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8章、我不服!
  第1508章、我不服!
  洛莘开车回去的时候,扬负正站在院子的法国梧桐下面抽烟。
  刚才被秦洛给欺负了一场,心里正憋着气呢。他是不愿意看到洛莘和秦洛见面的,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要是他们俩又达成了合作怎么办?
  要知道,秦洛那小子现在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如果他当真为了傅风老那个老头子大把砸钱,说不定还真能把事情给办成了。
  这年头有权重要,有钱也同样很重要。
  如果他当真给出一个巨大的数字,说不定洛莘真能拿着这笔钱带着儿子远走国外了。
  但是,洛莘给出的理由是想亲眼看到秦洛出丑,她想看看秦洛哀求自己时的恶心嘴脸-----扬负就同意了。
  这也是他想看到的。
  即便他没办法在现场,想想那种场面就让人觉得过瘾。
  嘎------
  洛莘把车子停了下来,推开车门,就急急向她的房间方向快步奔去。
  扬负正想和她讲话呢,没想到她根本就不正眼看自己。
  心中一急,大声喊道:“洛莘。”
  洛莘站定,声音怪异的问道:“有事儿吗?”
  扬负走到洛莘身后,说道:“怎么?回来了也不打声招呼?”
  “有这个必要吗?”
  “当然。”扬负强硬的说道。“你不要忘记了。我们现在可是亲密的伙伴关系。这样是不是太失礼了?我可提醒你。一条线系的两蚂蚱,跑不了我,也跑不了你。”
  “跑?”洛莘冷笑。“往哪儿跑?”
  “谁知道呢?”扬负笑笑。“或许,秦洛那边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洛莘猛地转身,说道:“你在怀疑我?”
  扬负看到洛莘脸上那紫红色的手掌印,愣了一下,心里的紧张和质疑一扫而光。
  强忍着没有让脸上表现出笑纹,扬负一脸关切的说道:“他打了你?这个下三滥无赖,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早知道我就和你一起去了。我倒要看看------”
  原本想说‘倒要看看他敢不敢对自己动手’之类的话,但是想起来他确实对自己动过手,所以这句话说出来其实是在抽自己的脸。
  “谢谢。”洛莘转身离开。
  扬负看着洛莘无比性感的背影,吐了一个又一个烟泡,然后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这个家伙-----”他笑着说道。“傻得可爱。”
  ----------
  ----------
  “不行吗?”秦洛急切问道。
  “抱歉。不行。”负责传话的工作人员黑着张脸说道,就像是谁欠他好几百块儿似的。
  不过,秦洛一点儿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他走进这幢大楼,发现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这幅模样。好像不这样板着脸,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纪检人员。
  “为什么?”秦洛问道。
  “没有为什么。不行就是不行。”林化说道。
  秦洛想了想,说道:“我要见你们李处长。”
  如果不是因为面前的这个男人是秦洛,负责接待的办公室主任林化恐怕早就要发飙了。
  一会儿让自己帮忙传话要见傅风雪,一会儿又要见纪检一处的李正处长-----难道说他们这些人就应该等着让你召见?
  “李正处长很忙。恐怕没时间。”林化委婉的拒绝,但是脸色仍然不好看。没办法,军人出生,很早以前就养成了这样的性格。而且,他们这个系统比较独立,平时打交道的也多是军人。如果整天嘻皮笑脸的,别人会以为你是个白痴。
  “麻烦帮我传达一声。”秦洛说道。
  林化无奈,又转身朝李正的办公室走过去。
  过了一会儿,出来说道:“李处长恰好有点儿时间。我带你进去。”
  说完,就在前面引路。连个邀请的手势都没有。
  秦洛也不在意,跟着林化进入李正的办公室。
  李正仍然和秦洛第一次见面时一样,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好像总有什么开心的事情似的。
  从面部表情上来看,他实在是这督查大楼的一个异类。
  “秦医生,我知道你因为什么事情过来。”李正主动和秦洛说话,而且一上来就是开门见山。“但是我的答案和林化主任给你的答案是一样的。我没有权利让你进去和傅老见面。”
  “总要给我个理由。”秦洛笑着说道。“难道傅老现在已经是罪人?”
  李正没有否认,说道:“可以这么说吧。当然,具体情况还在调查当中。”
  “还在调查,你们就认定傅老有罪?”秦洛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表情也变得阴沉起来。
  “我们已经掌握了一定的证据。”李正说道。“不然,没有人敢把傅老请进来-----现在处于认定阶段。而且,如果傅老愿意配合的话,情况和结果都不一样。”
  “我知道了。”秦洛说道。“我知道你们有自己的办案程序。我干涉不了,也无权干涉。但是,如果有人企图伤害和诬蔑我的亲人,我不会坐视不管-----”
  李正仍然是那幅云淡风轻的表情,笑着说道:“这也是我们不允许的事情。我们的工作职责就是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
  秦洛就很‘热情’的握住李正的手,说道:“那就谢谢李处长了。”
  “客气。”李正说道。
  秦洛刚刚走出大楼,大头和离就迎了过来。
  “怎么样?见到龙主了吗?”离着急的问道。她和大头被拦了下来,只有秦洛进去了。这个位置果然是国家最强势的权利机关之一,连那些铁血军人都要在这儿接受审定和审判,由此可见它在国内的特殊地位。
  “没有。”秦洛摇头。
  “那怎么办?”离的声音提高了不少。“他们凭什么不让我们见人?傅老又不是犯人。”
  “他们说傅老是犯人。”秦洛说道。
  离和大头表情一窒,说道:“确定了?”
  “至少,他们是这么说的。”秦洛轻轻叹息。看来,洛莘和那些人做事非常的狠辣啊。一旦出手,就不留余地。
  --------
  --------
  咔-------
  面前的红木茶几被龙王一巴掌拍碎。
  他的表情狰狞,毛发倒竖,就像是一只处于战斗状态的狮子。
  “欺人太甚。”他闷声喝道。声音不重,却极具威严。即便是秦洛这种和他关系密切的人也觉得全身紧张,好像他随时要扑上来把人撕成碎片似的。
  “龙主。我们必须要做点儿什么。”站在他面前的一个身高足有两米的大块头狠声说道。“我们不相信龙主会做出这种事情。”
  “是的。我们要发出自己的声音。不能让龙主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一个脸上带着长长疤痕的光头男人说道。
  “我要向军部抗议-----”这是一个女人。一个小巧玲珑的女人。以前秦洛从来没有见过。这次傅风雪出事儿,他们才聚集到了龙息小院。
  要是搁在以前,龙王一定会反对下面的人乱来。
  毕竟,他们这些人不稳的话,对整个国家是不利的。
  可是,这一次他却没有反对。
  “不错。”龙王大声说道。“我们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表明自己的态度。如果我们一句话不说的话,那就是抛弃自己的战友和兄弟-----”
  龙王伸手抓住自己的灰色长袍下摆,用力一撕,就扯下一大块布片。
  他用手指甲在指尖一刺,手指头就破皮向外渗血。
  他也不需要桌子,那把布片托在巨大的手掌,用带血的手指头在上面写出三个大字:我不服!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