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生日邀请!
不长命,坏人活千年。

身边太多的小人得志事件,让秦洛对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产生了怀疑。甚至他在想,是否真的要像秦家家训教育的那般大德行广?

可是,做为一名医生,如果没有良好的医德,又怎么能够让患者信服?

一代医王孙思邈提出:患者如至亲,同行勿相轻的医生操行品德。现在,又有几个医生能够恪守?

如果大家都能够遵守的话,现在华夏国的医患关系也不会那么紧张了。医生被骂作‘披着白衣的狼’,这也不是没有历史原因的。

可是,看到别人干坏事儿了,然后自己也能心安理得的跟着干坏事儿。那样的话,自己又和第一个干坏事儿的人有什么区别?

“我不做好人。也不做坏人。我做个不好不坏的人。”秦洛暗地里想道。

帮林浣溪针灸完穴位后,秦洛一边收拾针盒,一边说道:“再连续针灸两次,你的肝经就差不多全部疏通了。以后,只需要中药调理就成了。”

林浣溪把睡衣下摆放下来,轻声答应了一声。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心里竟然有着淡淡的不舍。

“喝点茶再走吧。”林浣溪叫住正欲出门的秦洛。

她觉得,这画面像极了那电视里面不堪寂寞的女人挽留准备离开的情人桥段。这样的想法让她结冰一样的脸上有瞬间的慌乱。

秦洛想了想,说道:“好吧。”

夜,区别于光线带来的炽热和清晰,是天神带给人们的另一个颜色的世界。缤纷绚丽而迷人的色彩,微微朦胧,却又令人迷惑沉醉。

同样的时空里,夜色中,多少的事情在现实之中持续的发生。又有多少人像他们这般倚藤而坐,赏月品茶?

林浣溪泡茶的手法略显生疏,看来她并不经常做这种事情。不过,她认真专注的表情还是极其诱人的。这也仍然让秦洛觉得赏心悦目。

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林浣溪是极少主动讲话的。做为男人的秦洛就得担当起制造话题的人选了,总不能两人傻坐在这儿半天不讲一句话吧?

还是古人聪明啊,懒得搭理自己的女人时,一句‘此时无声胜有声’就解决了所有的问题,还让那傻女人感动莫名。

“你看到学校论坛上的贴子了吗?”秦洛问道。

“嗯。”林浣溪把泡好的茶送到秦洛面前。

“我是不是要站出来替你澄清一下?”秦洛看着林浣溪无动于衷的模样,问道。难道这女人真是什么都不在意吗?

“怎么澄清?”

“我说我们是普通朋友关系。至少,我可以说出我的身份。”秦洛建议地说道。如果说出自己是老师的话,可能这次的事件就没有那么热烈了。

好像,学生和老师总是给人充满禁忌般的兴奋感。这也是他们被推到风口浪尖引起全校师生观注的原因。

“为什么要向他们解释?”林浣溪抬起头看着秦洛问道。

“这----我怕破坏你的声誉。”

林浣溪点了点头,看着秦洛说道:“在这件事情发生前,他们都叫我‘石女’,还有人怀疑我是同性恋。”

“”

秦洛想想,还真是没有必要向那些无聊的人解释什么。无论你怎么说,他们都会有另外地猜测的。

“你认识厉倾城吗?”秦洛问道。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问完之后,就有些后悔了。

“你认识她?”林浣溪挑了挑好看的眉毛。显然,她对厉倾城这个人非常的排斥。

“不算认识。只是熟识吧。”秦洛说道。

“不要和她接近。”林浣溪提醒着说道。

“嗯。我明白。”秦洛点头。同时,他还明白了。一山难容两只母老虎的古训是多么的正确。

“真要永远过着这种宁静的生活。”林浣溪仰起脸,看着天上的月色喃喃说道。

秦洛有些贪婪地欣赏着她这一刻有些圣洁的侧脸,有种闻风欲醉的味道。

不知道她说的是现在的生活本身,还是因为自己陪在她身边时的状态,没有妄敢猜测。

虽然有着充分的心理准备,秦洛走进教室的时候,还是被眼前的的盛况给吓了一跳。

诺大的教室里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最后一排的位置上甚至有人自动着椅子过来。更夸张的是,还有两个人合坐一张椅子的情景。不知道他们是来听课的,还是跑来看演出的。

马恒转班级之后,秦洛带的这个临床中医班只有四十九名学生。可是,现在这个班级里差不多塞进来近两百人。

也就是说,旁听学生是真正学生的数倍。

“我的英俊害了我。我在想,是不是应该加收那些新来学生的参观费用。”秦洛站在讲台上说道。

轰!

台下学生笑成一片,还有人当众拿出手机对着秦洛拍照。

秦洛摆了摆手,说道:“我知道,因为一些事情,我现在在学校里保持着极其广泛的关注度。但是,做为一名老师,我理应对我的学生负责。所以,如果仅仅是想来看热闹的学生,请下课再来围观。那个时候,我会觉得你们对我的生活没有丝毫影响。”

“秦老师,你是不是林浣溪老师的男朋友哦?论坛上的照片很像你啊。”有女声在后面问道。

王九九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一脸平静地等待着秦洛的回答。可是她的手,却在下面拧地紧紧的。

“不是。”秦洛摇头说道。“我们仅仅是比较好的朋友。”

“好朋友不也是男女朋友?”有人出声质疑。

“好朋友就是好朋友。男女朋友就是男女朋友。做为一个男人,如果她当真是我的女人,我不会连当众承认的勇气都没有。那样,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啪啪啪

台下女生疯狂的鼓掌,秦洛的话实在是太符合她们的胃口了。

“秦老师,你太帅了。我喜欢你。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有大胆的女生肆无忌惮地喊道。

这样的话似真似假,你可以当做开玩笑,也可以当做是真情流露。女人总是有这样的优势,能够自由的转换自己的角色。进可攻,退可守。绝对不处于劣势。

“等你长大了再说吧。”秦洛笑着说道。他对这个女生有些陌生,看来,是别的班级跑过来看热闹的。

“老师,我已经很大了哦。”女生再次喊道。

班里的学生都开始起哄起来,还有人问女生的什么地方很大了。

秦洛用板擦敲敲桌子,说道:“好了。现在我们上课了。再给大家最后一次机会。只是来看热闹的,现在可以离开了。等到我讲课开始,就不允许在教室自由走动了。”

秦洛指了指教室中间的走道,说道:“那个时候,能够在教室里走动的只有我一个人。”

没有人离开,意识着他的讲课要开始了。

秦洛有些苦闷,照着这样的发展势头,下一节课是不是要换一间大教室来上了?

因为秦洛的《诊断学》是下午最后两节课,所以等到两节课结束后,他就可以直接的去等林浣溪回家了。

刚刚走出教室,王九九就快步的赶了上来。

“秦老师。”王九九在后面喊道。

“嗯。有事吗?”秦洛回头看着王九九,问道。这个女孩子学习中医极其有悟性,甚至可以和自己那个被称为‘活百草经’的姑姑有的一拼。秦洛看地出来,她是真正的喜欢着中医。

“秦老师,你晚上有时间吗?”王九九笑着问道。弯弯地眼睛,长长地睫毛,笑起来很妩媚的样子。

“你妈病了?”秦洛问道。

“”

王九九很想说‘你妈才病了呢’。可是面前的男人是她最喜欢的老师,只能把这样的话憋在心里。

“不是。我妈的身体好着呢。”王九九郁闷地说道。

“嗯。那是什么事儿?”秦洛疑惑了。之前这个女孩儿要自己的电话号码,说自己的母亲得了那个什么----妇科怪病。现在她跑来问自己有没有时间,秦洛第一反应就是她妈发病了。

“是这样的。今天是我们班的小花同学过生日。她在KTV订了一个包间,邀请所有的同学都过去庆祝。想请你也过去玩玩。”上过大学的学生都知道,同学过生日愿望邀请那个老师,证明那个老师是极其受欢迎的。

秦洛虽然才来了短短几天,可是,他已经运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和高明的医术征服了所有同学的心。

如果谁敢当着他们这班人的面骂秦洛,怕是他们能够当众和人翻脸。

“KTV是唱歌的吧?”秦洛问道。

“是的。”

秦洛了解地点了点头,说道:“大家都是学生,只有我一个人是老师。会不会影响不太好?”

王九九眯着眼睛笑了起来,问道:“秦老师不是一个怕麻烦的人吧?”

“这这话我爱听。好吧。那我过去坐坐。”秦洛点头答应下来。

“好耶。我过去告诉他们。”王九九激动地叫道,然后跑回教室里去通知大家。

很快的,教室里传来掌声和尖叫声。

秦洛用手机屏幕照了照镜子,心想,自己还是挺有范儿的嘛。这是一个不好的兆头啊。

可以帅。但是不能帅的惊动党中央。

臭美了一阵子后,秦洛才拨通了林浣溪的电话。告诉他要去参加同学生日聚会,不能和她一起回去的事儿。

PS:三更之第一更。大家让红票风骚起来。黑票暂时不要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