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章、等我长大了再嫁给你!
1章、等我长大了再嫁给你!

北方已经下雪了一场大雪,而南方还是阳光普照。可是,这并不代表着南方的冬天就不会寒冷。

在有阳光的地方,你能够感觉到温暖。但是,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那寒气就从四面八方侵来,能把人冻得直哆嗦。

北方的风像刀子,冷冽、钢硬。直来直往。南方的风却是像毒药。阴柔、刁钻、防不胜防。仿佛那寒气是从骨髓里发出来的,就算穿再厚的棉衣也没办法阻挡。

燕京飞往羊城的大型客机在羊城白云机场降落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一点多钟的票,空中管制耽搁半个小时,然后再加上漫长的路程,小半天时间就这么用完了。

下了飞机,天已经灰蒙蒙的,远处的荒野还有一层薄薄的雾,机场也早就亮起了灯。

取了行李箱,秦洛带着林清源和林浣溪向机场出口走去。

“秦洛。”一个男人惊喜的喊道。然后快步的迎了过来,重重的抱了抱秦洛。“不错。长胖了些。脸色也健康了些。”

“大哥。”秦洛笑着说道。“你怎么来了?我打电话的时候不是说过吗?不用过来接我。”

“有贵客来,怎么能没人迎接?”男人笑着说道。

然后他转过身,一脸热情的看着林清源,笑着说道:“你就是林老爷子吧?爷爷他老人家身体不适,不能亲自赶来迎接,让我代他知会一声。等回去后他亲自给林老道歉。”

男人也是二十多岁的年龄,浓眉大眼,面相俊朗,举止大方得体。同样穿着一款青色的长袍,圆口黑色布鞋。颇有些风流倜傥的味道。

他对人的态度很热情,而且脸上一直带着温和的笑意,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好相处的感觉。

“这是我大哥秦铭。”秦洛在中间解释着说道。

大哥?没听说秦洛有哥哥啊?

林清源虽然心中疑惑,却不好在脸上表现出来,笑呵呵的说道:“都是一家人,这么客气做什么?”

“这位就是弟妹吧?”秦铭又主动和林浣溪打招呼。

“我是林浣溪。”林浣溪看了眼秦洛,面无表情的说道。心里却是有些羞涩,这家伙都是怎么跟他家里人说的?

她不知道的是,这事情和秦洛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是她的爷爷林清源把她和秦洛郎情妾意卿卿我我的消息通过电话传递给了这边。

秦家人以为秦洛和林浣溪已经确定了男女关系,所以才有秦老爷子邀请林清源和林浣溪来南方过年这一处戏。

“林老,我来帮你提箱子吧。还有弟妹----把你的包也给我。咱们的车子就在门口。几步就到。”秦铭殷勤的说道。硬是从林清源的手里接过了箱子,也同样执拗的接过林浣溪手里的背包。

机场门口等着一辆黑色的奔驰房车,看到秦洛他们一行人出来,一个穿着西装的小*平头快速推开驾驶室的门跳了出来,然后抢着接过秦洛手里的箱子,说道:“少爷,你回来了。”

“嗯。”秦洛把手里的箱子交给他,然后邀请林清源和林浣溪上车。秦铭放好行李后,主动就坐在了副驾驶室。

“大哥,你说爷爷身体不适,严重吗?”秦洛担心的问道。

“不碍事儿。爷爷平时注重锻炼和养生,小病小灾的都没怎么遭过。这两天天气降温,他受伤的那只腿就有些不舒服。”秦铭回过头来笑着说道。

秦洛叹了口气,说道:“我不在家,就要多麻烦你来照顾爷爷了。”

“这话以后就不用说了。”秦铭严肃的说道。“我也受过爷爷的大恩,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好。以后我就不说了。”秦洛笑着说道。

林清源眼光比较毒,他看得出来,秦铭对秦洛的态度亲热中带着些讨好的成份,而秦洛也像是丝毫没有察觉似的享受着这一切,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秦铭是个擅长寻找话题的人,一路上都是他和林清源老爷子在谈论医学上的一些事情。恰好两人都是中医同行,在这个领域都不陌生。

他也试图和林浣溪说过几句话,但是见到对方都是冷漠的应付后,就知趣的放弃了。所以,机场离家的路程虽然遥远,车厢里的氛围一点儿也不沉闷。

车子驶进市区后,这座城市的繁华热闹立即铺天盖地的呈现在众人的面前。林浣溪是第一次来南方,所以一直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世界。林清源倒是经常来羊城开会,但是仍然一个劲儿的感叹羊城三天一大变两天一小变的发展速度。

车子在珠江边的一幢豪华别墅门口停了下来,然后秦铭快速的跳下车,帮忙拉开后车厢的车门。

林清源从车子里跳下来,打量着别墅周边的环境,笑着说道:“背靠莲花山,门口就是珠江。依山傍水的,这别墅可不便宜吧。”

“华夏国哪里有便宜的别墅?”秦洛笑着说道。“之前住的是老宅,可是那边要建设成开发区,要把我们全拆迁了。因为这事儿,老爷子好几天吃饭都没有胃口。”

“老人啊,就是怀旧。什么东西用了几十年,都是有感情的。”林清源感叹着说道。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别墅的门开了,一大群人迎了出来。

走在最前头的,就是一个身穿月白色唐装,身材瘦高,看起来精彩抖擞的老头子。

他的肤色红润,皮肤也很光滑。脸上丝毫不见那些老年人脸上生长得那种老年斑。走路的劲头儿很足,只是左腿有点儿使不上力的感觉。

“林老弟,我对不住你啊。”老头子老远的就给林清源道歉。

“秦老哥,你这么说不是太见外了吗?按年纪算,你还要大我两岁。我能让你大老远的跑到机场去等我?”林清源一把握住秦铮的手,笑着说道。

“哈哈,你大老远的给我送孙媳妇,我理应去迎接啊。”秦铮大笑着说道。

“浣溪,过来让你秦爷爷看看。”林清源满脸骄傲的挥手招呼林浣溪。

林浣溪性情淡泊,而且见惯了大场面,很少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她觉得紧张的。可是,做为一个女人,这个时候的她无疑是很忐忑的。

“秦爷爷好。”林浣溪走过来,轻声和秦铮问好。

“好。好。这个孙媳妇我很满意。”秦铮看着林浣溪说道。“浣溪啊。欢迎你到我们秦家来。”

这句话,就说得一语双关了。

“谢谢爷爷。”林浣溪说道。虽然‘秦爷爷’和‘爷爷’之间只少了一个字,意义却已经完全的不同了。

旁边站着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穿着淡雅的旗袍,外面披着一条针织披肩,眉眼精致,笑容和蔼。她一直在专注的打量着林浣溪,林浣溪虽然已经猜测到她的身份,却有种下意识的躲闪,不知道如何开口去和人打招呼。

“浣溪,我是秦洛的妈妈。很高兴你能来秦家过春节。”女人走上来拉着林浣溪的手说道。“在这儿就不要客气了。和在自己家一样。”

“好的。伯母。”林浣溪答应着。这一刻,她终于还是忍不住脸红了。

秦洛在后面也没有闲着,他还没来得及去给爷爷问好,一个脑袋上扎着两个马尾的小女孩儿就已经向她跑来,然后抱着他的小腿,甜甜的叫道:“哥哥抱抱。哥哥抱抱。”

秦洛蹲下身子,把这个粉雕玉琢的小不点儿抱进怀里,在她粉嘟嘟的小脸上亲了亲,问道:“贝贝,你什么时候来的呀?”

“我昨天才来的呀。”女孩子搂着秦洛的脖子咯咯的笑着。

贝贝是秦洛姑姑的女儿,现在住在深圳。姑姑是商人,和父亲一样,做医药生意。几年前和丈夫离异,独自带着孩子过活。因为贝贝没有父亲,所以和秦洛就格外的亲热。秦洛也非常喜欢这个小表妹。

“你考试了没有?”秦洛笑眯眯的问道。

“考了。可是我没有得满分。”贝贝撅着小嘴委屈的说道。

“为什么没得满分啊?”

“可能老师觉得我长得比她漂亮吧。我画的明明是苹果,老师非说我画的是桃子。”贝贝一脸认真的说道。

“”

秦铮在人群中喊道:“秦洛呢?这小子回来了都不敢过来见我?”

秦洛赶紧抱着贝贝走过去,笑着说道:“爷爷,我在和贝贝说话呢。”

秦铮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孙子,点了点头,说道:“不错。长胖了些。看来你在燕京生活的不错嘛。”

“是林爷爷对我很照顾。”秦洛笑着说道。

“我哪有时间照顾你?是浣溪照顾的。”林清源使劲儿的往孙女脸上贴金。

贝贝眨巴着大眼睛看了看林浣溪,趴在秦洛的耳边小声问道:“哥哥,你真的要结婚了啊?”

“啊。谁告诉你的?”秦洛疑惑的问道。这才不满四岁的小孩子懂得什么叫做结婚吗?

“妈妈说的。妈妈说哥哥要带回来一个漂亮的姐姐。还让我喊她嫂嫂呢。”

“”

贝贝叹了口气,说道:“唉。你先结婚吧。等我长大了再嫁给你。”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