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4章、秦轻巧!
  第1514章、秦轻巧!
  不可一世的‘太子’皇千重,终于在秦洛的面前低头。
  “治好我的腿。”皇千重再次哀求。“求你。”
  秦洛站在他的身后,他想转过身看着他。可是,他的脚不能动,手也没有任何反应。
  拼命的扭动脖子,看到的也只是秦洛的一个侧身。
  此情此景,让人看着即心醉又可怜。
  “为什么?”秦洛问道。“我尊重你的母亲。并不代表我有治疗你的义务。我和你并没有什么交情。”
  “这二十多年来,我习惯了享受这个身份给我带来的一切,也让我养成了骄傲自大目空一切的性子。我以为身边所有的人都应该对我付出,因为这是我的命运-----从来都没有想过,我应该拿什么去回报他们。”
  “我想要的,全都得到。我不想要的,也有人送来。我以为,我这辈子都应该过这样的生活。”皇千重的声音停顿下来,过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道:“直到第一次被逐出龙息。”
  “那是我性格变化的起因。我难以接受,更不能理解-----我只是回来拿回我的东西。这本来就是我父亲的,我靠自己的努力拿回来。他们凭什么说我做错了?凭什么把我赶出去?”
  “从此,我就想法设法的和他们作对。我每天想的一件事就是回来-----重新回到这里。就在这儿,就在这龙息的大门口,我要让里面的所有人低下头叫我队长-----”
  “后来,你出现了。你和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好,你抢走了我认为原本是我的一切-----我开始仇恨你。也开始刻意的针对你。就凭这个,你就有拒绝我的理由。”
  “我知道我做错了。我是个混蛋。我禽兽不如。”皇千重嘶声喊道。“我早就应该死了。我也没有资格求任何人-----但是,请你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一次重新做出选择的机会。”
  “你可以仅仅治好我的双腿,让我能够站着走出龙息。你也可以选择治好我的双手,让我能推着轮椅离开龙息------我只是想自己离开,而不是坐在轮椅上被人推出去躺在铁床上被人抬出去----”
  “她牺牲自己的尊严换我重回龙息的机会,我又怎么能心安理得的回来?那比杀了我还让我难受。”
  沉默。
  良久,秦洛轻轻叹息,说道:“我被你说服了。”
  ------------
  ------------
  傅风雪回来了。
  无罪释放。
  当然,随着他的回归,也有大批人进去。
  这本来就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战争,搞不死对手,就会被对手搞死。没有硝烟,也没有子弹,可是,这场战争同样可怕。
  虽然还没有审判,但是,判刑最严重的必然是洛莘、扬甫和扬负三人无疑。
  扬家彻底的沦陷。
  先是扬家的定海神针扬老爷子被留在燕京‘静养’,然后由西南另外一个比较强势的派系‘林’家对扬家的势力进行清理。西南大军区总司令易人,新上台的一位据说是王泥猴老爷子的嫡系。
  显而易见,王家也是这场大战的受益者。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在傅风雪被冤枉入狱的时候,王泥猴老爷子也是站出来‘力挺’傅风雪的人之一。现在瓜分果实,怎么可能少了他的一份?
  秦洛向龙王和龙主解释了皇千重不愿意重回龙息的原因,两位老人沉默了一阵。
  “他总算没让人失望透顶。”龙王叹息着说道。
  “他有选择的自由。”傅风雪酷酷的说道。
  “浪子回头金不换。经历了这么多事儿,他应该醒悟了吧。”秦洛笑着说道。“他请我帮他治手或者治腿,看来他还担心我们怀疑他的动机-----他只是想要堂堂正正的站起来。我感觉的到。”
  龙王看着秦洛,说道:“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明白。”秦洛点头。
  “治好他的手脚又何妨?能拍死他一次,也能拍死他第二次。”傅风雪说道。
  “---------”
  秦洛就明白了,傅风雪的意思是想让自己把皇千重的手脚都给治好。
  不得不说,洛莘这‘舍身杀敌’的一招确实很有效果。至少,龙王和傅风雪两人就被她的行为给感动了。
  他们都是非常重感情的人,昔日兄弟的儿子,老情人的独子,现在父亲早已去世,母亲也入了监狱,他们也希望皇千重能够有个好的前程-----
  洛莘又一次押中了。
  如果她死心塌地的站在扬家那边,恐怕事成之后,他们母子就被扬家弃之如草芥------当然,皇千重肯定是草芥,洛莘的待遇可能要好一些。
  毕竟,她有那幅好皮囊在,一般男人还真对她下不了狠手。这就是‘祸水’级女人的特权。
  她选择把宝押在傅风雪龙王身上,她清楚,以他们的人品,无论如何他们都不会对自己的儿子太坏。
  另外,她也是把宝押在自己身上。她知道自己一定会感激她‘救’了傅风雪的这个事实,如果皇千重求到自己这儿,说不定就会答应帮他治疗。
  不是秦洛吹嘘。
  除了第五针,皇千重的手脚是很难治疗痊愈的。
  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测。中医博大精深,很多神奇的医术更是闻所未闻。在不知道的地方,有没有比更神奇的医术也很难说。
  “那洛莘呢?”秦洛问道。
  龙王低头品茶,傅风雪沉默不语。
  不知道这个问题让他们没办法回答,还是根本就不想回答。
  秦洛等了一会儿,龙王才说道:“如果我们站出来帮她说话,有人会认为我们是早就串通好的阴谋。那样的话,她的情况只会更加糟糕。”
  秦洛点头表示理解。
  确实,洛莘前脚把傅风雪给‘弄’进大牢,转身又把扬家和一大群人给卖了。
  现在,傅风雪和龙王再站出来帮她说话------傻子都能嗅闻到里面的阴谋气味。
  龙王‘滋’了一口茶水,说道:“风雪是受害者,到时候让他去说个情。他们也会斟情考虑。”
  ------------
  ------------
  叮!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豪华别墅的电子铁门打开。
  黑色奔驰缓缓驶了进去,在院子中间的车位位置停了下来。
  车门推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走了出来。
  下车之后,他就快步向别墅里面走去。好像生怕有人把他的模样给看了过去一样。
  简洁典雅的客厅里,一个女人正坐在白色的真皮沙发上看电视。
  她身穿一套藏式风格的长裙,长发盘起在头顶,一根黑色的木簪斜插其中。
  脸盘精致,身高腿长。
  洁白的肩膀和性感的锁骨裸露出来,让人情不自禁产生一种把玩一番的冲动。
  男人摘下墨镜,走到女人身边的位置坐下。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这里呢。”女人漫不经心的翻阅着手里的,表情淡然的说道。
  “一直想来,担心你会责怪。”男人咧嘴笑道。“也没想到什么好的解释理由------你那么聪明,可能不解释反而好一些。”
  “白破局不愧是白破局。不愧是我喜欢的男人。”女人冷笑。“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儿,如果我要找你要一个理由反而是我变的愚蠢了?”
  “你明白,我不是这个意思。”白破局伸手搂住女人的肩膀。“从我们第一天认识,我就告诉过你-----有一天,我们可能会经历这样的事情。那个时候你还劝我不要想的太远。你忘记了?这是竞争。正常的商业竞争。你赢我就输,你输我就赢,谁也没有对不起谁。如果是你们赢了我输了,我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是吗?”女人合上手里的杂志,转身看向白破局问道:“那你今天来是做什么呢?既然你知道我不笨,就不要拿来看望我这样的借口来糊弄我。”
  “合作。”白破局咧嘴笑道。“我想和秦家合作。需要一个中间人。”
  “我为什么要帮你?”
  “你应该清楚,这是最聪明的选择。”白破局诱惑着说道。他的手已经从长裙的领口伸进去,握住了一团不受任何束缚的柔软。“轻巧,你是那么骄傲的女人,你也不希望秦家被他们奴役,对不对?”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