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死而无撼!
84章、死而无撼!

“初次性经验的男性90%以上会出现早*泄,尤其发生在洞房花烛之夜。遇上这种情况不需要焦虑,只要注意一些细节,调整心态和性*生*活节奏,一般就能‘重振雄风’。”

“初次性经验或是经验不足的男性由于精神紧张、缺乏性*生活技巧,有时又在陌生的环境下匆忙进行,出现早*泄非常正常”

秦洛看着手头上医学书刊的介绍,心里百感交际。

以前他看书是为了医治别人,现在看书却是寻找自己的病因。

怎么可能正常呢?

对秦洛来说,这一点儿也不正常。

那么短的时间,以后,要怎么在林浣溪的面前抬起头啊?

想起这个,秦洛就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甚至,他都后悔昨天晚上听他老妈的话走进这间房间了。

“如果不进来就好了。不进来就不会接触。不接触就不会动情。不动情就不会叉叉。不叉叉就不会----那么早结束。”

秦洛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然后他在书柜里一阵翻找。

终于,从那书架的最低层里抽出一本颜色古黄的小薄册子出来。

册子的名字叫做《玉*房神技》,字迹很潦草,像是手写上去的。如果不是秦洛精通书法,可能名字都认不出来。

作者处的落款是‘三阳散人’,秦洛也不知道这个三阳散人是何方神圣,但是这里面记载的一些闺房密技却很是让人有耳目一新之感。

秦家是百年医学世家,医学积累很是深厚。无论是医术还是一些古老的医书,他们家都有大量收藏。

秦洛小时候还曾经天真问爷爷为什么不把这些医书全给捐出去,那样所有的中医都学了这书里面的知识,中医不就能够发扬光大了吗?

结果被他爷爷给狠狠的训斥一通。他说,现在这个社会上功利者比无私者多,追逐利益者比潜心研究者多。如果把这些古本珍藏送出去,也只能被一些特权人士给秘密的调包出售。最后流落到哪个国家都未必可知,还谈什么振兴中医?

这本《玉*房神技》就是秦洛从家里的书库中无意间发现的,翻阅起来后就爱不释手。于是偷偷的带进自己的书房,因为藏得过于隐蔽,甚至他自己都忘记有这本书了。

直到昨天晚上经历了他人生中最惨重的打击,他才又把这本册子给记了起来。

秦洛随手打开,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禁尿法,大意就是说在清晨进厕所小便的时候,要尿出时禁止再排出,重复多次。只要能够做好这种训练,以后就能够控制战斗结束的时间。

“就从这个开始锻炼吧。”秦洛想道。

原本这个时候正是他出去练习《道家十二段锦》的时间,结果他夹着本小册子就跑进了厕所。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最重要的战场就是床。

南方的天要比北方亮的早一些,早上六七点的时候,太阳就已经探头探脑的跑了出来。而在燕京的时候,直到中午十点多钟,天空还阴沉沉的,像是快要下雨一般。十二点以后,那浓雾才逐渐散尽。

今天的天气很不错,明媚的光线从窗帘的缝隙流泄进来。照在古木色的大床上,在素兰色天鹅绒的被子上投下斑驳的光影。

林浣溪的眼睛眯了一阵子,适应了这样的光线和亮度,才缓缓的睁开。

入眼处是陌生的环境,睡在陌生的大床,而且昨天晚上遭此剧变,从一个少女脱变成妇女她的心情很是复杂。

掀开被子,看到自己的睡衣带子仍然散开,露出那傲人的胸部后,她赶紧的把衣服给掩好,把睡衣带子重新给系上。

翻了个身,她昨天晚上所躺的位置,天蓝色的格子床单上绽放着一朵红色小花。

那小花小巧,含羞,娇艳欲滴。

林浣溪用手轻轻的触摸,还带有些许的湿气。素白的指尖上沾染着一点点儿红色的物体,那是女人守护了二十多年的珍贵。

当然,现在的很多女人只守护了十几年就送人了。

林浣溪盯着指尖的血迹有片刻的恍惚,接着又神经质的笑了笑。那一瞬间,刚为人妇的女人满脸幸福,美艳的不可方物。

想起昨天晚上秦洛的表现,又忍不住抿嘴一笑。

她从床上爬起来,然后把被子放在椅子上,卷起床单向卫生间走去。

她要自己把这床单给洗起来,总不好意思让别人看到这些血迹。

拉开洗手间的门时,看到秦洛站在马桶边。手里捧着本册子看得入神,而他的睡裤却褪到了膝盖。

林浣溪关门要退出去的时候,秦洛已经发现了她的到来。

赶紧把那本册子卷在手心,尴尬的笑着说道:“你醒了。”

“嗯。”林浣溪说道。

“你要用洗手间吧?我就完事了。”秦洛说道。低下头,才发现自己还光溜溜的站在哪儿做‘禁尿训练’,赶紧把裤子给提了起来。

“你先用吧。我不急。”林浣溪说道。然后关上门退了出去。

秦洛愣了半天,才想起来,以后,要和另外一个女人共同用一个厕所了。

秦洛走出来的时候,林浣溪正在忙着收拾房间。她换了新床单,被子也被她叠得整整齐齐。穿着睡衣的她正打开箱子,一件件的把自己和秦洛的衣服挂进衣柜。

长发披肩,气质如兰。像是一个普通的居家女人一般的忙活着,看得秦洛心中一阵温暖。

“原来,找个女朋友是这么幸福的事情。”秦洛在心中想道。

“先别忙活了。我们下去吃早餐吧。”秦洛走过去说道。

“你先下去吧。我还要洗澡。”林浣溪说道。

提起洗澡,秦洛又想起了那档子事儿。脸色羞得通红,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我可能是太紧张了。”

“你说过了。”林浣溪回头扫了秦洛一眼,继续忙活着自己的事情。

“要不,我们再试一下吧?”秦洛说道。他觉得,自己不在林浣溪面前证明一次自己是真正的男人,就没办法抬头见人。

“我累了。”林浣溪说道。

“没关系。你躺着就行。不用动。”秦洛解释着说道。

“”

林浣溪放下手里的工作,走到秦洛面前看着他。

“你那么在意吗?”林浣溪看着秦洛问道。

秦洛点了点头。能不在意吗?

“我不在意。”林浣溪说道。“原本我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像昨天晚上那样。能够走到这一步,很不容易。”

秦洛点了点头,用力的把林浣溪搂在怀里。林浣溪把脑袋靠在秦洛的怀里,很用心的搂着他。

良久,秦洛说道:“那今天晚上再试吧?”

“”

秦洛下楼的时候,秦铮和秦铭正在院子里锻炼身体。因为秦洛见证了《道家十二段锦》的功效,所以现在秦家人都在用这种道家法诀来锻炼身体。

秦洛也不是个喜欢藏私的人,特别是对待自己的亲人,他更是不会有丝毫的隐藏。悉数的把《道家十二段锦》给传授给了他们。

秦铮看到秦洛出来,就停下了自己正在练习的一招‘左右闻天鼓’,向秦洛这边走了过来。

秦洛赶紧把一边准备好的白毛巾递过去,让老爷子擦拭了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后,才说道:“爷爷,你的腿脚不方便。就少做一些运动吧。你每天只做一个动作,也能够起到锻炼的作用。”

秦铮擦了把脸,然后把毛巾丢进水盆里,说道:“这么大的岁数了,不比年轻人。想让这腿完全恢复已经是不可能了。人这一辈子福祸相依。总不能什么好事儿都让我秦铮一个人给全揽了。能活到这个地步,我也满足了。”

秦洛就笑,说道:“爷爷,你以前可不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整天唉声叹气的,感叹时事不佳,命运不济。现在怎么改性了?”

秦铮看着秦洛,说道:“因为我有一个好孙子。”

“”秦洛诧异的看着爷爷。他还很少听到老爷子当面夸一个人。他更没有当面夸过自己。大多数时候,他只会训斥自己。说自己做得不够多,不够好。让自己努力一些,再努力一些。

于是,秦洛也只能不断的努力,不断的前进。可以说,秦洛这一身医术,一半是因为他的个人爱好和家庭熏陶,另外一半是被这老头子给逼出来的。

在秦洛的印象里,这老头儿也是极为严厉。平时连笑脸都很少露出来几次。

“你在燕京的所作所为我都知道。浣溪她爷爷都在电话里给我讲了,我也从报纸电视上看到一些。不错啊。很不错。你能够想到办这个中医公会,我很欣慰。”

“每当民族在危难之际,都会有人站出来力挽狂澜,救万民于水火。现在世事太平,国富民强。可是中医却在急速衰落。做为一个学了一辈子中医的老人,实在是心有不甘啊。”

“我想站出来,可是我老了。还好。我孙子站出来了。而且还做得那么好。”秦铮一脸慈爱的看着秦洛,说道。“有此贤孙,死而无撼啊。”

PS:我很欣慰,上一章有很多朋友没看懂。证明这年头还是有很多纯良的人。可是,有些家伙的YD指数就令人发指啊。你们想到哪儿去了?怎么可能那么写?我是那种人吗?)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