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章、不负如来不负卿!
6章、不负如来不负卿!

听到秦老爷子有事儿要在自己的寿宴上宣布,每个人都聚集起精神听着。

能够在这种场合特别说出来的,事情肯定非同小可。

秦老爷子招手示意秦纵横站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对大家说道:“咱们华夏人喜欢讲究一个‘儿贤孙孝’,我也不例外。这是我的孙子秦纵横。他是我的好孙子,也是秦家很好的企业接班人。我要宣布的事情就是:秦纵横即将全面接掌秦家国内业务。”

在座的没有一个傻瓜,每个人都明白这句‘全面接掌秦家国内业务’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对他们这些老牌家族来说,业务重心一直都放在国内。虽然国外也有业务,可是终究不如国内这么影响深远根深蒂固。

秦纵横接手了国内企业,也就等于是掌握了秦家的经济命脉。

这是继闻人家族的闻人霆选用刚刚年满二十岁的闻人牧月成为家族继承人后,又一记巨型财阀选择年轻继承人的范例。

这一年,秦纵横年仅二十七岁,正是意气风发的最好年华。

他们这样的人,一次简单的飞跃,便是普通人一生都难以企及的高度。

先是那些秦纵横的铁杆拥护者反应过来,叫好声祝福声鼓掌声响成一片。接着,其它的宾客也自发的鼓起掌来。

掌声响彻全场,秦纵横站在台前顾盼神飞,虽然他本人表现出来的是极度的谦虚内敛,却又耀眼的灼人。

秦洛也笑着拍手。心里却在算计着,因为厉倾城的预付金计划,自己的资产也不少,有好几亿呢。可是和秦纵横现在掌握的财富一做比较就像是一头小羊可怜兮兮的站在一头雄狮面前,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这让秦洛的心情稍微受到了一些影响,以致于他这顿饭少吃了两只鸡腿。

不得不说,我们的秦洛同志并没有外界想的那么大度。虽然他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可是,在秦纵横把他请过去一番居高临下的威胁后,他对那家伙也确实有些不太感冒。

再说,无论他愿意不愿意,因为闻人牧月的关系,他已经和秦纵横成了暗中较劲儿的对手。

有谁希望自己的对手强过自己太多的?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秦洛在心里想道。

秦老爷子挥手示意大家停下来,笑着说道:“以后,纵横难免要和在座的各位打交道。他还年轻,有什么做的不周全的地方,还请各位给我个薄面,能够多多担待一些。”

说着,秦老爷子竟然对着台下九十度鞠躬。

他这么一鞠躬可不得了。身份高贵,八十高龄,又是今天的寿星公。台下哗啦啦的都是拉动椅子的声音,所有的人都跟着站了起来。

虽然觉得有些麻烦,但是不得不承认,这老爷子在人际关系处理上实在是很有一手。

他这么一鞠躬,给足了台下众人面子。每个人都有种受宠若惊却又浑身舒坦的感觉。

人和人不同,鞠躬的效果也就不相同。一个普通农民和一国之总理鞠躬的效果能是一样的吗?

“我这一鞠躬是为了孙子卖次老脸向各位讨个人情。你们可以坦然接受。请坐。”秦老爷子笑呵呵的说道,挥手示意大家坐下来。

“现在,让纵横说几句吧。”秦老爷子把话筒递给秦纵横,示意他讲几句话。

秦纵横接过话筒,满脸尊敬的看着秦老爷子说道:“谢谢爷爷为我所做的一切。我一定会努力,不负你的厚望。”

秦老爷子点点头,用力的拍拍他的肩膀。

然后,他眼神温和的扫视在座的众人一眼,笑着说道:“做为朋友,我希望大家能够在喝酒的时候想到我。做为合作者,我希望能够在赚钱的时候想到我。当然,我也会努力的扮演好各位的朋友和合作者这双重身份。大家有酒一些喝,有钱一起赚。”

秦纵横也是个长袖善舞的商人,他没有说太多的废话套话,除了他的爷爷,甚至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对台下的人说。

他知道别人关注的是什么。他们只关心你有没有把他们当朋友,有没有给他们赚钱的机会。如此而已。

其它的,譬如感谢说一万个感谢,能换来一个订单吗?

“再一次感谢大家能够来参加爷爷的寿宴,为你们的到来干杯。为爷爷健康干杯。”秦纵横端起身后服务员托盘里的红酒,对着大家举杯。

“为秦老健康干杯。”台下有人说道。

“为秦老健康干杯。”

寿宴结束,张仪伊抓着女儿的小手,说道:“九九,不要太委屈自己。”

“我知道。”王九九看着秦洛的方向,轻轻的点了点头。

“如果委屈,就骂吧。不丢人。”张仪伊有些心酸的说道。女儿陷入苦恋,做母亲的心里也不好受。

王九九拍了拍张仪伊同样不大的手,说道:“张仪伊同志,你放心吧。这点儿苦痛算什么?你女儿能够扛得住。”

“你这死丫头。就是你这要强的性子才让人担心呢。”张仪伊的眼圈红了。“没办法。你这一点儿像我。唉,去吧。早去早回。带上手机。有什么事要及时通知我。无论多晚,妈都去接你回来。”

“我知道。”王九九点了点头,站起来向外面走去。

秦洛正准备搭乘闻人牧月的顺风车回去的时候,王九九突然间跑到他的面前。

“秦老师,你有时间吗?”王九九看着秦洛问道,漂亮的小脸上满是笑意。

这是一个非常懂得在外人面前隐藏心事的女孩子,这一刻她的脸上布满了笑容,谁也不知道她的内心经历过什么样的苦楚和折磨。

秦洛自然也不知道因为自己和闻人牧月一同出度宴会,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误会。

当然,他也知道有一部份人误会。譬如那些闻人牧月想拒绝的人。可是,这些人并不包括王九九。

“怎么了?”秦洛问道。

“能陪我走走吗?我有些事儿想和你说。”王九九说道。

秦洛看着天空中飞舞的雪花,笑着问道:“你确定?”

“确定。”王九九肯定的说道。

“那好吧。”秦洛点头。他转过身对闻人牧月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和九九出去走走。”

闻人牧月看了王九九一眼,说道:“注意伤口。”

然后,便带着一大群保镖钻进了她的座架里。

这是近年来罕见的一场大雪,已经下了一大一夜,几乎都没怎么停歇。

公路上的积雪被车轮碾过,嚓嚓作响着向两边飞溅。没有人走过的地方,积雪堆了厚厚一层。把里面的植物盖的严严实实,连个脑袋都不能冒出来。树枝上挂着一串串的冰棱,在路灯的照耀下像是晶莹剔透的珍珠。

燕京的冬天原本就很寒冷,到了晚上,温度下降的更加严重。在这白雪皑皑的冰天雪地里行走,几乎把人的思绪都要冻僵住了一般。

呼出来的气体立即就被雾化,然后消逝在空气中。秦洛和王九九肩并肩走着,只听到彼此的呼吸和鞋子踩在深雪里咯吱咯吱的响声。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偏离了主干道,走向一条秦洛所不熟悉的偏静小道。甚至,他能够看到一条河流在面前安静的流敞着,像是一条蜿蜒前行的银色小蛇。

难道说,这是单身男女走在一起情不自禁会做出的选择?

王九九说有事情要和自己谈,可是一路走来,却一直保持着沉默,没有出口说话的意思。

秦洛终于忍不住了,笑着说道:“九九,你不冷吗?”

“什么?”王九九正沉溺在这种雪夜漫步的意境中,没有听清楚秦洛和他说话的内容。

“冷吗?”秦洛再次问道。这样的鬼天气,撒泡尿还没落地就结成冰棍,自己的体质异于常人,还不用担心会着凉。可是王九九穿的就实在是单薄了一些。

王九九这才感觉到一股股凉气朝身体里面钻,她的皮靴上面落满了积雪,两只脚像是失去了知觉似的,麻木的像是不属于自己身体的一部份了。手也突然间没地方放了似的,无论放在哪儿都会觉得冷。

“冷。”王九九说道。

秦洛伸手把王九九搂在怀里,说道:“我的身体比较暧和。靠近一些可能有些效果。”

又说道:“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们还是回去吧。这么冷的天气,会把你给冻坏了不可。”

秦洛发现,每次和王九九在一起的时候,这丫头都会提出走一走。这给秦洛的感觉就是,两人一起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儿就是走路了。

王九九乖巧的把身体靠在秦洛怀里,然后她的手也很快被秦洛的手给握住。

果然像他说的那样,他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像是正在燃烧的壁炉,不灼人,却让人留恋着不想离开。他的手不大,但是也同样的温和。王九九恨不得这条路永远都走不到头,就这么让他牵着走一辈子。

两人像是情侣一般的拥抱和牵手,这让对秦洛图谋不轨的王九九心如小鹿般的乱跳。听到秦洛劝她回去的话,赶紧说道:“有事儿。秦老师,我有话要和你说。”

PS:大家安静看书吧,我也安静码字。老柳昨天冲动了,向一些无心伤害到的朋友说声抱歉。)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