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7章、因为她以前求过我!
  第1507章、因为她以前求过我!
  秦洛的话字字诛心。
  这是逆鳞。扬负心中的伤痛。永远难以愈合的伤疤。
  初见秦洛时,扬负和很多人一样,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没有强硬的后台,没有惊人的背影,没有过人的天赋,除了在医术上表现出了一点儿才华之外,他的言行举止更像是个二流子无赖-----这样的人太多太多了,实在不值一提。
  可是,后面的事情发展完全脱离了扬负的认知。
  声名雀起,名扬燕京,成为国民偶像,倾城国际一夜暴富,深受时任卫生部副部长蔡公民的赏识和看重,和闻人家族的掌舵人闻人牧月关系暧昧----最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抢走了王家的小公主王九九。
  在上王家提亲之前,扬负并没有多么喜欢王九九。像他这样的公子哥,想要女人实在是太容易太容易了。就算他想要的是男人----也非常的容易。
  爱情?那是个笑话。
  他们这样的家族,更看重的是利益的结合。
  可是,他们扬家向王家提亲被王九九拒绝-----这才让他开始重视这个女人。
  人活一张脸。王九九剥了他的脸,就是不想让他活。
  她不让自己活,自己也不能让她的男人好活。
  于是,他和叔叔上门逼宫。
  可是,等来的却是王九九带着自己的‘野男人’回家------至少,在扬负的眼里,秦洛就是个野男人。因为他是名门正‘提’,而秦洛是暗地里动家伙把该做的事情全做了实在是阴谋狡诈之极。
  从此以后,扬负和秦洛就成了生死之敌。
  只要有机会,他都不介意踩他几脚。
  当然,要他拖上整个家族和秦洛对抗,那是不可能的。以他现在在家族里面的地位,也不可能做到。
  这一次开战,他和秦洛的矛盾不是主因,他也不是主力。
  他只是一个引子。一枚用来打冲锋的卒子。真正的大家伙都隐藏在背后,轻易不出手,一出手就雷动九州一举定乾坤。
  原本他想无视秦洛,可是,秦洛说的这番话却让他难以逃避和就此转身离开。
  他猛然止步,一脸凶恶的回头,眼睛死死地盯着秦洛,寒声说道:“胜负未分。很快,你就会知道谁才是人生的赢家。”
  “肯定是我。”秦洛笑着说道。“你早就输了。扬负扬负-----你输就输在名字上。你的名字取的不好。”
  “--------”
  扬负真想出口骂娘。早知道这家伙是个无赖,想不到他还这么的无耻。
  取名‘负字’,那是‘自负’的意思。谁说是输了?
  “如果你不是害怕的话,怎么会眼巴巴的跑来求我?”
  “我不是来求你。我只是来拜访我的朋友。”秦洛笑着说道。
  “就凭洛莘这张牌?”秦洛冷笑。“你们是不是太高估她了?”
  “有没有高估,很快就会验证出结果。”
  “如果只有一个洛莘的话,可就让人失望了。”
  “我们会努力的。”扬负说完,转身向里院走去。他连一刻也不想呆了,每次看到秦洛那张丑脸就想野蛮。
  他确实动了野蛮的心思,可是他清楚,就是把自己这宅院的保镖全都派出去,恐怕也没办法近他的身。秦洛身边有超级高手保护,这在燕京并不是什么秘密。
  看着紧闭起来的电子大门,秦洛不由苦笑,说道:“看来是进不去了。”
  “真应该一刀宰了她。”离盯着面前的铁门恶狠狠地说道。
  对离来说,龙王和傅风雪就是她的家人。有人敢栽赃陷害她的家人,她自然非常的生气了。
  “我可以偷溜进去找到她。”大头低声说道。
  “不用了。”秦洛摇头。“我们已经给过她机会。就看她懂不懂得抓住了。如果她愿意走另外一条道,谁也救不了她。”
  说完,秦洛转身上车。
  车子驶到八里坡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快速的跟了上来。
  “有人跟踪。”大头说道。
  秦洛在后视镜瞄了几眼,说道:“靠边停车。”
  嘎-----
  大头将车子停在路边,秦洛推开车门下车,向旁边的八里亭走过去。
  很快的,奔驰车也靠了过来。
  车门打开,车子里下来一个身穿黑色长裙戴着黑色蕾丝帽的女人。
  女人径直往八里亭走过去,然后在亭角边沿站定。
  “我以为你出不来。”秦洛笑眯眯地打量着她,说道。
  “不过就是场交易。”洛莘仰起脸看着面前这个越来越耀眼的男人,说道:“他们还有求于我,所以不敢限制我的自由。”
  秦洛点头表示理解,问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洛莘笑了起来。
  她摘下脑袋上的帽子,轻轻一甩,帽子就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在风中飘扬。
  “秦洛,你觉得我有那么傻吗?”
  “你确实不聪明。”秦洛肯定的说道。“如果这件事确实是你做的话。”
  “或许吧。”洛莘说道。“那又怎么样?秦洛,我给过你们机会-----不,应该说,我求你们给我一个机会。可是,你们每一个人都拒绝了。我能怎么办?我孤儿寡母的,能怎么办?”
  “不是我们不给你们机会。是皇千重浪费了所有的机会。”秦洛一脸坦然的说道,并没有因此有愧。“整个燕京,谁还有比他更好的机会?如果他不急功近利,如果他不是太过贪婪,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如果他愿意等,只要他稍微有一点儿耐心-----军师的位置是他现在的位置,龙王的位置是他以后的位置。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秦洛嘴角带着讥讽的笑意,说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怎么不替他反思?”
  “我知道他错了。”洛莘说道。“可他是我的儿子。”
  “你这么说,我都不知道是应该赞美你的伟大还是耻笑你的愚蠢。”秦洛说道。“难道你认为你现在走的路更有利于他以后的发展?你觉得这才是对他好?”
  “至少,我给他争一个机会。”洛莘反驳。”而且,世上哪有白吃的午餐?扬家凭什么收留我们母子?扬家凭什么遍邀名医给千重治疗----他们凭什么这么做?如果我什么都不付出。他们凭什么这么做?”
  “至少------”秦洛笑着说道。“你还有身体啊。你不是很擅长利用你的优势吗?”
  洛莘一巴掌抽过来,却被秦洛抓住了手臂。
  “洛莘。”秦洛恶狠狠地说道。“以前,我当你是长辈。那是因为师父和傅老的关系------现在,你做出这种事情之后,我们就是仇敌。我什么时候让我的仇敌煽过耳光?”
  啪------
  秦洛一巴掌煽出,狠狠地打在洛莘的脸上。
  “我倒是很擅长打别人的耳光。”秦洛说道。
  这一巴掌又急又重,洛莘雪白粉嫩的脸颊立即就多了几道紫红色的手指印。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秦洛的手指甲刮到洛莘的眼角,在她的眼角划开了一道口子。
  鲜血溢出,凄惨可怜。
  “秦洛,你真是个男人。”洛莘咬牙说道。
  看到洛莘狠毒的盯着自己,秦洛又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痛了吧?知道痛是件好事儿。以前你头上顶着‘燕京第一美人’的称号,大家实在太宠你了-----年纪不小了,也应该学会懂事了。至少,要清楚什么事情应该做什么事情不应该做。”
  “现在记得了。”洛莘从口袋里摸出手帕擦拭眼角的血渍。直到现在,她仍然很注重形象。“秦洛,你太骄傲了。骄傲的让人讨厌。我真想看到你失败。想的要死。”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秦洛说道。
  洛莘又恶狠狠地盯了秦洛几眼,然后转身离开。
  大头和离靠近过来,大头有些不解的看着发动离开的奔驰车,说道:“她追上来,就是给你抽一耳光?”
  “不。”秦洛摇头。“她来,是想看到我求她。”
  “为什么?”离问道。“不过你那一巴掌打的真好。要是我我就-----”
  “因为她以前求过我。”秦洛低声答道。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