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6章、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
  第1516章、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
  随着红衭的吹奏,这疼痛仿佛也在不断的加倍升级。
  白破局的嘶叫越来越大声,翻滚的越来越强烈,庞大的身体在地上颤抖着,抽搐着,仿若受伤的疯狗。
  秦轻巧也同样的不好受,她的脸sè紫红,额头布满了汗珠,头发凌乱,身上的睡袍带也在挣扎的过程中松开,lù出那两座雪山和大半雪白粉nèn的肌肤。
  “啊……惨叫声不断传来,一声比一声凄惨。
  过了一会儿,秦轻巧直接晕死过去了。
  白破局的身体素质比较强硬,反而坚持的时间久一些。
  清醒的越久,疼痛也越发的强烈。
  “还要继续?”红衭问道。
  秦洛扫了地上的白破局一眼,说道:“为什么不继续?他都不相信自己中蛊,难道你不生气?”
  秦洛这么一‘挑事’,红衭就加卖力的吹奏起来。
  又过了两三分钟,白破局也停止了挣扎扭动,痛的晕死过去了。
  秦洛这对眼前的结果满意,又对红衭说道:“把他吹醒。”
  于是,红衭改变了一种吹奏音调,昏睡的白破局和秦轻巧又幽幽转醒。
  即便清醒过来,脑袋还遗留着那种撕裂般的疼痛。
  由此可见,‘苗蛊’的威力确实不同凡响。
  白破局躺在地上,就像是跑了几十公里一样,全身没有一丝力气,就连手指头都没办法动上一动。
  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勉强睁开的眼睛盯着秦洛。
  秦洛蹲了下来,蹲在白破局的身边,笑着问道:“现在你相信中蛊了吧?”
  白破局的眼睛眨了眨,没有回答。
  “不信?”秦洛笑的很诡异。“那就再试试吧…破局的嘴角艰难的挤出一个字。好汉不吃眼前亏。他知道,自己现在没有和人叫板的资本。越是强硬,也越受折磨。
  “信了就好。”秦洛说道。“现在你有什么想说的?”
  “你想要什么?”白破局声音颤抖的问道。因为全身都没有力气,说话吐字声音都是打飘的。咬字都不精准,就像是华夏语不标准一样。
  “我想要你的命。”秦洛冷笑。
  “那你怎么不杀了我?”白破局说道。
  啪!
  秦洛一巴掌抽在白破局的脸上,凶狠的说道:“你以为我不想杀你啊?我想的要命。你知道蜂蝶卵吗?我手里还有半管蜂蝶卵,原本就是为你准备的。”
  “秦纵横狡猾,大家都知道。白残谱yīn险,大家也都知道。你坏事做绝,却还落得一个好名声这样的人尤其可恨。一个秦纵横加上一个白残谱做的坏事都没有你多……你以为我不知道苗疆的那些草蛊婆是被谁鼓动出来的?你以为我不知道花田是谁放的火?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一次又一次的刺杀和枪击和谁有关系?白残谱就是你手里的一把刀而已,真正的主使者都是你你猪狗不如,你就是一个禽兽。”
  “你一定很害怕我吧?不然的话,怎么千方百计的想要把我除掉?傅老的案你在后面也使了不少力吧?傅老安然释放,你被纪检带去问话一定很失望吧?”
  秦洛用手拍拍白破局的脑袋,说道:“知道你和秦纵横为什么都败给我吗?”
  虽然觉得自己被秦洛拍脑袋很屈辱,但是白破局还是被秦洛抛出来的这个问题给吸引了。
  “为什么?”
  “因为我是个好人。”秦洛笑着说道。“好人总是遭人喜欢一些,遭上天眷顾一些。”
  破局嘴里‘喷’出一个字。他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是好人,但是在他的心里,秦洛绝对不是一个好人。
  发起狠来比谁都狠做起坏来比谁都坏的人也能够叫做好人?那也太颠覆‘好人’这两个字了。
  “不管你怎么想。”秦洛无所谓的说道。“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白破局。你真是太天真了。”秦洛扯了张垫放在地上,然后一屁股坐在白破局的脑袋旁边。
  他今天很有说话的**。而且面前这个男人是他一直想要‘推倒’的。夙愿一旦得偿,高兴之后,内心反而一阵的失落,然后便处于真空状态。
  他瞟了一眼幽幽醒来的秦轻巧,觉得她的xiōng部tǐng好看的,然后又瞟了好几眼,这出声说道:“你打的算盘倒是不错。联合秦家一起来对付我秦家凭什么再相信你?上次你捅了他们一刀,这次他们凭什么还答应和你合作?”
  “你也捅过他们,他们不也在和你合作?”白破局嘴硬的说道。
  秦洛知道他说的是上次闻人家和白家联起手来搞‘能源项目’的事情,那一刀也捅在了秦家的心脏部位。让他们很长一段时间都要消化这一刀带给他们的‘伤痛’。
  “我捅他的那一刀,只是正常的商业竞争。你捅他那一刀,让他们差点儿没办法生存而且,秦纵横等于是死在你手上。这一点儿你没法否认吧……白破局不是没办法否认,而是根本就不想否认。
  他背叛了秦纵横违背了合约精神是真,可是,秦纵横是面前这个无耻的家伙带人上门活活逼死的,秦纵横就是当着他的面从办公室跳下去的他怎么有脸说人是死在自己手上?
  “再说,你能够想到的办法,难道我就想不到?”秦洛得意的说道。“就算我想不到,我的女朋友还想不到?你可以太小看,但是不能轻视她们吧?”
  “确实。我输得一点儿也不怨。”白破局语调哀伤的说道。“我没想到你会知道我和秦轻巧的关系,也没想到你会说服她来对付我没想到的是,你们能够用她的身体来种蛊。秦洛,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
  “我也很无奈。”秦洛说道。“在火焰病毒爆发之前,我一直想着一刀把你杀了,一了百了没想到一场火焰病毒一下让我赚这么多钱,多的我都不知道如何保证自己的安全。这样一来,我反而不能杀掉你了人,总要有个对手能够进步。不是吗?”
  白破局张嘴大笑,说道:“你不是需要一个对手,你只是需要一个我这样的对手。因为你知道,如果你一家独大的话,那也是你被毁灭的时候我知道,你不敢杀我。”
  “不错。”秦洛肯定的点头。“我确实不敢杀你。甚至,我还祈祷你能够长命百岁。至少,我活着的时候,你都不要死。”
  “那一定很失望吧?”白破局讥讽的说道。
  “如果你知道一些事情,恐怕你比我还要失望。”秦洛笑着说道。“你知道你中的是什么蛊吗?”
  “情人蛊你们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不错。情人蛊。这是我和漂亮可爱的红衭小姐联手打造,经过特别改进过的情人蛊因为蛊引是秦轻巧小姐的身体,所以,你们每隔两天都要做一次身体运动。你看,我多为你着想。你那么对我,我还把这么漂亮的女人送到你的面前……白破局暗恨不已。那样的话,自己不是要精尽而亡了吗?除了养精蓄锐做那种事情,自己哪还有精力做其它的事情?
  “这样的要求你怎么能答应他?”白破局侧身对躺在他身后的秦轻巧说道。
  “为了秦家。”秦轻巧能够听到他们说的每一句话。只是,因为她的身体素质比较差,一句话说完就已经气喘吁吁。
  秦洛并没有就此放过他们,而是接着说道:“当然,蛊毒蛊毒,蛊和毒其实是一体的。你中了蛊,也就是中了毒这种蛊毒出自我的建议,解药当然也只有我能够研制出来。也就是说,每三天之内你都得到我面前报道请安一次。那个时候,我会给你一颗解药。不然的话,你就会毒发身亡而死。”
  “如果我恰好那段时间事情比较忙忘记研制解药,或者我的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再或者你做了什么让我生气的事情你也就解脱了。”
  秦洛看着白破局的眼睛,一脸认真的说道:“千万千万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Q!。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