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交易无处不在!
!”

离娇艳欲滴的小嘴吐出一根鱼刺,漫不经心的问道:“那个单位的?”

“报告。我们是武致分局的。”老铁坦白的回答道。这个时候,他也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不敢再和人玩什么花样。

这些人,想要你的什么资料,一个电话就搞定的事情。想瞒也瞒不了,只会弄巧成拙。

“知道了。我会向你们上司投诉。”离一边抓着筷子在麻辣锅里找酸笋,一边说道。

“是。”

“另外,他的车是我撞的,人也是我揍的。因为他影响了我的公务。”离用筷子点了点李清央。

“是。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老铁连连点头。

“影响你的公务?我影响你什么公务了?”李清央一脸的委屈。

他没招谁惹谁的在和人聊天,你来了就把人给撞飞出去。这叫我影响你公务?

这话怎么反着说也行啊?

看到李清央还要反驳,老铁赶紧的给他打眼神,示意他不要声张。这家伙,自己想死,也不要带上别人啊。

“我说完了。你们走吧。”离头也不抬的说道,都没正眼看过这群家伙。

“是。”老铁答应着。对自己的下属喊道:“收队。”

一群人呼呼拉拉的跑出去,直到走到饭馆门口,老铁松了口气,脸色这才恢复了正常。

“老铁,那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你为什么要放了他们?那牌子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这玩意儿?”李清央不满的说道。

“清央,你这次踢到铁板了。”老铁叹了口气。他心里对李清央是有些不满的。这小子差点儿害死他。

可是因为以后还有求于人,也只能耐着性子和他说话。

“怎么踢到铁板了?他们犯了法就没事儿?我的车烂了,我人也被他揍了----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李清央愤怒的说道。“老铁,你实话告诉我吧,如果这事儿你摆不平。我再另外找人过来。”

“清央,我实话说吧,这事儿我确实摆平不了。你找谁也摆平不了。”老铁从口袋里掏出包烟,给自己的兄弟们散了一圈,然后叼一根放在嘴里,点着火后说道。

李清央一愣,然后也平静了下来。从老铁手里抽一根烟点燃,问道:“那牌子是怎么回事儿?让你做出这么大的反应?”

“是啊。队长,你突然喊立正敬礼,我都懵了。”

“咱们是不是太傻逼了?跑来找人麻烦的,没想到还要敬礼走人。”

“你知道老猫吧?”老铁问道。

“知道。你们院子那个,长的挺壮实,跟座铁塔似的。你和他一起去我家玩过。”李清央点头说道。

“他后来加入了特种部队。也就是咱们燕京的王牌师团利箭部队。”老铁看着李清央说道。

“这女人是利箭的人?”李清央诧异的问道。要是利箭的人,还真是不好动她。利箭的老总最是护犊子,谁敢动了他的人,他就和你没完没了。

老铁摇了摇头,说道:“不是。”

“那是什么人?队长,你先别急着抽烟,一次性给我们讲明白了行不?”一个年轻的警察满脸着急的说道。他们最是喜欢听这些特种部队的英雄事儿。

“是你们总在哪儿插嘴,怪得了我?”老铁没好气的说道:“前一段时间老猫突然消失了,大半年才回来。回来后满肚子的怨气,约我到他家喝家。我问他有什么不开心的,一开始他不说。最后喝多了,才给我倒苦水。”

“他告诉我说,消失的这段时间,其实是去参加一次特种部队选拔。他们利箭部队精挑细选了一百人去进行六个月的魔鬼式训练,结束的时候,只有一个人有幸入选。其它的九十九人全部打道回府。这九十九人也包括老猫。”

众人心里都是倒吸一口凉气。百分之一的入选率,这也太恐怖了吧?

而且,利箭原本就是国家的王牌特种部队。在世界上也是赫赫有名。王牌部队的精英去参加选拔,却只有一个人入选,这说明什么?

“恐怖吧?据说他们部队前一年的一百人中连一个都没有人选。让他们老总大是恼火,回来后把那群家伙往死里操练。”

“”

“我当时也非常好奇,于是我就追问他到底是什么部队的,要求这么严格。那小子喝多了酒,嘴上也没有个把门的了。就说有可能是国内最神秘的三支部队之一。他自己也不确定是哪一支。”

“三支部队?”

“是啊。它们的代号分别为神威,天威。人数很少,但是每个都是精英,拉出去都能以一敌百。老猫他们的考核标准就是十人一组,攻击天威派来的一名特战人员。无论用什么办法,只要能够把他们干倒就行了。结果,他们那组的十个人全部都被别人给干倒。”

“最后一支特种部队的名字叫做龙息。是以华夏国图腾为代号的部队。这支部队最是神秘,实力也最是惊人。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难道说,那个女人就是龙息的?我明明看到她手里的牌子上面有个龙字。”有人心有余悸的说道。

老铁摇了摇头,说道:“不一定。我听老猫说过,这三支部队都是一个姓龙的人建立的。所以,他们使用的身份识别牌上面都带有一个龙字。区别在牌子的颜色上面。至于具体怎么样区别,那我就不清楚了。老猫也没说。他也是在受训的时候,听一些战友讲的。”

那个年轻的警察一脸幸福的说道:“幸好队长认识这牌子,不然麻烦就大了。”

“是啊。如果我不认识,下一步她就直接动手揍人了。那只是他们表明身份的方式。如果你还不识好歹的话,打了也白打。还有可能被他们送进军事法庭。”老铁看了一眼李清央,说道。

“可是,队长,我们也没必要向她敬礼啊。”有人说道。

“你知道他们是什么级别吗?咱们局长见到他们,都要敬礼呢。咱们算那盘菜?”

“”

“队长。他们出来了。”一名警察小声提醒道。

“快撤。”老铁一马当选,带着一群人钻进了旁边的一条小胡同里,脑袋都不敢露出来。

坐在车上,秦洛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

“想说什么?”离一边把悍马开的飞一般的快,一边问道。

“能不能把你的那块牌子给我看看?我刚才没看清楚。”秦洛不好意思的说道。

离伸手入怀,把牌子放到秦洛手上。

入手尚温,可能是离身上的体温。上面还带着淡淡的香气,有可能是离身上的体香。

牌子可能是铜或者其它什么不知名的材料制成,很沉重。摸起来也很有质感。四周是一圈花纹,中间是一个龙字。龙字是红色,跟鲜血的颜色一样。反面更简单,只有三个小字。

龙息:离。

这让秦洛想从这块牌子中猜测离身份的愿望落空了。

“哈哈。这牌子挺好看的。”秦洛笑呵呵的说道。

离撇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见到离不搭理自己,秦洛还是厚着脸皮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问道:“能不能给我一块这样的牌子?”

这句话他想说很久了,放在心里实在是憋得慌。

你想啊,要是下次再有警察来找茬的时候,把这牌子往他们面前一亮。那帮家伙还不得乖乖给他敬礼?

想想那样的情景,秦洛心里就觉得激动无比。

“做梦。”离简洁明了的拒绝了。

“我就是说说而已。也没真想要。”秦洛虚伪的说道。他心里其实想要的要命。

“真想要也没有。”离说话总是那么毒。这让秦洛想起王九九了。

同样都是双十少女,同样的青春年华。看看人家是怎么当女人的?

无意间想起王九九拖着李清央的往镜子上撞的镜头,赶紧的在脑海里切换画面。

这年头流行男人打毛衣,女人打麻将。男人越来越不像男人,女人越来越不像女人了。

秦洛看着离戴着手套的右手,灵机一动,若无其事的问道:“你的右手受伤过吧?”

“我们这样的人,哪一个身上不带伤的?”离不屑的说道。

“身上还有?”秦洛瞪大了眼睛。

“你想干吗?”离警惕的看着秦洛问道。

“你别误会。我并没有要你脱衣服给我看的意思。”秦洛意识到自己的话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赶紧解释。

“那你想干吗?”离问道。

“我是说,女人手上多一条那样的伤疤----有些影响美观。你觉得呢?”秦洛反问道。

离没有吭声。

如果不是觉得影响美观,她也不会整天戴着手套把她伤口遮住。

她是经过特种训练的龙息成员,身经百战,无坚不摧。可前提是,她首先是一个女人。

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漂漂亮亮的?那个女人喜欢自己的身上带着一条条触目惊心的伤疤?

“其实,我可以去掉你手上的伤疤。真正的驱除,不留下任何痕迹。”秦洛说道。

离脸色一喜。转过脸看着秦洛问道:“真的?”

“真的。”秦洛点头。

“那快点儿给我治疗。”离说道。

“不过,那个药----有点儿贵。”秦洛看了一眼离,小心翼翼的说道。

“多少钱?”离问道。

“谈钱干什么?太伤感情了。”秦洛一脸气愤的说道。

“对了。你那个牌子是哪个部门发的?我能去申请一个吗?”

PS:看到有朋友催更,老柳也挺着急。可是自己的写作状态自己清楚。这两天先维持每天两更的速度,过几天加速吧。)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