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京城第一小白脸!(上)
53章、京城第一小白脸!(上)

石破天惊!

绝对是石破天惊!

闻人照是什么人?闻人牧月的弟弟。闻人牧月是什么人?

提起这个名字,在燕京的上流圈子里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她身上有着太多的荣耀,她创造了太多的奇迹。她是无数男人心目中的女神,也是无数女人心目中的偶像。

视她为女神的,知道她爱不起。

视她为偶像的,知道自己和她的距离。

一般耀眼的人物,都会有很多的死忠和很多的对手。譬如秦纵横,譬如白破局。他们的朋友和他们的对手一样多。

闻人牧月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能够清晰的知道自己和她之间的距离。很少有人爱她,不敢爱,也没有人恨,没资格恨。

于是,她的粉丝几乎囊括了那个贵族圈子里的所有青年男女。连一些长辈也对她所做出来的成绩交口称赞。

秦纵横和白破局够优秀吧?

可是,在秦纵横还只是掌握秦家的几家公司,白破局忙着上山猎熊下海探宝的时候,闻人牧月已经在她二十岁生日的时候执掌整个闻人家族商业旗舰。

再细化一点儿说,白破局的接班理所当然,因为他是白家唯一的男性继承人。而秦纵横也是秦家呼声最高的掌舵人。可是,闻人牧月却是依靠她自己的争取攀登上这个宝座的。

其中的凶险和危机,又岂是外人能够想象的?

这是一个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女人。她的智慧让人惊叹,她的美貌也让人惊艳。她的追求者都是圈子里最优秀的男人,有即将掌管一方的封疆大史,也有身家财富同样惊人的商业巨子,其中还包括被称为京城第一公子哥的‘智公子’秦纵横。

秦纵横爱其数载而不得,这在京城是人共皆知的事情。可是,现在却有一个长得不是很帅衣着不是很有品味面孔还非常陌生的男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闻人照喊他姐夫。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就是闻人牧月的男人?

天地良心,秦洛真是没有想过要在这种场合出风头。

他没有想到大家的反应会这么强烈,他甚至都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话竟然会被那么多人听在耳朵里。

感情刚才那些假装喝酒聊天的家伙全都在坚着耳朵偷听,不然,他喊的那句话声音并不是很大,为何会有那么多的听众?

他不是想占闻人牧月的便宜,也不想向外界宣告着什么。他只是在闻人照见到他就转身闪人的刺激下,才想出声戏弄他一些。

既然你那么害怕我,我就偏偏把你拉过来叫‘姐夫’。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而已。

他已经去闻人家族退亲,对闻人牧月也没有任何非份之想。他之所以愿意陪着闻人牧月来帮忙,只是出于朋友之间的帮助。

当然,还有一点点儿私心。

毕竟,闻人牧月是他的末婚妻。内心深处,他是不希望她嫁给秦纵横这个自大狂的。

可是,秦洛却低估了这个圈子的复杂性。

可以说,这是一个很随便的圈子。因为参加这个宴会的男女很可能在宴会结束的时候坐上同一辆车去同一间别墅睡在同一张床上共用同一个避孕套

也可以说,这是一个非常严谨的圈子。在正规的场合,没有人敢轻易说出这样的话。因为这种事情很快就会流传出去,并会产生一系列的影响。

秦纵横这样的男人,都费尽心机的想让闻人牧月和他一同出席这个宴会,好向外界传达一个他和闻人牧月是情侣关系的信息。

可是,这个男人就这么赤裸裸大咧咧的喊出来了。这不是当众打秦纵横的脸吗?

秦纵横一直微笑的脸有短暂的僵硬,等到他再次笑起来时,却有种不太自然的死板和阴沉。

白破局大力的拍着秦洛的肩膀,笑道:“好样的。秦洛。敢爱敢恨。像我们北方的爷们。比有些人强多了。”

秦洛不是傻子,他已经从别人脸上那跟见了鬼一般的表情中知道这句话引起了别人的误解。赶紧解释着说道:“你误会了。我只是和闻人照开个玩笑。”

“误会?有什么误会的?牧月什么时候带着一个男人参加宴会过?这种事儿大家心知肚明嘛。”白破局大笑。果然像他说的那样,能够让秦纵横难堪的事情,他就是大力支持。“这么一看起来,你和牧月还真是挺般配的。”

秦洛对他这句话深表赞同。无论是外在条件还是内在条件,自己配闻人牧月也都是绰绰有余的。

可是,他还是得为自己辩解。说道:“你们真的误会了。我和牧月只是朋友关系。”

“嘿,明白。没结婚的男女都是朋友关系。”白破局拍着秦洛的肩膀说道。“像个爷们一样的承担。没人能对你怎么样。你再否认,就是对女方的不尊重了。难道你觉得牧月配不上你?”

“不是这样”秦洛转过身看向闻人牧月,她的脸上面无表情,不见喜怒之色。

闻人照看了秦纵横一眼,对着秦洛怒道:“我为什么要叫你姐夫啊?你哪里配得上我姐姐了?一个没品、没貌、没钱的低级人士。”

“闻人照。”闻人牧月终于出声了。说话的语气和外面的天气一般,能够把人给活活冻死。

“姐姐。”闻人照看到姐姐发火了,就想闪人开溜。他对自己的姐姐还是很惧怕的。

“道歉。”闻人牧月说道。

“姐姐,是他先招我的。我只是----”

“道歉。”闻人牧月再次冷喝道。

“”

“道歉。”闻人牧月第三次说道。

闻人照知道姐姐真的生气了,不然,她不会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也不会这么执着的要求自己向一个外人道歉。

闻人照如花似玉的小脸上布满了委屈,漂亮的大眼睛慢慢的变红,像是要哭出来一般。看的在场不少女士恨不得把他搂在怀里心肝宝贝的乱叫一通。

“对不起。”闻人照凶狠的瞪着秦洛,很不情愿的道歉。

秦洛笑笑,没有在意。

他知道,自己终究是一个外人。连他们这个圈子的人都不是,想要让闻人照接受是不可能的。

如果在场的其它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怕是都会认为自己是一个‘没品、没貌、没钱’的低级人士吧。

再说,第一次去闻人家族拜访的时候,自己也把他折腾的够呛----他对自己有怨言,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他们姐弟俩这么一闹,让旁观者更加认定了一个事实:这个穿长袍的男人就是闻人牧月的正牌男友。

闻人牧月疼爱弟弟的事儿世人皆知,今天却为了一个男人再三要求弟弟道歉。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哟,这边这么热闹?感情人全躲在这儿来了。”一个柔媚略微暗哑的女人声音响起。

一个里面穿着一条黑色晚礼服,镶着暗花的银色高跟皮鞋。外面罩着一条白色貂皮披肩的女人走了过来。女人的波浪长发披散在肩膀,眉目如画,双目如水含情。

身材婀娜多姿,气质成熟性感。正是和秦洛见过一面的仇烟媚。

“仇姐。”闻人照看到自己的救星来了。眼圈更红了。走过去说道。

“嗯。小照也在这儿?怎么?谁让我们小照受委屈了?”仇烟媚笑着问道。那关心的话语和动人的表情,组成了一幅唯美的画面。

闻人照看了眼自己的姐姐,没敢吭声。

“烟媚来了。没有亲自去接,还请见谅。”秦纵横一脸歉意的说道。因为这边的事情耽搁了,在外面迎客的事情只能交给其它的堂弟堂妹了。原本,这些事是由他负责的。

这也是一个家族继承人必须经历的一步。一种磨练。也是向外人传递一种信息。

“大少太客气了。我又不是不认识路。哪敢劳大少亲自去接?”仇烟媚笑着说道。

“如果我不猜错的话,这位一定是白家的大公子吧?烟媚新来乍到,以后还要请白公子多多关照。”仇烟媚转过身对站在她旁边的白破局打招呼。

“早就听说名媛会的老板是一个妙人儿。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白破局爽朗的笑着,握了握仇烟媚的小手。一触即放,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个美艳的女人而多占便宜。

仇烟媚的脸转向闻人牧月时,又转变成另外的一幅模样。既亲热,又亲近。说道:“你一定是牧月吧?小照给我看过你的照片,也时常在我面前谈起你。很为有你这样的姐姐感到骄傲。”

闻人牧月看了一眼闻人照,没有说话。

秦洛不由得不赞叹,这个女人还真是个公关人才。她和每一个人说话的时候都会换上一幅表情和一套话语,让人亲近而没有丝毫反感。

每一个人都照顾到,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受到冷落。

看到她,秦洛又想起了厉倾城。在倾城国际美容院里面的时候,厉倾城不也扮演着这样的一个角色?那么多的人愿意围绕在她身边,不也正是她这种与众不同的人格魅力?

“秦洛,我们又见面了。”终于,仇烟媚走到秦洛面前,对着他伸出了手。

“是啊。真巧。”秦洛笑着说道。

“不是巧合。你原本就应该属于这个圈子。”仇烟媚若有所指的说道。

秦洛笑笑,没有接话。

“秦老师,你也在这儿?”王九九一跨入后院,第一眼就看到了在人群中并不显眼出众也不鹤立鸡群的秦洛,满脸惊喜的跑了过来。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