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你一定会答应我的!
的时候已经喝过红酒,可是这显然不能满足厉倾城和陈思璇这两个女酒鬼。

厉倾城一个电话打出去,很快的,那个在门口认真地检查过秦洛身份证件的刺猬头保安就扛着箱蓝带按响了门铃。

“厉小姐,真的很抱歉。门口的便利店里没有百威和嘉士伯。只有蓝带。”保安一脸愧疚地说道。好像商店里没有百威和嘉士伯是他的罪过一般。

“没关系。辛苦你了。”厉倾城一脸妩媚地笑。从钱包里抽出几张百元大钞递过去。

刺猬头的眼睛都不敢正视厉倾城那炽艳脱俗的脸,一边摆手一边说道:“不用了。算是我请厉小姐喝酒。”

“下次吧。等到你下次请我喝酒的时候,就由你埋单好了。”厉倾城微笑着说道,还是把那几张钞票塞进他手里。

“好的。那----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刺猬头结结巴巴地说道。

临走的时候,猛然间抬头贪婪地看了几眼站在面前的人间尤物。然后,那鼓足的勇气很快就消失殆尽,像是被枪打的兔子似的,落慌而逃。

一言决定生死的权势、富可敌国的财富,还有那倾城倾国的容颜,都能给人带来不可直视的压力。

衣着简单随意,举止性感妖娆的厉倾城就属于第三者。她的美艳对普通人来说是一种压力。只有见惯了美女的秦洛才反应迟钝。

“来。我们继续喝酒。”厉倾城弯腰抱起那箱蓝带走向阳台。没有小女儿家弱不禁风的姿态,很多事情都是亲自出手解决。

原本这种扛啤酒的活计是可以找秦洛这个男人来帮忙的,但是,她一声不吭的就自己抱过来了。

当然,也许,在她心目中,秦洛的力气还不如她来的大呢。

厉倾城撕扯开箱子,丢了一罐给坐在躺椅上的陈思璇,又取出一罐给秦洛,说道:“陪我们喝一瓶?”

“不行。我不会喝酒。”秦洛连连摆手。

“我教你。”厉倾城说道。“你看,先把易拉罐打开,然后往嘴里倒---接着就吞进肚子里。学会了吧?非常简单。”

厉倾城一边说,一边给秦洛做真人示范。自己还打开啤酒罐喝了好几口。

“我是说,我喝了啤酒就会晕倒。”秦洛连忙解释着说道。

“真的?”厉倾城问道。

“真的。”秦洛认真地点头。

厉倾城在夜色里的眸子越来越亮,她一脸激动地跳起来,搂着秦洛的肚子,然后把酒往秦洛嘴里灌,说道:“来,你表演一下晕倒给我们看看。我还没看到过你醉酒的样子呢。”

“一定很可爱。”陈思璇在旁边拍手大笑。

秦洛像是个共产党员似的,咬紧牙关宁死不从。无论是敌人的辣椒水,还是铁板墩----或者她用胸部在自己的脑袋上蹭来蹭去的施展美人计。他都决定抵抗到底。

厉倾城灌了半天也没能成功,最后陈思璇上来帮忙,被两个美女左右夹计,秦洛才不得不配合性的喝了一小口。

这两个流氓!

喝完之后,秦洛就小心翼翼地等待着阳脉在体内的疯狂躁动。

一秒。两秒。三秒

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觉得脑袋有些晕沉而已。

难道说,自己的身体已经有所好转?

但是,很快的,秦洛就否定了这种可能性。可能只是自己喝的酒量少一些吧。

两女一脸认真地盯着秦洛,见到他丝毫没有醉酒的症状,满脸失望地说道:“哪里有一喝就倒啊?根本就是骗人的嘛。”

厉倾城丢一瓶啤酒给秦洛,说道:“这下子没有借口耍滑头了吧?陪我们喝一瓶吧。我们喝你不喝,多没有意思?”

秦洛只得接住。拉开易拉罐,却没敢真往肚子里灌酒。

“这种生活真美好。”陈思璇小口抿了口酒,看着外面明朗的天空和灯火澜珊的城市,一脸幸福地说道。

她的身材特别的修长,躺在躺椅上还要超出好长一大截。把脚放在一张小方凳上,脚耻头不停地摇晃着,白地耀眼。秦洛的眼睛就跟着她漂亮的小脚动来动去的,一会儿就觉得头更晕了。

厉倾城身体舒适的靠在沙发上,说道:“思璇,有没有兴趣做些别的事情?”

“做什么?”陈思璇问道。

“等到我们的金蛹养肌粉上市后,一定会快速的占领市场。到时候,我还要在香港和台湾设立分公司。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帮我负责这一块。”厉倾城笑着说道。

“哇。邀我做管理啊?你这么相信我的能力?”陈思璇笑着说道。

“你一台大法学系毕业的高材生,都不明白你怎么会跑去做腿模。当然,做腿模也确实能够赚钱。可是,在娱乐圈里混饭吃,是非也多啊。”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把台湾市场交给你来做。以你的能力,守好这一块市场应该不会困难。”厉倾城肯定地说道。

“就这么确定了?”陈思璇瞪大眼睛,一脸诧异地问道。

“大老板和二老板都在你面前陪你喝酒,还有什么事情决定不了?”厉倾城笑着说道。扫了眼坐在她旁边的秦洛,说道:“只不过这样的话,我们俩就都要成为这家伙的下属了。要是以后他心血来潮,想来个潜规则什么的,你就不好拒绝了。----不过,我估计你那一脸发*春的样子,也不会拒绝。”

“厉美人,你就嚣张吧。早晚会有个男人把你收拾的服服贴贴的。”陈思璇偷瞄了秦洛一眼,出声骂道。

“能够收拾我的男人呀,还没有出现。”厉倾城大笑。她转过身看着秦洛,说道:“小弟弟,在我的男人还没出现之前,姐姐先便宜了你好不好?”

“这---”秦洛大窘。哪有问得这么直白的?人家还是处男呢。

你要真有这种意思,趁我睡着的时候直接冲上来把生米做成熟饭不就得了?

虚伪!

“不愿意?”厉倾城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不是。我是说---”

“愿意?”

“---”

看着秦洛不知所措的样子,厉倾城笑的花枝乱颤,说道:“好了。不难为你了。做为一个二十多岁的处男,我也为你感到难过呢。”

“厉美人,你就知道为难人家这些老实人。”陈思璇在旁边看不过眼,说话比较偏向秦洛。

“是吗?”厉倾城说道。“思璇,你上次不是偷偷告诉我说,你还是处女吗?反正大家朋友一场,要不,你们俩互相配合一下?”

“去死。”陈思璇把手里的啤酒向厉倾城泼过去,厉倾城机灵的躲开,倒是把没有预防的秦洛给浇了一脸。

“啊。对不起。”陈思璇慌张地站起来,要帮秦洛擦拭脸上的酒渍。

结果她垫脚的小方凳一下子滑倒,她的整个人就扑倒在秦洛的怀里去了。

“看来晚上我要睡沙发了。”厉倾城看着两人搂抱在一起的模样,戏谑地说道。

厉倾城当然不会去睡沙发,睡沙发的仍然是秦洛。

因为昨天晚上陪着那两个女人疯的太晚,秦洛就没有像以前一样早早地起床跑去锻炼。

等到他睁开眼睛时,阳光已经爬过玻璃窗铺泻满地。

厉倾城穿着热裤和宽松的T恤在拖地,陈思璇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做早餐。两女还在谈论着什么,时不时地发出悦耳的笑声。

突然之间,秦洛心中有种温温的充实感。

以后,他的生活是不是一直都能够如此的温馨而平静?

觉得下身有些不舒服,用手一摸,一下子就呆愣在哪儿。

怎么会这样?昨天晚上自己梦到了谁吗?

看到秦洛坐在沙发上发呆,厉倾城笑着说道:“小弟弟,快起床啦。吃过早餐后,我们今天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事啊?”秦洛想了想,今天正好是礼拜天。应该是没有课的啊。

“你忘记了?我昨天打电话让你过来的时候,不是和你说过嘛。有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要和你见面。还有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厉倾城笑着说道。

她身上的T恤在腰间打了一个结,露出珠圆红润的肚脐。在她站在秦洛面前说话的时候,那肚脐也跟着轻轻地颤动。很是性感可爱。

这女人随意的在身上做一点儿装饰打扮,就能够性感媚惑到骨子里。

“是啊。我记得。人我不是见过了吗?”秦洛说道。

“可是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啊。”厉倾城说道。

“什么事情?”

“你还记得上次那个坐劳斯莱斯房车,跟着好几个保镖漂亮地有些不像话的女人吗?”厉倾城问道。

“记得。”秦洛点头。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嗯。想必你也记得。那种女人看过一眼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和她约好了,今天上午十点,在倾城国际见面。”厉倾城说道。

“那是你的事情。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她点名要见你。”

“你答应了?”

“是的。我没理由不答应啊。她现在是我们公司最大的客户了。”

“----这就是你要和我商量的事情?”秦洛一脸苦笑。你都答应了,还要和我商量什么?

“是啊。”厉倾城点头。“反正我知道,你一定会答应我的。”

PS:呼,昨晚为了赶第三章忙了个通宵。今天一整天没精神。作息又不规律了。罪过啊。)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