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升值:七十分的男人!
今寸土寸金的繁华都市,能够有一间数百平方的大办公室,实在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宽古典不显老气的大理石办公桌,上面几乎没有任何堆积的文件。甚至连一台用来收发邮件的电脑都没有。只有一个上面印有花鸟图案的陶瓷笔筒和一叠便签。

很明显的看出来,房间的主人实在称不得勤奋。

外面阳光明媚,一如女子无限美好的素颜。

闻人牧月便坐在落地大窗的椅子上,手里捧着一本国际版时尚杂志。长长地睫毛忽闪着,在阳光的照耀下,她的整个身体都给人灼灼生辉的感觉。

有些女人的出生就是让人嫉妒的,仿佛世间所有的美好都和她有着密切的关系。

无可匹敌的绝世容颜,富可敌国的财富地位,再配以原本不应该拥有的高智商,身后尾随如过江之鲫的优秀追求者

有时候,甚至连她自己都在思考,自己活着的意义应该是什么?

纵横商海,将现在的财富再翻一倍?

放纵堕落,过着声色犬马的名媛生活?

或者说,相夫教子,做一个合格的妻子?

人就是这样。如果没有选择的时候,总是能够得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

可是,当有着足够多的选择摆在你面前时,你反而会迷失了前进的方向。

没有人能够摸透闻人牧月的心思,那个被称为‘京城第一少’的秦纵横都不行。

咚咚!

外面响起了轻缓的敲门声,有着固定的节奏和力度。不微小的难以让人听见,也不会鼓噪的刺耳。

闻人牧月之所以不喜欢在自己的房间里安装门铃或者对话可视系统,也是受不得那些高科技产品的打扰和拙劣。

本质里,她更偏向喜欢传统些的东西。譬如国画,譬如毛笔字。譬如玉器和古董。

反而对那些名车钻戒没有太大的兴趣,仅仅是用来代步或者装饰而已。算不得喜欢。

所以,直到现在,她都没有一辆跑车。而她的弟弟闻人照却收集齐了法拉利的全款系列。他还试图着跑去找那个阿拉伯商人去购买那辆世界独一无二的黄金跑车结果人家不卖。

有钱人都会有些恶趣味,这是可以理解的。只不过别祸国殃民就好。

“进来。”闻人牧月把手里的书合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柔软纤细没有一丝脂肪的小蛮腰被她拉出一个诱人的弧度。然后才缓缓地恢复原状。

在这看似微不足道的动作中,就已经包含道家的养家吐纳诀窍。

有钱人家的孩子,在身体保健方面的秘诀也是与众不同的。

她的助手马悦推门进来,永远是黑色或者银色的制服,立领的白色衬衣,戴着黑框眼镜,把她精致无暇的美丽给遮掩掉一部份。在一个女人手下做事,总是要小心谨慎的。

马悦不允许别人遮掩小姐的光辉,哪怕是有一点点的影响。自己也不行。

“小姐,大地集团的刘公子在茶室等着,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谈。”马悦在闻人牧月三步远的位置停了下来。这是主人和佣人最合适的谈话距离。

太近,会让主人没有安全感和威严感。

太远,则让主人说话的声音太费力。

你能够想象吗?为了能够更好的讨好那些高高在上的有钱或者有权的人,无数的人绞尽脑汁的去归纳总结这些技巧,并且能够迅速的推广使用开来。

“告诉他,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没时间。”闻人牧月漫不经心地说道。

“是。小姐。”马悦没有任何异议的执行。“收购波音小型客机的业务已经基本议定。波音那边的哈默先生希望能够和你见一面。”

“让鲁克直接负责就行了。”

马悦点了点头,然后把手里捧着的一叠资料递过去,说道:“叶秋先生又有了最新动向。”

以前,遇到有大量文件信息时,马悦都要先阅读一遍,然后用最简短的语言把内容大概给提炼出来。这一次,马悦没有做内容提要,因为她知道,小姐看过这些资料后会做出判断。

小姐好像对那个男人有些不同呢。

闻人牧月接过文件夹,翻开硬壳封面,发现里面都是剪切好的报纸。

“太乙神针传人入世,力挫针王王修身”

“太乙神针,是绝技还是狗皮膏药----”

“太乙神针传人秦洛,欲挽中医坠势----”

“学中医、穿长袍、娶华夏媳妇,神针传人力挺华夏文化”

一页页的翻阅,全都是有关秦洛的新闻报道。有报纸上的,有杂志上的。甚至一些无良小报的报道也有剪切下来。这也多亏了闻人家族那遍布全球的情报网发挥作用。

刊登的内容有大加赞扬的,把秦洛捧为新一代中医领袖,民族文化的继承者和发扬者,古中医的救世主。

也有大加笔伐的,认为这不过又是媒体的一次炒作。并预言秦洛很快就会出书和上《万家讲坛》,到时候大发横财的是包装公司和出版公司。其实所谓的太乙神针传人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无论是好的坏的,但是都证明了一件事情:秦洛出名了。

“有意思。”闻人牧月合上文件夹,笑着说道。

马悦一愣,没想到小姐竟然会给出这样的评价。

能够让她觉得有意思的人和事,实在是少之又少啊。

“马悦,如果我们闻人家族全力支持他振兴中医,会怎么样?”闻人牧月将身体靠在软椅上,懒散闲适,像是一只没有了骨头支撑的猫咪似的。

“他必将名震华夏。成为当今最有名气的医生。”马悦豪不迟疑地说道。

她对闻人家族很有信心。如果小姐当真要全力支持那个男人的中医世界,他将走向一个前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是吗?”闻人牧月的脸上闪发着动人的光彩。

可是,那光彩很快就敛去。她看着自己最心腹的助手,像个小女孩儿似的问道:“如果我这么做,他会喜欢吗?”

那一刻,马悦有种立即让人把秦洛杀死的冲动。

自己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竟然会说出这种讨巧的话出来?那小心翼翼的表情,连自己这个女人看了都很心疼。

“我不知道。”马悦说道。虽然心中对秦洛没有好感,但是她仍然得实事求是。

忠诚,是自己要遵守的第一法则。正如对顾客保密是杀手所要遵守的法则一样坚定。

“那样的话,他的人生就没有乐趣了吧?我怎么可以把他变成像我一样的人?”闻人牧月叹息着说道。“在他的档案上加五分吧。”

五分?马悦瞪大了眼睛。

“小姐,按照我们制定的规则,最大分值可以加三。除非遇到有人挽救家族危机或者挽救小姐生命的事情,才可以破例加分。”马悦提出反驳。

那个分值表是她一手制定的,她知道其中的含金量。有人知道那个分值表掌握在自己手上,甚至愿意百万买一分的事情。

平时,那些企图讨好自己来接触小姐的公子哥们,又何止是一掷百万金?

闻人牧月单手支额,用她那美若星辰的眸子看着马悦,轻笑着问道:“马悦,你今年二十六岁吧?”

“是的。小姐。二十六岁九个月。”

“是应该谈一场恋爱了。”闻人牧月说道。

“”

“那样的话,你才会明白,有些事情,是不属于规则之内的。”闻人牧月幽幽地说道。

数字是死的,可心是活的。最精确的计算机,也没办法计算出爱或者恨的最大值啊。

“是。小姐。我明白了。我会在他的档案上加上五分。这样的话,他就拥有了七十分。档案将从低档区调入中档区。”马悦说道。实际上,她还不明白。

她所受到的教育和经历,把她训练成一架精美的高度运转的先进机器。

可是对待爱情这种神奇的东西上,没有人告诉她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闻人牧月摆摆手,马悦便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再次打开文件夹,看着秦洛扬眉抿嘴的笑脸,闻人牧月陷入了沉思。

咚咚咚!

敲门声再一次响起。这一次的节奏极快,用力极重。让闻人牧月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进来。”她出声喊道。虽然对敲门的人有些不满,但是却不得不放行。

因为她知道,只有他才会这么敲门。也只有他敢。

厚重的木门被推开,露出一张堪称娇艳的脸。

闻人照嘻笑着走进来,一脸讨好地说道:“姐姐,我想死你了。”

说着,就要给闻人牧月一个熊抱。

“坐好。”闻人牧月冷哼一声。

闻人照也不在意,笑呵呵地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说道:“老姐,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说吧。有什么事?”闻人牧月随手翻开桌子上的杂志,懒得搭理他。

“嘿嘿,难怪人家都说姐姐是华夏最聪明的女人。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果然名不虚传。”闻人照乖巧地讨好。

“我不敢说了解全天下的男人,但是对你就你那么点儿智商,我不用想都知道你想些什么。”闻人牧月冷傲地说道。

“是是。老姐最聪明了。”闻人照笑地一脸甜美。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实在不敢相信一个男孩子会美丽到这种程度。“那姐姐猜猜,我这次找你是为了什么事儿?”

长长的睫毛,眼睛又圆又弯,肤色白净,面孔精致如女性,头发微长,用红色发带在后面扎起一个马尾。脑袋上戴着一顶亮银色棒球帽,就算告诉别人他是个女人,怕是也不会有人怀疑。

从外表基因上看,这姐弟俩还是非常相似的。优秀的让人抓狂。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