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尿崩!
雪和林浣溪是同事,同在一间办公室工作。因为两人的容貌气质出众,便被学生戏称为‘两朵金花’。后来,连一些老师也这么称呼她们。并且经常拿这个来和两人开玩笑。

虽然同是美女,但是她们的处事风格却各走极端。陈晓雪待人热情、和谁都能打成一片。而林浣溪则是冷漠寡淡,几乎很少和办公室的人讲话。

按道理讲,陈晓雪更应该在办公室受欢迎一些才是。可是,事实却不是这样的。

虽然每个人和陈晓雪走的很近,可是每个人都对她小心提防。因为大家都觉得她的热情好像过了头,给人心机太深的感觉。

林浣溪平时不太说话,可是她更不会在背后诽谤别人什么,反而能够给人带来安全感。

于是,冷冰冰的林浣溪反而比陈晓雪更加的受人欢迎。虽然不少男同事在她面前碰了钉子,可是,只要她偶尔回答一句话,就能够让他们炫耀上大半天。

这种情况让陈晓雪异常的气愤,也在她的心里留下了一道无法解开的结。

陈晓雪的第二个心结就是她旁边的衬衣男。

男人名叫王浩,是一家医疗设备公司的老总。凭借着家里有卫生厅的关系,靠贩卖医疗设备很是赚了一大笔钱。

王浩在和燕京大学附属医院合作的时候,认识了如冰山女神一般耀眼的林浣溪。从此,便展开了狂热的追求。

送花,被丢了出去。

送饰品,被原封送回。

送车人家第二天就开回来一辆香槟宝马。而自己送的甲克虫丢在行政楼门口,她都没有正眼看过一回。

半年之后,王浩彻底死心。倒是这一来二去之间,和林浣溪的同事陈晓雪勾搭上了。

好在那辆甲壳虫也没有浪费,又转赠给了陈晓雪。

女人的攀比心最是强烈,比长相美丑、比服饰品牌、比胸部大小、比钻戒克拉、比男人、比男人的身份和钱财

这么一比较,陈晓雪简直觉得自己生不如死。

自己悉心讨好,却得不到同事的欢迎。自己的男人是被人家拒绝之后,退而求其次才找到自己的。自己开的车每次看到那辆甲壳虫,陈晓雪都有种把它砸烂的冲动。

当时这辆米黄色的甲壳车停在行政楼下面,引起了不少老师的围观。所有人都知道,这辆车子是送给林浣溪的。

现在,她根本就没脸开着甲克虫去学校上班。

综上种种,所以,她实在没有喜欢林浣溪的理由。每次见到她,都带有一股莫名的敌意。

以前也想着要发泄一番,可是每次她冷嘲热讽,林浣溪都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让她全力出击的一拳像是打在棉花上,空落落的感觉。

今天再次遇上,她终于忍不住再次发招。

林浣溪回过头看着陈晓雪,说话如刀子般的凌厉:“我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

“和我没什么关系。我就是说说而已,和你又有什么关系?既然都有脸做出勾引学生的事情,干吗还要装做一幅圣女样?”陈晓雪讥笑着说道。

林浣溪竟然回应她了,让她心里很是高兴。身体都兴奋的颤抖,准备着要和对方大干一场。

“你除了造谣生事,还会做些什么?”林浣溪看着陈晓雪,眼神里带着些怜悯。

她不愿意说,并不代表着她不明白。

她舍不得放弃现有的东西,却又纠结在这些东西里面不可自拔。她知道这个男人是被自己拒绝的,别人会以为她是自己的替代品。可是,她又放弃不了这个男人给她带来的物质享受

这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造谣生事?这是造谣生事吗?”陈晓雪指着秦洛,冷笑着说道:“你们俩卿卿我我搂搂抱抱,都被我们撞见了。你还想抵赖?”

卿卿我我?

搂搂抱抱?

秦洛一脸惊讶。他倒是想和林浣溪搂搂抱抱,甚至----躺在地上任她胡作非为一番。

可是,也要人家配合才行啊。

秦洛不明白这一男一女的身份,也不知道他们和林浣溪之间是什么关系。所以也就抱着事不关心,高高挂起的原则。准备冷眼旁观,看看林浣溪是如何处理这种事情的。

这也便于以后更加有针对性的治疗林浣溪的‘恐男症’。

可是,这个女人把战火引燃到自己身上。就让他很不爽了。

“我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搂搂抱抱了?”秦洛笑着问道。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怎么?你还要抵赖?你是哪个系的?”陈晓雪盯着秦洛说道。

秦洛长相俊秀、那张脸看起来很是年轻。身上穿着套白色的NIKE运动装,和学校的学生没什么两样。所以,她认定秦洛就是学校的学生。

她知道林浣溪没有弟弟,更不会轻易和男人一起出来逛街。除了情侣关系,还有其它的可能?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你有病。”秦洛一脸认真的说道。

莫需有的事情她都看到了,不是眼睛有病是什么?

“你才有病呢?你才有病。你怎么骂人呢?有没有素质?”陈晓雪恶人先告状,尖声嚷嚷着喊道。

她这么一吆喝,那些逛街的人流就在此停留。以他们四人为中心,瞬间就围拢成了一个圆圈。

观众越多,陈晓雪越是有表演欲望。

她义愤填膺,一脸正义地指着秦洛和林浣溪,骂道:“现在的老师真是不要脸。和自己的学生勾搭在一起老牛吃嫩草。什么素质啊?”

老师?学生?师生恋?

听到这些热门关键词,围观者都像是打了鸡血似的,每个人的八卦之心都熊熊燃烧,两眼放光的看着林浣溪和秦洛,对着两人指指点点。

有杀气!

秦洛转过头,看到林浣溪脸色煞白,已经到了爆发的临界点。

秦洛靠近一些,在她耳边说道:“别生气了。这事儿我来处理吧。”

看到两人旁若无人的窃窃私语,陈晓白像是找到了两人通奸的证据似的,对大家说道:“大家都看到了吧?可以证明我没有说谎吧?”

秦洛无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陈晓雪面前,小声的在她耳朵边说着什么。

“你说什么?别靠近我。有话大声说。”陈晓雪的身体向后退了退。她根本就没听到秦洛说些什么话。

秦洛像是很不耐烦的样子,大声喊道:“我说,小姐,你尿裤子了。”

“放屁。”陈晓雪虽不相信,但是出于身体的本能,还是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裤子部位。

听到秦洛的话,其它人也都将视线转移到了陈晓雪的裤子上。

让人惊骇的一幕出现了

陈晓雪穿的那条白色的休闲长裤像是被水淋了一般,突然间湿了一大块。而且,那潮湿的面积还在快速蔓延

好像,陈晓雪真的当众遗尿了一般。

“天啊。人龙,快看快看还在尿呢”

“哈哈。丢死人了。当街撒尿”

“精彩啊。精彩小水,快拍下来。快拍下来”

啊!

陈晓雪尖叫出声,用包包捂着裤子就朝洗手间部位跑去。后面是人群的欢呼声和起哄声。

“是不是你做的?”王浩狠狠地瞪着秦洛,质问着说道。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秦洛一脸无辜地说道。

“以后再找你算帐。”王浩抛了句狠话,快步向商场外面走去。女朋友也不找了,他实在丢不起这人。

林浣溪一双美目向秦洛看过来,她知道,肯定是秦洛搞的鬼。

又不是植物人,怎么可能做出当街尿崩这种糗人的事情?

“我只是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膀胱经。”秦洛耸耸肩膀,说道。

在陈晓雪的嘴中,秦洛是个很没素质的人。没素质的人,自然要干些没素质的事儿了。

所以,他在靠近陈晓雪的时候,伸手按了按她腰部的三焦俞。

三焦俞,在腰部,当第一腰椎棘突下,旁开1.5寸。有通利三焦,疏调水道的作用。

秦洛对人体穴位了解甚深,在独特手法的催发下,想让她当场尿崩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

“下流。”林浣溪很是鄙夷地说道。

“呃”秦洛很气愤,恨不得要把这女人按在地上叉叉OO一百遍才能罢休。

这女人不但不领情,竟然还说自己下流。难道这所做的一切,还不是为了你?

要不是自己出手,还不知道这个婆妇要纠缠到什么时候呢。

“谢谢。”林浣溪突然间说道。而且,脸上还带有一丝笑意。

“不用谢。”秦洛没好气的说道。

秦洛若有所思的看着林浣溪的脸,他觉得她好像什么地方变了什么地方变了呢?

天。她竟然笑了。她竟然会笑。

很坦然的微笑。舒适、自然,如百花瞬间绽放,美艳不可方物。

“你笑了。”秦洛指着林浣溪的脸,傻傻地说道。

“我知道。”林浣溪很快又板起了脸。

PS:大家伙儿帮忙点点红票。谢谢!)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