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六十五分的男人!
。私家豪宅。

空气中飘满了精油和香薰的气味,悦耳的流水声与轻缓的音乐,窗外是最清新的自然美景,温柔指尖的魔力带领你进入一个久违了的天堂。

潺潺流水中,美若精灵的少女在休憩。

红色的木门被推开,一个身穿黑色制服戴着黑柜眼镜的职业女性走了进来。

“小姐,时间到了。还有三十分钟,集团经理级高层会议就要开始了。您还有二十分钟的准备时间。”黑袜、美腿、胸部饱满,女人的样貌又和《非诚勿扰》里面那个范伟的秘书有几份相似,走在人群中绝对能抹杀所有男人的眼球。

身体舒展的泡在温泉里的女人没有动,却用其清新悦耳的声音问道:“马悦,我让你送来的资料呢?”

“小姐,我已经准备好了。”女人说着,打开手里的文件夹,取出厚厚的一叠资料递过去。

池子里伸出一支如羊脂暧玉般的手臂,接过去细细的翻阅。

要是秦洛看到这份资料的话,非要惊讶的把舌头给吞掉不可。

第一页就是秦洛的照片,那个时候的秦洛还很年轻,模样看起来稍显稚嫩。虽然笑起来阳光灿烂,可是脸色苍白如纸,脸颊消瘦的厉害,看起来像是个瘾君子似的。

秦洛:男。

年龄:十二。

身高:一米三五。

体重:三十五公斤。

特长:中医。书法。绘画。

学历:无学校读书史。

语种:华夏语。

品德:中等。

不良嗜好:贪睡。

身体状态:身患隐疾。身体极差。

后面还有十几个大项,无数个小项。每一项都被人写满密密麻麻的介绍和标注。

然后就是每隔一年的调查报告,一直到秦洛十八岁时,调查报告才结束。

不过在最后一页的综合评分上,用红色钢笔写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得分:六十五分。

在审议栏上写着这样的评语:无优势特长、无健康身体。相貌一般、品质中等。建议放弃。

“为什么跟踪到十八岁时建议放弃?”女人出声问道。

“是的。这是我们智脑一组经过综合评估给出的结论”马悦出声答道。

“小姐成年后,身边的追求者不知凡几。无论是世绵集团老板李中印的公子,绿城地产董事长许国锋的公子,还有计将军家的公子等等都是综合得分超过九十分的一时俊杰。低于九十分以下的,有二十七人。低于八十分以下的,有三十四人。低于七十分的,更是如过江之鲫。我们觉得,没有必要在一个勉强及格的男人身上耗费太多的时间。”

“勉强及格?”池子里的女人轻笑了起来。“可是,我却被这个勉强及格的男人给拒之门外呢。”

“小姐----”马悦一脸惊讶的说道。她实在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一个钟头前闻人照打来电话,说一个姓秦的男人上门来退婚。我想,应该就是他了吧。我的末婚夫在我们末曾见面的时候,就过来把我给否决了。”女人的声音优雅平静,像是在述说一件与已无关的事情。

可是,她心里在想些什么,连面前站的这个她视为心腹的智脑一组的组长马悦都不清楚。

这个世界上,又有谁能够匹配得上小姐的智慧呢?

“小姐,这证明他有自知之明。他原本就配不上你。”马悦说道。

“是啊。我也这么认为。”女人将手里的资料丢到池子边沿,然后从温泉里起身。

马悦走过去递上一件白色的丝绸长袍,女人接过去披盖在自己身上。

虽然这白丝遮住了那温暖芬芳的女性身体,却遮掩不住女人那绝代的风华。

丰神冶丽,貌若天仙。灿如春华,皎如秋月。长发披肩,身高腿长。腰肢纤细、胸部饱满。曲线玲珑,倾国倾城。

特别是那一双漂亮的眼睛,明亮深情,看人的时候仿佛在对你说话一般。

她的气质无法复制,她的优雅只有上帝才能够创造。

即便同为女人的马悦,在见到这样完美的身体时,也会有种顶礼膜拜的冲动。同为美女的马悦,在这么漂亮的女人面前,也失去了做女人的自信和做美女时的一点儿小骄傲。

女人光着白嫩粉红的小脚走出来,马悦赶紧取了条毛巾来给她擦拭湿淋淋的头发。

“可是。我不甘心。”女人看着镜子中自己淡雅脱俗的容貌,咬着薄唇说道。

“小姐,你----”马悦手上的动作微微停顿,看着小姐问道。

“马悦,你也是女人。你应该懂得,每一个被男人排斥在外的女人,都是不会甘心的。即便她多么的高傲和假装不在意,可她的内心深处还是会留下遗憾。”

“小姐的意思是?”马悦出声问道。

“重新对他进行调查评估。并且,由智脑一组拿出接近方案。”女人果断坚决的说道。

马悦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被无数公子哥视若不可攀越的女神闻人牧月竟然要主动接近一个男人,这样的话说出去,谁信?

秦洛拍拍闻人照的肩膀,笑着说道:“不错。我对你今天的招待很满意。”

今天,他可是把这富家公子哥给整的够呛。

他一连让他泡了六杯茶,送了三趟水果和糕点。吃饭的时候,为了表示自己对小孩子的关爱,他热心地帮这小子夹了三个鸡腿,两只大闸蟹,以及各种肉食无数。

他知道这些有钱人吃不下这些肉食,可是老人家都是比较节俭的,最见不惯浪费食物的恶劣习惯,所以,闻人照都撑得翻白眼了,也得勉强自己把盘子里的食物吃完。

最后,闻人照见到他都躲得远远的。怕这位‘爷’又有什么事儿要麻烦自己。

秦洛却没有打算就此放过他。酒足饮饱后,又提出让闻人照开车送自己回家。

闻人霆老爷子还以为秦洛和闻人照比较投缘,一见如故,于是,又让水伯把躲到自己房间的闻人照给拖出来送客。

闻人照甩开秦洛的手,说道:“哼。别碰我。看我姐姐怎么收拾你。”

“你姐姐?闻人牧月?我又没惹她,她为什么收拾我?”秦洛笑着问道。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闻人照很鄙夷的看着秦洛,说道:“这么大年纪了,不会还是个初哥吧?你懂不懂女人啊?你难道不知道,你的行为已经伤害了一个女人的尊严吗?”

女人?尊严?

直到闻人照驾着他的红色法拉利跑得没影了,秦洛还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

自己怎么就伤害一个女人的尊严了?

“我要是去提亲,伤的就是她的身体了。”秦洛摇头说道。

走到林清源的别墅门口,见到一个老头子在铁门外徘徊,却一直没有按响门铃。

秦洛觉得这老头儿有些面熟,好像是为了救治那三十六个孩子所成立的专家组成员。但是叫什么名字,秦洛就不清楚了。

“有什么事吗?”秦洛站在他身后,笑着问道。

“啊!”老头儿正在想着自己的心思,后面突然有人和他说话,吓了他一跳。

转过头见到秦洛,脸上的愤怒立即转变成了惊喜。一把抓着秦洛的手,激动的说道:“秦洛,你可算是回来了。我可算找到你了。”

“别这样。有话好好说。咱们不是很熟。”秦洛受不了他的热情,用力的想把手给抽出来。

“秦洛,你不记得我了?我是专家组的老汪啊?

“老汪?我知道你是专家组的成员。可是你在这儿干什么?找林院长?”秦洛问道。

“不是。我不找林院长。我是来找你的。”老汪笑呵呵地说道。

“找我?有什么事吗?”秦洛疑惑的问道。

“我问你,你上次针治那三十六个孩子的时候,是不是用得是太乙神针的烧山火?”老汪一脸紧张的看着秦洛,生怕他说出否认的话。

“是啊。你知道这门针法?”秦洛很是吃惊。

太乙神针失传百年,烧山火更是没有几人能够使用。如果不是自己学了《道家十二段锦》,怕是也用不了这以内力行针的高深针法。

“啊。真的是?真的是烧山火?”老汪再一次激动起来,拉着秦洛的手又蹦又叫。

看到小区的保安探头探脑的向这边张望,秦洛苦着脸说道:“汪老,咱们有话进去说吧。你老不要这么激动。对身体不好。”

“呵呵。不激动不行啊。有生之年,能够见到有人使出太乙神针烧山火绝技。天可怜见啊。”老汪并没有因为秦洛的话而平静下来,高兴的像个孩子似的说道。

林清源今天在家休息,听到外面有说话声音,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见到秦洛和老汪一起进来,奇怪的问道:“你们俩怎么走到一起了?老汪?欢迎欢迎啊。今天怎么有时间到屋里来坐?”

“林院长。我是来找秦洛的。”老汪笑着说道。

“秦洛?找他有事儿?”

“是啊。我是来拜师的。”老汪看着秦洛,认真的说道。

“拜师?”林清源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不少。连秦洛也一脸诧异的看着面前这个年龄足够做他爷爷的老头。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老头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