没事儿吧?伤哪儿了?”

“哎哟----我*操你*妈的,放开我的手。我的手断了。”光头痛得直吸冷气,差点为儿没有晕过去。小*平头碰到他断了的右手了。

小*平头这才知道扶错地方了,赶紧招了两个小弟,抱着光头的身体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就是他。我要他两条腿两只胳膊。”光头男指着秦洛恶狠狠的说道。

小*平头看了秦洛一眼,心里有些意外。光头也是个身经百战的人物,怎么会被这小白脸给折了一条胳膊的?

不过,这话他也不敢问出来。没办法,他们还要靠着这光头吃饭呢。

小*平头带着两个兄弟走到秦洛面前,笑着说道:“兄弟,这是怎么回事儿?”

“他犯贱。我就折了他一只手臂。”秦洛坦白的说道。“不过,现在我有些后悔了。”

“哈哈。好说。年轻人都容易冲动。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嘛。这儿人多,走,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谈一谈。”小*平头笑哈哈的说道。小*平头知道这边人多,不可能真把人的四肢给折了。那光头说得也都是气话。

他准备把这家伙给带到自己的地盘,到时候,是油炸还是清蒸,都是自己说了算。

然后对着身后的两个兄弟打了个眼神,两人转到秦洛的身后,一左一右的围了过来。

“我是说,我后悔没把他的另外一只手也折下来。”秦洛冷笑着说道。

这光头一张嘴就是自己的两只手两只脚,和他比,自己还是太善良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