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不好意思让女人受伤!
  
  第148章、不好意思让女人受伤!
  这个男生面相普通,属于那种掉在人缝里就找不着的类型。乱糟糟的头发,深度的近视眼镜,一身普通面料的衣服,穿着西装裤,脚上却是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品味实在是非常的糟糕。
  他的怀里还捧着两本书,上面一本是,下面一本看不清名字。因为是两本书重叠在一起的。
  秦洛在学校里做了很好时间的老师,对这样的学生有一些了解。他们一般来自并不富裕或者说相当贫困的家庭,父母节衣缩食的供他们上学。而他们也非常的刻苦努力,无论什么时间看到他们,都是行色匆忙的样子。他们简单却又心怀理想,急迫的想改变现在这种窘困的处境。他们没有一件名牌,也不喜欢逛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着教室、图书馆、寝室三点一线的生活。
  这样的学生,怎么会是杀手呢?
  当他手里的书本滑落,他佯装弯腰去捡书本,把秦洛和闻人牧月的视线吸引到掉在地上的书上的那一瞬间出招,把出手的时机和人的心理都算计到极致。
  满世界的白色,那明亮的刀片成了这个世界最耀眼的光芒。
  简洁。直接。狠辣。
  目标是闻人牧月的心脏以及咽喉位置,企图一击毙命,不留活口。
  当他刺出去那凶狠的一刀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是,秦洛终于发现了他异于常人的地方。虽然他戴着眼镜,可是他的眼睛却异常的明亮。这是一个近视的人不应该有的眼神。
  猝不及防,一触即死。
  “小心。”马悦在后面叫道。
  身后的几名保镖也快步的冲了过来,还有一名保镖从怀里取出了枪。
  可是,他却没办法开枪。因为,闻人牧月的身影挡住了凶手的身体。
  这是一个很有经验的杀手,在他出刀的时候,双脚就在做着小范围的移动。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又退了一步,恰好让秦洛和闻人牧月的身体挡住自己。
  闻人牧月坚韧的像是个妖精,直到现在,她的脸上还不见有任何慌乱。
  只是身体自然反应的后退了一步。也正是这临危不乱的一步,给了秦洛一丁点儿反应的时间。
  秦洛出手了。像是一个绝世高手般,快。快的惊人。
  唰!
  秦洛握住了刀子。
  不,应该说是秦洛用自己的手掌挡住了刀子。刀片从他的掌心穿过,露出狰狞的锋芒。
  鲜血如细泉,从秦洛的手掌狂飚而出。
  落在地上,像是在白色的宣纸上泼墨,准备勾勒出一树腊梅花的轮廓。
  杀手也没想到自己必杀的一招竟然会失败,而且,是被一个男人以这样自残的方式给拦截下来的。在他眼镜后面的瞳孔明显的收缩了一下。
  “这哥们真狠。”杀手想道。
  显然,他的目标是闻人牧月。一击不成,任务就已经失败。如果再次攻击,只能会落进他们的包围圈。
  杀手反应的极快,甚至连自己最喜欢的刀子都送给了秦洛,然后拔腿就跑。
  而且,他跑的方式更是奇特。
  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然后双手一撑,人就朝着下面的湖泊滑过去。
  他们所走的小道正是一个斜坡,而斜坡的下方就是学校的一个人工湖。那一任的校长把它取名叫做明理湖,可是首都医科大学的学生更喜欢把它叫做鬼湖。
  因为首都医科大学是医学院,医学院难免会解剖一些人或者动物的尸体内脏之内的东西。解剖室就和这明理湖紧挨着,组成一个葫芦开关。
  这明理湖平时就显得有些阴沉沉的。又有学生说在湖中心看到白衣飘飘的人影,还有人说听到湖边传来女孩子的哭声——以讹传讹,鬼湖因此得名。
  杀手的速度极快,转眼间就滑到了湖泊。
  闻人牧月的两名保镖也有样学样的跟着滑了下去,那名枪手也终于找到了开枪的机会,对准杀手的背景射击。
  秦洛看的出来,闻人牧月带的保镖都是百战精英。行动起来快如闪电,遇事不慌不乱,有条不紊。两人追敌,另外两人严实在闻人牧月的身边,以防敌人声东击西。
  “小姐。你怎么样?”马悦大步跑过来问道。
  “秦洛,你怎么样?”闻人牧月抓着秦洛鲜血淋淋的手,着急的问道。
  很难得。秦洛终于在这女机器人脸上看到担心这样的表情。
  “我没事儿。”秦洛笑着说道。“他对那个开枪的保镖说道:“嘿,兄弟,来帮我把这刀片拔出来。”
  他的右手受伤,左手也是可以拔的——可是他下不了手。
  让别人拔的话,可能效果更好一些吧。
  保镖把枪收在腰里,有些为难的看着闻人牧月。
  老板不发话,他那敢拔啊?
  “快去医院。”闻人牧月出声说道。
  “去什么医院啊?我自己都是医生,去医院干什么?我丢不起这人。”秦洛笑着说道。脸色却越来越苍白了。
  人家说十指连心,手掌上的经脉和血管非常多。
  真他妈痛啊!
  这大冬天的,秦洛的额头竟然出现豆大的汗珠。
  “不行。去医院。”闻人牧月扶着秦洛的手臂,就要拉他去医院治疗。
  “真的没有关系。”秦洛苦笑着说道。“快把这刀子拔了。我好赶紧敷药。不然我的血都要流光了。”
  他怀里还有一点金蛹养肌粉,这是止血的特效药。只要谁帮他把镶在手掌中间的刀片拔了,他就能够快速的把药粉倒上去。
  “去医院。”闻人牧月再次说道。见到秦洛还不愿意走,说道:“打晕。”
  “死婆娘——”
  秦洛一句骂人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后脑勺一痛,他的脑海就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秦洛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一间大的不像话的病房里。
  假如不是正在给他吊水用的点滴瓶子和有一些简单的医疗器械等物品,他都怀疑这是那个有钱人家的豪华别墅。
  墙上挂着宽大的液晶电视,靠近窗户的桌子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豪华的多人大沙发,名贵的意大利地毯,暧色调的窗帘。独立的厨房、独立的卫生间,甚至,在客厅靠近角落的位置,还摆着一台用来锻炼身体的跑步机——
  房间里的暖气开的恰合时宜,室内温暖如春。没有那难闻的苏打水味道,反而有一股淡淡的馨香弥漫其间。
  病床是特别定做的,非常的柔软舒适。秦洛躺在上面,就像躺在家里的大床上一般。没有普通医院的病床那种**的感觉。
  “你醒了?”身边,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闻人牧月拿起桌子上的遥控器,按了一个什么按钮,房间里的窗帘就自动向两边收起。然后,外面明亮的光线再次照射进屋子里面。
  “我睡了多久?”
  “三个钟头。”闻人牧月答道。
  “你没事吧?”秦洛问道。他记得很清楚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
  “——是你有事。”闻人牧月说道。
  虽然面无表情,可是心里却突兀的被一种很温暖的东西给填的满满的。
  当一个刚刚救过你的男人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问自己怎么样,而是问你怎么样,这样的男人是不是值得你付出感情?
  “哦。我差点忘记了。受伤的是我。”秦洛说道。他举起自己包得跟只棕子似的右手,真是欲哭无泪。
  这败家婆娘,当时让人把那刀片给拔出来,自己直接倒上药粉不就得了吗?你让人把我敲晕干什么?
  这下倒好。等到这伤口结疤后,自己还得再把它挑开一次。不涂抹金蛹养肌粉的话,手掌可能会留下伤疤的。
  君为臣钢。夫为妻钢。难道这女人一点儿都不懂吗?
  幸好当初自己去把这门亲事给退了。这女人太不听话了。要是娶了她的话,非得被她给活活气死不可。
  “这是什么地方?”
  “医院。”
  “哪家的医院这么豪华?”
  “我家的。”
  “——”
  “我也是医生。我的伤自己都能治。你为什么非把我送到这种地方?”秦洛郁闷的说道。“难道你不相信我的医术吗?”
  “相信。”
  “那你还——”
  “当时不相信。”
  “——”
  谁要是敢说他了解了女人,谁就是个疯子。这都是什么逻辑啊?
  见到秦洛不说话,闻人牧月也沉默了。看着他仍显苍白的侧脸,心里隐隐有些心痛。
  “谢谢你。”闻人牧月说道。
  “谢什么啊?就我在你身边,我不救你谁救你?”秦洛笑着说道。
  事出突然。杀手根本就不可能给你太多思考的时间。
  如果不是因为闻人牧月后退一步争取到哪么一点点空隙,怕是杀手已经得逞。
  也正是因为这么一点空隙,秦洛才想也不想的伸手抓住了他的刀片。
  傻?
  要是有其它的选择,你以为我愿意这么干啊?自己家的肉能不心疼?
  “你为什么——会想到救我?”闻人牧月再次丢出一个问题。这是刚才秦洛昏迷时,她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任她天纵奇才智商高的惊人,都没能想到答案。
  “为什么会想到救你?我没想啊。就是第一反应。”秦洛说道。“再说,不是你受伤,就是我受伤。你是女人,我怎么好意思让你受伤?”
  
  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