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你有神经病!
牧月来不及阻拦,她的手竟然已经被秦洛给握在手心。

看他文文弱弱的,一幅病怏怏的模样,没想到行动起来速度如此惊人。

正如武侠小说中形容武林高手的句子:静如病兔,动如灵兔。

而且,他的这种行为经过闻人牧月那两岁时智商就高达一百五十二,差点超过爱因斯坦一百六的天才大脑计算,得出的结论是:攻击性强。骨子里极度骄傲。

“有意思。没想到还是一个危险的男人。”闻人牧月嘴角轻轻地牵扯出一个诱人的弧度,放弃了挣扎,也放弃了准备给秦洛来一个过肩摔的暴力反击。

她的手从来没有被男人握过。秦洛是第一个。

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人,理应要受到些惩罚。

秦洛可不知道闻人牧月在想些什么,他只是在专注地欣赏她的这双玉手。

大多文人喜欢用‘十指尖如笋,腕似白莲藕’之类的句子来形容女人的手长地漂亮。可是,无论是笋,还是白莲藕,又怎能及得上女人的手、腕之万一?

这个女人显然是深受上帝喜爱的,每一处都经过他老人家的精雕细刻。即便被称为‘性感’第二特征的手也不例外。

白皙。嫩滑。指骨尖细修长。应该很擅长弹钢琴。这样的一双手如果不去弹琴,实在是有些可惜了。

“每个医生在给女患者切脉的时候,都会像你这样一心二用吗?”闻人牧月出声问道。

“你看出来了?”秦洛大惊。他一直很含蓄啊,脸上也是一幅不为其美色所动的正人君子模样。

“脸上看不出来。是从心里看出来的。”闻人牧月说道。

“从心里看出来的?你也学医?”

“我不学医。但我懂看人。当你了解了一个人的性格,便会猜测到他的下一个动作或者一系列动作。我知道你这个时候心里一定会很信服,在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但是脸上却故意表现出平静的样子。”闻人牧月轻笑着说道。

秦洛再次大惊。这女人太恐怖了,竟然连他心里的想法都能够准确的猜出来?

“看来我猜中了。”闻人牧月看着秦洛脸上的惊讶表情,淡然说道。

“脉博平衡,脉像中和。小姐,你是我见过地最健康的人。我想,我帮不到你什么。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先走了。”

秦洛松开闻人牧月的手,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这个女人,太危险了。还是赶紧离开为妙。

“等等。”在秦洛伸手握住把手准备开门的时候,闻人牧月出声喊道。

秦洛转过头,见到闻人牧月从沙发上起来。

体格修长,姿态优雅。显然,经过很好的贵族教育。

一个贵族家庭的成长,是需要很多代的共同努力。而在华夏国能够称之为‘贵族’的家庭,实在是屈指可数。

闻人牧月走到秦洛身后,说道:“我不接受你给的诊断结果。”

“什么意思?”秦洛问道。

“中医讲究推演。由外至内,由病症推演病情。那么,你也帮我推演一次吧。”

“你没有病。怎么推演?”秦洛心想,这女人不会是吃饱了撑着跑来找自己寻开心吧?

“表症如此。一个高明的医生,应该能够通过现象看本质才对。”

秦洛想了想,眯着眼睛笑了起来。看着闻人牧月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找医生,自然是来看病的。”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你确实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愿闻其详。”

“你有精神病。或者说,你有神经病。”秦洛冷笑着说道。

“这算是一个高明的医生为患者做出的诊断吗?看来,虚名害人啊。”闻人牧月并不生气。

秦洛慢慢地逼近闻人牧月,看着她精致地无可挑剔的面孔,说道:“小姐,我们素不相识。我可以以我的人格保证,我绝对没有见过你。我不明白你找我来的目的是什么,或许,这也只是你们有钱人所想出来的恶作剧。可是,很抱歉。我没兴趣和你们玩这个游戏。”

“我是一个医生,治病救人是这个职业赋予我们的责任。如果你是我的病人,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可是现在请你不要耽搁你的,和我的宝贵时间。”

“再见。”秦洛说道。

走到门口的时候,秦洛却再次转过头,笑着说道:“最好是再也不见。那样的话,证明你健康如意。”

哐!

秦洛和站在门口守候的马悦了点头,然后关上门大步离开。

马悦对着秦洛的背景看了一阵子后,这才推开了房间门。

“小姐。你没事吧?”马悦看着闻人牧月一脸沉思的表情,轻声唤道。

“没事。”闻人牧月轻声答道。

“小姐对此次会面满意吗?”马悦小声问道。看起来,两人好像谈地不是很投机地样子。

“满意?”闻人牧月轻笑了起来。“马悦,他骂我是神经病呢。”

马悦脸色一寒,掏出手机就出拨打楼下保镖的号码,好让他们把秦洛给拦截下来。

没有人敢侮辱小姐。他们也不允许有人这种人出现。

闻人牧月摆了摆手,说道:“马悦。算了。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基本上,我是认同他做出的诊断的。”

“小姐,你”

“不过。我觉得应该他的诊断上做出一点儿修改。我不是神经病,我只是神经质而已。马悦,你认为呢?”

“小姐。我不知道。”马悦如实回答道。

“如果不是神经质,我怎么会想着要来见他呢?一个主动把我抛弃的男人,我应该心存恨意才对。”

“小姐,以后你可以选择更好的。我们一致觉得,他配不上你。”马悦劝慰着说道。

在商业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闻人大小姐,竟然也会像其它的小女儿家一般,纠结在这种‘舍’与‘得’的问题上。

“更好的?我不缺更好的。我只是缺更合适的。”闻人牧月说道。“走吧。我们回去。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是。小姐。”马悦一边打电话让楼下的保镖准备好车子,一边引着闻人牧月向外面走去。

一群人护送着闻人牧月钻进被称为‘陆上移动城堡’的这辆特别定做的劳斯莱斯幻影车子里,等到车子缓缓启动,马悦这才对端着红酒杯细细品味的闻人牧月说道:“小姐,要不要把秦洛从名单里面剔除?”

“剔除?为什么要剔除?”闻人牧月反问道。“他不优秀。但是,也不虚伪。而且,他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男人。”

“那----小姐,我们要把他列为重点考察对象吗?”

闻人牧月摇头,说道:“他,我准备亲自考察。”

马悦轻轻地叹息一声,看来,小姐要犯感官上的错误了。多年的工作经历告诉她,只有数据才能够了解一个人的优秀程度。

厉倾城亲自出来送走闻人牧月,等到她的车子走远后,快步的向倾城国际走去。

刚刚走到二楼,那群三八的女人就围了上来。

“厉美人,那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么嚣张?”

“就是。我还没看过开着劳斯莱斯跑来做美容的呢。”

“保镖都带三个。嘿嘿,羡慕哦。”

厉倾城笑骂道:“你们就酸吧。酸死你们。看到什么叫做贵族了吧?看到什么叫做气质了吧?你们这群柴禾妞以后还敢不敢那么嚣张?”

“哎,厉妖精,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是被她比下去了,我们承认。你呢?你又比我们强到哪儿去了?”冉钰指着厉倾城说道。

厉倾城脸上的笑容一下子跨了,苦笑着说道:“还真是没有天理啊。世界上怎么可以有这种女人啊?还让不让人替活了?”

“就是。她来做美容,找秦洛干什么啊?”小逸好奇地问道。

“对了。秦洛呢?”厉倾城快步向里间走去。刚才一直在忙,都没有发现秦洛跑到哪儿去了。

秦洛刚刚从洗手间里出来,就被厉倾城给逮住了。厉倾城抓着他的手就往三楼她的办公室拉去。

进了屋,关上门,厉倾城就一脸激动地问道:“怎么样?和她谈得怎么样?”

“还好吧。”秦洛说道。

厉倾城长松了一口气,说道:“还好就好。我就怕你说不好。”

“她是谁啊?”秦洛奇怪地问道。

“我怎么知道?不过看人家那架势,那派头,那范儿肯定不是普通人。你可要帮我哄着点儿啊,这是我的大客户。她不仅自己办了一张二十九万的至尊年卡。还准备为其公司的女性高层办理会员业务。”

“那你不是要大赚一笔了?”

“那是。”厉倾城一幅见钱眼开的模样。扫了眼秦洛,说道:“放心吧。亏待不了你的。不过你要帮我应付好她,如果真有需要,你牺牲一下色相也是可以的。姐姐不会怪你。”

“”

“对了,看得出来,她对你的医术还是非常满意的。临走的时候还说,下次再来找你诊治。她到底得的什么病啊?严不严重?如果严重的话,姐姐帮你宰她一笔?这些有钱人都惜命,花再多的钱看病都不会觉得心疼。”

“严重。很严重。”

“什么病?”

“神经病。”

“你不会真是这么说的吧?”厉倾城咯咯地笑着。

“真是这么说的。”

“真的?”厉倾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真的。”

厉倾城眼睛一黑,身体往沙发上倒过去。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