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不许躲!
当我猜不出来吗?”闻人牧月看着坐在对面得意洋洋的弟弟,反问道。

“那你猜猜看。”闻人照笑着说道。

闻人牧月合上杂志,想了想后,说道:“是秦纵横请你来做说客的吧?”

闻人照满脸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姐姐,张大了嘴巴问道:“你怎么知道?纵横哥给你打电话了?”

“以你的性子,什么时候这么乐意帮助别人了?”闻人牧月看着自己的弟弟花容失色的脸,一步步解释原因。“能够让你言听计从的,也无非就是一个秦纵横。”

“秦老太爷八十岁大寿在即,自然会广邀宾客。秦纵横知道,如果他亲自来邀请我去拜寿的话,我自然会拒绝的。如果不懂得利用你这个傻瓜,那就枉费别人送他‘智公子’的美名了。”闻人牧月笑着说道。“说吧。他是给你了仇烟媚的联系方式,还是许了你布加迪威航的新款跑车?”

“你连这个都知道?”闻人照的嘴巴张地更大,几乎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

有这么一个大智若妖的姐姐,实在不知道是幸运乃或不幸。

“自然。那款跑车是你一直想要的,上次央求我买,我拒绝过。你自然会想着从其它的地方着手。至于仇烟媚的联系方式嘛,这个还用我继续说下去吗?”

闻人牧月看着自己的弟弟,心里起了阵阵怜惜的涟渏。

因为母亲早逝,他和弟弟早早就失去了母爱。也因为这个原因,自己养起了独立自强的性格。而弟弟----他稍微长大一些,就对那些成熟性感的女人感兴趣。

只要是年龄够大的,长地漂亮的,胸部丰满的,屁股够圆润的,都是他追逐的对象。

也不会想着干什么坏事儿,只要能够拿到人家的联系方式,和人家喝喝茶聊聊天都能够让他乐上好几天。

闻人牧月知道这些成熟*女人吸引他的原因,他能够从那些女人身上找到熟悉却又陌生的情绪。

那种情绪,叫做母爱。

也正是因为这样,虽然知道自己的弟弟有些不务正业和荒唐,她也不忍苛责。

要是秦洛知道闻人照会有这样的爱好,说不定两人会一见如故。也不会在第一次见面就争吵个不停。

仇烟媚是从南方过来的,一到燕京便艳名远播。被好事人列为‘燕京三大熟*妇’之首。

闻人照会对她感兴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嘿嘿,姐姐太聪明了。让我的心里有些怕怕的。”闻人照尴尬地笑着。“姐姐,你既然知道了我的目的。那就答应了我好不好?纵横哥原本想亲自来邀请的,又怕你会拒绝。所以再三拜托我把你请过去。我也打了包票的,说一定把你请过去。你不会让我失信于人吧?”

闻人牧月叹了口气,说道:“闻人照,你不会不明白秦纵横打着什么样的主意吧?”

“我当然知道。他不就是喜欢姐姐吗?姐姐,我就奇怪了,你为什么不愿意接受纵横哥。论长相、论人品、论身份地位,他都是和你门当户对啊?如果说全天下有一个男人能够配得上姐姐,那么就是纵横哥了。其它男人连给姐姐当佣人都不配。”闻人照一脸认真地说道。

很难得的收起了那幅嬉笑面孔。

“喜欢不喜欢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其它的事情我可以答应你,但是这件事情不行。如果我出现在秦老的寿宴上,就会给人造成我将嫁入秦家的假象。”闻人牧月说道。

“嫁入秦家也没有什么不好啊?”闻人照不解地说道。

闻人牧月看着自己的弟弟直摇头,平时他极其贪玩,从不关心家族大事。但是,却没想到他连一些最浅显的东西都看不出来。,

“我最近很忙。你替我谢谢秦纵横吧。”闻人牧月也懒得解释自己参加宴会会给闻人家族带来的一系列后遗症。干脆直接地拒绝了。

“姐姐,你就可怜可怜弟弟吧。我都告诉他们你会去呢。你不去的话,我在他们面前多没面子?”闻人照哭丧着脸说道。“你不会还在等你那个末婚夫吧?”

闻人牧月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如此。”

她知道自己的弟弟胡搅蛮缠的功夫了得,干脆用这个办法拒绝他好了。

闻人照再一次花容失色,嘴巴张开好一阵子才合上,愤怒地说道:“姐姐,你怎么可以喜欢上他?我都告诉你了,他长地奇丑无比。眼若钢铃,嘴大如盆。一顿饭得吃好几碗米饭,说话又非常的粗鲁他跟纵横哥根本就没法比。我和爷爷都见过他,对他非常不满意呢。无论是从前面看还是从后背看,他都配不上姐姐。”

闻人牧月无奈地摇头,翻开桌子上的文件夹,指着上面秦洛的照片,说道:“你说的长的奇丑无比,眼若钢铃,嘴大如盆。一顿饭得吃好几碗米饭,说话又非常的粗鲁的家伙是他吗?”

“”

闻人照愣了愣,然后落慌而逃。

跟这样的姐姐打交道,实在是太危险了。

林浣溪下午的两节课结束后,提着包下楼,看到秦洛等在她的宝马车旁边时,表情微微诧异。

“懒得坐出租车回去。来蹭林姐的宝马坐。”秦洛笑着说道。

林浣溪面无表情地打开车门,自己钻了进去。秦洛不用她的邀请,自己也钻进了副驾驶位。

看到林浣溪和秦洛一起回来,林清源满脸喜悦。暗中对着秦洛比划了一下大拇指,示意秦洛做得不错。

秦洛苦笑。

他不想把林浣溪病情加重的事情告诉林清源,那样只能增加老人家的心理负担。

而且,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那样的话,就会避免落进林浣溪的耳朵里。

“哈哈,你们回来的正好。饭刚刚好呢。来,大家吃饭。秦洛,晚上咱们喝一杯?哦。你不能喝酒。我自己喝两杯吧。你用饮料陪陪。”林清源笑呵呵地说道。

“好的。我去洗手。”秦洛说道。

林浣溪像是没有听到爷爷说话似的,提着包径直上楼去了。

“这----你们还没有和好?”林清源看着林浣溪上楼时的背影,担心地问道。

“放心吧。很快就会好的。”秦洛笑着说道。

“就是嘛。夫妻之间有什么好闹的?床头吵架床尾和。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看到秦洛眼神怪异地看着自己,林清源这才发现自己失信,尴尬地笑着,说道:“我也就是打一比喻。哈哈,如果你们真要做夫妻,我也不会反对。”

林浣溪没有下楼吃饭。秦洛怕林清源起疑心,故意让李嫂给她送了份饭到房间里去。

好在林清源没有多想,兴高采烈地喝了三杯酒后,就开始昏昏沉沉地打瞌睡了。

吃过饭后,秦洛又陪着林清源在客厅喝了一阵子茶。找了个‘睡眠质量不好’的借口来解释今天为何林浣溪会用那样的眼神看他,这才把老爷子打发去睡觉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洗了个澡,换了身干爽的衣服。对着镜子梳理了一番发型,拔掉长出来的一根鼻毛,秦洛才跑过去敲响了林浣溪的房间门。

林浣溪打开房门,看到站在门口的秦洛,问道:“有事吗?”

她好像也是刚刚洗过澡,穿着那件秦洛很熟悉的紫色开襟睡衣。睡衣虽然遮掩住了身体的肌肤,但是那凹凸性感的迷人曲线和沐浴后那女人身体散发出来的体香还是让秦洛有些想入非非。

长发还带着些洗发水的香味,湿淋淋地披散在肩膀上。没有任何化妆品包裹的素颜美地惊心动魄。

只是那代表着人类心灵窗户的眼镜却略显呆滞,这让她的整体美观下降了好几个等次。

如果她能够像厉倾城那样抛个媚眼,咬着嘴唇说:人家去洗澡了。不许偷看哦。

秦洛知道,自己一定会狂喷鼻血的。

“没事。我就是想过来和你聊聊天。”秦洛笑呵呵地说道。

“很晚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林浣溪说道。

“其实,我是想和你谈谈有关你的病情问题。”秦洛只得扯起这个借口。“可能还需要做一个疗程的肝脏排毒。这样,你的病情才能彻底痊愈。”

“谢谢。我觉得我没什么问题。”林浣溪说着,就要关上房门。

啪!

在房间门即将关上时,秦洛一把按在了房间门的门板上。

“你想干什么?”林浣溪冷冰冰地问,脸上没有丝毫感情。

秦洛的手撑在门框上,把林浣溪限制在一个很小的活动空间里。脑袋一点点儿的向她湊过去。

“你想干什么?”

林浣溪的表情有些惊慌,身体努力的向后面缩过去。

秦洛并没有就此停止,而是继续向下探着脑袋。他们的脸颊逐渐接近,近在咫尺,秦洛能够嗅闻到她呼吸出来的甜香气体。

“你----”林浣溪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阵状,别过脸想要躲闪。

秦洛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说道:“不许躲。”

说完这三个字的时候,他已经强迫性地亲吻上她的嘴唇。

而另外的一只手,也隔着层薄如蚕翼的衣服去抚摸她胸口的柔软。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