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治好了就嫁给你,治不好就杀掉你!
力而为。”秦洛说道。

离撇撇嘴,说道:“你们医生就喜欢说尽力而为。尽力而为实际上就是没有把握。”

秦洛笑了笑,说道:“我确实没有把握。”

离愣了愣,突然间想起,自己应该要不断的说些鼓励的话坚定义父的信心才对。可是为了打击秦洛,竟然违反了自己的本衷。

虽然还想再反驳秦洛几句,但是担心这家伙直接说不能治了。她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安静的站在一边。

手里的刀子快速的旋转着,被她舞动的呼啸生风。像是要发泄心中的不满一般。

秦洛见到这女人终于不再说话了。这才转过头对龙王说道:“我第一次扎针时用的是针王家族的五龙针法,你对此毫无反应。第两次扎针换了《太乙神针》的烧山火,你的手臂也仍然没有任何感觉。直到我用了透心凉,你才感觉到凉气证明你的身体本身就是火属性。如果每天用透心凉针法刺激一番的话,或许能够激活体内的一些神经元。”

“当然,这只是我的初步预计。是否有效果,还需要进一步的查实。除了针灸刺激外,我每天会抽出半个钟头的时间过来为你做推拿。按摩也能够促进体内血液的循环。对身体的康复有很好的作用。”

秦洛看着龙王的腹部,说道:“腹部中毒。这一块儿可以找西医研究分析一下,看看到底中的是什么毒。虽然时间太久了些,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驱除的可能。毒素排除干净了,治疗起来事半功倍。”

秦洛指着那盆温水,对离说道:“帮龙王洗脚。”

“不用了。让佣人进来帮我洗就行了。”龙王还是很疼爱自己这个义女的,出声替离说话。他也看出来了,这一对年轻男女好像有些敌对情绪。

“为什么要找佣人来洗?女儿为父亲洗脚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秦洛笑着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是现实中,又有几对儿女会为自己的父母洗脚?

离狠狠地瞪了秦洛一眼,然后对着龙王笑道:“是啊义父,为什么要找佣人啊?我洗也是一样的。”

说着。就把手里的刀插进腰间的皮囊里。然后摘掉右手的黑色皮手套,拿着毛巾仔细的帮龙王擦拭着他的大脚。

秦洛这才发现,离的右手手背上有一道修长的疤痕。从手掌关节处倾斜而下,直到手指指心。这让她那原本晶莹剔透的小手显得有些挣拧恐怖。

秦洛立即就想起自己的金蛹养肌粉。她的伤口虽然严重,但是,如果把伤口挑开,多擦几次的话,也是可以恢复的。

可是,秦洛想起这女人对自己的态度

“好好的一个女人,玩什么不好?爱玩刀。我就不帮你。”秦洛小肚鸡肠的想道。

等到离帮龙王把脚擦拭干净后,秦洛举着银针,开始用透心凉针法针龙王脚底的涌泉穴。

这是滋补之穴。对龙王的恢复大有助益。

秦洛帮龙王针治过全身穴位,又做了半个钟头的穴位推拿,才精疲力竭的结束第一天的治疗工作。

不过,龙王的体质还是非常不错的。在针灸穴位时,他都有清晰的触感。这也让秦洛对治疗多了一些成功的把握。

如果他完全没有把握。那么,秦洛也无能为力了。

因为秦洛针过他的昏睡穴,治疗完毕后,针王沉沉的睡去。

秦洛收拾好针盒,洗过手后,对离说道:“我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难道你还想在这儿住下不成?”离反驳着说道。率先走在前面,带着秦洛朝原路返回。

“我可不敢住在你这儿。”秦洛说道。和这样的女人住在一起,半夜三更的被人抹了脖子也很有可能。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会吃人吗?”离满脸怒气的回头。

“你不会吃人。你会杀人。”秦洛苦笑着说道。感情这女人还一直自我感觉良好。完全没有意识到,她是一个极其野蛮极其暴力的恐怖份子。

离一把揪住秦洛的衣领,把他的身体按在一棵树干上,用刀在秦洛的脖子上划着,怒道:“你以为你会治病,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吗?信不信信不信等你治好义父,我一刀宰了你?”

“放手。快放手。女儿家家的,不要动不动就动刀动枪。”秦洛说道。

“我动刀动枪又怎么样?用得着你来管吗?”

看到这女人又要发飚,秦洛赶紧说道:“其实你笑起来挺好看的嘛。要经常笑笑。”

离表情一僵,然后又很快的板起了脸,怒道:“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对你笑?”

“你可以不用对着我笑。可是,你可以对着别人笑啊。谁也不能确定,什么时候有一个男人被你的笑容所迷倒。”秦洛很艺术家气质的蛊惑着说道。

“呸。我才不需要男人呢。”离没好气的说道。

“说这句话的女人,最后都嫁给了男人。”秦洛说道。

离盯着秦洛的脸认真的看了一阵子,还真对着他笑了起来。那笑容又甜又美,像极了动漫里面的卡通美少女。

“你真的能治好我义父?”离在秦洛的面前吹气如兰般的问道。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牌子的牙膏,口气非常的清新逸人。

“我会努力。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秦洛说道。他的脑袋向后面伸了伸,还真是有些不适应这个女人突然间的温柔。

“很好。”离点了点头。“如果你要是治不好义父,我就杀了你。”

“----医学史上,从来没有百分之百的成功治疗机会。”秦洛努力的解释道。想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服这个女人。

女人没文化,真是太可怕。

“那是你的问题。我不管。我只需要看到结果。”离霸道的说道。

用冰冷的刀片在秦洛的脸上拍了拍,说道:“如果你能治好我义父的话,我也是可以给你一些奖励的。”

“什么奖励?”秦洛脸色一喜。

“譬如----我可以考虑以身相许嫁给你。”

“这”秦洛怒了。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治不好。被你干掉。死路一条。

治好了,要娶你。生不如死。

治好和治不好的结果有什么区别?

还让不让人活了?你干脆一刀把我捅死得了。

“怎么?你有意见?”离看着秦洛瞬间万变的脸,问道。

“----治不好的话,能不能换一种惩罚方式?”秦洛问道。

“不行。”

“那你就必须把治好了的奖励给换掉。不然,我就不治了。”秦洛一脸决绝的说道。

“”

回到秦洛第一次来的小楼,乔木已经等在哪儿了。林清源和王修身看到秦洛平安回来,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下心来。

心里有很多话想问,可是当着乔木的面他们也不好问出来。给着秦洛打了个眼神后,便安静的坐在原地。

离扫了眼在场的医生,对乔木说道:“以后由秦洛过来就行了。其它人可以解散了。”

在座的医生听到这句话,既是高兴,又是失落。

高兴的是,伴君如伴虎。这儿的环境让他们感觉到压抑,要是治不好病人的话,天知道这些人会怎么对付他们?

当然,机遇和危险并存。如果他们有幸能够治好病人,那么,随之而来的巨大奖励也是可以预料的。至少,国家都不会亏待他们这些医学专家。

可是,现在所有的好处都被这个叫秦洛的家伙一个人占了。他们的心里自然也有些失落。

而且,他们的自尊心也受到了伤害。文无第一,医无第二。这些人选择了秦洛,不就意味着,这个年轻的毛头小子比他们的医术更加高明吗?

所以,看着秦洛的眼神就显得不是太友善。

“我觉得可以再探讨一下我们的医案的。这么多人的智慧结晶,总是有可取之处吧?这样也可以更加全面的保证病人的安全。我不是怀疑秦医生的医术,但是,就留他一个人在这边,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一个看起来资历颇老的医生站出来说道。

“我已经决定了。”离面无表情的说道。站在人前,她又恢复了那种冷冰冰不近人情的小太妹形象。

“不用在座的全部都留在这边。可以分批留守。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及时照应。”老专家还想劝说离改变主意。

“我说过。我已经决定了。”离不耐烦的说道。

“人家是专家。和专家说话要客气。”秦洛站在后面说道。这孩子,太缺乏教育了。

离不屑的说道:“治好了病才是专家。”

又转过身看着秦洛,问道:“明天你什么时候过来?我开车去接你。”

“不用不用。”秦洛连忙摆手。“你给我地址。我自己过来就好了。”

离眯着眼睛笑了起来,眼波迷离。她对着秦洛比划了下手里的刀子,说道:“我就喜欢做别人不希望我做的事情。明天我去接你。”

“”

PS:无数次的事实证明,有一帮子兄弟一直对老柳不离不弃。我也会努力,尽量不让你们失望。无论走到哪儿,我们都能够风骚起来的。)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