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9章、皇帝的选择!
  第1519章、皇帝的选择!
  咕嘟咕嘟——
  饭锅里发出诱人的响声,伙夫的饭做熟了。
  秦洛殷勤的跑过去帮忙揭开锅盖,笑着说道:“师父熬得米粥真香。”
  确实,锅盖一经掀开,一锅纯粹的米香味扑鼻而来。
  众人都觉得精神一爽,然后小声的吞咽口水。
  就连皇帝这种对饮食非常挑剔的家伙也不得不承认,这米粥真他娘的香啊。
  伙夫终于站了起来,从地上捡起竹碗竹筷放在水缸里清洗,说道:“够了吗?我要吃饭了。”
  秦洛就转身看向皇帝,意思是说,你看,打你也打了,也被人打了,事情就这么结束吧。人家坐着你站着,人家坐着你跑着,结果人家坐着,你一次又一次的飞出去——结果不是很明显了吗?
  这一次,有敬意了吧?
  可惜,皇帝并没有领会秦洛的意思。
  或者说,他不愿意领会秦洛的好意。
  “我知道,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皇帝的满头红火就像是燃烧起来的火把,眼里战意昂然。“现在,让我们真正的打一场吧。”
  说完,他一步步的向伙夫走去。
  靠近之后,然后一拳轰出去。
  轰——
  爆裂的声音不绝于耳,仿佛空间都被撕裂变形。
  伙夫的眉毛微挑,表情有些诧异。
  “对手很强。”
  然后,他把右手的筷子转移到了左手,右手握拳对了上去。
  砰——
  一声闷响传来。
  伙夫的身体摇晃了两下,而皇帝的身体却再次撞飞了出去。
  这一次,力度格外的大,墙壁上的石块被撞塌下去,破出一个大洞。整个小屋都开始摇摇欲倒。
  “快出去。”秦洛出声喊道。
  秦洛一马当先的跑在前面,其它人也纷纷跟着跑了出来。
  可是,当石屋的芦苇棚顶都要塌陷下去时,伙夫还没有出门。
  秦洛大急,跑到门口喊道:“师父。”
  然后,他就看到伙夫双手端着一个大铁锅稳步走了出来。
  大铁锅的屁股还是火红色,那是刚刚烧的,直到现在还没有冷却下来。
  伙夫把铁锅放在院子的空地上安置好,然后直起身体看向嘴角溢出鲜血的皇帝。
  “你很不错。”伙夫称赞着说道。
  “——”皇帝又想吐血。以前,都是他用这种居高临下的语气和别人说这句话。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成了被动接受的那一方。
  这种感觉真别扭啊!
  “秦洛和我说过你的事情。”伙夫接着说道。“你渴望有敬意的失败——我愿一试。”
  “谢谢。”皇帝对着伙夫九十度鞠躬。“我不会浪费你的时间。”
  意思是说,我会全力以赴,不会让你觉得陪我战斗是一场无聊的游戏。那样的话,是对你的侮辱,也是对我的侮辱。
  伙夫卓然而立,做了个请的手势。
  众人这才发现,他身上穿着一条灰色的长袍,看起来又像是道袍。只不过天色太暗,都没办法看清楚它的真实颜色和款式。
  皇帝动了。
  他的身体消失在黑暗中。
  当他再次现身时,已经到了伙夫的背后。
  弓字膝!
  蓄满力度的膝盖狠狠地撞击伙夫的后背,双手前伸,以此来约束伙夫有可能出现的反击动作。
  伙夫没有反击,只是等到皇帝的膝盖即将顶到他的腰眼时,一百八十度转身,一巴掌抽了出去。
  啪!
  皇帝英俊的脸蛋中招,就像是中了毒似的,脸颊迅速的红肿发胀。
  轻飘飘的一记耳光就瓦解了皇帝极具杀伤力的绝招,无论是速度、角度、还是时间的掌控都堪称完美。
  秦洛想,能够做到这一点儿的,恐怕也只有这个老头子了。
  皇帝的脸部中招,只能转了个圈又退了回去。
  第二轮进攻开始!
  这一次,他没有选择花哨的招式。而是大步向前,平平稳稳的一拳轰出。
  轰——
  平静。朴实。
  但是那拳头里面蕴含的力道足以将坚硬大石击碎。
  爆破拳!
  拳头匀速向前推进,看起来不快,其实迅疾无比。
  只要拳头触碰到人的身体,就可以把这股磅礴大力卸下进入他的身体。
  然后,那力道在他的身体里面炸开。
  五腑移位,六腑毁灭,凄惨而死。
  近了。
  更近了。
  这一次,连秦洛都有点儿替玄机子紧张了。
  说实话,虽然他对自己有大恩,但是两人相处的机会极少。应该说,他们总共的见面次数一巴掌都数的过来。
  他厉害,秦洛知道。
  他厉害到什么程度,秦洛不知道。
  但是,他把皇帝的事情讲给他听了之后,他很坦然的接受了这一任务。好像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很微不足道的事情似的。
  可是,事情的发展还是出乎众人的意料。
  啪!
  又是一巴掌。
  伙夫又用一记干脆利落的耳光来回应了别人对他的担心和质疑。
  不过,耶稣也终于清楚为什么秦洛喜欢抽人耳光了。
  有其师,必有其徒嘛
  皇帝怒了!
  暴怒!
  “吼——”
  他嘶吼一声,再一次冲了上去。
  啪!
  他的身体被打飞了出去。
  “吼——”
  啪!
  又被打飞了出去。
  啪——
  又飞了。
  啪——
  飞了。
  一个神乎鬼技,宛若掌控一切的神。
  另外一个悍不畏死,一次又一次的冲锋,一次又一次的倒飞出去。
  一个身体纹丝不动,开战前站在什么位置,现在还站在什么位置。
  另外一个模样凄惨,你看到他现在的脸以为这是烤熟的猪头肉——
  还冒着热气。
  可是,战斗还在继续。
  这不是战斗,这是——虐!
  秦洛看着这战斗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可锅里的稀饭都快要凉了,对魔术师说道:“要不——咱们先开饭?”
  魔术师狠狠地瞪了秦洛一眼,满脸关心的看着又一次冲上去‘挨抽’的皇帝。
  欧洲的王者,无数人心目中的战神,她不败的英雄——
  今天这是怎么了?
  这个老头子开挂了吗?
  可能玄机子也意识到自己锅里的稀饭快要凉掉了这个严重的问题,他之前都是被动的防守,每次皇帝攻来时,他一巴掌把对方给抽回去。
  这一次,他选择了主动进攻。
  身体动了。
  人影消失了。
  他出现在皇帝的面前,一巴掌拍在皇帝的胸口,轻飘飘的。
  然后,皇帝就口喷鲜血倒飞了出去。
  砰——
  皇帝的身体坠落在那一畦嫩葱上面,好长时间都没办法爬起来。
  静!
  死一般的安静!
  这幅画面太诡异了。
  看起来很慢,天色那么暗,秦洛这些旁观者还能够看到伙夫移动的轨迹。
  可是,又那么快,因为在他们还来不及眨眼的时间,他就走到了皇帝的面前。
  更诡异的是——
  皇帝没有躲,没有闪,更没有招架,就那么傻乎乎的站在那儿,让对方一巴掌把自己拍实。
  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在演电影呢。
  匡铛——
  石屋的一面墙壁倒塌,上面的顶棚失去支撑掉落下来。
  尘土飞扬,溅得满院子都是。
  伙夫快步走过去端起铁锅,也不和人打招呼,径直向门口走去。
  “这老头真帅。”秦洛在心里想道——
  在魔术师的搀扶下,皇帝总算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们一步步的走出来,经过秦洛身边的时候停下来。
  皇帝的一张俊脸已经惨不忍睹,可是秦洛看出他很开心。发自内心的喜悦。
  “你——还好吧?”秦洛问道。
  “谢谢。”皇帝笑着说道。“我想,我找到我想要的了。这种感觉真好。”
  “——”有些人,你真是没办法理解他的想法。
  皇帝知道秦洛不理解,他也不需要别人理解。
  他是皇帝。独一无二的皇帝。
  他走到把他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伙夫面前,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想做。就做到了。”伙夫的回答很简单。
  他正发愁呢。
  捧着一口铁锅,可是碗和筷子却都埋进了石屋里。
  “什么都有了。还能做什么?”皇帝问道。
  “寻道。”
  “什么是道?”
  “富可敌国是道,权倾天下是道,万人莫敌是道,长生不死也是道——做到极致,便是道。”伙夫说道。
  扑通!
  皇帝跪倒在了伙夫面前,说道:“如果方便的话——请带上我吧?”
  “好。”伙夫爽快的答应了。
  魔术师大惊。
  皇帝去寻道了。她怎么办?
  很快的,脸色便黯然下来。
  她知道,皇帝决定的事情是不可能更改的。无论那件事是多么的荒谬。
  “你在想些什么?”皇帝像是感应到她的情绪,转身问道。
  “什么也没想。”魔术师回答道。
  “很好。”皇帝说道。“你什么都不需要想。我去哪里,你也要去哪里。这是你的命运。”
  魔术师转怒为喜,激动的回答道:“是的。皇帝殿下。”
  不自觉的,脸上流露出小女儿家才有的幸福。
  秦洛走到皇帝面前,问道:“你真的要去寻道?”
  “是的。”皇帝点头。“人活着,总要找些事情来做。”
  他看着伙夫,声音激动的说道:“而且,我喜欢这种失败的感觉。”
  “人各有志——”秦洛虚伪的说道。虽然他也不清楚这种受虐心理算是什么‘志’。“我不勉强你。”
  他又走到伙夫面前,说道:“师父,跟我回燕京住一段时间吧?”
  “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玄机子说道。“自由随意,才不脱离人性本质。”
  他扫了一眼身后的石屋,毫不留恋的说道:“我走了。有缘自会相见。”
  “现在?”
  “现在。”
  说完,他端着那口铁锅就往村口走去。
  皇帝对着秦洛微笑,然后快步跟了上去。
  魔术师也要走,却被离给拦了下来。
  “你已经死了。”离说道。“你被大火烧死了。为什么又活着?”
  哗啦——
  魔术师把身上披的黑色风衣脱了下来,双手捧着递给离,说道:“送给你。它是特质材料制成,防火、防水、防毒——危急时刻,还能够做降落伞使用。”
  “——”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