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爱要怎么说出口?
的牛排很快就上来了,盘子边沿是两片深黑色的青椒,中间是一大块烤得黑乎乎的牛肉。

秦洛看着自己面前的一排银光闪闪的餐具,犹豫了一番,从中选了把钢叉。

然后,一叉子插在牛排的中间,把整块牛排举起来朝嘴里送。

正在帮他们倒红酒的侍者被秦洛的动作给震惊了,任凭红酒溢出玻璃杯也没有发现。

“嘿。满了。”秦洛费劲儿的撕咬着这大块的牛肉,对着侍者说道。

“啊。对不起。对不起。”侍者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地取过白色的餐巾帮他们擦拭着桌子上溢出来的酒水。

秦洛摆摆手,说道:“没关系。你去忙吧。我们想喝的话自己倒就好了。”

“谢谢。”侍者连连感谢,却又情不自禁地看了一眼正在大嚼牛排的秦洛。

这哥们真猛!

林浣溪从洗手间回来,看到秦洛把牛排当叉烧吃的模样,也不由一愣。然后掩嘴娇笑起来。

“牛排不是这么吃的。”林浣溪在秦洛对面坐下,微笑着说道。

“我知道。”秦洛点头说道。“这样吃方便。”

“”

“你以前没有吃过牛排吗?”林浣溪问道,细致地切割着自己盘子里的食物。小块的送进嘴里。

“看别人吃过。牛排不就是大块牛肉吗?这样吃也不错啊。切来切去的太麻烦。”秦洛说道。

“那就随便吧。能够吃饱肚子就好。”林浣溪说道。她并没有强制性的要求秦洛改变姿势。虽然周边有不少人投来诧异或者鄙夷的眼神,她也丝毫不以为意。

“他就是这样。”林浣溪想道。“这样很好。”

凌笑特意走在后面,狠狠地在哥哥凌陨的腰上掐了一把,怒道:“我请管绪吃饭,你们俩跑来干什么?”

凌陨疼爱地看了妹妹一眼,叹息着说道:“是管绪让我们过来的。”

“他让你来你就来?你不会拒绝啊?”

“凌笑,你应该醒醒了。”凌陨有些不忍地说道。“他这么做地意思你还不明白吗?”

“不明白?我什么都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凌笑瞪了凌陨一眼,快步向前面的管绪走过去。

凌陨苦笑着摇头。

他知道,自己的妹妹已经无药可救了。

“咦,那个土包子不是我们刚才遇到的混蛋吗?”凌笑走过一条廊道时,无意间发现了正举着牛排大嚼的秦洛。

“淑女。要淑女。”宁碎碎拉了拉凌笑的手,示意她不要那么激动。

好不容易才把管绪约出来吃饭,要是破坏了自己的形象可就不好了。

没想到管绪已经听到了两人的谈话内容,顺着凌笑的视线看过去,瞳孔也猛地膨胀涨大起来。

“你们认识?”管绪若无其事地问道。

“哈哈,普通朋友。不是很熟。”凌笑尴尬地笑着。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她刚才表现的太明显了。要是让管绪知道自己又和人吵架,应该对自己的印象大打折扣吧?

“都是那个讨厌的土包子惹的祸。”凌笑在心中诅咒道。

“既然是朋友,那就过去打声招呼吧?”管绪笑着说道。

“啊?”

“走吧。不要让人觉得我们失礼。”管绪眯着眼睛笑道。

凌笑和宁碎碎互照了个眼神,只得举步艰难地向秦洛那边走过去。

“嘿,你也在这儿吃饭啊?”凌笑不情愿地站在餐桌边,笑容僵硬地和秦洛打招呼。

秦洛转过脸看过来,见是和自己说话的是刚才要开跑车撞自己的富家女,脸色立即阴沉下来,怒道:“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吃饭?你又来干什么?我和你很熟吗?”

“你----”凌笑差点儿气地吐血。也顾不得维持自己的淑女形象了,指着秦洛骂道:“你当你是谁啊?你以为我愿意和你说话吗?给我一百万让我和你说句话,我都不愿意呢。看到你都脏了我的眼睛。”

“大嫂,是我让你过来看我的?我求你过来的?”秦洛冷笑着说道。

这些有钱人太看不起人了。难道自己连在这儿吃顿饭都消费不起?

看她那一脸假笑的模样就让人讨厌。她肯定以为自己应该去吃五块钱一盒的快餐吧。

秦洛这可怜的孩子,平时被人岐视惯了,得到受辱反应过敏综合症

“你叫谁大嫂?本姑娘年轻着呢。你才是大爷呢看你那穿着土里土气的,就是个土包哼,也不怕别人笑话,第一次见到有人用叉子举着整块牛排当骨头啃。”

“我乐意。我拿牛排卷面饼吃呢,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

在秦洛和凌笑吵地不可开交时,林浣溪却看到了站在后面的管绪。

他正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就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的表情。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和你寒暄,

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

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管绪出声说道。声音仍然是那样醇厚迷人,仿佛有着让人沉沦的无穷魔力。

“是的。”林浣溪说道。这一刻,她的心境突然间平静起来。

以前一直惧怕的面对,原来不过如此。

“过得好吗?”管绪专注地看着面前的精致面孔,笑着问道。

“很好。”

“我记得,我们第一次在燕京见面时,就是在这家餐厅。一百一十六号桌,我还记得这个数字。”管绪的声音不喜不悲,像是在陈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儿。又像是一个久经考验的猎人,正挖好了坑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上一次太大意了,让自己最好的猎物逃跑。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秦洛和凌笑的争吵嘎然而止,一脸诧异地看着管绪。

假如他不说那句话的话,他根本就不会怀疑他的身份。

看到秦洛的视线转移到自己身上,管绪主动对着秦洛伸出手,说道:“你好。我是管绪。”

“秦洛。”秦洛伸手和他握了握。

果然没错,他就是管绪。

他现在明白了,林浣溪为什么会约他在这里吃饭。

拉上一个男人,只是为了守候另外一个男人的到来?

那么,自己在剧本里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

从来不知道情爱为何物的秦洛突然间觉得有点儿心酸,更多的是愤怒。他有种受到欺骗的感觉。

无力反抗,因为林浣溪选择的立场,他和管绪的第一次见面一败涂地。

管绪的手和秦洛一触即放,然后对着林浣溪说道:“不打扰你和朋友用餐了。有时间一起出来喝茶。”

不给林浣溪拒绝的机会,他已经转身离开了。

“大哥哥,你的女朋友好漂亮哦。”宁碎碎看了看秦洛,又看了看对面的林浣溪,笑嘻嘻地说道。

秦洛微微点头,却没有任何喜悦的情绪。

等到管绪一群人离开,两人都失去了进餐的兴趣。

“我们认识的时候,是在美国。唯一一次回来探亲时在燕京的见面,就是在这家西餐厅。那个时候,这家店才刚开,知道的人并不多。也是华灯初上的晚上,一百一十六号桌台----”林浣溪没有注意到秦洛的表情,低声倾诉着说道。

“所以,你约我来这家西餐厅?”秦洛的脸上带着笑,眼神却变得冰冷。

看到秦洛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林浣溪的心里突然间变得慌张起来。

这种眼神很可怕,就像是要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刀斩断,永无联系的样子。

以前,她在拒绝其它的男人追求时,无数次的流露出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现在,却从别人的身上看到了这熟悉的一幕。

“秦洛,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是要挽回什么。我只是”

“只是什么?”秦洛仍然在笑,没有林浣溪熟悉的温暖和善良,有的只是陌生的森冷。

“有时候,我也认为自己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仅此而已。”

“不是。我把你当做朋友。”林浣溪着急地说道。

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解释。但是她知道,她必须要这么做。

她感觉的到,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正在流逝。

“朋友?有时候,这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可以随意的给予,也能轻易收回。”秦洛笑着说道。“谢谢你的晚餐。我有点儿事,先走了。”

秦洛对着林浣溪点了点头,站起身向外面走去。

林浣溪张嘴欲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等到秦洛的身影消失在点点星火也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泪水终于顺着泪颊流了下来。

原本以为已经忘却的感觉,就这么找轻易回来。

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就着泪水一口饮尽。

再倒一杯。再一次饮尽。

没有绵长的香醇甘甜,只有无穷无尽地苦涩。

“不是这样的。怎么会是你想的那样呢?那么多年前就能够选择离开,又怎么会再次回头?”

“念念不忘的人,其实已经忘记了。小心忐忑的面对,我已经能够做地很好了。我不爱他,也不恨他。我能够平静地对待他了。我和他之间,终于成了陌生人。”

“我以为,我的病已经好了。虽然我仍然不愿意和其它的男人讲话,可是,我却喜欢听你说话。这样,我就很满足了。我的缅怀,只是为了和过去告别。而你,是这场爱情结束最好的见证。因为因为”

“秦洛,怎么办呢?我爱上了你,可是我要怎么告诉你?”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